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然从来不会用一面两面的印象定义一个人。
人性是很复杂的, 人在不同的情境不同的事面前会做出不同的反应,也许是一念之差,就会做出天差地别的选择, 这就是人的多面性。
她做着世上可以堪称最考验公正性的工作,她的一点微小的偏见也许就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她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恶,肯定无法做到完全的公正, 所以她更是习惯克制自己, 尽量客观地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但是无论怎么客观,她都觉得温绪有问题。
“…”林然有几天一度忧虑, 忧虑得她每天头发都多掉了几根, 她盘坐在船头,捏着头发问天一:“怎么办,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其他人有问题影响到他了?他是不是有问题?他不会要搞事情吧?他应该不会搞很大的事情吧?”
“…”天一都服了:“你都絮叨多久了。”
它自从那天发现林然要搞剧情、劝阻不成反被关小黑屋后就一直不太痛快, 现在口气也很凶:“你要是实在担心想个法子给他提前弄死算了, 反正只是个筑基后期, 小心一些没问题的。”
林然摇头:“都与你说了几次了,天一,我们不能胡乱杀人。”
规则上是限制任务者对剧情世界人物动手的, 只有在任务者自身性命受到威胁, 或者重要剧情、重要剧情人物受到外来者颠覆性干扰的时候,他们才可以出手。
当然, 规则虽然这样限制,但是任务者在剧情世界掌握很大的生杀大权,她们有千百种方法可以擦着规则的边界毁掉一个人,轻松把手头的任务简单化, 而不受到任何惩罚…或者说暂时不受到任何惩罚。
但是林然从不会放纵杀人。
她可以杀人,她可以因为保护自己杀人,可以因为保护被伤害的无辜的善而杀人,但是她不能仅仅因为“怀疑”和“危险的可能”就杀人
——今天因为“怀疑”杀一个人,明天就可以放纵自己为了一点猜忌杀尽千万人。
林然很喜欢曾去过一个世界中的一个词:蝴蝶效应。
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闪动着翅膀、牵动的气流也许会在两周后引起大洋对岸一场巨大的龙卷风;她如果为了图省事图轻松,轻易杀掉一个人——哪怕是一个未来可能的反派,那她毁掉的也远不止是一个人。
命运是一张巨大的网,每个人彼此串联成线,牵一发而动全身,她提前斩掉一根也许将来会腐烂的线,看似是好事,却彻底断掉了那根线任何变好的可能,甚至会让更大片的网因为失去这一根线的拉力而提前塌陷崩溃:那一个人的死会延伸开来,会把很多人的命运推向更未知叵测的方向,当命运的洪流反噬而来,也许反而会有更多人因此死去。
所以在确定一个人彻底无可救药之前,在充分衡量利害后果之前,她不会、也没有权利斩断任何一根线、放弃任何一个人。
天一撇撇嘴,倒也没有反驳。
它喜欢林然,就是因为她的克制、谦逊与包容,如果不坚守原则,如果会肆意裁决别人的命运,那就不是林然了。
认真反驳了天一之后,林然重回忧虑,叹了口气:“他八成有问题啊,我该怎么办?”
“…没关系。”
天一毕竟是她最真爱的统子,不忍心她惆怅,安慰她:“反正你身边就没有没有问题的,想想奚辛,想想侯曼娥,没事儿,也能凑合着过嘛。”
林然:“…”
林然:“谢谢,有被安慰到。”
不过林然转念想想也是,她见过的大风大浪还不够多吗?她遇到的奇葩还不够多吗?这个温绪再奇葩也偏不开基本法则,感觉也不像穿越的重生的那种不好搞的,就是个二十来岁的本土青年,大不了她就多关注一些。
看看现在侯曼娥不就挺茁壮(?)成长的吗,温绪一年纪轻轻小伙子,就算有点小心思,应该也不至于太凶…吧?
这样想想,林然释然了。
破晓的辉光破开重雾,洒满了船头的甲板,林然被笼罩在一天最初生的日光里,充盈纯净的温暖灵气在身体里游走,她全身暖洋洋的,被晒得很舒服——舒服得她又困了。
林然站起来,正要美美伸个懒腰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就听见后面传来方俞成的笑声:
“真是巧了,林师妹也在这里吸收日晟之气。”
林然这个懒腰顿时伸不下去了。
她过头,就见方愈成、楚如瑶并肩走来,后面是晏凌,再后面是侯曼娥和温绪。
别瞧只是五个人,那戏可多了——
方俞成殷勤和楚如瑶说话,楚如瑶时不时点一下头,听得算是专注,但是态度始终清冷坦荡,还总回头认真询问晏凌的意见。
晏凌神色淡淡走在中间,除了偶尔回楚如瑶几句,大多一直沉静不语;后面侯曼娥却笑得明艳,若有若无贴着温绪走,娇俏俏地和他说话,咯咯的笑声轻灵清脆,轻易让人心生向往。
而方俞成虽是笑吟吟和楚如瑶搭话,风度翩翩,体贴幽默,只是余光偶尔会往后面侯曼娥身上瞟一瞟,见她只顾缠着温绪,神色便有一点异样。
温绪眉目温润,也瞧不出到底是看没看出侯曼娥的心思和方俞成的不甘,只作寻常温和地答话,侯曼娥说一句他答一句,答得客套又不失风度,偶尔抵唇轻咳几声,咳得唇色苍白,清贵俊秀的气质中平添几分病弱,倒更显出公子如玉的高华。
林然看得叹为观止。
就这五个人,再折腾折腾,就能谱出一场八十集的大戏!
什么虐恋情深,什么沙雕甜宠,什么你爱我我不爱你你又爱她狗血三角恋,什么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将来对我高攀不起款追妻火葬场……
林然满脑子奇奇怪怪的素材,不由浮想联翩,表情也有点走神。
侯曼娥钓病美人钓得正欢,只觉得自己的魅力重新飙升到顶点,正是春风得意时候,看见林然迫不及待想和她炫耀,结果就看见林然眼神飘忽不知道走神去哪儿了,顿时给她气够呛!
你大爷的!这姓林的就不能在她装逼的时候好好配合吗?!可气死她了啊啊——
温绪注意到,旁边刚还费尽心机装作不动声色撩拨他的艳丽少女,几乎是瞬间变了表情:也不娇妩了,也不风情了,就眼冒火光咬牙切齿瞪着对面的人。
温绪顺着看去,就看见那个青衣小姑娘,站在不远处的船头,站在漫天|朝阳的霞光里,一脸神游天外的茫然样子,也不知在想什么,一本正经地发着呆。
她很纤瘦,修长又高挑,宽大的青衫在风中微微拂动,清淩淩站在那里,会有人有那么一瞬恍惚,好似看见不是个人,而是一支湖畔亭亭的青竹。
但她毕竟是个姑娘,还是个很秀气的姑娘,肤色尤其白皙,却不是雪一样的冷白,而是羊脂玉般的暖白,肤质细腻,五官不是多么倾国倾城的绝艳,却有着一双极漂亮的眼睛
——像夜色湖面泛来的粼粼月华,柔润的,温和的,明亮的…却又出乎意料的干净。
他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眼睛。
温绪看着她,慢慢笑了一下,罕见地来了那么点兴趣。
他竟有些想试试,摸一摸她的眼睛,是不是也像看着那样…动人。
“林师妹,我们正要去比试台切磋一番,你要不要与我们一起?”
楚如瑶的声音把林然从神游天外中唤醒,她回过神来,正对上侯曼娥恶狠狠瞪过来的一眼。
林然:“…?”好好的,干什么瞪她?
林然莫名其妙回看她,侯曼娥表情顿时更加狰狞,林然偏开视线,看见温绪,温绪对着她浅浅一笑,只如谦谦君子,清俊儒雅。
虽然感觉他有鬼,但是他现在毕竟还好好的,没准人家只是有心机想多得些机缘呢,林然倒还不至于现在就和他计较,看了他几眼,也友善地点点头。
侯曼娥瞅了瞅温绪,又瞅了瞅格外多看温绪一会儿的林然,瞬间头皮一炸!
卧槽!这渣女,又瞎鸡儿撩人!
那边剑阁家里都有俩了还不够,居然当着她的面勾搭外面的野男人,是当她死得吗?!
侯曼娥瞪着林然的表情更凶了,像是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把她脸怼地上破口大骂她不守妇道的那种。
林然:“…”
她真的没想和她抢男人,她母胎单身能有抢男人那本事吗?!要不要这么凶残护食。
林然觉得这里是呆不下去了,却也不想跟着主角们切磋——切磋是不可能切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切磋的。
林然还是决定回去睡觉。
林然一本正经对楚如瑶道:“不了,谢谢楚师姐,只是我刚才吸收日初灵气,隐隐有所感悟,想回去再闭关感悟一番。”
楚如瑶点点头:“好,那你回去吧,如果到了瓶颈,有需要尽管来找我,我定会竭力帮你。”
林然笑了起来,楚如瑶确实是个好姑娘。
“多谢师姐。”
林然拱手,又向方俞成晏凌他们道别:“林然走了,诸位再见。”
方俞成笑着点头,温绪含笑,众人目送林然离开,晏凌却沉默凝着她的背影,在众人要往比试台去的时候,突然道:“我想起还有事,今日先不比了,你们去吧。”
众人愣住,楚如瑶愕然回头:“师兄,你怎么突然有事了?”
“一些私事。”
晏凌轻声说了一句,不等众人反应,已经握着龙渊转身离开。
温绪看见,他离开的正是刚才那青衣小姑娘走的方向。
他唇角弯了弯,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怪有意思。
楚如瑶知道自家师兄不是随意毁约的人,所以见他就这么径自走了,很是惊讶,不过以为他是真有事,也没想太多,就说:“那我们走吧。”
林然一走,侯曼娥彻底炫不成了,仿佛兜头一盆凉水泼下,给她全身翘起来的毛都浇秃了,瞬间啥装逼得意的心思都没了。
侯曼娥一脸阴云密布转过头,看着旁边谦谦君子的温绪,只觉裤子都脱了,却硬生生被浇哔了,一腔热血凉了个透顶,于是连刚才馋得不行的病美人都不香了。
侯曼娥脸黑如墨,一时意兴阑珊,听前面楚如瑶说话,眼珠子一转,想想应该和女主套套近乎,进云天小秘境才好蹭她的气运多拿点宝贝,当即笑盈盈过去,亲热挽住楚如瑶的手臂:“师姐,那我们快走吧,正好师妹有一些修炼上的事想请教你。”
楚如瑶不习惯被人近身,被侯曼娥挽住胳膊,身形僵了僵,但是侯曼娥笑容明艳,两人之前又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楚如瑶不好拒绝:“可以,走吧。”
侯曼娥言笑晏晏,余光却不动声色瞅着楚如瑶不太自在的表情,心里轻哼一声。
别以为她没发现,林然虽然不怎么和楚如瑶说话,其实对楚如瑶可关注了,也可怜爱了,还夸过人家勤奋,忠勇,剑法好…呸,谁不勤奋,她还勤奋呢!她几个月速成焚天剑法装得一手好逼,人人都夸她天才,谁知道背地里她他妈天天躲屋子里练剑练到吐血,白天还得花枝招展出来装出信手拈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吃过的苦都和谁说了?她还都死过了呢!她不是也得都自己忍吗!
侯曼娥就很不服,女主了不起啊!什么好事什么好东西都是女主的,连林然都对楚如瑶另眼相看,凭什么啊!
天下机缘宝贝能者居之,凤鸣剑就算了,一把眼睛长头顶的破剑她还不稀罕了,她的赤莲还更好呢!但是进了云天小秘境可不一样,老天给她开的挂,里面大能府邸里的宝贝和传承她拿定了,她一定要让所有人看看,她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想到到时候林然一脸惊讶又崇拜地看着自己,侯曼娥顿觉如夏天猛灌了一口冰凉肥宅快乐水,从脚底板一直爽到了天灵盖。
侯曼娥更热情地拉着楚如瑶:“走走走!师姐咱们快去交流一下!”
楚如瑶:“…”
方俞成看着楚如瑶被侯曼娥拉走,一冰一火的绝代美人站在一起,看得人赏心悦目。
他也跟着走,却不动声色落后几步,正与温绪并肩,看了几眼侯曼娥的背影,故作潇洒对温绪挪揄:“温弟好艳福,侯妹可向来对男人不假辞色,却与温弟言谈甚欢。”
温绪看出他眼底的嫉妒,浅浅一笑:“方兄说笑了,侯姑娘天真烂漫,约莫是看绪身子不好,心生怜悯才与绪多说了几句…刚才侯姑娘还提起方兄,可见对方兄的亲赖,约莫是看方兄和楚姑娘谈笑风生,才不好过去,只得勉强和绪搭个伴。”
这话着实顺耳,云淡风轻几句,硬是把方俞成捧成了被两位美人吃醋相争的架势,给方俞成听得那叫个满面红光,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连忙摆了摆手:“哎呀,温弟说笑了,楚师妹和侯妹都是我的师妹,为兄一视同仁,一视同仁的。”
温绪含笑不语。
方俞成被温绪说得神清气爽,刚才对方俞成隐约的成见顿时烟消云散,还安慰他:“贤弟,你切莫妄自菲薄,你天赋不俗,将来修炼到高深境地,身子自然会好起来的。”
“谢过方兄宽慰,只是绪已病体缠身多年,本该不强求了…”
温绪说着,忽的低头微微一笑,却莫名问道:“…方兄以前可识得林姑娘?”
方俞成反应了一阵,才意识到这个“林姑娘”是指的林然。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提起她了?
方俞成不解地看向温绪,温绪又笑了一下,语气颇为含蓄:“绪只是觉得…林姑娘,很是气度不俗。”
方俞成这才恍然大悟:温绪竟然对林然有好感。
方俞成回想那位林师妹,虽也是个清丽姑娘,但气质性情实在沉静寡淡,也不知这温贤弟是个什么眼光,没看上热情如火的侯曼娥和冰雪清冷的楚如瑶,却是看上清开水一般平平无奇的林师妹。
不过温绪对侯曼娥无意,方俞成乐得成全,笑道:“林师妹常年隐居无情峰上,不怎么见人,为兄也不熟悉,不过知道个大概…林师妹是八年前,与楚师妹、晏师弟一同拜入万仞剑阁的,是无情剑主江长老座下首徒,大半年前在万剑林里拿到了神剑风竹,如今已经是筑基后期,此番便是和我们一起去云天小幻境寻找机缘结丹。”
方俞成的确是对林然没什么了解,说得都是些人尽皆知的信息。
温绪:“竟是江剑主?都传闻江剑主不理世事,没想竟会收徒?莫不是林师妹天赋格外卓绝?”
“这倒是没有。”
方俞成想了想:“林师妹这些年名声不显,天赋自然是比不过楚师妹的,当年江剑主点她为弟子,大概是…大概是合眼缘吧。”
合眼缘?
江无涯,以无情为号的剑主,也会讲究眼缘?这眼缘还是个这样有趣的少女。
温绪笑问:“即使是眼缘,林姑娘能拜于江剑主座下,必然天赋不俗,想必已经传承了剑主无情剑法的衣钵了。”
方俞成却摇了摇头:“这你就猜错了,据我所知,林师妹没有修习无情剑法,而是修习的剑阁基础剑法。”
温绪作惊讶状:“怎会如此?无情剑法乃天下至高密法,当年江剑主一剑冠绝天下,打下赫赫威名,林师妹怎么不学无情剑,反而学其他剑法去了?”
“我也不知。”
方俞成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不过一直有传闻,江剑主剑心破损,修为大跌,如今嗜酒如命…恐怕教不好徒弟了,林师妹才只好去学普通剑法。”
说着,方俞成也有些唏嘘。
亲传弟子最大的优势,就是能跟着元婴师尊学最顶级的密法,比如晏凌的君子剑法,楚如瑶的冰心剑法…无情剑法是万仞剑阁镇宗之密,之前几代的无情剑主都是剑阁乃至整个沧澜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按理无情剑法威力还更甚于君子、冰心,奈何这一代的江剑主浪荡颓废,教不了弟子,林然也就白白被耽误了,堂堂一个亲传弟子,落得个学普通剑法的下场。
“竟是如此…”
温绪似遗憾地轻叹一声,眼底却氲着奇妙的笑意。
他当然不会信江无涯颓靡不振、修为大跌以至于教不了徒弟的那些传言。
虽不曾交过手,但他见过江无涯出剑的样子。
那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忘川之水,太上无情,那一剑的锋芒凛冽似能刺破整个晴空。
剑如其人,那是个绝对冷峻又清正的男人,当然,也只有那样一个人,才能驾驭太上忘川剑的淡漠与温和。
这样一个男人,不可能狼狈落魄如斯,江无涯不教林然无情剑,只会是他不想教!
可是他既然破天荒地收了这个弟子,又为什么不想教呢?
要么是他不喜林然、或者对她另有所图,所以对这弟子只是敷衍,根本不愿费心教导。
要么…则恰恰相反。
江无涯疼爱极了这个女弟子,以至于哪怕冒天下之大不违,哪怕自己被世人指指点点,也不愿意让她练无情剑。
所以…是为什么呢?
万千思绪转瞬而过,愈发浓郁的笑意在温绪眼底蔓延开,有雾色涌动。
他会知道的。
这个世上,不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
林然走在方舟的长廊上,长长打了个哈欠儿,正要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听见身后轻缓的脚步声。
来人没有隐藏自己行踪的准备,脚步声很清晰,每一步走得坚定又沉稳,沉稳得甚至不像这个年纪本该轻狂意气的年轻人。
林然转过身,看着修长的青年缓缓自长廊尽头走来。
他只穿着简简单单一身蓝衫,身无外饰,只侧悬着长剑龙渊,却愈衬得腰封勒出的线条尤其劲瘦漂亮;一张清俊隽秀的容貌,明明还带着些许青涩的眉目,却俨然已是一片如海的内敛沉静。
“大师兄?”
林然看到他,未语却先笑:“大师兄有什么事找我吗?”
她是真的有点好奇,晏凌基本很少单独找她,上一次说还是在无情峰山下…
“对了大师兄,上一次的事,之前万剑林里人太多了,我还没有和你道歉。”
林然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阿辛他不常见人,性格比较内向,但其实没有什么坏心的,如果说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话,请师兄别放在心上,我代他向你道歉。”
无情峰的事晏凌本已经快忘了,听林然一提起,却立刻就回想起那个几乎贴她身上、笑容诡戾的昳丽少年,抿了抿唇:“不过是小事,我已经忘了,你不需要道歉。”
师尊后来与他特意嘱咐,那少年不是同龄的弟子,算是他的长辈,他应当尊敬;况且不过几句言语挤兑,他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他不需要道歉——更不需要她代那人向他道歉。
“那就太好了。”
林然安心了:“所以师兄来是为了…”
晏凌突然道:“温绪不是简单的人。”
林然:“…?”
林然愣了两秒,最先的念头不是“他怎么突然提起温绪”,而是莫名想起另一件事。
这好像是晏凌第二次对她说“谁不简单了”。
第一次就是侯曼娥…嗯,那姑娘是挺不简单,尤其擅长变脸,一会儿莫名生气一会儿又莫名开心,比六月的天还多变,明明见天嫌弃自己这个那个,可硬是她走哪儿都能“恰巧偶遇”,说不了两句又开始生气…然后无限循环往复,让她很是头秃。
晏凌见她表情怔怔的,以为她不信,语气更沉:“温绪体内天生胎毒,身体虚弱,自小到大从未离开过温家,可就在几个月前,他在温家消失了一阵,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可等他再回来,温家竟没有任何波澜,更没多久就传出温家加入北辰法宗的队伍、会共同参加此次的云天秘境的消息,而温绪赫然领队其中。”
林然很惊讶,真的惊讶。
她也猜测温绪有问题,但是她是通过观察温绪这个人又和原剧情做对比才得出的结论,但是晏凌,竟然只凭借这些就有所猜测吗?
“你这都是从哪儿知道的?”
她忍不住问:“就只是因为这些吗?”
当然是他看她对温绪格外关注,特意去查的。
晏凌定定看着她,却道:“不只是这些,更因为他的眼睛告诉我,他不值得信任。”
温润如玉的表象下,那是一双太过漫不经心的眼睛。
温绪笑得很温和,谈吐很温和,举止更是谦谦温润,但是他的目光泛着奇异的光。
他看着人,不像是在看着人,而是在看着长得是否足够旺盛美丽的花草,在看着一个有趣与否的玩具。
那个男人,甚至无所谓隐藏自己的目光,也许他正期待着有人能看穿他,从而带给他更多的乐趣。
有这样眼神的人,也许好,也许坏,但是他们都会很危险,他们都会很容易让靠近他们的人受伤。
他…不想她受伤。
所以哪怕很突兀、哪怕很多管闲事,他也一定要顺从本心过来,提醒她一声。
林然看着眉目认真的晏凌,心口突然发软。
晏凌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他不冷漠,也不孤僻,他比谁都看得更明白,也比谁都善良。
可是偏偏这样好的孩子,会被命运捉弄,走错路,败尽了一生。
林然眨了眨眼,笑着道:“好,谢谢师兄的提醒,其实我也早看出他不对了。”
晏凌没想她早知道,眉头蹙起,脱口而出:“你知道他不对,还总看他?”
林然呆了呆:“…呃,我、我看得很多吗?”
她觉得她其实也没看几眼啊,毕竟那可是侯曼娥点名看上的男人,林然再怀疑也很注意保持距离的。
她一点不想被侯曼娥怀疑要抢男人,这些天选者们大多想法奇奇怪怪,做出什么奇葩事儿她都信;之前她不过看了温绪几眼,侯曼娥都护食地瞪她,瞪她瞪得辣么凶,万一侯曼娥怎么个想不开,搞出个为争男人黑化报社的恋爱脑剧情来,给她平添三吨的工作量,她简直能哭着跳黄浦江去。
晏凌瞬间僵住。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他眼神变了变,不自在地垂下眼,嘴唇紧紧抿着。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脱口而出而羞赧,就听见了林然下意识的喃喃。
林然是真心实意的感慨。
晏凌却误会成了另一个意思。
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后知后觉的,开始泛开浓重的酸涩。
他就该想到,她那样温吞的性子,连自己的事都是能拖就拖能懒就懒,怎么会突然那么关注另一个人。
她是喜欢温绪吗?
他们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甚至都没见过几面,所以她是对温绪一见钟情吗?
她…喜欢上别人了?
林然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晏凌整个人一下子黯然了。
她、她其实只是喃喃自语啊,没有反驳他看错了的意思啊,少年你不至于这么受伤吧…咱真不至于啊。
林然觉得自己的良心已经被锻炼得很厚实了,但是看着晏凌失落的样子,她的良心就莫名开始隐隐作痛。
林然摸了摸鼻子:“大师兄啊,我真没有指责你的意…”
“温绪不是个良人。”
晏凌突然闷闷开口,他低着头,林然只能看见他用素绢束起的墨发,他还未及冠,头发束得散,黑亮的长发丝丝缕缕的垂下,看着竟是出乎意料的柔软。
“他也…也待你不用心。”
晏凌抿了抿唇,他不想说得伤她的心,可是又不想看她执迷不悟将来被伤得更深…那甚至无关他自己的小心思,但他确实觉得温绪不值得她托付。
“所以…你再想一想吧。”
他垂着眼,心里刀尖刺芒般的疼,绵延开不绝的难受,他瓮声瓮气:“将来还会有更好的男子…你、你别喜欢他,行不行?”
他不能耽误她,但是将来总会有更好的人,值得她许诺一生。
他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俨然轻若蚊蝇,要不是林然仔细着听,都要错过了。
不过她终于是听明白了,顿时啼笑皆非。
“师兄,这个你确实是误会了。”
林然生怕这话传到侯曼娥耳朵里,那护食的姑娘不得提着赤莲剑和她同归于尽,她简直就差指天立誓:“师兄!我对温公子无意!绝对绝对没有一点心思!你可千万不要多想,也不要在外面乱传啊。”
晏凌心口骤然停跳一拍,抬眼灼灼看她。
她目光清正、神色坦荡,显然不是在敷衍他,而是真的无意。
压在心头的沉甸甸的石头突然烟消云散,晏凌全身都放松下来。
晏凌一抬头,林然才发现,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又变成了重瞳。
林然犹豫着指了指:“大师兄…”
晏凌在她清亮的瞳孔中看清自己的眼睛:一双漆黑骇人的重瞳。
晏凌一震,猛地横手捂住眼睛,低下头。
他没有说话,但是手背俨然青筋根根绷起,手指叩得很用力,几乎要掐进肉里,指尖分明泛着白。
林然有些不忍。
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晏凌没有像原剧情里那样,在入剑阁之前就吃到遮掩眼睛的草药,以至于他现在但凡情绪激烈起来就有暴露重瞳的危险。
林然知道,甚至这些年晏凌养成冷淡寡言的性子,是因为背负的秘密,也不乏因为他需要时刻克制自己的情绪,不敢放纵分毫。
林然推开门,邀请他:“大师兄,进来待一会儿吧。”
晏凌没动,一会儿,慢慢抬起头,他手遮住左脸,露出右眼眶中一只黑邃诡异的重瞳。
林然礼貌地移开眼,走神着想那个奇草是叫什么名字来着,是不是叫什么心草…情心草?清心草?
晏凌却一下子攥紧手,声音很轻,是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的颤音:“我这样,很可怕吧?”
“…啊?”
林然回过神还有点懵,听他这样问,还以为他眼睛是又怎么恶化了,赶紧仔细看了看,见没什么异状,才松口气:“没有啊,和原来差不多,你不要多想。”
晏凌紧抿着唇,不知道哪儿来的冲动:“你不怕吗?我的眼睛是这样,你从没有问过我,不怕我…”
“大师兄。”
林然声音很轻,却很郑重,让晏凌所有的话都被堵住。
“我一直都相信你。”
她说:“我、我们,万仞剑阁的所有弟子、长老、掌门,都相信着我们的晏师兄,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师兄。”
晏凌手忽的发颤。
他看见她明亮温和的眼睛,像氲开的春水,泛着浅浅的笑意。
他其实早见过太多次这样的笑意。
是那年初入剑阁山下、他被幻境逼得狼狈绝望时她二话不说塞进他手里的核桃;是他被师兄弟们簇拥着练剑回来时与揉着惺忪睡眼的她一个不经意的擦肩;是他第一次拿到自己的木剑、第一次宗门小比获胜,强压激昂状似不经意地寻她,仰头看见她枕在巨大的桃树枝杈间清甜漫然地酣睡…
更是他站在无情山下,负手回身,看着她腰悬木剑、慢悠悠转着小巧的核桃、披着漫天灿烂明媚的彩霞走来,亮盈盈的双眸看向他,莞尔一笑。
八年了,从孩童到青年,他从狼狈孤僻的少年变成盛誉天下的君子剑,但是她看着他的目光、她温柔又平和的浅笑,从没有变。
从没有变!
晏凌的心脏突然跳得砰砰作响,大股大股的血顺着胸口往上涌,冲得他嗓子发紧,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干涩得不出来话。
林然看过来,他猛地侧过身,不让她看见他慌张的眼神和深红到尖的耳朵。
“林师妹。”
他低低道:“我不会让你…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林然笑起来,郑重点了点头:“我相信。”
哪怕是在原本的剧情里,她也相信着,他在竭尽全力不想让万仞剑阁的任何人失望…然而他失败了,而代价就是,他自己永远陨灭在黑渊之底。
但好在,命运也并非无可更改,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
恢弘的鸣笛声中,巨大的方舟缓缓停靠。
今天的阳光很好,迎面的春风吹乱林然的头发,她抬手在额前压了压,站在晴空万里下的船头,放眼望四周,看见周围早停靠来的大大小小的方舟,前面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各门各派,服饰纷繁,人声嘈杂。
注意到万仞剑阁和北辰法宗的方舟抵达,人群中一阵骚动,各种嗡嗡混乱的议论声低语声,伴随着各式各样或崇敬或艳羡或警惕或忌惮的目光。
剑阁与法宗过来镇场的元婴长老带着七八个金丹期的师叔站在最前面,他们身后就是晏凌、楚如瑶和方俞成几个首徒师兄师姐…还有温绪。
林然看了温绪一眼,看他眉目含笑、一直虚虚弱弱得轻咳,莫名有点胃疼,又移开眼。
看着面前嘈杂的人群,北辰法宗的元婴长老忽的重重咳了一声,那声音如钟鸣响彻全场,众人表情一震,不由自主噤声。
全场终于安静下来。
这时候,不远处一艘同样恢弘的方舟上,升起一道强大的气机——那是与剑阁法宗齐名的玄天大宗,那位元婴长老通过这种方式表示自己门派也是有大佬镇场子的,你们俩宗可不要太嚣张。
当然,玄天宗的长老也同样不敢嚣张,毕竟剑阁和法宗向来同穿一条裤子,还是紧身牛仔裤那种,玄天宗虽然有时候眼红得牙痒痒,也并不想因为挑衅而被按地上魔武混合双打……
随后,陆陆续续的,其他宗派中也有一道道强大的气机升起,只如萤火簇拥着明月,响应着三大宗的号召。
北辰法宗元婴长老清点了宗派的数目,才点了点头,抚着长髯,声如洪钟,沉声开口:“诸宗皆已到齐,那么我宣布,云天秘境正式开启,各家金丹以下弟子,手持令牌,有序入境。”
船头的风实在太大,林然觉得自己头顶的呆毛都要被吹起来了,她很努力地按着,正要悄无声息混进队伍里变成一只快乐的小路人甲,就被人拽住。
侯曼娥朝前面撇了撇头,斜眼瞅她:“去哪儿啊,该往这边走。”
林然:“…”
她不是在前面和楚如瑶他们站一块儿呢吗,怎么一眨眼就过来了,这得是瞬移练到几重境界啊?!
侯曼娥冷笑:“别人都要往前凑,只有你上赶着往后闪,你是腰间盘吗不突出就难受是吧。”
林然心想,说话就说话,你干嘛拉踩人家腰间盘。
“…你到底要干嘛?”
林然被凶得很无奈:“你去前面就好了,我想跟着大部队走。”
“你想得美!”
侯曼娥重重哼了一声,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只细细的素银手镯,直接给她套手腕上,然后她自己也摸出来一只金色手镯,戴自己手腕上。
林然:“…这是个啥?”
“土鳖,就知道你们穷剑修什么都没见过。”
侯曼娥嫌弃地啧啧两声,表情怎么看怎么得意到欠揍:“这是“一线牵”,进了秘境所有人的位置都会被打散,但是用这个东西只要一定距离内咱们俩就能感应到,还会被秘境默认是一伙儿的,给分到很近的位置,你说这东西好不好,老贵了,多贵就不说了,反正你省吃俭用八百年都买不起。”
她挺了挺胸,矜傲得给她洗脑:“当然了,我也不在意这点小钱,你也不必太感激涕淋,心里都明白就好,只有抱我的大腿才是有肉吃,你看别人会舍得给你……”
“——呃…道理我都懂。”
林然迟疑着:“…可是,我好像没说要和你一起走吧。”
侯曼娥:“……”
然后林然就看见了活生生的“柳眉倒竖”,那是真的倒竖。
侯曼娥怒发冲冠,扯着她的衣领大声咆哮:“你什么意思!你还敢嫌弃我!我都没有嫌弃你圣母又海王,你竟然敢嫌弃我——”
林然:“…”
林然如狂风骤雨下瑟瑟发抖的树叶,被摇得眼冒金星,垂头丧气,心好累,耳朵好痛。
这一届的恶毒女配,也太不好带啦!!
作者有话要说:  被榨干了,躺平
搞了个抽奖,大家记得参加呀,看看谁是手气最好的崽(≧▽≦)/
感谢在2020-11-16 22:47:54~2020-11-17 17:59: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二三三五 2个;黎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樨、落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0118100 20瓶;桃叶蓁蓁 15瓶;meow(kneel)、idon"t 10瓶;二三三五 8瓶;瑾玉 6瓶;鸽本熊 5瓶;白云在酒 3瓶;37718922、川上富江、冰叶、七聆止 1瓶;
你是天才,:,网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