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0

天气越来越热了。

以往太阳下山这个时候是凉爽的, 可这两天不管待在室内还是外头,一动也不动的都能闷出一身热汗,睡觉更别说了, 半夜都能热醒, 令人就是不贪, 这会坐在大龙旁, 凉滋滋根本不想走了。

但再凉爽, 姚姚也不可能在这儿露天睡觉。

她最多,给大龙喂完饺子后, 坐在这里滑了下光脑, 下单要用要吃的东西,再恋恋不舍的,于离开前摸摸龙,感受最后的凉意,这才回屋子。

又被胡乱摸了把的龙戈:“……”

……

次日,姚姚在一串炸雷声中惊醒。

室内一片昏暗,完全没有清晨时的明亮,连平时这会该有的炙热闷身感,也在风声呜呜咽咽拂来时,余下湿润清凉的空气。

下雨了。

雨水拍在窗户上, 发出叮叮咚咚声响, 窗外黑压压一片,只能从不断轰鸣的雷光中看出狂风暴雨的外头。

姚姚看着倾盆大雨,只觉大龙昨天的澡白洗了。

她下床去窗户那儿,借着雷火瞬闪而过的光影,瞅着不远菜地及后院。

外头光线不好,视野被雨水冲刷的一片模糊, 楞是在窗旁看了好一会也只瞧个大概,不放心下,登时换了身拥有防水保暖功能的机能套装出门。

可她忘了自己住的房子有多糟糕了,房门一打开,整个走廊上都是积水,要不是房间门槛够高,这会室内都跟着淹水了。

这些水从哪里来的?

她视线掠过走廊上,早已修缮好的窗户,不明白这些水从哪里来的。

彷佛知道她疑问,正在这儿吭哧吭哧处理积水的小金,从走廊另一端走来时,一看到她,登时奶呼呼囔囔,“主人主人,那边的墙面被雷打垮了,我怕水会淹到你房间,就先处理这儿……”

小金说到最后,小奶音都带了几分丧气。它想要把破掉的墙面补了,可积水没人处理,一定会淹的整个都是,但不去补墙,这些泼进来的雨水便没完没了。

机器人存在,是以人类安危安康舒适为准则,程序如此,它不能反抗,便成了本末倒置的这一幕。

“带我去看看。”

……

姚姚跟着小金走到长廊上另一端,拐弯,便看见整片墙似被什么给打穿一样,不仅破了个大洞还将周围墙体带倒一片。

墙垮了倒了也没什么,可重点是这片墙上面,恰巧是斜屋瓦的最低端,所有落在房子上的雨水就这么汇聚而下,顺势哗啦啦的涌了进来,淹的整个走廊都是。

“小金,你能补好这一片墙吗?”姚姚拧眉看着乱七八糟的这儿。

“可以哒,但我需要主人帮忙扶着。”

姚姚不知道小金所谓的‘扶’是什么,她也不需要理解,只要能帮上忙,赶紧将这儿的缺口弄好,所有事就不算事。

她当机立断道:“那赶紧的,我配合你,快!”

“好哒主人!”

小金那儿有她之前按‘前小金’给的清单买的材料,虽然不齐全,但用在这儿时,还是很好使的。

而小金的面板不愧是自主学习能力的设定,这会像是意识到情况紧张,修缮窗户那套力求精美好看等等都不用了,直接走实用快速风格,补墙体的方式叫一个简单粗暴花俏。

姚姚只看它把半垮不垮的墙体弄倒,再拿出什么颜色都有的主墙体结构拼凑。

“主人,你来帮我把这个扶着,只要几分钟它就能干燥了!”小金说着,拼着墙体的动作跟叠积木一样的快速。

姚姚依言扶着时,只觉得手底下的墙体有些软,质感像小孩子玩的黏土,但一两分钟过去,便变得硬实,戳一下,手指都疼。

这是好了。

姚姚换扶另一边,也在走过去时,当头被强风刮来的雨泼了一脸。

她不在意的抹了把脸,倒是小金囔囔着,“这儿风有点大啊主人,雨水也多的……主人你忍忍,一下子、就一下子便能好了。”

姚姚微笑:“好。”

……

小金动作很快,雨水泼进来的速度也不慢,等她俩将墙面弄好时,积水淹到

小腿肚。

两人开始拿着桶子,一桶桶的往外舀。

这过程有点久,直把姚姚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好不容易休息一晚恢复不少的手臂,再度酸软抖的不像话。

可她没有休息时间,心里还惦记的外头,积水弄到剩下浅浅一层后,就不弄的出门。

小金挡在她前面,面板上漾着鲜明的o(╯□╰)o表情,“主人要出门吗?雨下这么大出门会有危险的,能不能在家就好?”

奶呼呼的撒娇童音带着不解,姚姚听了莞尔,无奈道:“我也不想出门唉,可得看看大龙跟菜地,不然这几天种下去的菜可能都要完了。”

“那我跟主人出去吧,这样主人要是有需要我也能帮上忙,主人也能更快回屋子休息。”

姚姚瞅了眼外头。

虽然没再打雷了,雨势却是不小,整一个像瀑布白练一样……这可跟她们在室内补墙时淋的,根本不是同一层次。

“你不会坏掉吗?”

“不会哒~我是防锈防水的哟。”小金面板上露出了个大大的微笑。

多个帮手,塞过一人苦干,何况是这种倾盆大雨呢,姚姚登时点头,“好,那我们一起出门。”

两人出门,姚姚刚一脚跨出垮墙下地,便踩上一滩积水,被溅了一腿泥泞。

泥泞在雨水飞快冲刷下,迅速退去,还她一个干净,可她并没有多大开心,因为这表示排水不够,不用几小时,菜地一定全部阵亡。

姚姚也不啰唆了,从饰品空间拿出几个盆子跟两把工兵铲,递给小金也指着这一片种地,“小金,帮我把这些都铲进盆子,记得挖深点!”

挖深点,根部的损伤也小了点,她修复起来还能活。

“好哒!”

野燕麦她只催生熟成得种子,根本没种,倒是省了事,而葱姜蒜辣椒这儿,除了个别几株为了做菜而催生长大,其他都是十厘米的幼苗,挖起来不费劲,比较困难的是后院那几株番茄。

那几株番茄在她时不时喂点精神力下,现在已经挂

上了青色果子。

姚姚瞧小金一人就行,顿时将这儿交给它,自己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姚姚没来得及看番茄,便被不远前画面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天色阴暗无光,忽闪而过的雷光显得格外的刺眼,也令磅礡雨势下的朦胧视野清晰了一瞬,看清了狂风怒嚎里,趴卧在暴雨中的黑色巨龙。

大龙孤伶伶的在那儿,毫无遮蔽的任雨水倾泄而下,这一幕配上昏暗的背景,多少有种小可怜的直视感。

姚姚心头涌上了抹说不出来的感觉。

“轰隆隆——”

厚重乌云传来几道闷响,姚姚毫不犹豫的走向黑色巨龙,在它脑袋晃了一圈,随后从饰品空间取出刚跟小金要的材料。

几根粗壮柱子与一块不知什么材质,却隔水力强的布。

这是她打算给番茄植株做个简易遮雨棚的材料,但现在嘛……比起还能用种子催生催熟的作物,大龙可不行。

病了就没了。

简易遮雨棚很简单,隔水布上的环套入柱子扣,再把柱子立在要扎的点,掰上启动,自动钻地固定后,再手动调整一下,便能在上方撑起一片挡雨空间了。

当然,她这点材料只够用在龙脑袋上,其他部位……脂肪厚应该没事儿。

姚姚开始捣鼓,一连在龙脑袋附近扎了好几根粗柱子。

龙戈瞧见她举动,多少无语。

乌管事没跟她说自己不怕雨水,淋着都没事?

看着头顶上支起来的棚子,感受暴露在雨中的身体,他顿时有种……自己像是埋进沙土的鸵鸟,眼不见为净的那种蠢样!

事实也确实是这般。

姚姚忙活好时,龙戈有那么一度不忍直视自己高大威武的形象变成什么德行了,可听到脑袋上除了雨打布料的闷响,再也没有雨水冲刷下来时,心里多少生了抹不一样的感觉。

而这份感觉在她抹掉一脸雨水,模样狼狈却带着甜笑的看着自己,那一瞬间周围景致黯淡,只剩下她的一颦一笑了。

“我去忙喽,晚点给你送点

姜汤来。”

姚姚没有在这儿停留太久,给大龙弄好这个能挡点风雨的棚子,便去不远前的番茄地儿瞅了瞅。

番茄这儿的地势高了点,没积水,不过植株在大风大雨吹刮下,已经秃的剩下零星的几颗青果子,摇摇欲坠的挂在上面。

姚姚把这些半青不熟的果子催熟,一一摘下红番茄,然后走去大龙那儿,给它投喂了几颗当早餐,便往屋子走了。

她没注意到,喂完龙后,雨水弥漫的身旁多了道模糊虚影,连带落在身上的雨水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了开来。

因为穿着防护服,又在雨中泡了好一会了,她满心想着进屋子后要做什么做什么的,一时间还真没察觉到异状,是等人到了垮墙外,只差一步进到屋子,瞥见不远前跳来蹦去的模糊身影,狐疑的叫上小金时——

“主人,你身上衣服都湿了,没了防水保暖效果,要不要先换一件再去?”

湿了会没了防水保暖效果?

但她怎么不觉得冷?

姚姚诧异,同时摸了自己身上,才发现自己在雨中,皮肤居然是干的,可衣服是湿的,这诡异状况令她视线下意识扫着左右。

然而除了弥漫的厚重水气,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虚影,只有另一端,那不断在泥泞中蹦跶的团子。

姚姚压下那份浮想,和小金直直朝那玩得跟脏泥团一样的小家伙走去。

小家伙蹦蹦跳跳,玩得不亦乐乎,完全不在乎身上裹满脏泥,直到看到一人一机器人,顿时吓得从半空中摔下来,砸的水洼积水四溅,还可怜兮兮的呜呜了两声,飞快跑往大门去。

看到这,本想说服自己是其他小动物过来,不是虎念母子俩的姚姚,这会只剩下叹息。

如果可以,姚姚是不想面对虎念的。

可谁能想到这种要命的天气,虎念依然保持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不止没中断承诺,还带了崽过来干活……

如果虎念没带崽,她就不会知道虎念在庄园,这会她人已经回去洗上热水澡或喝上暖呼呼的汤并窝

在床上了,可现在,她只能去大门那儿,叫她们母子俩赶紧回去。

风雨这么大,想不开呢?

活什么时候都能干,不急于这时啊。

姚姚知道自己可以不必理会虎念她们,可性子太过实诚,拧不过自己,便在大门那儿附近找到虎念后,让对方赶紧带着孩子回家。

她在说着这些话时,也注意到跑得不见影子的脏团子,这会躲在虎念身后,正疯狂甩着身上毛,身上泥泞掉了点,在雨水不断冲刷下,恢复了几分米白颜色。

颜色饱满,就是瘦了点,看起来非常幼小。

“姚小姐,这点风雨对我们兽人来说没什么,过阵子的台风才叫厉害,不过蓝夜群岛住久了,都知道怎么避开危险,所以你不用担心。”虎念微笑,继续手上的活,没听姚姚的劝说。

姚姚见虎念这般,便知说服不动了,视线也没忍住打量起这位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大美人。

这算是她第一次离虎念人形这么近的一次。

哪怕现在这位大美人扛着东西干活的姿势像个糙汉,可在组装安装上时,那动作流畅快速,展现了不一样的力与美,却不减本身足够火辣性感的一面,令她对兽人的长相样貌也有了全新的认知。

甚至,她还飞快地看了自己身材一眼,然后默默地收回视线。

“好吧,那你也不要做太晚,崽子总是需要妈妈照顾的。”她说完,朝对方点了个头,便跟小金回去了。

待她走远,一直没说话的小崽子歪了歪头,奶声奶气道:“妈妈,我按你说的去那儿玩,可小姐姐来了,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呢?”

“因为下雨啊。”见儿子不明白,虎念解释,“她是人类。人类的身体没有我们兽人这般强悍,很容易风吹日晒就生病死亡。”

“啊?那她为什么不是兽人呢?”小崽子问完,又说:“不是兽人也能嫁给兽人吗?”

这个年纪的幼崽正处于懵懂又好奇的时候,很常一个问题衍生出无限问题,虎念早已习惯儿子的跳脱,这会面对‘不是

兽人嫁兽人’这个问题,其实也不算问题。

古往今来,通婚是一种维权手段,但也有可能是互相看对眼,抑或靠匹配找到所谓的精神伴侣。

可她到底是能够与龙族争锋的刃牙巨虎一族,知道龙族的事比契尔大联盟里其他部族要多,很清楚龙戈便是拥有龙族的一些特征,实力强横的被封为亲王,可在族内并不受待见,且这点很明显地体现在前阵子诸国瞩目的匹配联姻上。

据她所知,龙戈黑域一役后便昏迷了。

龙族是怎么在人昏迷后还能给他配对伴侣并成功了,她不知,只清楚龙戈救了无数国家将士军人后,获得的是送来这个鬼地方的待遇,就连婚事也被做了主。

但现在龙戈清醒了,按他过往脾气,不可能不发作。

可现在……他再等什么?

虎念没能想清楚其中关键,就被儿子的囔囔声拉回思绪。

“妈妈,我刚刚闻到番茄香香的味道了,在小姐姐戴的饰品里,我想念你上次带回来的番茄了,以后还能吃到吗?”

番茄。

是的,她是为了儿子跟自己才会在这儿,不是为了龙族那些破事。

猛然清醒,虎念瞬间正视起自己要的是什么后,顿时微笑,“会吃到的,等以后我们跟小姐姐……”

……

另一边,姚姚跟小金回去后,立马烧了两锅水。

一锅煮姜汤,小金看着。

一锅拿去卫生间,她痛快地洗了个浑身暖呼呼又放松的热水澡。

等她打理好自己,一进厨房,便听小金说:“主人,姜汤煮好了,可以喝了!”

“好。”姚姚应声,在小金给她端了一碗上桌时,她将三个食盒保温罐递给小金,“三个装满后,一个留下,另外两个拿去给大门的虎念,顺便提醒虎念早点带孩子回家。”

“小金知道了!”

在不会影响主人身体相关的事物,机器人只会服从命令,不会有质疑,小金说罢,麻溜的装罐,把一罐留在餐桌上,说了声,“主人我出门了。”



好,你等会回来后,没看到我的话就先休息跟充能。”

“主人去哪呢?”

“嗯,我给大龙送温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