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冯元一消失了两天就回了学校,只是还拄着拐,走路都只能慢慢地走,瞧着伤得挺重的。

大多数时候,只要不是面对郑雨薇,他都可以算得上是意气风发,很有少年气息的一个人,又是班长,挺受女孩子喜欢。

可现在看上去多了几分憔悴,连带着那几分少年意气也没了,变得安静很多。

郑雨薇只敢偷偷看一眼,内心酸得揪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她,冯元一不会这样。

也许自己生来就是不幸的,只会给别人带去痛苦。

因为受了这个影响,她一时之间也看不进去书,只是盯着桌上的笔盒发呆。

她又看见了那支钢笔,自从拿回来后还没打开过,这会儿忍不住拿出来打开了。

还有墨,在纸上轻轻一滑,十分顺畅,看得出,是一支很好用的钢笔。

已经有几天了,没见数学老师说要回去,难道它的主人真不要它了?

郑雨薇试着在纸上写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想了想,还是不敢随意乱用,怕它的主人来找她,便又连忙将钢笔笔帽合上了。

正要放回去,忽然发现笔帽上方好像有个字。

她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个“燕”字。

难道是个女孩子?

郑雨薇立即摇了摇头,应该不是,看数学老师的反应,应该是个男主人。

难道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那更加不应该乱动了!

郑雨薇连忙将钢笔放回笔盒,盖上了笔盒盖子,以免掉到地上摔坏了。

-

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就在郑雨薇以为只要自己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就可以跟池惟相安无事到高考结束的时候,又出了一件事。

一个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早自习下课时间,博学楼下的小广场里忽然一阵轰动,郑雨薇在楼上都听见了尖叫。

她向来对那些热闹不感兴趣,也不敢有兴趣,所以没去在意。

没想到池惟气冲冲地冲到教室里抓住她,把她扯到了阳台上按着她的脑袋往下看。

他指着楼下那一圈被摆成心字形状的玫瑰花和蜡烛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以为他发疯,她怎么知道什么意思?

直到她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心字里面,似乎写着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

郑雨薇一下清醒了,忙向他解释:“我不知道,大概是同名同姓的。”

上帝保佑,一定别是她。

“同名同姓?”池惟咬牙切齿,“你倒是最好给我找出一个同名同姓的来!”

对面敬世楼的每层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全都在看向漏项那一个大大的心形。

郑雨薇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这栋楼也是同样的热闹。

大家都在等主角出现,包括郑雨薇自己。

她说出同名同姓那句话,自己也很心虚,但她真的不知道,还会有谁会突然这么做。

“我们一起等。”池惟捏了捏她的后脖颈,嘴角的那抹笑阴森又恐怖,“你最好期待一下,女主角不是你。”

郑雨薇心口狂跳,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握紧了。

赌一把,赌不是她。

-

然而那就像是一场闹剧。

两栋教学楼的人等了十来分钟,不仅没有女主角出现,就连男主角都没出现。

这倒还是头一次,有人公然在不允许早恋的梧西市一中做出这么大胆的挑衅校方的举动。

也是头一次,大家连男主角都没看见。

众人等得兴致缺缺,有人起哄,大喊着:“哥们儿别躲了,快出来,别怂啊,大家伙都等着呢!”

“是啊是啊,是男人就出来!”

……

根本没用,没有任何人出来认领这一个巨大的心。

池惟挑了挑眉,笑道:“什么孬种啊。”

客观公正地来说,池惟是一个浓颜系帅哥。

从小富养出来的富家子弟,举手投足满满都是寻常人家难有的自信。

他肤色也比大众男生白一些,又长得身高腿长的,还喜欢运动,身材线条极好。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带一点鹰钩鼻的样子,脸部十分立体。

笑起来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痞里痞气的感觉,是那种坏坏的帅帅的样子,很招小女生的喜欢。

当然,这些对于郑雨薇来说,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在她的眼里,池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尤其是他这样一边嘴角翘得稍微高一些些笑的时候,她就感觉浑身都要冒冷汗。

这场热闹大概就持续了十分多钟,学校终于发现了,派了保洁阿姨和保安大叔将那一堆玫瑰花和蜡烛全部收走。

校园广播响彻几栋教学楼:“中学生应以学习为重,我校明令禁止早恋,一经发现,必定严惩。请大家不要有逾矩的行为,也不要继续挤在过道围观,以免发生踩踏事件。”

广播报完了,有的班班主任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赶了过来,将人群疏散开。

郑雨薇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学校这一出,她真怕冲出来个男生要对她告白。

池惟揉了揉她的头顶,笑得星光灿烂:“恭喜你躲过一劫。”

-

郑雨薇也那样以为。

可惜她还是太过天真。

下了晚自习回到池家,池惟破天荒吵着要吃夜宵,还点名道姓要让郑如意做。

郑雨薇神经一下绷紧了,感觉大事不妙,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想阻止,但没来得及。

郑如意就好像听见了什么恩赐,就差激动地热泪盈眶了,连忙体贴又热情地问:“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做!”

池惟随口报了一大串菜名,山珍海味,正餐甜品补汤,想到什么就报什么。

而且,全都要郑如意一个人做。

郑雨薇想替她求情:“池惟……”

郑如意马上喊到:“闭嘴!”

池惟面色一变,不悦道:“吼谁呢?”

郑如意赔着笑脸道:“好好好我不吼了,我马上就去做,你等等啊,很快!”

池家先生和池家太太都已经睡下了,郑如意一走,池惟就让剩下的佣人们退下休息,瞬间就只下他们两个人。

郑雨薇有些心疼郑如意,忍不住道:“这么晚了,你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池惟打断她的话,“你没看她也挺开心?”

郑雨薇无话可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妈妈那么讨厌自己,对自己那么差劲,却可以对池惟那么好,就好像,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孩子,池惟才是她的孩子。

“你如果能学到郑姨的一半,我不知道多开心,你的日子不也比现在舒服吗?”池惟坐在沙发上往后一仰,双手交叠着放在脑后枕着,就这么抬头看着她。

“学什么?”

池惟看她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瞬间半点心情也没了,踹了一脚茶几,打开电视,随口道:“没什么。”

-

郑雨薇单纯以为池惟只是想折腾郑如意做一顿麻烦的夜宵,却没想到他的重点在后面。

他点了很多菜,郑如意一个人做完已经都很晚了,一样一样端出来的时候,有些菜因为已经放了会儿变凉了一些。

池惟不去吃那些看起来好的菜,偏偏挑那种一看就放凉了味道受了影响的菜吃。

吃了一口,就皱眉吐了出来,摔了筷子,大骂到:“做的什么东西!这是给人吃的?”

郑如意连忙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一个人,也有点忙不过来,你吃这个,这是热的,我刚做好的。”

郑雨薇看着她那副卑躬屈膝努力讨好地样子心都快要碎成一地,只能咬紧牙努力别开眼不去看。

为什么,为什么呢?

她一直不懂,在池家受这么多苦,她劝她离开池家,她不仅不反而还要骂她。

真的有人天生就愿意被奴役吗。

“做个饭菜你都做不好养你有什么用?”池惟继续骂她,猛地将那盘菜直接摔到地上,“你是不是废物啊?”

郑如意捂着嘴流泪,还点头:“是,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被池惟摔到地上的盘子直接摔得四分五裂,碎瓷片飞了一块儿到郑雨薇的腿上。

她没有将那块碎瓷片丢到垃圾桶里,而是反手将它握在了手心。

郑如意每说一句讨好的话,她就更用力地握紧一寸。

血从手指缝里渗了出来,但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

她想,真的可以逃离这个地狱吗?

似乎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也没什么不好。

她好像找不到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的意义。

坚持、隐忍、努力,所有的一切,都毫无用处,毫无意义。

“滚出去!”池惟将桌上所有的盘子全都摔到了地上,“三天不许吃饭!”

郑如意不停弯腰道歉,哭着退了出去。

池惟这才好像发泄完了,转过身看着郑雨薇,似乎想要看到她悔恨的表情。

然而郑雨薇面无表情,一张脸异于常人的苍白,毫无血色,就像……

池惟一惊,才发现她脚边的地板上有了一滩血迹。

“你!”他急忙冲到她身旁,才发现她左手里紧紧握着什么东西。

“你在干什么!”池惟疯了般吼到,低头去掰她的手。

郑雨薇没有回应他,只是紧紧握着手里的碎瓷片,一直到晕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