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六章 神秘的凤阳楼

我的书架

第六章 神秘的凤阳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时不时传来两道吆喝声,热闹至极。其中,当属凤阳楼最为热闹。凤阳楼——穆安第一大楼。作为一鼎鼎有名的大名楼,当然不普通人能进的,在其中一天的消费抵得上普通人一年的消费,故而,能进入其中的不是当朝权贵就是富甲一方。

  听说,曾经有一富翁,为了炫耀自己的万贯家财,硬是在凤阳楼吃住了一个月,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甚至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也有人对此表示不服,地痞无赖就是这样一类人,对于这些人来说,聚众闹事是常事。当然,这里所说的无赖并非是指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他们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某某官家的少爷,蛮横无理,在他们眼里,他们就是大爷。

  终于有一天,他们把事闹到凤阳楼里了,结果当天,衙门的通缉令就下来了,并将闹事者抓进大牢,他们的老爹本想仗着自己官大,将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他们兴师动众得跑去衙门,却是灰头土脸的出来,认命地赔了银子,一脸凝重地道:“凤阳楼,不可惹之。”

  自此,凤阳楼被渡上了神秘的色彩,有人猜测,他背后的主人一定是某位位高权重的大官,也有人猜测,凤阳楼之主是哪位皇亲贵戚……不管众人如何猜测,都无法否定一个公认的事实,那就是——凤阳楼,不可惹!

  可今天的凤阳楼即将要上演一场好戏。

  而其主角正是凤遥。

  在凤阳楼的门外,一俊秀公子翩翩而立,看这身形,大概十五岁的年纪,少年擒着一抹邪魅的笑容,恰似一名出身不凡的风流公子。

  没错,此人正是女扮男装的风遥。

  凤遥阔步走进大楼,立马有一紫衣侍女前来迎接,微笑地行了一礼,“公子,请问要大堂还是雅间。”

  “我要那个位置。”凤遥扫了扫眼前的一切,指了指大堂内一靠窗的位子。整座大堂布置得秀丽而典雅,几盏鎏金凤灯又使清雅的大堂瞬间精致了起来,设计之独到,即使放在现代也足以吸粉无数;待女们虽看似柔柔弱弱,却个个训练有素,如此看来,凤阳楼的主人确实是个人物。

  凤阳楼大堂内还是有很多人的,他们各自喝着自已的茶,并不理会凤遥,对于其中大多数人来说,能走进这里已经是下了血本了,足够他们炫耀一辈子。

  “好的,请跟我来。”侍女走在前面,凤遥紧随其后。带着凤遥坐到位置,侍女又道:“公子,请问你要来点什么。”

  “酒,给我上最好的酒。”

  “好的,请稍等。”

  不一会儿,紫衣待女端上一壶白玉酒瓶,“这是本店上好的桃花醉,劲头其大,请公子慢慢享用。”紫衣待女以为这位年纪轻轻的公子酒量并不好,便好心地出言提醒道。

  “这位美人姐姐,无需为我担心。”凤遥眨了眨自已的大眼睛,当下拿起酒瓶往囗中倒,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喝完了整壶,拎了拎手中的空壶,嬉皮笑脸道:“美人姐姐,一壶可不够哦。”

  于是乎,整个大堂都出现了奇怪的一暮,众人皆放下手中的食物,表情呆滞地望着那临窗而坐的少年,一壶接着一壶酒下肚,他们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那看那名少年,囗中不断数着少年喝过的酒的数量,“一,二……十七,十八……”更有甚者,有人公然在桌上摆出了赌局,堵这名少年到底能喝多少壶。

  而这名少年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她已成为焦点,或者是她已经察觉到了,只是并不在意,依旧自顾自地喝着,时不时还仰天大笑几番,“哈哈!好酒!”

  众人皆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对他们来说,少年的年纪并不重要,单就是他爽快地喝了如此多酒,就足以令他们感到由衷的敬佩。

  “酒是好酒,只是可惜了,没有下酒菜啊!”凤遥突然停下喝酒地动作,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叹息道。突然,她的眼晴一亮。

  众人顺着凤遥的目光看去,只见凤阳楼的大门处,一名妙龄女子大步走进,女子虽不算绝色,但其装束下包裹的火辣身材,足以今众人浮想联翩。

  凤遥迈着虚浮的步子,边跌跌撞撞得走边豪言道:“人生有酒须当醉……”脸已经在酒的作用下变得通红,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来到妙龄女子身前,她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小美人,可要来一口?”

  “哪里来的酒鬼,敢挡我玉翘的路。”因急急忙忙赶来,玉翘的脸上出了一层蒙蒙的薄汗,她得到消息,云萧哥哥就出现在这家酒楼中,她马不停蹄的赶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云萧哥哥一面,谁知,被突然出现的酒鬼给挡了路,当下心急得不得了,就怕云萧哥哥突然走了。

  众人都为这位小公子捏了一把汗,谁不知道异姓王镇北王的宝贝女儿玉翘郡主,俏皮可爱,人比花娇,就连皇帝对她也是宠爱有佳。

  可是,这位郡主却并不只有可爱的一面,其性格也是相当的火爆,加之自小跟着镇北王习武的缘故,若有人真的惹了她,其后果可是相当的惨。应此朝中早有传言,就玉翘这火爆的脾气,一般人绝对降服不了她。

  可凤遥又岂是一般的人。

  凤遥对于玉翘的怒火,并不在意。嘴角一勾,似有些放荡的笑道:“玉—翘?……”

  玉翘虽并非十分精明的人,但这赤裸裸的目光,她要是再觉察不到就是蠢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色胆包天,公开调戏她。性子火爆的玉翘又怎吞得下这口气,一口银牙咬得发颤。当即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凤遥抽了过去。“你这个登徒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今天让本郡主好好地教教你。”

  “哈哈哈!这个下酒菜,深合我意!”凤遥一边喝着酒,一边和玉翘打了起来。侧身闪避之间,竟没半分落了下成。时不时喝两囗酒,偶尔占占美人的小便宜,其姿势之潇洒,动作之酷炫,今在场之人皆拍手叫好。

  玉翘鞭子所过之处,皆桌倒人散,一片狼藉。由于玉翘被时不时地吃豆腐,鞭子挥得更狠了起来。就在这短短的一刻钟,精致的大堂已经变得如同废墟一般。看看自己的鞭子连凤遥的衣角儿都挨不到,玉翘是气得牙痒痒,怒道:“你只会躲的吗?”

  “既然小美人盛情相邀,本公子又岂好拒绝。”当下停住了原本的步伐,几个闪身,避开了呼啸而来的鞭子,来到了玉翘身旁,本想将她束缚住,谁知被玉翘认为意图不轨,玉翘瞬间丢开了鞭子,展开了赤身搏斗。

  两人厮打起来,最终以凤遥还是压制住了玉翘,只是这姿势……有点不太雅观……

  “啊——”

  大堂内传来女子的响彻云霄的吼声。

  凤遥掏了掏自已的耳朵,感受到众人莫名的目光,这才觉得有些不对。自已,现在貌似、好像是个男的……

  “呵呵。”凤遥连忙起身,僵硬的脸讪笑了两声。“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应该不会要我负责的吧?”貌似,古代拉个小手都是要对人家负责的。

  玉翘的脸黑了。

  “要不,我给你钱,算我的赔偿?”

  玉翘的脸又黑了。

  “要不,我给你衣服首饰?”

  玉翘的脸更黑了。

  瞧见女子铁青的脸色,凤遥有些后悔自已玩大了,要是不小心招到个红粉知已,回去还不得被老爷子打死。

  终于,凤遥咬咬牙,似做了很大的决定。“要不,我把我珍藏多年的美酒送你一壶。”凤遥伸出一根手指,重点强调了一句,“不过,事先说明哦,一壶!只有一壶!可不能多要。”

  玉翘的脸终于不再黑了。

  而是变得挣拧,咬牙切齿道:“我要——打死你。”

  当下又拿起鞭子,朝凤遥挥了过来。瞧这破空气势,可见是愤怒到了极点。

  凤遥正打算闪躲,突听一声磅礴之音,“住手。”鞭子戛然而止,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