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03

次日,高层对姚姚稍稍的透露昨晚的事。

姚姚还没来得及诧异,又被告知,预定的行程变动,先前说好要来送行的家人被遣回,堪比嫁公主的那些礼炮派头仪式等,将会在她出发后不久进行。

姚姚不懂国家大事,但能理解对方的这么做的用意,点点头,“没事的,你们好办事就行。”

这种事要是搁在向来在乎脸面的千金小姐上,怕是早就闹了起来,根本不会这么好说话。高层昨天找上姚姚时,已从属下发来的资料了解到这孩子有一个怎么样的过去,对于她的乖巧懂事,心里多少触动。

多好的一个孩子啊,怎么就被匹配上了呢?

不过这场联姻并没有表面上看得这么简单,高层知道一些内幕,便是可惜,也没被这点情绪影响了自身任务。

“这只戒指装有你父亲给你的嫁妆,项链是皇室给你的添妆,手环则是补偿你没风风光光嫁出去的赔礼。”高层将饰品递了过去,扬了另一只手,令穿梭舰飞行员准备。

做完这个动作,见姚姚没接过他手中物,疑惑,“姚小姐?”

姚姚瞅了高层一眼,最后,还是将看着不沉,实际带了某种期望包袱的饰品接了过来,人朝高层道谢了声,和候在一旁的随行人员上了穿梭舰。

没多久,六艘造型俐落的船舰齐齐脱离轨道、掠向广阔无垠的外太空。

同时间,国内数台飞艇战舰离开主星,当地新闻开始播放这场将要被纪录在册的盛世联姻。

飞梭舰上,姚姚看着舷窗外,越来越远的主星上方,笼罩着烟火般的朦胧光影。

“卡帕xxf113号将在一分钟后进入跃迁模式,所有通讯将断开,还未回到座位上的人尽速归位!”

“卡帕……”

广播音接连响起,姚姚收回视线,左腕上的光脑忽然亮起。

一通未显示号码的来电。

姚姚狐疑。

这时候谁会联络自己?

还没想好要不要接,倒数的广播音恰恰结束,整个人因船舰瞬间加速,就这么往身后柔软的椅背倒去。

等过激的速度缓和下来,人终于不再因为高压、死死的贴在椅子上,光脑上的通讯早已断开,甚至讯号都没了。

姚姚眨了眨眼,就没理会的,人在椅子上挪了个绝对舒服的位子。

闭眼,休息。

因治疗得当恢复健康粉色的小小嘴儿缓缓地,呼出了口长气。

终于离开帝国了。

原男主应该是不可能找到自己了吧……

……

经过数日飞行,一行人终于到了契尔大联盟的领地之一:伽索萨司星域。

兽人有着极强的领地意识,便是龙族也有一套针对外国人的规矩,为了彼此的友好,随行军官将姚姚交给本地领导,便原路折返。

至于姚姚,跟着领导派来的乌管事上了船,经过漫漫山川水景,最后停在一座陈旧码头前。

一出码头,炙热的风如焚烧般扑面而来。

这阵风跟身上的保暖大衣,姚姚一下子热红了一张俏脸,直挺的小鼻子冒出了点点细碎水珠。

乌管事完全没给人适应时间,甚至什么都没说,拔腿就走。

姚姚忙跟上。

半路,也不是没有想过脱掉这一身厚重外套,可手搭在钮扣时,总觉得自己被什么给盯着了。

她扭头看去,左右两边除了草丛跟碎石堆,根本没法躲人……这般两次,那抹被偷窥的直视感依然没有消除,顿时不脱了。

所幸,这份考验人耐热程度的时间不长,几分钟后,奇怪的视线消失。

姚姚飞快地脱掉厚重的外套。

才动作完,领在前头的乌管事停下脚步。

乌管事回过头,看到身后的小姑娘通红了一张脸,白皙的手不断抹着额头,一副快热坏了的模样,不禁楞了一下。

但也就是那么一下下而已,甚至,乌管事也没问她什么情况,直道:“姚小姐,这儿就是您以后的住处了。”

和喜欢用各种敬语称呼的帝国人不同,兽人对人的称呼只有先生与小姐两者种,当然,也会讲雄性跟雌性。姚姚庆幸自己不用面对这种让人尴尬的称谓,视线顺着对方的面向的地方看去。

这一看,她眼里满上了不可置信。

“这儿……”

略带迟疑的口气充满了震惊与困惑,乌管事多少明白,要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千金接受一场不受欢迎的婚姻,及这么一座荒废许久的庄园是为难了,却还是开口说:

“伽索萨司星域适合住人的地方不多,幸好龙戈大人身在蓝夜群岛,不然以本星域特有的环境,姚小姐的实力搁在其他地方,怕是得套上头盔穿上防护服才能走动了。”

“姚小姐也别看这儿现在这样,作为曾经盛极一时的贵族庄园,它的地理位置极好,不管是丛林深山,还是广阔无垠的大海,只要一块悬浮滑板,五到十分钟便能到达。”兽人联盟向来实力为尊,靠拳头说话,但也有人学人类那一套,比如眼前这座庄园便是之前的产物。

乌管事简单的夸了这儿几句,并不在这话题多做停留,一脚跨过倒在一旁的生锈大门,朝这位龙族亲王新上任的妻子比了个‘请’的手势。

见对方沉默,自然垂在腿侧、经烈阳曝晒依然白的晃人的手,轻轻地抓起裙子,又用力一抓后,像是下了决心、识实务了的跟着进来,乌管事满意的继续领着人,介绍庄园环境,说着本地规矩。

至于能不能住的舒服、舒不舒心,根本不再乌管事考量范围内。

跟在他身后的姚姚,看了眼脚下铺了碎石的泥巴路,野蛮生长的野草高至膝盖,低至脚踝,东一茌的,西一茌的刷腿而过,视线转向杂草丛生的左右。

只见它们随拂来的热风摆荡,晃出呼啦啦轻响,带动不知被什么撞开的锈蚀栅栏发出咿呀咿呀的萧索声响。

这声音,彷佛嘲笑她的天真,她的选择,尤其是坍塌一半的庄园宅子撞入视线,破开的屋内隐约可见毁坏的摆设,掉皮的砖墙上爬满肆意生长的藤蔓时,更让人深觉这里破败的可怕,荒凉的让人诧异。

——堂堂巨龙元帅,怎么住在这样的地方?

他不是整个星际里,人人害怕又得罪不起的存在吗?

哪怕高层早已跟她说过过来后,不太可能会有热烈欢迎还是婚礼的情况,眼前一切还是让姚姚震惊。

就在她满头问号间,又听乌管事不紧不慢地说了句,“我知道这儿跟姚小姐在帝国主星上的家不能比,不过等你住了一段时间,就能清楚,拥有这儿是你的幸运。”

幸不幸运姚姚不知道,只想确定一件事。

“所以,你们已经派人来整修了吗?”她问。

乌管事听这位刚上任的亲王夫人语气天真,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真诚。

“姚小姐,之后你有大把时间呢。”



姚姚:“……”

反应过来这话是要她自己处理这儿,姚姚无语的同时,目光再度扫向左右,最后停在破房子几秒,还是忍不住说:“但这房子垮成这样,怎么住人?”

“房子看起来破了点,但里头有些是好的,你可以住在好的房间。”

“是这么说没错……”姚姚一脸纠结,后深吸一口气,“但如果真出什么意外,作为管事的你,难道不会有连带责任?”

对于一个不擅长争论的人,说这些,已经是姚姚的极限了。

乌管事也没拂她面子,赞同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在下也上报领导,不过他说……”

乌管事看了她一眼。

姚姚:“?”

“他说什么?”

“咱们领导说,龙戈大人没钱,只能委屈姚小姐了。”

姚姚:“???”

在姚姚认知里,顶着军衔的人,怎么样都不会是个缺钱的人,但现在?

“他……职位不是元帅吗?”姚姚不是惦记对方的钱,实在是,连修缮房子的钱也拿出不来,是什么情况?

“是的没错,但您也知道,大人向来爱打……“乌管事干咳了声,小小声说:“向来随心所欲习惯了,有时候就是不赔那些有钱人,总得补偿一般人损失。”

“再然后是,龙族喜欢收集珍品,这些只会藏在他们自己知道的地方,现在大人昏迷,所以……”乌管事一副你懂得样。

姚姚懂。

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纯粹是,便宜老公挣的钱全赔在打架闹事上了,私有的珍品没人知道搁哪儿,导致了现在这个情况。

而比起这个,让姚姚眼皮直跳的是——

“他不会是还有私债吧?”

“要是有,咱们领导收到通知后,会给您递来款项的。”

姚姚:“……”

她这是,嫁了个穷鬼,还是个可能背了一屁股债的穷鬼?

一时间,姚姚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幸好,这问题并没难住人。

可能是怕她这个新嫁娘会出意外、失去强大邦交,原主父母跟皇室让高层在她离开前给了不少钱,而那三件运用空间折叠法的高科技产物饰品里,更是塞了不少东西。

有这个底气在,姚姚换了个说法。

“那我出钱让人来整修呢?”

“咱们这儿不是一般人想进来,就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地方。”乌管事眼都不眨回。

可见这位蹙着眉头,娇花般色泽的粉色唇瓣张了张,似乎还没想好要怎么说,模样怪可爱的,乌管事又道:“不过,你要是有什么能够缓和狂躁症的能力或药剂,反而能请得动住在附近的居民,让他们愿意帮你干活。”

姚姚:“?”

狂躁症?

“你们这儿的交易货币是安抚能力跟药水?”姚姚疑惑。拥有原主记忆又看过原文,她知道,只发生在兽人身上的狂躁症,唯有靠人类进化者拥有的安抚能力才能稳住病情,或购买量少又昂贵的药剂续命,但这个在龙族里,是被当成货币用来交易的吗?

“当然不是。”乌管事否掉她的猜疑。

姚姚还想问,领她绕过房子,来到后院的乌管事再度停下脚步。

“姚小姐先见见大人吧。”

姚姚脚步跟着一顿,视线一抬,整个人顿时被不远前的庞然大物给木住了。

碧波荡漾的湖泊旁,居然趴了只,雄伟的跟小山一样的黑色巨龙!

从她这方向看去,完全看不到后面山景,只能瞅见太阳下,那黑到极致,足有一米宽的大鳞片散发出比湖泊来得潋滟的黯紫光辉。

那光泽,有种莫名的犀利,连带庞大的龙身,懒懒蜷在背上的巨翼,头顶上的两大犄角,都让人看了心儿发颤。

他不丑。

线条流畅满具爆发力,从头到尾就像是上帝杰作,完美的令人屏息,可同时,他也太过巨大,周围还洋溢了抹迫人的气势,令人看了,即便一动也不动的趴在那儿,依然给人一股骇然,只想逃跑的情绪。

“他……”姚姚艰难的发出一个字。

“是的,他就是本联盟龙族里唯一的深渊巨龙龙戈,也是你匹配成功的伴侣。”乌管事话声顿了顿,“还请你将匹配那天的牌子拿出来,贴在大人身上。”

“什么?!”姚姚一双猫儿般的杏眼瞬间瞪大。

“借由匹配成功的对象,必须得这么做,才能证明你的身份,难道你国家没跟你说?”

姚姚:“……”

就是没说才会这么震惊啊!

“我可以用……”机器人。

“不行。”

“你能不能……”替我去。

“不能。”

“那……”

“大人实力强横,即便昏睡,没有他认可认定的人,根本接近不了。”乌管事这话只差没说别指望他了,且还刻意的看着手环光脑,“再一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姚小姐难道想在黑夜里整理房间?”

姚姚:“……”

还能说啥呢,面对这种情况,不是撂担子走人就是硬着头皮上。比起有恃无恐的前者,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武力又不行的当口,姚姚根本没有选择。

没事没事,不就是一头看起来比较大的龙吗?

姚姚心里疯狂的给自己打气。

没事没事……

到底是个在医院长大、涉世未深的孩子,性子也较实诚,在乌管事充满鼓舞、却没有催促的眼神下,不断说服自己的姚姚终于缓缓地跨出那一步。

这一步,说艰难,倒也还好,就是害怕,又有一股无形的波动逼面而来,令人恐惧的,整个人可以说是打着哆嗦,颤着腿肚子向前。

场面一时看起来诡异又好笑,只有体会过的人才知道,面对这只传说中的深渊巨龙,不止压力大,且越靠近越会被一股力量箝制住,甚至还会被打出去。

作为一个曾离巨龙十几米、就被挥出去断了左手臂的强化兽人,乌管事根本不会笑话面前什么都不知道、却勇气可嘉的小姑娘,只不过他内心多少想知道,这头令整个宇宙谈之变色的深渊巨龙,真的认了伴侣了吗?

在他带着隐密心思,瞧着眼前这一幕,心头忍不住期待又忐忑间,猜想中的惨事并没有发生,但……

小姑娘实在过于害怕,紧张的连拿在手里的牌子都没拿好,掉了的,还就这势头往黑色巨龙身上滚撞过去。

姚姚:“……”

乌管事:“……”

两人沉默的瞬间,一道黑色光圈以肉眼捕抓不到的速度,随牌子碰撞上的那一刻震荡开来。

姚姚:“?”

乌管事:“!”

似感受到什么,姚姚看向自己左边。

——什么也没有。

她视线顿时转向身后的乌管事,眼巴巴问,“我、我可以走回去了吗?”

虽然是问着,但姚姚已经忍不住心里的惊慌害怕,两步并三步的蹦回原本站在院外的位置。

她这灵活的动作瞧的乌管事狐疑。靠巨龙越近,越不能动弹才是,怎么这位像是没受到什么拘束一样?

“姚小姐,你,”乌管事停顿住,斟酌了下语言,于对方惊魂未定的眼神下,问:“你刚才有感受到什么,或看到什么吗?”

姚姚以为他指的是刚才她看向左边那时,直接摇头。

就在两人说话间,姚姚刚才站的地方看的那儿,确实站了个人。

黑色军装男人依然是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虚影状态,他手抬起,一道无形的力量扫向黑色巨龙。

不到一秒间,黑色巨龙里头隐隐浮现了个人影。

人影视黑色巨龙如无物,就这么从他极为庞大的身体里走出来,同时将过长的黑发扒拉到脑后,露出那张与黑色军装男人一模一样,此刻却像是被人扰了清梦,满是戾气的深邃五官。

但这份戾气,在看清吵醒自己的人是谁,眉头下意识拧起,随后,像是被什么吸引,又像是感应到什么,一双狭长的凤眼略过面前的不速之客,落在不远的女孩儿,目光锁在白皙光洁的额头上。

后薄唇勾起,神色玩味,却也——满眼冰冷。

“来自未来的你,给我找了个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