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47章 47

我的书架

第47章 4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衡南夏去秋来, 时初变成了大二的学生。

她不用再为了生活而奔波着去做很多兼职,也不用担心凑不齐学费。

成为大二的学姐后,她和其他同学一样, 帮着大一新生办入学, 随后又利用空闲时间去学了些礼仪课、钢琴、舞蹈, 剩下的时间要么陪着燕回, 要么学着管理她的公司。

当然, 作为一个完全没有经商经验的人,她的公司日常都靠着燕回打理, 而他也是合伙人之一。

她从没想到真的会过上这样舒心顺利的日子,就像是一个做了很久的梦, 总怕它突然醒了。

但好在, 燕回一直在她身边, 他总能够给她很多安全感。

一个吻,或者是一个拥抱,再或者,陪她一起窝在地毯上看电影。

作为一个成年女性,她时常能够感觉到,燕回对于她有一些很难克制的情欲, 他并不会刻意掩饰面对她时产生的身体变化,但他会克制他的行为。

从没有一次, 他是真的有越界的行为, 哪怕她其实不会很介意, 他都仍旧有他自己的坚持。

他在等什么呢?

她不知道。

-

秋日短暂, 很快入了冬。

衡南的冬天很冷,但基本不下雪,喜欢刮冷风和下雨。

时初刚考完一门课, 出来时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是班里的一个班委。

她以为班委有事交待她,就停了下来。

“郑雨薇同学,不,忘了忘了,时初。”那班委是个高个子男生,长得挺清秀的,三两步追上来,带着点笑,“最后一道题做完了么?”

原来是来对答案的。

上个学年结束,时初因为打几个官司耽误了很多时间,但最后还是综合分排全专业第一,时常有人借她作业抄。

“做了。”时初笑笑,跟他一起往楼下走,“感觉有点难呢,你做完了吗?”

“我也做了,不过心里没底,这不是正好碰到你了,就来问问你,答案还记得吗?”

时初点点头:“记得的,不过我说不清,要写出来才好。”

这堂考试是考的数学,最后那道大题有三个小问,计算过程有些复杂。

“你忙吗?我这儿有草稿本,不忙的话要不我们复盘一下?”那男生说着要从背包里翻东西。

恰好下楼来,走到了一楼,时初想着等会儿好像没什么事做,正要答应。

门口有人叫她:“小鱼。”

时初抬头一看,是燕回。

不知他什么时候来的,正慵懒地伸着一条腿靠坐在金融学院大门口的写字桌上。

天冷,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大衣,剪裁极好,衬得他身形挺括,气质卓然。

他的视线落到了旁边那个男生身上。

时初先是一愣,随即激动地朝着他小跑过去,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不是说还要过两天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

“忙完了。”他说,又看向那个跟过来的男生,眉头微挑,“你同学?”

“噢对!这是我们班纪律委员周启明,这是我男朋友燕回。”

正好周启明走了过来,时初就做了简单的介绍。

“你好。”周启明微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燕回颔首:“你好。”

“哦对了,周启明,刚刚那道题……”

“什么题?”燕回打断了时初的话。

“一道数学题,没事,我回去问问别人吧,你们先去忙。”周启明说着打算离开。

“要不我看看?”燕回说着伸出手去,从周启明手里拿过那本草稿本,“我数学还行。”

周启明似乎不太情愿,但想了想没说什么,只是把最后那道题的题目说了出来。

他对燕回略有耳闻,也大概知道他跟时初的关系,认为他这样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商人,早早结束了学业,又一直接触的都是经商的东西,不一定会。

然而他刚把题目念完,不过三分钟,燕回已经将简略的解题过程写了出来,连同答案一起。

“只是有一句蒙蔽性的话,不看这句话还是很简单的。”燕回说着笑笑,将草稿本还回去。

周启明皱眉低头看了眼,慢慢地就有些变了神色。

怎么会……

他抬头看向燕回,燕回神色淡淡,唇角带着浅笑,并没有看他,而是侧着头给时初弄袖口。

他这时才明白过来,时初那样聪明优秀的一个人,喜欢的男人必定也是不一般的。

“受教了。”周启明多了几分真诚,道了谢。

燕回这才看他一眼,微笑着:“客气。”

又起身拍拍时初头顶,低头温柔询问:“还有几门考试?先去吃饭?想吃什么?”

说着侧身略带歉意地告别周启明:“抱歉,我们家小鱼我先带走了。”

说完不再等待什么,拉着时初转身离开。

周启明有些呆愣,立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才恍然之间发觉自己的小心思幼稚得有些可笑。

-

直到上了车,时初才憋不住问他:“你故意的是吧?”

燕回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装傻:“什么?”

“在我同学面前炫技,怎么,吃醋了?”

燕回莞尔:“本来就挺简单的,哪里是炫技了?”

时初撇了撇嘴,有些郁闷:“我都写了十分钟。”

燕回笑得忍不住,探身过来,挠挠她下巴下面的软肉,逗猫一样:“那也很厉害了。”

“你只用了三分钟!”

“啊……”燕回挑眉,有些为难,“我以为你会崇拜我的。”

“是很崇拜……”时初心里有些复杂,她习惯性在学习上对自己高要求,所以第一反应才是自己不如他,而不是对他感到崇拜。

“你的过程肯定仔细些,我的简略,没有可比性。”燕回还是安慰她,又凑近了亲一口,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扯了安全带,按着她亲了好久。

直到亲得她喘不上气,双手抵着他胸口,他才停下,抵着她的额头低语:“宝贝,快快长大。”

时初被他弄得晕晕乎乎,如坠云端。

但她不明白,什么长大?

她都十九岁了,早成年了呀。

-

一整个寒假时初都跟燕回待在一起,过年也是受他父母邀请去的燕家过年。

这一次不止见了他的父母,还有他的姑姑姑父,舅舅舅妈等等。

他的舅舅舅妈也就是陆君白的爸妈,有陆君白活跃气氛,所以间接性也让舅舅舅妈对她有了很好的印象,对她很满意。

他的姑姑嫁给了陆君白的堂叔,姑姑姑父也是只生了一个儿子,叫陆泽生,不过去了国外,今年没回国。

时初之所以在这一众长辈里能够取得一致满意,主要还是因为大家都只生了一个儿子,这么一个家族里,他们这一辈,没有女孩子。

她年纪小,又长得乖巧,聪明懂事,大家都拿她当女儿看。

除夕夜过得很热闹,时初人生第二次拿到压岁红包,比去年去怀羽家拿到的还要多。

除此之外,又跟着燕回走亲戚,去他舅舅家和姑姑家,又跟怀羽宋清和陆君白边骁他们一起聚会。

总之,这是时初十九年来过得最热闹最开心的一个新年,她还因此吃胖了三斤。

而这个还是燕回告诉她的。

那天燕回终于找到个人少的机会,拉着她躲在角落接吻。

他掐着她腰吻了半天,结果来了一句:“好像胖了点儿。”

家里有电子秤,时初过去踩了一脚,还真胖了三斤。

她有些惶恐:“完了我胖了。”

燕回一边笑一边抱她:“再胖点儿,摸着舒服。”

时初又气又笑。

-

寒假结束,转眼开学,时初又把舞蹈课续上了,打算顺便减个肥。

其实她一米六几的身高,体重都不过九十斤,还是吃胖了才到八十九斤,说太瘦了都不为过,完全用不上减肥。

但是她瘦习惯了,就不太能接受自己胖了几斤。

结果上了三个月的舞蹈课,上称一看,就轻了一斤,变成了八十八斤。

时初郁闷坏了,见到燕回都闷闷不乐的。

“怎么不开心?”燕回说着习惯性挠挠她下巴。

“我怎么只瘦了一斤,我运动了三个月了。”时初叹了口气,“难道我以后会越来越胖?”

燕回眼神往下,落在她腰腹间。

“衣服掀起来。”他用手指了指她的马甲线:“这不是长肌肉了吗,正常的。”

时初低头一看,恍然大悟:“对哦?”

她知道跳舞会让身材有所改变,最近也觉得身材好像比以前线条更好看了,只是没跟肌肉联系起来。

燕回这么一点,她就懂了。

时初又开心了,美滋滋地在镜子前欣赏了好半天。

-

宿舍里,只有时初和宋清浅在。

再过不久就是时初的二十岁生日,宋清浅开玩笑问:“小鱼儿,我燕三哥打算怎么给你过生日呀?这生日一过你可就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可以结婚了哦?”

时初没放在心上,正在复习礼仪课的内容,随口道:“我还读书呢,这才大二,结婚还早呀。”

“是吗?”宋清浅笑得暧昧,“可是我燕三哥都27了,再等几年,岂不是三十?”

时初一顿,才反应过来确实是这个道理。

自己还年轻,等个五六七八年完全没关系,可是燕回呢?

燕回今年27了,他能等吗?

但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她确实还有两年学要上,总不可能这时候自己提出结婚吧?

算了算了,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吧。

时初生日那天正好也是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同时也是周日,不用上课。

去年的生日燕回请了一堆朋友给她庆祝,庆祝她脱离苦海,开始全新的生活,早早就把氛围感拉满了。

但是今年,他却好像没什么动静,不仅没动静,还很忙,周末她都没怎么见到他人。

该不会忘记了她的生日吧?

时初有点小小的失落,一直持续到生日这天早上都没开心。

燕回倒是一早就发了信息祝她生日快乐,但是没打电话,也没出现。

她其实没怎么希望得到什么礼物,毕竟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但她实在很想见他一面,或者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等晚上他忙完了就好了吧?

时初这样安慰自己,好歹没再一直想着这件事。

她起床洗漱好后给自己做了早饭,又顺便打扫了卫生,看时间到了吃了午饭,还顺便午休了。

午休后起床正要去挑衣服打算下午出门买些东西回学校,就接到了宋清浅的电话。

“江湖救急!”电话里宋清浅的声音很急切,还带着些慌乱。

“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

“小鱼儿帮帮忙!我有急事!”宋清浅说着吸了口凉气,“你还记得前两天我和你说有个姐姐,也是我们学校的,她们服装设计学院跟附近几个大学有个毕业服装设计联合比赛吗?”

时初点头:“记得啊,怎么啦?你不是要去帮忙吗?”

“对,我帮那个姐姐走秀,穿她设计的服装,但是我,嘶,但是我今天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东西,从早上起来就一直拉肚子,现在有点虚脱,还没有好转的迹象。”

“那怎么办?要不快去看看医生拿点药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走秀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我就算拿了药治好了也不一定赶得上,就算赶上了也不一定有好的状态,万一影响她的毕业设计展怎么办啊。”

“也对……”时初也想不到办法,“要不换个人?”

“我们俩想到一块儿了,所以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找我?”

“我觉得你就是那个合适的人选!你帮我走吧好不好?拜托了,我现在还蹲马桶呢,快晕过去了……”

时初:“……”

这也太突然了吧,她都没准备。

“拜托了嘛,姐姐人很好的,设计也很漂亮,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给你联系方式,你过去以后她会全部帮你安排妥当的!”

……

经不住宋清浅的软磨硬泡,时初最后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她的要求。

看时间不早了,她正打算先打电话联系一下对方,结果没想到对方先打了电话过来:“你好,是时初吗?我是浅浅的朋友。”

“是,是我,我正打算出发。”

“好,谢谢你能来帮忙,先别急,我这边会有人过去接你的,到了会联系你,我是奚上,他们会报我的名字,这边秀场有点忙,到了我出来接你哦宝贝。”

对方声音很温柔动听,时初心里的紧张散了大半。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三点过,走秀七点开始,结束怕是有些晚了。

燕回什么时候忙完来找她呢?

-

很快有人过来接她,确认对方是奚上派过来的人后时初上了车。

一直到了秀场,燕回都没联系她。

秀场布置在衡南最繁华的商业中心,是特意为了这场比赛而搭建的一个秀场。

时初刚下车,就有个漂亮的女生走了过来。

“是小鱼吧?”女生很熟稔地问。

时初点头:“是奚上学姐吗?”

“对,是我,叫我上上姐就好了。”奚上笑起来,明艳动人的长相让人很难不喜欢,她拉着时初往后面的化妆间里走,“我带你过去化妆做造型,一定让你成为今晚最漂亮的女孩子。”

一路走过去,很多化妆间里人都是满的,灯光很亮,还有各种香水味,人声嘈杂,再往前走,奚上拉着她在一间安静的化妆间外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化妆师在里面,我在外面,有事叫我好吗宝贝?”奚上摸摸她的头,轻轻推着她往里走,声音很温柔,“这一定会是一个很难忘很美丽的夜晚。”

时初进了化妆间,就有几个化妆师瞬间围了上来,吓得她后退两步。

“别害怕,我们都是来给你化妆做造型的。”其中一个化妆师很温柔地笑着安慰她。

时初缓了缓,点点头,在座椅上坐下,看着镜子里几个人对她的头发还有脸上下其手,感觉像做梦一样。

她平常很少化妆,倒是会护肤,加上天生的,肤质很好,几个化妆师一边认真地替她化妆一边夸她。

她晕晕乎乎的,还有些好奇,这奚上学姐家里实力太强了吧,化妆间都是单人用,化妆师造型师还这么多。

-

门外奚上又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流程和注意事项,正要喝口水,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

她拿着水的手一顿,打开社交软件看,一个特别关心的“l&s”更新了一条新动态:【哦嚯,睡到现在。】

奚上唇角一勾,无声骂了句“sb”,将手机关上,喝了一大口水。

正要转头进去看看情况,电话又响了起来。

奚上接起来:“来了,在里面呢,知道的,放心放心三哥,我比我哥靠谱。”

挂断电话,奚上走进化妆间。

-

晚上七点,走秀准时开始。

现场灯光摄像一应俱全,且台下坐的嘉宾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记者观众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热闹至极。

虽然只是大学联合举报的毕业生服装设计比赛,但看上去丝毫不逊色于许多正式的大秀。

时初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难免有些紧张,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是作为压轴最后出场的。

奚上一直在安慰她,她还是忍不住手抖。

“上上姐,我好紧张。”时初躲在后台看着前面的人依次走出去,牙齿都发颤。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而且好巧不巧,她今天穿的这件衣服是一条有点像轻婚纱的裙子。

穿之前她就有些犹豫,总感觉像是穿婚纱,怕燕回看见会不开心,还是奚上一直解释说不是婚纱她才穿的。

她又看了眼手机,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今天燕回和她的联系还是仅限于早上给她发的那条生日祝福的微信。

“宝贝别紧张,乖啊。”奚上说着递了水过来,“喝点水,你很棒的,刚刚你给我走那两步就不一般,自信点。”

时初还是礼仪课的时候学的走秀的步伐,老师也教过她们不管台下怎么紧张,上台后都必须要自信。

眼看着离她出场的时间越来越近,她感觉心跳都乱七八糟的。

她对着镜子里照了照,今日她的妆容和造型都像是一个新娘子。

长发披散下来,因为本身就是直发且发质很好,所以就没做别的造型,只在上面戴了一件钻石发箍。

其余的是造型师给她安排的耳环和项链,就连手链也是安排好的,只有手指上是空的。

根据她的了解,她身上戴的这些首饰价格不菲,很像前段时间她看时尚杂志时看到的那一套。

只不过她从小苦惯了,当时看到也是一晃而过,没认真研究过。

一想到这些可能都是奚上特意准备只为了让这场走秀更出彩让她的毕业设计获奖,她就更紧张了,怕自己搞砸。

现场的音乐是请了国内的一个歌手来现场演唱的,外面的氛围感早就拉满,明明走秀到了后面大家因为时间太久热情多少会有些淡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场走秀越到后面越热闹。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该轮到她上场了。

听到别人叫名字,那一刻时初紧张的心瞬间安定下来,莫名就将那些紧张压了下去,记着老师教的,抬头挺胸地迈着自信的步伐走了出去。

-

“一袭白纱,轻盈入梦。夏夜湖畔,精灵下凡在水边濯足,轻捧一汪水,拾起人间月光,这一幕,如梦似幻。最后一件作品,来自衡南大学的奚上同学所设计的《月笼纱》,同时这也是一款轻婚纱系列,主题是少女对于纯洁的爱情的向往,为我们展示的是同样来自衡南大学的时初同学。”

伴随着解说词,时初从后台缓缓入场。

灯光落到她身上,瞬间让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一起。

就如同解说那般,她像一个夏夜精灵入梦,身着一身白纱,款款而来,在各种灯光的照耀下,如梦似幻。

之前的那些紧张统统都消失不见,她是自信从容优雅大气的。

各机位的摄像机纷纷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就连台下的观众们也都举起了手机,打开了摄像头对着台上的时初拍照。

行至t台最前方,时初按例要稍微放慢速度,做几个展示衣服的动作。

就在这一刻,音乐忽然停了。

紧接着,落在她身上的聚光灯也瞬间暗了。

会场里有一些慌乱的声音响起,但很快又被控制住了,变得安静。

时初心里还记着老师教的台上遇到突发情况要怎么应对,并没有太过慌乱,而是淡定地将自己准备好的展示动作做完。

接着,转身,准备往回走。

“哒”一声响,聚光灯重新亮了起来。

但却不在她这里。

时初愣住,看着正前方,聚光灯下,燕回一身西装革履,手捧鲜花,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拿着话筒,现场乐队奏响了伴乐,而他找到了节拍,将话筒举起来,一开口,就是动听的声音。

“it's a quarter after one,i'm a little drunk and i need you now……”

行至她跟前,他正好唱到这部分。

很神奇,认识这么久,在一起这么久,她还是头一次听见他唱歌,也是才知道他会唱歌,而且还唱得这么好听。

而这首歌,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就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引人的注意力,毫不炫技的唱法,像情人在耳边低语,又像是微醺后再难克制半分的真情告白。

时初忘了这是走秀,全世界都不在她的眼里,只有燕回,不仅在她眼里、在她心里、在她脑海、在她每一处血液、每一个细胞。

台下的荧光棒随着他的歌声有节奏的挥舞起来,这一刻,只有音乐环绕。

一曲终了,时初看着他将花送到自己手中,随后在她面前半蹲下来,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枚钻戒。

“亲爱的时初小姐。”他抬起双眸看着她,无比赤诚,“我这一生有两件很幸运的事情,第一件是十三岁那年认识你,第二件是二十六岁那年成为你的男朋友。”

“人生中的前两个十三年都因你有了新的改变,可我贪心,还想要很多个十三年。我想要岁岁年年,你都在我身边。”

时初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只知道心脏一直在不停收缩,而眼泪也不停地往眼睛里钻,忍了又忍才在眼眶里打转没有落下来。

她十八岁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永远不会被人爱的弃儿。

可是这一刻,却清楚听见,有人渴望与她的岁岁年年。

她看着他赤诚的双眼,只等着他问出最后那一句话。

燕回的凤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里面灿若星辰。

“在你之前,我想拥有很多东西,财富、智慧、地位……在你之后,我只想拥有你。”

“我想要,再实现一个愿望。”

“我想要时初嫁给我。”他说,戒指盒往前递了递,“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台下掌声雷动,大家忙着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陆君白和宋清浅叫得最欢:“快答应啊!嫁给他!”

奚上和怀羽她们都在台下,跟陆君白他们站在一起。

然而俩人却不像陆君白宋清浅那样激动地起哄,而是纷纷掏出了手机,各自打开了聊天框。

舞台上灯光聚集在燕回和时初的身上,现场响起了那首《need you now》,是之前那个歌手在唱。

台下众人依旧热闹地起哄,就连幕后的工作人员都出来凑热闹。

时初眼泪盈满眼眶,连灯光都变得模糊。

她眨了眨眼,一滴泪直直地落下,滴到了舞台上。

周遭喧嚣环绕,在那首她最喜欢的《need you now》中,她点头:“我愿意。”

“喔哦!”陆君白直接尖叫起来,冲舞台上喷礼炮。

随即更多的礼炮喷洒,燕回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那枚钻戒取出来,戴在时初的手指上。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台下陆君白就跟气氛组似的,又开始了,结果被他带着,大家都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时初难免有些害羞,然而燕回却很给大家面子,搂着她腰吻了下来。

“喔哦!”

台下响起各种掌声、尖叫声、叫喊声……

有提前安排好的工作人员开始给大家分发礼物袋,里面装着喜糖、纪念手链、超市购物卡等等。

一吻结束,时初状态有些微醺,脸蛋变成粉红色的。

音乐还在响着,解说继续:“少女对于纯洁爱情的向往最终一定变成现实,每一个女孩都是独一无二的精灵,会拥有独属于自己的那一个梦境,会遇到自己一生相守的恋人,这正是《月笼纱》这件作品的终极含义。”

时初记起来了自己还在走秀,只一个眼神看向燕回,他就懂得她的意思,弯着自己的胳膊,她就顺势挽上去。

在礼炮里、音乐声中、大家的祝贺和欢呼之下,她跟燕回向大家弯腰致意,随即转身走完剩下的t台。

“就像人生,我们漂亮地走完那一段应该自己独自走过的路,就会迎来另一个灵魂契合的伴侣,一同携手走完剩下的路。”

“这条路或许一开始荆棘遍地,但最后一定繁花似锦,你要等,你要往前走,你要勇敢,你要坚持。”

台下尖叫声经久不息,灯光闪耀亮眼。

结婚证是第二天领的。

时初没有说,她这辈子也有三件幸运的事。

第一件,是五岁那年救了燕回。

第二件,是十八岁那年勇敢地从池家逃了出来,遇到燕回。

第三件,是在她二十岁这一年,嫁给了燕回,成为了他的妻子。

如果一条路荆棘遍布,那么穿过这一段荆棘丛林,一定繁花似锦。

你要勇敢、坚持、一往无前。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正文完结了,忍着姨妈疼脚疼憋了几天,总算是憋出来这这章

婚礼和蜜月番外写哦

谢谢大家陪伴,希望大家也可以像小鱼一样:勇敢、坚持、一往无前,迎来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美好人生

本章出现的奚上、陆泽生是预收《重逢》里的,怀羽和封行是预收《甘愿》里的,希望大家戳开我的作者专栏查看,多多收藏,爱你们!

本章36小时内留言送红包,后面是两篇预收的文案,可看可不看直接戳我的作者专栏看,观赏性更好

---ok这里就是新文推荐分割线啦---

【预收一】奚上x陆泽生《重逢》

文案:“爱意如海水涨潮时,我许愿她也能爱我。”——陆泽生

-

奚上小时候跟她哥打架,误伤了新搬来的邻居陆泽生,对方扬言此仇不报非君子。

她不仅不害怕,还截胡了他的情书,并转头交给他妈告他早恋,看他被他爸妈男女混合双打。

那年打赌谁先脱单,她带着男朋友到他面前炫耀,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他要出国的消息。

奚上打电话质问他:“你玩不起?”

电话被直接挂断。

-

三年后,陆泽生作为近几年名声大噪的时装设计师高调回国,成为了奚上死对头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奚上咬牙切齿地质问他:“你故意的?”

他却笑得桃花眼都弯起来:“没办法,他给的太多了,怎么,玩不起?”

奚上冷笑:“玩儿嘛,谁玩不起?”

-

二十四岁生日刚过,奚上因为在她妈耳边大喊“你磕的cp是假的”而在深夜被赶出家门。

半夜一点,万籁俱静,流年不利。

奚上抱着丑陋的玩偶披头散发地敲响了陆泽生的家门。

对方睡眼惺忪,单手撑着门框,低头看她半晌:“装鬼呢?”

人在屋檐下,奚上装得温声细语:“你收留我一晚,改天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陆泽生翻了个白眼,一把将她拽进门:“大师你可快收了神通吧。”

-

打算表白的那一天,奚上接到她哥的电话:“陆狗醉酒发疯,速来。”

奚上火急火燎地驱车前往,平日里作威作福的男人趴在桌上拉着调酒小哥委屈控诉:“老子这么好,她为什么不爱?”

“她不爱我,还给我备注:遥远代购。”

奚上看着备注里的“陆狗yydg”半晌,默默改成了“陆狗永远的狗”。

-

一个沙雕又矫情的小甜文

青梅竹马、双向暗恋、he

双处,但是女主有过一次恋爱,男主没有

作天作地的青梅x妄想翻身的竹马

【预收二】怀羽x封行《甘愿》

文案:“他是深渊,但我甘愿。”——怀羽

-

怀羽去洛北市郊区写生,隔壁住了个特别有型的男人,一到傍晚就在院子里看夕阳。

被美色驱使,怀羽鼓起勇气过去要约他当自己的模特。

轻扣院门,帅哥推着轮椅过来,歪头斜她一眼:“来吧,我无力反抗。”

怀羽:“……?”

-

帅哥对于怀羽丰厚的模特酬金毫不动心,怀羽很诚恳地咽了咽口水:“那您缺点什么?”

他懒散地坐在轮椅里,眯缝着眼看她:“缺个伺候我一日三餐的。”

怀羽撸起自己的衬衫长袖:“我可以。”

-

夏日漫长,怀羽画了他一张又一张图,与他谈了一场日不落的爱恋。

暑假结束,才发现那男人受伤的腿早好了,自己被他哄骗着当了一个假期的菲佣。

他不是什么穷困潦倒的穷逼,而是洛北市赫赫有名的封家继承人。

她被他拉黑了。

-

经年后。

秋末冬初,怀羽在衡南与他重逢。

第一次,怀羽挠得他遍体鳞伤。

第二次,怀羽打得他下巴脱臼。

第三次,怀羽弄得他骨折住院。

第四次,怀羽拳头刚碰到他,被他大手包住拳头拽进怀里,低头耳语:“喂,我只给老婆打的。”

-

人间富贵花x不要脸霸总

一见钟情、见色起意、破镜重圆

双c,1v1,he

一个沙雕又矫情的小甜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