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血狱…魔尊…剑帝…
这乍一听只是玄幻小说里平平无奇人物设定。
沧澜界没有血狱, 也没有魔尊和剑帝。
但是沧澜界有黑渊,统御着万千鬼魅魂魄黑渊之主,那将在未来某一日回归王者, 晏凌, 是龙渊神剑之主, 被誉为万仞剑阁千年来继江无涯之后最有天资承袭剑主尊号大弟子,也是原剧情中注定骇惊天下沧澜界第一魔头。
林然拿着竹卷, 表情木然。
她觉得语言已经不足以形容自己心情了。
每当她觉得自己已经对现实残酷有足够深入了解时候,现实就会狠狠给她一大嘴巴子,嘲笑她:傻了吧,你对爸爸下限一无所知!
林然缓缓抬起头, 眼神复杂看向温绪:“…你是不是在狗我?”
温绪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狗”是什么意思,顿时莞尔, 声音柔曼:“林姑娘说笑了…姑娘这样可爱, 绪哪里舍得啊。”
林然眼泪瞬间淌下来:“那你果然是狗我。”
温绪:“…”他难得说几句人话, 她竟还不信。
林然手开始颤抖, 看着手里这一卷《血狱魔尊》,悲从心来。
她悲得不只是这本用脚指头猜都知道会有多辣眼睛狗血龙傲天小说很有可能和原著晏凌有关系。
她悲得也不只是温绪这个没安好心蛇精病故意拿它来气她。
她悲得也不是自己肉眼可见即将无偿加班996日常。
——她只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就倒霉催地给温绪看到了?!
“你从哪里搞到它?”
林然哽咽着,发出绝望灵魂质问:“你为什么会看这种书?这种名字你不是应该看一眼就扔掉吗?你居然还看了,你居然还看完了, 你怎么下得去手?!”
“林姑娘此言差矣, 无论什么书, 讲都是知识, 既是知识, 又有什么高下之分?”
温绪弯了弯眼睛, 轻声细语:“林姑娘,绪不才,只是平生好学,看书就多些。”
“…哦。”林然脸色木然:“是我忘了,你可是一个熟读合欢术文豪呢。”
温绪笑得更欢快,谦逊道:“文豪不敢当,不过略懂,略懂。”
“…”林然差点当场“哇”一声哭出来。
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但是她没想到温绪学识竟如此之渊博、涉猎竟如此之广泛,她更是万万没有想到,温绪竟然丧心病狂到连这种书都不放过。
林然看着眼前容貌俊美,衣冠考究病弱青年,不由回想起那夜篝火边,他斜斜往那儿一靠,端得是翩然清姿、清风霁月,而谁想到呢?实际他左手旧蒲扇,右手魔尊龙傲天,心里还对着核桃蠢蠢欲动不可描述——
林然不想活了。
这个乱七八糟世界果然还是一起毁灭掉吧。
大概是她表情太惨淡了,温绪笑意越发浓:“林姑娘反应这样大,有那么糟糕吗?”
林然没有回答,一把把竹卷塞回给他,朝他伸出手:“我不要这个,我要清心草。”
温绪看了看重新被塞回手里竹简,愣了一下,有些奇异地抬头看她,见她满脸诚恳,竟是真看都不打算看样子。
温绪有一点失策。
不过没什么,反正这姑娘性子奇得很,他在她面前失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老狐狸不是说说而已,温绪施施然把书收起来,好整以暇道:“可以,姑娘自己来拿。”
林然用看傻子眼神看他:“都不在你身上,我怎么拿?”
“虽不在我身上,可我知道在哪儿啊。”
温绪低低地笑,语气轻而缠:“姑娘好好哄一哄绪,说不得绪就改变心意,把什么都告诉姑娘了。”
林然看着他,欲言又止。
温绪笑:“姑娘在绪面前尽管畅所欲言,不必忌讳,只要是姑娘说,绪什么都愿意听一听。”
“那我就直说了。”
“其实我一般不骂人。”林然叹一口气:“但你真在想什么屁吃。”
温绪:“…”
温绪被噎得无言,看着她清亮诚恳眼睛,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火。
这样漂亮眸子,这样漂亮姑娘,就算气得人额角突突地疼,也让人根本无法不喜欢。
他想抱抱她、亲亲她,想像那些缱绻情人一样,和她说那些低柔好听情话,可是又想…一寸寸碾碎她,吞进喉骨里,揉进骨血里。
“姑娘待所有人都好,怎么唯独待绪这样冷酷。”
他忽逼近她,一步一步,喉间滚出轻柔低叹,声音越发低哑:“万物有灵,人各有性,是福是祸是因是果都是命,姑娘看得这样清明、这样通透,本该心怀万物,为何偏偏不愿意包容绪…”
林然眼看他越靠越近,那双漆黑眸底分明晕染开幽暗雾色,俨然是图穷匕见,蛇精病开始作妖征兆。
她神色不变,冷静地摸向风竹。
“温公子。”
沉凝男声在背后响起,伴随着剑刃与剑鞘微不可察地摩擦声,昭昭冷然警告:“你靠,太近了。”
温绪和林然同时顿住。
温绪站直,缓缓侧首,冷辉挺拔青年站在那里,一手按住龙渊剑柄,修长指骨清晰地凸|起,看来目光冰冷如刀。
林然愣了一下:“大师兄,你什么时候来?”
“刚刚。”
晏凌瞥了她一眼,看她神色如常,没有被欺负样子,才微微安心,转向温绪,眼神愈发冷厉:“温公子,不知有何事要与师妹商量,师妹不掌宗务,若有要事,凌或可洗耳恭听。”
温绪眼看着这向来以沉默寡言名闻剑阁首徒身上骤然爆出压抑凛冽气势,那双漆黑眸子冷冷盯着自己,明明沉如山,却像是下一瞬就能惊鸿而起,一剑贯穿他心口。
温绪笑起来,眼睛却泛出寒凉。
这孩子,实在多管闲事。
他浅浅看了晏凌一眼,才转向林然,语气幽然:“林姑娘护花使者真是多,男男女女,百花齐放…姑娘过得着实逍遥。”
林然怜悯看着他,摇了摇头:“你羡慕也没有用,这就是好人快乐,你这辈子都体会不到。”
温绪顿时不想和她说话了——这姑娘恁气人。
晏凌见林然怼温绪,微微抿唇。
林然脾气极好,他这么多年都不曾见她这样和谁说话。
晏凌直接道:“温公子,我与林师妹还有些宗门事宜商量,不宜外人听见,公子若无要事,可否借让一二。”
“自然,正好绪与林姑娘话也说完了。”
温绪态度谦和,却转身当着晏凌面,直接把竹简又放到林然手里。
“这是绪一片心意,姑娘怎忍心弃如敝履。”
温绪指尖若有若无擦过她手心,修长手掌虚虚握着她,从侧面看,亲昵得近乎隐秘。
晏凌眼神一冷。
温绪眉目越发温柔,在林然没什么情绪目光中,轻轻一笑:“姑娘好好地看,如果有任何不解,尽可来找绪,绪…等着姑娘。”
言罢,不等林然反应,他径自退后几步,与晏凌擦身而过时,向他淡淡一笑,然后绕过他云淡风轻就走了。
晏凌握着剑柄手紧了紧,龙渊轻轻嗡鸣一声,他松开手,闭眼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绪,才迈步走向林然。
林然正低头盯着这卷竹简发呆。
她在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是看还是不看这玩意儿。
温绪让她看这玩意儿,肯定是没安好心,有可能是坑她、有可能是混淆视听,里面东西是真是假、几分真几分假都说不定,但唯一可以确定是,这一定很…辣眼睛。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眼睛她到底是要不…呸,这个书她到底是看不看呢。
“林师妹,他给了你什么?”
晏凌清冷声音响起,林然回过神,把竹简收起来:“没什么,一卷书而已。”
晏凌还远不是该知道自己身世时候,更何况这书还是温绪给,林然当然不能现在给晏凌看见。
晏凌见她无意给自己看,便侧开眼,体贴地没有多问,而是先低低解释:“楚师妹刚才与我说,你认为温绪有异样之处,需对他多加警戒,我便想来见你问个究竟,见他离你太近,怕他对你不利,才出声打断,并非有意偷听。”
林然见他一脸认真样子,莞尔:“师兄太客套了,师兄为人我若是不相信,世上大概就没有真君子了。”
晏凌听过太多吹捧和夸赞,他从来平静无波,可唯有她说这一句,能让他一直甜到心里。
刚才那些隐忍怒火醋意烟消云散,他用力抿了抿唇,才没有让唇角上扬得太厉害,但是周身气息却明显柔和下来。
“师兄你来就好了。”
林然正好有话想说:“我怀疑现在温绪是夺舍。”
晏凌顿时严肃起来:“夺舍?”
夺舍,用大白话来说,就是借尸还魂。
一些金丹期甚至元婴期大能,可能因为种种原因陨落,但是他们在肉身死去之前,如果能侥幸留存一丝神识魂魄,再能侥幸短时间内找到气场相合活物,就可能吞噬那活物本身魂魄,从而占据原主人躯体活下去。
夺舍有种种限制,成功者万中无一,而又因为这种方法歹毒,向来被视为邪修阴招,为正道不耻。
楚如瑶现在还太单纯,处事规规矩矩、一板一眼,林然有些话不好与她说,但是对晏凌就放松多了,言简意赅:
“之前我们同路,他不仅知道魅花之海位置,还能操纵梦萤,修为看着虽是筑基巅峰,但是某些时刻分明已经超越了金丹期……他身上有太多怪异地方,温家虽是大族,家学深厚,温家大公子也不至于强大到如此地步,我怀疑真正温绪和他做了什么交易,把身体让给了他,现在温家大公子已经被夺舍成另一个人了。”
听见“魅花之海”和“梦萤”,晏凌神色一凛,疾声:“他对你下手了?你可有事?”
“我没事。”林然并不想提侯曼娥,以免暴露出她身上是异界魂魄秘密,便干脆扯在自己身上,笑道:“他只是略作试探,我毕竟是剑阁亲传弟子,有师父名声镇着。他不敢对我轻易动手,师兄别担心。”
晏凌飙开杀意这才微敛。
片刻沉默后,他道:“你找到了证据吗?”
他没有问“你有证据吗?”,而是问“你找到了证据吗?”。
他丝毫不怀疑她话真假,只问她有没有可以拿出去给外人证明。
那是怎样一种无条件信任啊。
林然心里暖暖,却摇头:“只有我和曼娥两个人看见,他行事谨慎,没留下实证。”
晏凌沉吟:“温家是大族,累有清正声望,没有切实证据,我们不好轻举妄动,免得为宗门招惹非议。”
林然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提醒师兄和楚师姐,有个防备便可…话说——”
林然回想一下温绪那奇葩画风,觉得这样等级蛇精病在沧澜界大概也不会查无此人:“大师兄,你比我认识人多,能不能帮我查查,沧澜界最近有没有陨落一个习惯扇蒲扇,擅长合欢术,喜欢看话本,也许可能还有些特殊癖好比如喜欢…核桃…嗯、大能。”
晏凌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还有这样…大能吗?”
“有吧。”
林然重重叹一口气,沧桑点烟:“我原来也不信,直到我亲眼见识到修士物种多样性。”
连温绪那样都能混成大佬,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晏凌看着她满脸郁闷样子,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他总觉得她很成熟,她向他笑一笑他心里便安稳,甚至心底会偶尔不自觉地依赖她,可是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她还这样小,脸小小,容貌那样精致秀气,即使是唉声叹气时候,眉眼也像是带着笑,是天生温柔。
怎么可以这样柔软啊。
他手指动了动,想像以往那样克制,可却莫名想起刚才温绪在她身边低笑样子。
回想那个男人几乎快碰到她那只手、路过他时那个看似浅淡实则满是幽谲凉意眼神…晏凌像是被什么莫名情绪蛊惑,终究没有忍住那股冲动,伸手揉了揉她头发。
林然:“…?”
被自己看着长大小孩子揉头发,林奶奶心情有点复杂。
“你别担心。”
触手发丝和他想象中一样细软,晏凌眼神一点点柔和下来,声音轻轻,轻得叫任何人听了都会怀疑这还是不是万仞剑阁冷凝凌厉君子剑:“便是他真是什么妖邪夺舍而来,也有我在,我会保护你…你们。”
林然微妙羞耻感顿时被浓浓欣慰取代。
小青苗长大了,长成挺拔苍翠大树了,都要为她们遮风挡雨了,她这颗老父亲心又可以了。
林然笑弯了眼:“我信师兄,师兄是最棒。”
她笑起来总是特别真诚,明亮眸子里清晰倒映着他身影,好看得不像话。
晏凌耳尖一点点红了起来,长长眼睫不受控制地轻颤,他垂着眼,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
“晏师兄!谁看见晏师兄了?”
那边隐约传来嘈杂声,晏凌悚然一惊,仿佛骤从一场大梦中惊醒,连忙收回手退后几步,手心微蜷着背在身后,犯竟了错孩子似,略有些仓惶忐忑看着她。
他会给她带来麻烦,他不应该、不应该再靠近她…
林然一脸茫然。
这怎么了,不是刚还在意气风发说要保护老父亲话题吗,怎么突然就变像被欺负了小可怜似。
她懵逼看着晏凌,晏凌被她这么直直地看着,脸倏然红了起来。
“我…我把你头发摸乱了。”
他垂着眼不敢看她,捏着龙渊剑手指不自在地蹭了两下,声音低低:“…对不起。”
林然还当是什么事,这也值得道歉,大师兄也太认真了吧。
她随便撸了下头发,安慰他:“没事儿,我头发一直就这么比较乱…你看我这还有几根头发死活翘着呢,要不是怕自己给剪秃,我都想着什么时候给它剪了。”
晏凌下意识看去,就看见她头顶,一片被压平柔顺长发中,几缕倔强碎发炯炯挺立着。
“我太难了。”林然捂着头,表情悲愤:“原来都不这样。”
原来她头发好好,阿辛隔三差五给做黑芝麻吃,给她养得可柔顺可漂亮了,结果来了云天秘境,今天火焰山明天疾风谷,洗剪吹烫一条龙,给她一头直发都烫成自来卷了。
林然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悲愤,她想回家了,她想吃阿辛做枸杞黑芝麻,想要师父温柔耐心给剪头,想去她那没有蛇精病出没后山大桃树上美美睡一大觉。
晏凌看着她恨不得当场自闭成一团样子,都没意识到自己唇角又弯了起来。
“不用剪。”
林然忽然听见轻得几乎幻听余音:“…很可爱。”
…呃,什么?
“恭喜你突破筑基巅峰。”
林然抬起头,晏凌已经翩然转身,只留给她一个高瘦挺拔背影,伴随着重新又疏淡下来一句:“我先走了,马上就要启程下深峡,这些日子,师妹好好休息。”
“好!知道啦,师兄再见。”
林然不以为意地挥挥手,看着他背影离开,转身轻巧跃上树,躺在树杈间,听见遥遥嘈杂声,侧头看去,隔着茂密枝杈,隐约看见深峡那边人头攒动,所有人都在抓紧每分每秒寻找机缘。
大家都在努力啊……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奋斗呢。
林然用力闭了闭眼,半响,艰难摸出那本《血狱魔尊》。
她安慰自己,不过就是龙傲天嘛,她看得还少吗?她连真人版都看过那么多,她有什么怕?!
林然心绪稍稍平静,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缓缓翻开一页…
“他那双狂肆幽深宛若星夜苍穹眼睛射|出璀璨寒光,声音低沉:女人,你在玩火。”
“高贵绝美女人抱着怀里襁褓中幼儿,眼泪瀑布一般横流,痛不欲生:我以为你爱我,可你竟是为了要挖我心肝肾…顾北x,你好狠!我恨你!早晚有一日,我凌儿会带着复仇火焰从地狱爬上来,把你们统统碾作可吸入颗粒物!”
“某炮灰勾起了一个邪肆狂傲笑容,指着床上吃奶婴儿,厉声大喝:此子恐怖如斯,来日必成后患,绝不能留,看我这就一刀把他砍——啊!竟有护体魔光!我裂开了!”
“他,虽然年不过三岁半,却已显露出霸烈王者风范,不愧是注定深渊之主、黑暗之王,是所有生灵都将臣服于其脚下无尽血狱之至尊主宰!”
“……”
林然:qaq
她太难了,真太难太难了! w ,请牢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