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片大雾弥漫的荆棘林里,似乎没有一条正确的路通往阳光。】

——《逃离荆棘》/四沂

20210611

-

上午时分,大片大片的乌云聚在一起,先前才冒头的太阳瞬间又消失得没了踪影,天空暗下来,让人隐约觉得,这是黄昏后。

梧西市一连下了三天的雨,空气里都带着潮湿的意味。

风是一阵一阵起来的,拂过裸在外面的胳膊,泛着一层一层的凉意,一点也不像五月份的天气。

郑雨薇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将怀里高高一摞的作业抱紧了,加快了步伐。

她刚从博学楼出来,要去致远楼交作业。

这一次月考,他们班的物理成绩排全校倒数第三,物理老师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布置了许多作业,今天就是交作业的最后期限。

这是高三最后一学期,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最后一次的月考考成那样,她这个学习委员也受到波及,连惩罚的作业都比别人多一倍。

得快点交了作业回去,不然等下这雨落下来,免不了要被淋成落汤鸡。

郑雨薇干脆抱着作业小跑了起来。

-

梧西市第一中学占地面积广,郑雨薇跑了好一阵才跑到致远楼。

致远楼其中一层是用来给复习班上课的,其他楼层是实验室、美术教室之类的,平常很安静,少有人来。

他们的物理老师除了带他们班之外,还教着另外两个复习班的物理,因此办公室在这里,每回过来交作业,时间都很赶。

得上五楼,郑雨薇闷着头往楼梯上跑,到了三楼楼梯拐角,一个没注意,撞到别人身上,怀里抱着的作业散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连忙道着歉,慌乱地蹲下去将散掉的作业拢起来,也顾不得看自己撞的是谁,抱着乱成一团的作业往楼上跑。

被她撞到的男人立在原地,目光随着她的背影移动了一圈。

旁边的另一个助理模样打扮的男人正要打算叫住郑雨薇,那男人微微抬了抬手:“言秋。”

“燕总,真没事?”叫言秋的男人试探着问。

男人深邃的眼只轻轻一扫,他就知趣地闭了嘴。

俩人一道往楼下走着,没两步,言秋就忍不住又开了口:“燕总,您还真要去讲课啊?”

“嗯。”

“不是我说,这帮小鬼头,吵都吵死,到时候他们要是……”

声音渐渐远了。

-

郑雨薇从致远楼出来,天色比刚刚更暗,眼瞧着大雨马上要落下,她连忙又跑了起来。

快到博学楼时,暴雨轰然而至,将她一身全部淋湿。

原本慢慢走着的人群一下变得混乱,大家都跑着,也不知道谁举着把伞朝着郑雨薇的方向跑了过来。

“郑雨薇同学!”那人喊着,伞已经遮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是他们班的班长,一个追求她的男生。

郑雨薇听见他的声音,双眸忽地瞪大,急忙远离他:“你别靠近我!”

那男生双眸闪烁了一下,失落一闪而过,有些受伤似的:“就这么讨厌我吗?”

不是……

郑雨薇没办法同他解释什么,下意识抬起头看向三楼的过道。

只这一眼,她的心急速颤抖了一下,拔腿就跑,将那男生狠狠地甩在了身后。

池惟!

池惟正在楼上看着她!

她跑进了教学楼,上了楼梯,心跳“咚咚咚”地响,恐惧席卷全身,连带着一层细汗爬满额头脸颊。

回想起刚刚池惟对着她的那个笑,以及对她比的那个手势,她知道,他一定看见了。

郑雨薇捂着心口,大口喘了几下粗气,平缓了呼吸,才慢慢往楼上走。

-

上课铃响起,郑雨薇却丝毫没有加快脚步的意思,反而抓着楼梯扶手走得更慢。

该怎么解释?

不等她想明白,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想什么呢?”

郑雨薇浑身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下意识想往后退,好险才忍住。

“没、没什么。”

池惟大概是没等到她出现,竟主动下楼来寻她了。

“你在害怕什么?”池惟懒懒地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谁给你吓成这样。”

明知故问。

郑雨薇岔开话题:“我刚刚去交作业了,不知道你在等我。”

“没事。”池惟挑了挑眉,笑了起来,“我都知道。”

对啊,他肯定知道的,关于她的一切,他有什么不知道的。

她从来,都活在他的掌控之中。

郑雨薇睫毛轻颤,声音小了些:“这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很凶,如果我……”

她妄图以此说服池惟放她回去上课,话还没说完,被池惟打断:“他出差了。”

郑雨薇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高三九班的教室里,此刻已经炸开了锅。

女孩子们忍住了尖叫声,偷偷讨论着:“怎么突然有个大帅哥进来的!”

“这么酷的气质和打扮一定不是转学生,难道临毕业还能有个帅老师?”

……

讲台上,燕回将白衬衫的袖口挽至臂弯,戴上了平常很少戴的金丝边框眼镜。

这眼镜还是言秋劝他戴上的,他说:“戴上眼镜更像个文化人,遮盖点商人气息,免得那些小鬼头不服管教。”

殊不知,戴上眼镜的燕回平添了几分斯文气质,却显得更加禁欲系。

女生们的dna动了,平常见惯了幼稚的同龄男生,忽地见到燕回,总感觉像是看的那些言情小说的男主突然从文里跳了出来。

完美精致的脸部线条犹如被美术刀精雕细刻出来的一般,连一丝的多余都没有。

浓黑的眉下是一双深邃的丹凤双眸,被眼镜挡住了锐气,多了几分平和。

高挺的鼻梁下是薄削的唇,瞧着是一副负心人的模样,多情又薄情。

教室里叽叽喳喳的,燕回将课本往桌上一放,往讲台下扫视一圈,也不喊安静,教室里却奇异得突然安静下来。

“学习委员?”

燕回开了口,声音低沉醇厚,是标准的字正腔圆,不从耳朵里过,偏从心上越,无端惹涟漪。

大家不约而同地朝空着的座位上看去,燕回的视线便也跟着落在了教室里唯一的空座位上。

“请假了?”

尾音轻轻上扬,明明只是一句寻常的问话,讲台下的人却同时感觉到了十足的压迫力,没人敢说话。

这让燕回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个班的学生,怎么瞧着脑子都不太灵光。

半晌,一个男生站了起来。

“学委身体不舒服,我是班长,您有事可以问我。”他似乎倒有些见识,面对气场压迫力极强且还有些不悦的燕回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燕回的注意力便落在他身上,无端让他腿软了下。

“上来。”燕回右手微抬,示意他上讲台。

班长,也就是冯元一,忐忑不安地、同手同脚地上了讲台。

燕回从课本里掏出张纸递给他:“你把这抄到黑板上,督促大家做完,下课收齐,送到陈老师办公室里去,记住了?”

冯元一颤抖着接过那张纸,低头看了一眼。

是燕回来学校的路上抽空手写的三道数学题,汉字阿拉伯数字和字母他全都认识,连在一起,这都是什么意思?

但他不敢怠慢,连忙应到:“好。”

燕回推了推眼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出了教室。

冯元一差点被他拍得直接双腿一软跪下去。

他一走,教室里的低气压消失,直接炸开。

-

燕回出了教室,没心思去管教室里什么状态,只是掏出手机,点了点。

微信对话框里一条刚发出去的短信赫然醒目:【雕刻朽木,陈师兄真是功德无量。】

发完微信,燕回已经走至楼梯口。

“别再让我看见还有下次。”一道压低的警告声忽然钻进了他的耳朵。

燕回抬眸,视线里,三楼到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池惟正将郑雨薇逼在角落里警告。

池惟长得高大,郑雨薇长得娇小,被他的身体遮住大半,右边手腕却完整地出现在燕回的视线里。

皓白纤细的手腕上,一条坠着小鱼儿吊坠的红绳手链格外醒目。

燕回凤眸微眯,没待他看清,池惟却瞬间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注视,忽地一把抓住郑雨薇的手腕转过身来,将她完全挡住了。

擦肩而过的瞬间,燕回朝着他的方向微微侧脸,中指轻轻顶了顶镜框。

池惟就像只濒临爆发的猛兽,充满警惕地看着他,仿佛他只要敢再多看一眼,就要冲上来。

激战一触即发,言秋的电话打了过来:“燕总,要不我给您送瓶水上去?”

“去开车。”

燕回讲着电话下了楼,池惟抓着郑雨薇手腕的那只手却瞬间捏得更紧了,眼里仿佛可以喷出火来。

就好像,你斗志满满,别人却似乎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更别提把你当个对手。

这简直比打架输了还让人生气。

他竟然,就这样,直接被,忽视了?

-

言秋小跑着到了燕回跟前,关心到:“燕总,不讲课了?”

被燕回冷冷的眼风一扫,他瞬间就懂了,立即闭了嘴。

燕总平生对笨蛋,耐心总是极差。

大概是遇到了一个班的笨蛋,气得他直接走掉了。

手机忽地震动起来,燕回低头一看,“陈师兄”三字跃然于屏幕,他竟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陈锦林气得直接在电话里大喊:“什么朽木?你没看见我那学习委员长了副聪明机灵的模样?”

燕回微微皱眉,将手机拿远了些,等他吼完了,面无表情地戳他心窝子:“你的学委逃课了。”

“什么?!”陈锦林仿佛听见了什么世纪玩笑,满是不可置信,吼声差点刺破燕回的耳膜。“不可能,我的小鱼儿绝不可能逃课!”

燕回继续冷冷地戳他软肋:“你的班长,挺不错,胆大。”

“跟班长又有什么关系?”陈锦林似乎气得摔了一只茶杯,碎瓷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比他的声音还刺耳。

“就是撒谎技术差了点。”燕回继续补充,仿佛想气死陈锦林,“眼神闪烁太明显,不够自信。”

“你在说什么东西,你——”

陈锦林的话还没说完,燕回直接挂断了电话。

“去开车。”他说。

言秋小跑着在前面去停车的地方,燕回想到什么,凤眸微抬,视线落在三楼高三九班的教室门口。

郑雨薇恰好从门口进去。

唯一的空座位,学委,小鱼儿,红绳手链。

燕回蹙眉,正欲收回视线,三楼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池惟,对着楼下的他竖了中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