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栀子花在夏日来临的夜里开得正好。

郑雨薇住的储物间有一面窗户,外面就种满了栀子花。

外面风起,栀子花的清香伴随着皎月的光一同从打开的窗户溜进了储物间里。

房间里,郑雨薇正面色苍白眉头紧锁地躺在床上,池惟坐在一旁,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她看。

郑雨薇是那种很温婉的女孩子长相,脸蛋小,眉形秀气,眼睛是清澈圆润的,鼻梁不算特别高挺,但小巧精致,也不扁平,跟薄而精致的嘴唇十分相配。

池惟看着,忍不住上了手。

手指落在她嘴边,一开始只是轻轻挨着,后来不知怎的,像是控制不住,突然用了力,重重地按了下去。

郑雨薇就是在这时候突然转醒的,本来还朦胧的双眼瞬间弥漫上了清晰的恐惧。

往后退缩也是下意识立即做出来的反应,更像是一种本能,面对恐惧的时候,人类总是第一反应往后退一下。

池惟瞬间脸色就冷了下来,不但没有收回按在她嘴角的手,反而捏住的下巴。

或许,用掐来形容更合适。

“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摆脱我了?”池惟上半身倾斜下来,满满的压迫感,眼神里尽是疯狂的执拗,“你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郑雨薇吓得想要撑着身体起来,然而她一动,左手就像是千刀万剐一般疼痛。

她忘了,自己刚刚差点废了这只手。

“我没有。”郑雨薇尽量压着自己想要跳出来的心,眼神有些躲闪,“我就是,我就是心疼妈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但我不是想自杀摆脱你。”

“你当我是什么好糊弄的蠢货?”

“我没有……”郑雨薇摇头,“好疼啊,池惟。”

她说着伸出手,一眨眼,眼泪落了下来,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好疼。”郑雨薇看她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遍,抬头看向他,清澈双眸里盈满了泪,“我的手是不是废了?”

她在示弱。

她在博取他的同情。

池惟盯着她的眼睛,掐着她下巴的手渐渐松开,转而抓着他的手腕,低下头看着她包满了纱布的左手,“你自己蠢,废了就废了。”

说着抓着她手腕的力道松了些,嘲讽道:“没废,还能用。”

郑雨薇一点没敢表现出来抗拒和挣扎,手腕被他抓住,也乖乖的不敢随意乱动。

顺着他,顺着他就安全了。

“谢谢你。”她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刚刚好像一点意识也没有,失去了理智,捏着碎瓷片也感觉不到疼,还好有你。”

她这表现听话乖巧,说的话又软乎乎的,池惟紧皱的眉头就舒展了。

他脸上带了点笑,瞧着倒是被她哄得心情不错。

郑雨薇心里松了口气,知道无论如何,今晚他是不会再在这件事上对她有所追究。

哪怕是明天或者以后要找她的麻烦,也远远要比此时深更半夜只剩下他俩独处时要安全很。

-

郑雨薇只是左手伤得很重,其他地方没问题,晕倒也只是因为伤心过头加上太过气氛憋屈。

高考临近,她不想耽搁时间,第二天一早就早早起床收拾好等着池惟去上课。

“我现在心情挺好的,你最好不要跟我对着干。”池惟冷冷道,“好好休息两天,我就让你去上课。”

郑雨薇还想争取一下,池惟就有些不耐烦了:“别让我说第二次。”

“那……”郑雨薇抓着门框看着他,“帮我请下假。”

“这还用你说?”

池惟转身走了,没几步又转回来,低头看着她包起来的左手,叫来一旁的郑如意:“你今天记得好好照顾她,换药换纱布。”

郑如意连连点头应允:“好好好,我知道了。”

大概是她太乖了,所以他施舍一般地说:“你好好养伤,好的话,明天就让你去上学。”

郑雨薇眼里便有了点生机,连忙应到:“好。”

池惟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

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室内却灯火通明了一整晚。

燕回坐在办工作前,废纸撕了一页又一页,满地满桌都是他丢的废纸团。

大概实在进行不下去了,他微微闭上双眼,仰起头捏了捏鼻梁。

片刻后,起身在一堆废纸里找到了手机,点开,找到了目标。

没关机,通了。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的人才接了起来,听声音带着被吵醒的怒气:“我看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是不是掉了支钢笔在你那儿?”燕回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那是一支跟了他十几年的钢笔,肌肉都有了记忆,像是刻进了dna里,用别的怎么都找不到感觉。

发现钢笔不见,还是昨晚。

前几天回梧西市办事,临了被陈锦林拉去帮他代课,去学校的路上,他还用过,只能是掉在了他那里。

“什么钢笔,你是不没睡醒?”陈锦林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问。

他不是没睡醒,他是压根儿就没睡。

燕回有些头疼,低下头揉着太阳穴,尽量让自己有耐心些。

“一支黑色的钢笔。”

“哦,有点印象,我丢了。”陈锦林说。

“丢了?”燕回揉太阳穴的动作停了下来,声音提高了一个度,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哎哎哎——”陈锦林大概被他这冷冷的语气吓到了,语气都清醒了几分,“好像没丢,送人了。”

燕回闭了闭眼,狠狠压了压心里的怒气,才忍住没有发脾气。

“送谁了?”

“小鱼儿。”陈锦林似乎也有点不乐意了,“不就是支钢笔么,你再买一支不行?我都送人了,你还叫我去要回来?”

“嗯。”燕回应到,“要回来。”

“不是吧?”陈锦林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知道那钢笔你用了很久,但不至于非它不可,况且我是一个老师,你让我问学生要我送出去的东西,我不要面子?”

“要回来。”燕回只这样重复到。

大概是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陈锦林也很生气,以至于他大喊着:“我不去!你要想要自己过来问她要!”

然后啪地一下,终于头一次抢在了燕回前面挂断了电话。

燕回没再打电话过去,转而打了言秋的电话:“订机票,去梧西市,洗个澡就出发。”

-

衡南市距离梧西市搭乘飞机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距离,燕回下飞机的时候,梧西市一中的早饭时间才刚过。

陈锦林第一堂课没有课,正坐在办公室准备着押题的内容。

夏季空气容易闷,他的办公室门窗一直都是开着的,燕回就这样不请自来,招呼也没打一个,直接站在了陈锦林面前。

这压迫感陈锦林一下就感觉出来了是他,抬头看他时一副见鬼的表情:“你没疯吧?”

“我来拿我的钢笔。”燕回的表情倒是看不出来喜怒,但是就给人一种有些完蛋不好惹的感觉。

尽管跟他关系还不错,陈锦林也怕他直接在这里翻脸了。

毕竟为了一支钢笔大早上就从另一个市搭飞机杀过来,这就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

更何况,他手底下能用的人那么多,却偏偏要自己来,足以见得那钢笔对他而言确实很重要。

“这不是刚上课么,我又没课,要不等她下课了,我带你去问她要?”陈锦林试探着问。

“现在就去。”燕回低头看了眼腕表,“我还有会。”

“真是要命。”陈锦林又气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直接站起来,“行行行,服了你了,走!”

你有会还跑过来,是不是有病?

-

高三九班第一堂课是物理,陈锦林到的时候物理老师正在讲台怒吼:“学委呢?学委哪去了?”

还不待学生们回答,陈锦林就敲了敲门,招手示意他出来下:“周老师,我找下学委。”

周树德:“我也找人呢,收上来的作业就跟印刷厂印出来的一样,就差自己不同了。”

冯元一适时插话:“学委生病请假了。”

燕回一听,视线就落在了上次那个教室里唯一的空座位上。

跟他上次来时一样,那里空着,不见人影。

陈锦林便双手一摊,一副可不怪他的表情:“那没办法了,要不你明天来要?”

言秋一听这话立即道:“要不陈老师明天要到了给我们燕总邮寄过来一下?算了,我叫人过来取。”

他们燕总日理万机,本来今早九点有个会,被硬生生挪到了十一点,陈锦林还叫他明天过来,那不是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吗?

陈锦林点头道:“也行吧。”

燕回眉头紧蹙,直言道:“不用了。”

陈锦林有些茫然:“啊?”

燕回根本不搭理他,转身就走。

言秋立即跟上去,转头对陈锦林比了个口型:“不、要、了。”

陈锦林又被燕回甩了脸,旁边还有同事周树德看着,生怕自己掉了面子,立即道:“我先走了周老师,您忙。”

周树德一头雾水地进了教室,那里头原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燕回,瞬间噤了声。

-

在楼梯间,燕回再一次与刚从楼下上来的池惟打了个照面。

擦肩而过的瞬间,池惟似乎响起了他是谁,怒气值莫名就拉满了,立即叫住他:“喂!”

燕回充耳不闻,就好像根本就没看见他这么个人。

“我他妈叫你呢!”池惟怒吼。

燕回依旧没有回应。

倒是言秋转过身,对他比了个“咔嚓”的动作。

池惟火冒三丈高,正要冲上去,又撞上了从楼上下来的班主任,被拉回去上课了。

言秋一边跟在燕回身旁小跑着,一边吐槽:“这梧西市一中真不怎样,学生是笨蛋就不说了,刚刚那臭小子怎么看着那么欠揍呢?”

燕回这才好像有了点反应:“今天把他资料给我。”

“啊?”言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谁?”

燕回没作声,言秋就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刚刚那臭小子?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