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十章 诡秘真相

我的书架

第十章 诡秘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大理寺卿府,凤遥和云萧两人皆是沉默不语,此时已近黄昏,天上残阳如血,街道上行人早已淡去,尽显空旷萧疏之境……

  突然,云萧打破了这一刻的沉寂。

  “对于这个案子,你觉得如何?”

  “或是仇杀,或是情杀,或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云萧摇了摇头,否定了凤遥的话,“我却不这样想,我派人调查过阎女,她在江湖行踪诡秘,无人知道她究竟是谁,来自何方。她一共杀过二十一人,这二十一人全都是些贪污腐败,枉顾人命的官员。”

  “哦?如此看来,这阎女倒是个嫉恶如仇的人,若有缘遇见,我定要结交一番!”凤遥朗声笑道,毫不掩饰她对阎女的赞赏。

  “抛开立场,是该好好结交一翻!”云萧笑了笑,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是敌人……”凤遥瞥了一眼云萧,强调道。

  “没有永久的敌人,立场总是会改变的。”云萧笑了笑,满不在意地说道。

  凤遥抿了抿唇,并不言语……

  “其实,有几点我很疑惑……”云萧突然道:“不过略一细想,便想通了不少。”

  凤遥用眼神示意云萧接着说下去。

  “比如,众人都看到阎女悬空而立,可控蛇,能控火,便觉得这是鬼神?”

  “比如,当时林尉身边有不少人,阎女是如何在短时间内迷倒众人杀死林尉的呢……他们身上没有伤口,不可能是蛇咬的,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用毒。可是,哪怕是当今毒医圣手韩千,也不可能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毒倒如此多人,阎女是如何办到得呢?”

  “还有,第二天众人从昏迷中醒来,便看到烧成灰了的林尉,再联系当天晚上的情景,便笃定是鬼神作祟,问题来了,阎女把自己塑造成鬼神的形象,意欲何为呢?”云萧一连提出了三个问题。

  “你说你知道了答案,说来听听……”凤遥道,事实上,她倒想听听云萧如何解释她的行为。

  云萧笑了笑,一针见血地道:“因为无知与恐惧!”

  “第一个问题,江湖上早已失传的一门轻功,名曰踏雪无痕,并不为人所知,我也是偶翻典籍才有略有了解,修习者可身如飞雪,悬空而立自然不在话下。”

  “至于控蛇和控火,我倒听说南疆有不少秘术,其中自然也有对于蛇和火的控制。”

  “可笑世人,因为自己的无法解释,便将一切归结于鬼神作祟。”云萧说到这儿,唇角不自觉地上扬,似在嘲笑,又似在怜悯……

  凤遥淡淡得看了一眼云萧,不得不说,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正经,甚至还经常挑逗她,但他正经起来的时候,是那么可怕,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看透一切……

  是的,她确实是学习了踏雪无痕,那是师父逍遥老人传给她的。师父临走前曾说:“你是我逍遥宗几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若你能突破踏雪无痕第八式,你就是逍遥宗下一任宗主。”

  可是,这何其困难,这一年来,她一直停留在第六式。不过,她也并不想要担任什么宗主,因此也没有太在意。踏雪无痕第六式已足够她唬人的。

  至于控蛇和控火,控蛇倒是真的,她曾经救过一条赤冥白蛇,没成想,这条蛇就这么赖上她不走了,她想着,一个人也是无聊,带着一条蛇似乎也不错,于是,她给它取名为小可爱,小可爱听了很高兴,疯狂地吐蛇信子呢!

  而控火,不过是装神弄鬼的,若她真的能控火,不就真得成神了吗?

  “第二个问题,其实也可以解释。”云萧顿了顿,接着道:“无论多么强的毒药,都需要媒介”,“阎女以火为媒,促进了毒药的蔓延,而恐惧,则麻痹了众人的神经,致使他们察觉不到空气的异常。”

  “荒谬!”凤遥冷哼一声,“既然阎女轻功如此之高,为何她不直接去取那林尉的项上人头,反而弄出如此多把戏?”

  “这就是第三个问题了。”云萧笑了笑,“本来我也想不明白,但你的话给了我答案……你说,阎女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什么答案?”

  “你想知道吗?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话还没说完,云萧面前横空出现一个拳头,幸好他闪的得快,要不然他谪仙般的脸就毁了……

  云萧抹了把虚汗,轻咳了两声,“开个玩笑嘛……”果然,父皇说得对,女人心,海底针呐……

  “下次再敢开这样的完笑,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凤遥脸上露过一抹古怪的笑容,眼睛在云萧的身下停留了片刻。

  查觉凤遥的目光后,云萧无奈得笑了笑……这女人,还真狠毒!不过,他喜欢!

  云萧收起了唇边的笑容,恢复了严谨的样子,接着道:“这也就是阎女高明的地方了……她费尽心思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鬼神的形象,为的就是震慑……因为她知道,天下的贪官是杀不完的,只有塑造一个神,方能让他们产生畏惧……”

  凤遥抿了抿唇,云萧说得确实不假,此刻,凤遥才真正知道了云萧的可怕,她的心底突然升起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天晚上她真的骗到他了吗?他真的只是单纯带她来查案的吗?

  她眯了眯眼睛,安静得等待着下文,她有一种预感,很快,她就能知道答案了……

  只见云萧眨了眨眼睛,朝她笑道:“其实,这次去林尉的府邸,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你看……”云萧张开手掌,掌心上赫然呈现两枚闪闪发亮的银针,其中一枚正是凤遥用来杀死林尉的那一根,还有一枚是凤遥怒极刺向云萧手臂的,没想到被他给留了下来,云萧笑了笑,“阿遥,你要作何解释?”

  凤遥撇了撇云萧手里的两根针,“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杀林尉的那天晚上,哪怕你掩饰的很好,我却还是认出了你。你的眼睛,泄露了你的秘密……”

  事实上,凤遥一直在想她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当听到这个啼笑皆非的原因时,她忍不住想要骂娘,妈的,眼睛长成这样还是我的错了!

  “没想到,卸下面具的阿遥,会是如此美丽……”当云萧第一次看到阎女之时,只觉惊为天人,她的美貌,比起她的姐姐凤宁来也不遑多让,可她的眼界、胸襟却要高出凤宁太多……可笑世人,错把珍珠当鱼目……

  “你知晓了我的秘密,所以,我会杀了你。”凤遥的眸子突然眯了起来,那是她看猎物才会有的眼神,嗜血的眼神……

  云萧突然感觉不对劲,头一阵晕眩,便跌坐在地上,狼狈至极,他抬头对上凤遥擒着笑容的眸子,脸上划过一抹震惊之色,“你什么时候下的毒?”他的戒备心一直很强,若是中毒了,他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凤遥笑了笑,弯腰捏了捏云萧的下巴,“也许就在你警告我收一收脸上表情的时候啊……”

  云萧眸间划过一丝了然之色,他本笑话凤遥不会管理自己的表情,殊不知,她露出那样真实的表情只是诱他进入圈套的一个饵……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变幻莫测,夺命阎女!

  “你知道的太多了,死人,才会保守秘密……”凤遥手拿着针,顶在云萧的脖子上。

  “你不会杀我。”云萧斩钉截铁得道。

  “你觉得,我会顾念旧情?”凤遥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针,更近了三分,只见云萧的脖子上,落下几滴血珠。

  云萧淡淡得笑了笑,并不以为然,只见他目光如电,直逼凤遥,“若我死了,你的秘密将会公之于众!凤家的掌上明珠杀了朝廷命官……这份罪,凤苍他担待得起吗?”

  凤遥的手应声颤抖了两下,“威胁我?”她轻飘飘的话语确带着十足的怒气,好似想把云萧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管用就行!”

  凤遥咬了咬牙,确实,她不能杀他,若他留有后招,那凤家就真的完了,皇帝老儿一直都想除掉爷爷和蓝凤凰……深吸了两口气,凤遥丢掉手中的针,淡淡得看着云萧,“既然你选择告诉我,就说明你不想揭穿我,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为你杀人?为你夺位?”

  云萧冷哼一声,直盯着凤遥的眼睛,“这个世界很大,我想要的,也很大……”在那一刻,云萧的眼眸是那样闪亮,好似里面蕴含着浩瀚星辰、乾坤日月……

  虽然他跌坐在地上,但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像涛涛江水……

  “阿遥,我并不是威胁你,你想靠杀人来止恶?我不反对,可是,在那些自认为正直的人眼里,你又何尝不是恶呢……你的罪行将永远澄清不了……”

  “我不在乎……”凤遥只觉鼻间有些发酸,言语竟带些哽咽,她前世不就这么过来的吗?在师父们的眼中,她是罪大恶极,她是天理难容……

  云萧第一次瞧见凤遥如此脆弱,只觉一阵心疼,想抱着安慰她却又浑身无力,只能在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显得异常狼狈。

  “噗~”云萧狼狈的样子成功逗乐了凤遥,一直以来,她见过的云萧都是高高在上,不染纤尘的谪仙模样,何曾见过这一副狼狈样,当下只觉心情大好……

  瞧见凤遥的脸说变就变,云萧只得腹诽,“果然,女人善变呐,尤其是凤遥这种女人……”

  凤遥丢出一颗解药,云萧服下。

  “阿遥,我给你的时间不多,一月为期,你考虑考虑。”

  “成为我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