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九章 清澈似水杀人似鬼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清澈似水杀人似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凤遥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大理寺卿府五个大字,“带我到这来干什么……”

  只是,这大理寺卿府和平日里有所不同,牌匾上挂着白色的幕布,那是祭奠亡灵用的。而府邸外围着三层手持利器的玄甲士兵,一脸肃穆的守卫在那里。

  “查案。”云萧淡淡道。

  凤遥并未说话。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面前的这名男子。

  “事实上,我曾与凶手有过一面之缘。”被凤遥盯着,云萧也不恼,轻笑了笑,接着道:“那是一个很美的女子……”

  “是吗?”凤遥右手两指夹着一根银针,藏于暗处……

  云萧点点头,接着说道:“凶手人称阎女,是个江湖杀手,专杀些朝中大臣,杀人前会在被杀之人身旁种下三株曼珠沙华,阎女诡异难辩,杀人无形,即使被杀之人早有防备,也是无济于事。”

  凤遥撇撇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更显自然一点,“即然知道凶手是谁,为何不直接派兵抓捕她,反而要来这里浪费时间。”

  云萧神秘地笑了笑,“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放在这里也是一样的,了解敌人行事之作风、擅用之手段,才能克敌制胜。”

  “我们进去吧。”云萧接着道。

  盯着云萧从容不迫的背影,凤遥犹豫了一会儿,心里安慰自己道:“也许,他真的是带自己来查案的。”当下收起了手中的银针,跟了上去。

  “站住。”禁卫军右统领屠普阻止了两人,“此处已被我禁军包围,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只见屠普气势外放,带着属于军人的独有的冷冽气势,朝着云萧和凤遥席卷而去。

  若是普通的人,遇见这样冷冽的气势,早就被吓得颤颤巍巍,脸色发白了。可云萧,凤遥二人,却是神态自若,半点不受影响的样子。

  云萧拿出了一枚金色令牌,道:“奉父皇之命,前来查案。”

  屠普瞧见那令牌,依旧紧绷着一张脸,但却是收起了慑人的气势,恭敬地对着云萧抱拳,随后吩咐士兵让开一道口子,道:“请。”

  云萧点点头,迈步走进,凤遥在入过屠普的时候,朝屠普投向了一抹赞赏的目光,她前世也是军人出身,自然明白屠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得不说,你父皇的眼光不错。”

  云萧突然停下,将凤遥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随即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相信,我的眼光会更好……”

  凤遥呵呵笑了两声,怎么有一种被猎人盯上了的感觉……

  当他们踏入府内,管家得到消息立马前来拜见,“老奴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

  “行了,快带本宫去看看。”云萧打断了管家的奉承之语。

  被打断话的管家也不恼,苍老的脸讨好性得笑了笑,“殿下,请跟老奴来。”当下毕恭毕敬得在前面带路。

  “殿下,小心脚下……”

  “殿下,请走着边,这边路好走……”

  ……

  凤遥鄙视得看了一眼殷勤的管家,自己的主子前脚才刚走,后脚就想傍上另一个主子,林尉若有地下有知,会不会给气死呢?

  拐了不少弯道,路虽好走了,却也费了不少时间,凤遥斜着眼瞥了一眼云萧,只见他唇边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不见半分恼怒的样子。凤遥心下鄙夷道:“老狐狸!”

  “哎呦,你怎么打我呀!”凤遥揉了揉发痛的脑袋,咬着牙道。

  “不许骂我。”

  凤遥讨好地笑了笑,立即开口道:“没呢,没呢,你这么英明神武,我崇拜你还来不及呢!”心里则愤愤道:“这家伙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云萧突然停了下来,瞥了一眼凤遥纠结的表情,一步一步逼近凤遥,直到把她逼到柱子上,俯身靠近凤遥的耳朵,饶有兴趣地道:“下次想要说谎的时候,最好把脸上的表情收一收。”

  凤遥立在原地,一时缓不过神来,云萧的唇好像亲到了她的耳垂,她只觉得耳边如烈焰一般滚烫,他说的话半分都没听进去,瞧见云萧若无其事的表情,难道,这只是她的错觉吗?

  凤遥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这个事情……

  其实,呆住的不是只有凤遥,管家暗暗发誓,他要把刚刚见到的全部忘掉,太子殿下喜好男风,这件事一定不能外传。

  就在管家怀着忐忑的心情,凤遥带着纠结的表情,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主屋,也就是案发现场。

  “本宫要看一看林大人的遗体。”云萧开口道。

  “殿下,这边请。”管家带这两人来到了一件小屋,只见小屋内一座灵台上,其上盖着白布,看起来毫无生机。

  云萧掀开白布,却是连尸骨都看不到,只剩下一堆白色的灰。

  云萧瞥了凤遥一眼,却是很快移开了,转头问向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鬼来索命啊!”管家颤巍巍地跪倒在地,“那只女鬼,不仅能控蛇,还能控火……”说到这里,管家身体竟忍不住颤抖了吗起来,“太恐怖了,老爷第二天就这么成了一堆尘土……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呐……”

  “殿下……”突然,屋外一道声音传来。

  “进来。”

  来者是云萧的暗卫,被云萧吩咐去查找线索,想来是有结果了。

  影单膝跪地,呈上一份折子,恭声道:“这是从林大人暗室内查出来的,请主上过目。”

  当看到那份折子之时,管家苍老的脸不自觉得抖了几下,这当然逃不过云萧的眼睛。他打开那份文件,查看了大致内容。看完后,他冷笑几声,“好个林尉啊!真好!”

  折子上写得都是林尉利用自己大理寺卿的身份如何暗度陈仓,将不该判刑的人暗替那些罪大恶极却有钱有势的人,以此来谋取大额利润……

  “殿下,奴才实在是不知情啊!请殿下明察……”管家自然是知道林尉的这些勾当事,只是他不能承认,若是承认了,就相当于与林尉同流合污,这可是要死人的……

  “查是肯定要查的,待杀人案了结之后,本宫必禀报父皇,严查此案。若你说的是真的,本宫定不会冤枉你,若不是……”云萧冷哼一句。

  听到这话,管家是半点都高兴不起来,跟在林尉身边多年,他多多少少也做了不少事,那些交易者,可都是记得他的。只见管家面如死灰,立在那里,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凤遥如一个外客一样,淡淡得看着面前的一切,并不言语,或许,她最关心的不是管家的下场,而是云萧到底能不能查出她就是那个凶手?若他查出来了,她是杀了他,还是不杀他呢?

  云萧并不理会发呆的管家,他更在意的是,凤遥的想法,虽一早就知道她就是那个凶手,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哪怕只是演给其他人看。

  但他失望了,他在凤遥的脸上没有看见任何表情。事实上他一直都看不透凤遥,明明她的一言一行都写在脸上,只要一猜就能猜出来,她的眼睛是那么明亮,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玩心未泯的小童。

  可是,她却是暗夜的主宰,杀人的魔女,手中染血无数……

  他至今还记得他晓觉大师与他的对话。

  “在这世上,你需要留意两种人,一种人心思城府深不可测,他的眼睛如宇宙的黑洞,不可见底……还有一种人,历经了世事,看透了太多东西,从而达到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她的眼睛呀,如水一般,清澈见底……”

  “不过,这两种人,难遇,难遇啊!和尚我迄今为止才遇见了一个……”

  “若是萧今生有幸碰见,该当如何?”云萧问道。

  “只可为友,不可为敌……”

  阿遥,你是否就是晓觉大师所说的第二种人呢,不管是不是,你,我云萧都要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