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八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萧揽着凤遥来到了街道上,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加之云萧的轻功诡秘,即使凭空出现了两个人,也并没有引来多大的注目。

  云萧将凤遥放下,轻笑一声,“今日,玩得可开心?”

  凤遥楞了半响,才终于回道:“自然是开心的,白白坑了你一把,怎么可能不开心?”其实,今日是云萧约她出来,大闹凤阳楼本就是凤遥计划好了的,为得就是狠狠地坑云萧一把,好报当日云萧说她貌丑之仇。

  可没成想,他竟是太子殿下,她惊呆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阿遥开心就好!”云萧伸出他的手,摸了摸凤遥的脑袋,其实他一直就想这么做了,现在看凤遥呆呆的样子,实在是有趣的紧,当下伸一只手揉了揉凤遥的碎发。

  “别跟我打岔,我竟不知你是太子殿下,还真是瞒得真好啊!”凤遥冷哼一声,他一直知道云萧身份不简单,却并为料到他就是当朝太子,朔东的储君……

  “是吗,我以为阿遥一直都知道呢?”云萧顿了顿,幽幽地看了一眼凤遥,接着说道:“朔东有一太子,名叫云萧,十五岁名扬天下……”

  凤遥额间滑过一抹虚汗,有些不太敢对视云萧的眸子,听到这里,凤遥怎么可能不明白云萧的意思,云萧是在赤裸裸地告诉她,他并没有瞒她,就连他的名字都是大大方方的告诉了她,是她,额!太不关心他了。

  “哈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骗你来着。”凤遥终于是承受不了云萧幽怨的小眼神,有些心虚地开口道。“那个,那个,你不是找我有事吗?快说!快说!”

  没有戳穿凤遥蹩脚的谎言,云萧笑了笑道:“带你去一个地方。”

  于是人群拥挤的大街上,两名华衣公子缓缓走过,其中一名容颜绝世,宛若天神下凡,而另一名年轻公子,虽也是生得俊俏,但在其声身旁那名男子的对比下,就显得普普通通了。

  于是乎,大街上的年轻女子纷纷将爱慕目光投向了那名容颜绝世的男子。

  “虽然本公子知道自己很受欢迎,但也不用表现得如此明显吧!”凤遥得意得笑了笑,颇为享受这万众瞩目的一刻。

  “你确定她们是在看你?”云萧突然的一句,打破了凤遥的美好的幻想。

  凤遥幽幽的看了云萧一眼,“虽然这不是事实,但你这样说实在是太伤我的心了……”她手抚住心口,故作悲伤状,“我的心碎了……”

  “是吗,我摸摸。”云萧一边说一边伸手假装触摸凤遥的心口。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被凤遥狠狠地打开了。

  “云萧——”因怒吼而明显变形的声音,虽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却并没有人猜出他就是太子殿下。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啊!”凤遥咬牙切齿道。

  云萧眨了眨眼,露出一抹无辜的表情,“可是现在,你是男的……”

  扮纯也改变不了你腹黑的本质,哼!

  凤遥现在是气得七窍生烟,“你厉害!”丢下一句话离开了,她决定不和云萧争论这个问题,否则她迟早得气死在这。

  瞧见凤遥怒气冲冲的背影,云萧轻笑了笑,低声喃喃道:“还真是魔怔了,为何我竟觉得逗你是一种乐趣呢?”

  云萧跟上凤遥的步伐,突见凤遥停了下来,似在注视着什么,便行至凤遥身旁,顺着凤遥的目光看去。

  “你不是饿吗?呐!这是本公子赏你的。”说话的是当朝丞相谭章丘的嫡子谭文宇,话说这谭文宇别的不行,可这恃强凌弱的本事比谁都强,加之谭丞相对其欠缺管教,养成了其飞扬跋扈的性格。

  因此,他也光荣跻身为穆安三大霸王之一,另外两名分别是凤遥和扬世初。

  但对于老百姓来说,谭文宇比凤遥这个小魔女、扬世初这个小霸王还更加令人生恨。因为谭文宇只挑软柿子捏,他们这些老百姓,无权无势也无财,自然就成了谭文宇欺压的对象。

  就在今日,谭文宇看见一衣裳破旧的年轻男子正拿着几个生硬的馒头从他身边路过,当下玩心大起,伸手打翻男子手中的馒头,对着它们狠狠地踩了几脚,在把它们踢回到男子脚下,一脸施舍地道。

  该名男子也是很有骨气,明明是饿得不行,硬是没有弯腰去捡,他的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是他……”凤遥在第一眼看到那名落魄男子时便觉得有些熟悉,在仔细回想之后才终于记起,他就是那天跪在大理寺卿府门口的男子,这个人还真是命途多舛,她不久前才从林尉的手下把他给救了下来,现在,又惹上了谭文宇。

  “你认识他?”云萧问道。

  “不久前我救了他一命,他倒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凤遥毫不吝啬得赞赏道。

  “是吗?”云萧瞥了一眼谭文宇不耐烦的神色,接着道:“我到觉得所谓骨气在生死面前显得毫无意义……一个成就大事的人,是能把自尊踩在脚下,承受一切屈辱……”

  谭文宇看见温子林一动不动,嘴角滑过一抹狠厉的笑,“呸,装什么高风亮节……来人,给我打,打到他吃为止!”

  说完,谭文宇身后走出了几个身材强悍,肌肉横飞的中年男子,他们撸起袖子,紧握成拳,毫不客气的冲温子林瘦弱的身体挥了过去,一时之间,温子林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在踢回来……如此循环……

  可尽管如此,他依旧紧咬牙关,不喊一句疼。而围观的众人怕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竟无一人上前搭救。

  “混账!”凤遥低声咒骂了一句,正欲冲上前去阻止,她的手臂突然被抓住了。

  “这是他的一次冼礼,要么大彻大悟,浴火重生;要么坚守那虚妄的东西,直至死亡……”云萧淡淡得道。

  “那是一条人命!”凤遥强调。

  “有的时候,愚昧的活着比死亡更加可怕……”云萧一反平日嬉皮笑脸的表情,他的眼睛宛如宇宙的深渊一般,见不到底……

  凤遥怔了片刻,云萧这样的眼神,她是第一次看见,好似透过茫茫山河湖海,拨开苍苍烟云雨雾,窥见人生至理……

  凤遥甩开云萧的手,“纵然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我依旧做不到见死不救!”

  云萧看着凤遥冲上前,义无反顾的样子,轻声道:“阿瑶啊阿瑶,你还是太善良了……你如此轻易的把你的弱点暴露在我的面前,真的就不后悔吗……”

  再看谭文宇这边,他的手下正打得兴起,只见突然出现一个人,几个抬腿之间,就将这些人给撂倒在地上,话说凤遥曾经连她的五师父这样的硬功高手都给打败了,解决这些工夫还没到家的小楼咯,不过是几息之间的事情。

  解决完一众人等,凤遥将那落魄男子扶起,柔声问了问,“你还好吗?”因他裹着外衣,她也不知他到底伤得有多重,又不好脱衣检查,但瞧他嘴角鲜血外溢,便知是伤得不轻……

  “无碍,咳咳……多谢!”温子林本想抹去唇间的鲜血,但一抬手,立马感觉蚀骨的疼痛蔓延开来,额间冷汗频出。

  瞧见温子林伤得如此之重,凤遥眸间划过一丝冷意。

  “你是何人,敢打本少爷的人!”谭文宇见自己的人都被打趴下,怒气冲冲道。

  “小爷不仅要打你的人,还想打你呢!”凤遥一步一步朝着谭文宇走去,温柔得笑道,只是这笑容,带着分明的冷意。

  谭文宇瞧见凤遥不正常的笑容,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凉意从脚尖蹿入心底。

  只见凤遥左手一个勾拳,朝谭文宇的右脸挥了过去,右手一个勾拳,朝谭文宇左脸给挥了过去,最后一个勾拳,带了八成内力,朝谭文宇的鼻尖挥了过去,劲道之大,直接让谭文宇飞出了数十米远,最后狼狈地倒挂在了一颗大树之上。

  “好——”围观的群众皆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哈哈哈,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呐!”突然一人喊道,朝凤遥投向了一抹感激的目光。

  他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谭文宇欺压一方多年,今天终于遭到报应了,他们怎能不激动……

  凤遥朝大家笑了笑,转头去看她救下的那名男子,可是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人呢?”

  “他已经走了。”云萧回道。

  凤遥皱了皱眉。他一身是伤,又没钱医治……

  云萧似是猜到了凤遥心中所想,轻声道:“放心吧,他既是选择离开,定是能照顾自己的。”

  “希望如此吧……”

  “走吧,我们浪费了不少时间了。”云萧拉起凤遥的小手,带着她快跑前行……

  凤遥本想挣脱开,但心想他们确实是耽误了不少时间,也就放弃挣扎了,任由云萧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

  于是乎,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道身影就这样跑着、跑着……阳光默默地打到他们的身上,良久、良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