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细弄很狭窄,只一个人的宽度。
明舒被陆徜拉到背后护着,脑袋突突作疼,心脏也怦怦狂跳。一阵人影交错,她看得眼花缭乱。陆徜动作很快且并不念战,出拳飞腿击退当前追来那人后,转身拉起明舒往另一头逃去。
身后依旧是紧追不舍的脚步声,陆徜反身将她半拥在侧,劈手把靠墙而放的杂物逐一打落以挡追兵脚步后才又拉起明舒的手,头也不回地冲出窄细的弄子。
明舒被他拉着一阵疾跑,也不知多久,二人跑到无人处,身后没了追兵的声音,她一扯陆徜的衣袖,俯下腰喘着粗气,小腿肚直打颤,囫囵话都说不上来,只能冲他摇头,示意自己一步也跑不动了。
陆徜反手拍她后背替她顺气,一边警惕地四下张望,生恐那伙人再追来。
缓了半天,明舒总算缓过劲来,抬头喘道“瞧不出……你还能打……”
这陆徜看着高瘦斯文,还是个读书人,却不想竟有几分拳脚功夫,和人打起架来一点不含糊。陆徜瞥着她那白得吓人的脸一声不吭——她是真忘了。虽然他是个读书人,但并不文弱,因为家中只有寡母的关系,幼时他与曾氏没少受欺凌,他也曾是街头巷尾打过来的人,差点就把自己打成永康巷的小混混头目,还是曾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把他给拉回正途。
这些事,明舒原都知道的,可现在连同这些过往都通通忘了。
“刚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明舒满心疑问,迫不及待想求个答案。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还能走吗?能走的话我们赶紧回医馆。”他扶起她道。
她点点头,紧随其后。
医馆并不远,两人抄小路很快就到。曾氏已经醒了,发现明舒不见正急得团团转,看到二人进来,这才放下心,上前拉明舒道“这是上哪儿去了?刚能下床就到处跑,外头风又大,当心吹病。”说着又怪儿子,“陆徜你也是,一去去了几天没个信,也不晓得我们担心?”
陆徜并不回嘴,曾氏又絮絮叨叨地进屋要替二人张罗热水,明舒倒想替他辩白两句,却见陆徜阻止母亲“阿娘,别忙了。立刻收拾行李。那起人发现我们了,”他看了眼明舒,又道,“我们要马上离开。”
那些人既然在茶馆守株待兔等明舒,显然是要斩草除根,如今行踪曝露,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医馆已经不安全了。
曾氏立刻白了脸,口中喃道“怎么就被发现了?”拿眼觑了觑明舒,到底没多问说什么就手脚麻利地收拾起包袱来,陆徜也加入其中,只有明舒杵在屋里木头人似的不知该做什么,心头疑惑越来越浓,眼珠子扫了一圈,她忽然瞧陆徜垂在身侧的右手手背上一抹道殷红,血顺着指尖轻轻滴落。心头一惊,她不及细想便扯住他衣袖,道了句“你的手……”
陆徜反身飞快捂住她的唇,蹙了眉头看向兀自叠被的曾氏,见母亲没有察觉后才朝明舒摇了头,明舒会意地点头,陆徜这才慢慢松了手。
这是怕曾氏知道了要担心,所以才忍着没作声吧?
明舒心里也奇怪——明明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怎就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这样的默契,若说从前不认识,似乎也不可能?
借口要最后再找大夫诊脉,陆徜将明舒带出屋。一出门,明舒就迫不及待地捧起他的右手,将袖管拉高,果然瞧见他右手手背上一道寸长的伤口,伤口很深,血还在往外冒,料想是刚才救她时候被刀锋扫中的。
她一下就急了,道“这么深的伤口,万一伤到筋骨,你这手可就废了!将来你还如何赴试?”
和曾氏呆了几天,她也打听出他们要去汴京赶考,而她的兄长,可是江宁府拔了乡试头筹的解元郎。
“别大惊小怪,没那么严重。”陆徜想收回手,奈何她攥得紧,他只好由着她,安慰了她一句,却没能收住她的情绪,只好又道,“看来你是真的都忘了,我左手也能写字,就算右手真废了,也耽误不了我。”
“我忘没忘你不知道吗?还说笑?”她想了想,觉得不对,又跺脚道,“呸,什么废了右手,太不吉利。走走走,找大夫去。”
————
半炷香的时间,大夫替陆徜上药包扎妥当,又给明舒再诊治一番,开足了后面几日的药。陆徜结清这些时日的诊费,向大夫告辞,又是一通叮嘱,只说先前害他们的歹人已经追到镇上,请大夫在他们走后莫将他们的身份行踪相告。大夫满口应了,陆徜这才带明舒回屋找曾氏。
明舒将刚才他和大夫说的话听在耳中,心中越发疑惑,走得十分缓慢,没两步就撞上一人后背,回神抬头,却见陆徜停在屋外等他。
“怎么了?”陆徜转身见她心事重重的模样,问道。
她一眼望见他重重包裹的右手,满心矛盾又吞入肚内——她对自己的身世仍有太多疑惑,对陆徜母子也仍有怀疑。可先前的凶险景象犹在眼前,那起人要杀她肯定不是好人,是陆徜拼了命把她救回来,就算他们别有所图,也不必如此冒险吧?更何况他还是江宁府的解元,大好的前途在前边。
如此一想,她又生出几分愧疚来。他离开之前曾经嘱咐过她不要踏出医馆,也叮嘱过曾氏看牢她,可她未听,结果刚出门就惹来祸事,不仅自己落入险地,害得曾氏担心,又让他受了伤。
“没什么……”她摇了头,目光仍落在他的伤手上,“对不起。”
她并没多说什么,陆徜却似乎读懂,只回道“不必道歉,你还愿意跟我回来就好。”
明舒猛地抬头,诧异地睁大双眸——他其实知道她对他们的怀疑,知道她为什么离开医馆,知道她并不信任他们,但他一丝怨责之意都未表露过。
对陆徜来说,这并不难猜。从她醒来到现在,她一声“娘”和“阿兄”都没叫过他们,甚至也不像从前那样直呼他的名字,目光疏离陌生,处处警惕小心,像只处于困境中小兽。她本就是聪明的人,又如何看不出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区别——那种因为长期浸淫在不同生活环境下所带来的差距,一个生于富贵居于优渥,一个疲于颠沛长于贫巷,差别那样的明显。
他们间的交集,本该断在秋日的长康巷。
“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到底什么人?他们为何要置我死地?”明舒觉得所有症结的关键,都在自己受伤这件事上。
陆徜微攥了拳,手背上传来阵刺疼。离开的这三天他又回了趟江宁,本也想试试能否给她再找个可靠的亲戚收留,然而打听三天后越发确定简老爷之死可疑,官府却只按盗匪入室下定论,将简家财产尽数扣押,简家的亲戚里头,也无一人可托,若送明舒回江宁,无异将她送入龙潭虎穴,他愈发坚定将她带入京城的决心。
可她的疑惑,他又该如何解答?
这桩事,摊开了说,对她是巨大伤害,她伤势未愈本就受不得刺激,再加上她自小就是有主意的人,若知道真相跑回江宁必要陷入危险,到时该如何脱险?可要再撒个谎骗她,他又着实不愿。
“明舒。”他从未有过如此两难的时刻,不免叹口气,情不自禁抬手轻轻按她发顶,“如你所想,这桩事并不简单,但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个中原委。待他日时机成熟,我再说予你听,可行?”
明舒与他目光相交,片刻后方点头“好。”
干脆利落的答案,是她的个性,从未变过。
“你们两在这里杵着做甚?”屋里曾氏已经收拾妥当,抱着包袱出来时正巧碰见这两人面对面站着。
“给我吧。”陆徜松口气,从母亲手里接过包袱,先出了医馆自去套马备车。
不过盏茶功夫,马车备妥,曾氏与明舒进了车厢。陆徜在风帽之外又加了斗笠,笠沿压低,遮住半张脸,这才扬鞭驱车,带着母亲和明舒离开浔阳。
————
因怕追兵赶上他们,陆徜不敢停歇,直到出了江南路,进入豫州地界,才放慢了行程。
“歇会吧。”明舒掀帘出来,扶着车壁坐到陆徜身边。
陆徜眼里有些血丝,他见到她就蹙眉“风大,你进去吧,再有个把时辰就到驿站,我们停下补给,到时再休息。”
“你都两夜未歇了。”明舒把手里揣的暖炉塞进他怀中。
她在马车上颠了几天,头都颠得昏沉,不过咬牙撑着,但好歹她还能躲在马车里,陆徜却是连赶了三天的马车,夜里基本无歇,熬得脸色灰白,眼睛也眍?了。
“还撑得住。”他没拒绝她的好意,外头风大着实是冷。
“你真不像个读书人。”明舒并没听他的话乖乖进去,而是上上下下地盯着他直看。
“不像读书人像什么?庄稼汉?”他精力也有些不济,有人在耳边说说话倒能打精神。
“读书人不都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我瞧你可不一样,不止会读书,还会打架,能驾车,还识路……”明舒掰着指头数这些日子下来从他身上发现的技能。
他的确和普通的读书人很不一样。
“那是你孤陋寡闻,等到了汴京,你就知道这天底下的能人志士有多少了。”陆徜淡道,并没多少被夸的喜色,倒也不是谦逊,这些能力不过因生活所迫,他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
明舒轻嗤一声,道“那我不管,你要真是我阿兄,那定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谁都比不上。”
几天下来,她和他又熟了几分,说起话来没那般疏远了。
他闻言转头,只见她目光敞亮,与从前一样都盛着满满的欣赏,不同的只是,有些话从前的她说不出,可换了身份,那些欣赏与崇拜都通通出口了。
陆徜心头微动,一个恍神的功夫,车轱辘碾上路中大石,车身狠狠一颠。明舒没能坐稳,惊叫着歪向他。他忙收住心神,单手控缰勒住马儿,另一手飞快捞住她。
“坐稳些!别东倒西歪。”他嗓音忽沉。
明舒很快坐定,他亦很快收手,她哼了哼,小声道“自己没驾好车,倒来怪我?!”
“没事就进去吧,别在这里吵我。”陆徜听到她的嘀咕,只将斗笠往下一压,又挡住半张脸。
明舒没动,只呵气暖暖自己的双手,陆徜余光瞄见又催她“风大,快点进去。”
“不进去,里头闷得慌,憋得我全身难受,出来吹吹风倒好些。”她说话间扭扭身体,后背仿佛有针在扎一般,又刺又痒,挠又挠不到。
“别动。”陆徜忽又将斗笠抬高,一双眼紧紧盯着她脖颈。
被他一喝,明舒才发现自己不知几时已情不自禁地挠起脖子,她忙把手放下,刚要说话,陆徜受伤的右手已然探来,轻捏她的下巴让她别过头去露出大片脖颈。
雪白肌肤上,是成片的红疹,被她挠得血痕遍布,往衣襟内蔓延。
再往里,陆徜就不便察看了,不过亦能想像那红疹蔓延的情况。
“你的脖子怎么回事?”他声音微厉,眼神迫人。
“不知道,可能在里头闷着了吧。”明舒被他看得越觉后背脖子发痒,又想去挠。
“别抓了!”陆徜用力扣住她双手,又道,“忍着些。”
明舒只听一声疾叱,他一手扣着她手腕,一边操纵缰绳令马车加速驶向驿站。
耳畔,就只剩风声与马蹄声。
作者有话要说明舒好矛盾,好纠结,好愁……
————
感谢在2020112907:04:45~2020113010:33: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汤小圆圆圆、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徐世界、夜弥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江同学今年不想码字20瓶;磕糖磕到死、豬豬。10瓶;米酒香4瓶;旧时光与远方3瓶;重名氏、花姑娘1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