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45章 45

我的书架

第45章 4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天的晚饭开得很晚, 全是因为燕回默默地纠结了半天郑雨薇那句“从没叫过爸爸,叫不出口”。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别人说的话, 无论有多么晦涩难懂, 他都能够很快明白过来别人表面上的意思以及更深层次的潜藏意思。

所以, 他没猜错的话, 她的意思就是, 倘若她叫过,她开得了口, 那她当时就会叫他“爸爸”。

燕回将最后一样清炒时蔬盛出来,洗手的时候还在琢磨。

不知为什么, 一想到她叫他爸爸, 他整个人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感。

这感觉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又让人上头, 燕回抿了抿唇,端着那盘菜出去。

郑雨薇手指受了伤,虽然不算太严重,但燕回不让她再做什么,连盘子都不让她端,她只好坐在饭桌边替他布好筷子倒好酒。

酒就是普通的起泡酒, 听说是怀羽之前团购的,给他们几个每人都送了一瓶, 他一般不喝, 就留着, 恰好她来了, 就打开让她尝尝。

郑雨薇基本上是不喝酒的,恍惚间记得上一次喝酒还是去年暑假在怀羽家,俩人支了个炉子, 一边烤串一边喝酒。

她虽然没喝醉,但本身就喝得少,所以想来自己酒量很一般。

俩人先拿起杯子碰了一下,浅浅抿了一口,然后就开始吃菜。

燕回不怎么下厨,但他做什么事都很有天分,所以厨艺算是很好,做的菜不仅卖相尚佳,口味也很棒。

郑雨薇吃了口他做的咖喱牛肉,入口绵软鲜香,很好嚼烂,口感也极其丰富。

她吃得眉毛都翘起来,眯着眼睛晃了晃脚,看起来很享受。

做饭的人通常到最后就没什么胃口吃饭了,燕回坐在一旁陪着,没怎么吃,就看她吃得像个小猫一样满足又可爱,他就忍不住又想到她说爸爸叫不出口。

燕回搓了搓手指,也没想明白,这玩意儿怎么这么上头。

-

后来郑雨薇吃饱了,酒还剩下一些,她拿起酒杯晃了晃,仰头一饮而尽。

真香。

郑雨薇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居然吃得都鼓起来了。

再悄悄看一眼燕回,他斯文又优雅地坐在那里,手里的酒杯轻轻晃着,竟然也在看她。

啊这,该不会自己贪吃的样子全都被他看见了吧?

郑雨薇舔了舔嘴角,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没太注意形象。

燕回低头抿了口酒,唇角微翘:“吃好了吗?”

“嗯,吃……”话没说完差点打个饱嗝,郑雨薇连忙闭紧嘴,点点头,等那股气下去了才开口,“吃好了。”

“那就好,等会儿我送你回去。”燕回说着起身收拾碗筷。

“我来吧。”郑雨薇也跟着要帮忙,被燕回拦住了。

“就丢洗碗机就好了,你坐会儿。”

郑雨薇没跟他争,重新坐下了,正好吃得有点多,坐着歇会儿。

-

晚饭本就吃得晚,等燕回收拾了厨房出来,就更完了。

他一边去拿钥匙一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零点了,送郑雨薇回去怕是要半夜一点才到。

“有点晚了。”他说着朝地上坐着的郑雨薇看过来,“要不留下?”

郑雨薇本来在和怀羽聊天,听见这话立即停下了手里打字的动作,抬头看他,有些诧异:“什么……”

“我可以把我的房间让给你。”燕回朝她走过来,半蹲下来,很是认真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半分别的用心,“我睡书房,睡客厅,都行。”

恰好郑雨薇的手机屏幕亮起来,是怀羽刚发来的消息:【燕三肯定不让你走。】

郑雨薇和燕回同时看向那条消息,俩人都:“……”

燕回眉头一蹙,直接拿过她刚解锁的手机,点开语音:“大姐,是我,请你稍微回避一下。”

说完后直接发送。

郑雨薇:“……”

怀羽倒是没再发信息,直接打了个微信电话过来:“燕三,你很拽啊,信不信我收拾你?”

燕回面色如常,冷静回应:“如果没猜错,大姐你现在也水深火热吧,就别——”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说话的人换了一个:“哎燕三你可以啊,我还以为你不开窍呢。”

怀羽在那边大吼:“封狗手机还我!”

“别着急啊宝贝,我跟燕三说两句,乖。”

“你个狗东西——嘟”

电话挂断了。

燕回将手机还给郑雨薇,郑雨薇随口问到:“怎么突然之间挂了?”

“应该是打起来了。”

郑雨薇:“……”

她将手机握在手里,低头摆弄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垫在她的下巴下,往上一抬,就这么把她脸给抬起来了。

她只能被迫看着他低下头来,又凑近了,接吻的距离。

“留下来?”他问。

“我……”

成年人的世界都这么刺激吗,才确定关系,他该不会就要把她给那个了吧?

“那我换个问题。”他说。

郑雨薇松了一口气,还没完全放松呢,又听他问:“可以吻你吗?”

他问得很认真,但似乎也没有完全要征得她同意的意思,越凑越近。

郑雨薇瞳孔慢慢变大,看着他越来越放大的脸,连他的睫毛都这么清晰可见,还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很慢很轻。

要命,他的嘴唇好诱人。

郑雨薇没忍住,咽了咽口水,然后色胆包天地不等他凑上来自己先主动凑上去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

唔,好软。

亲完后,她心跳乱了,有些气喘,但看着他的眼睛仍旧亮晶晶的。

下一秒,后脑勺被人按住往前,嘴唇上重新触碰到了刚刚的柔软。

他按着她的后脑勺就这么吻了上来。

与他的沉稳不同,他的吻一开始是温柔地触碰,而后带着一点少年的猛烈,虽然她没跟少年接过吻,但她感觉应该就是这样的。

是一种占有、掠夺的感觉。

这是她第一次接吻,因此她好奇地睁着眼看他,发现他是闭着双眼的,长长的眼睫毛乖顺地贴着眼睑下方,光落在他脸上,在夜晚里明暗交错。

是一种危险又迷人的味道。

下嘴唇被轻轻咬了一下,带来一点轻微的疼痛感,但又夹杂着快感。

她想躲,被他按着后脑勺往前压,根本就后退不了半分。

而后感觉到他的另一只手抬起来,落到了她的眼睛上,盖住了她的视线。

郑雨薇看不见他了,眨了眨眼,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光线被他的手全挡住了。

紧接着,感觉到他的大拇指从上往下滑过她的眼皮,如此来回几次,她好像明白了,是叫她闭上眼的意思。

郑雨薇顺从地闭上眼,他的手就挪开了。

她又想睁眼偷看,唇上传来一股麻麻的感觉。

他居然!

含住她的下唇吮吸起来。

郑雨薇脸瞬间爆红,再也不敢睁眼偷看他。

然而令她更加脸红心跳的事情还在后头,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竟然撬开了她的牙关,开始掠夺更多。

这让她哪里招架得住,瞬间全线崩溃,头晕晕的,浑身的力气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整个人软嗒嗒的,只想往下滑。

他竟然也顺着她往下滑,直到都滑到地上的毛毯上。

她只感觉自己现在好像水深火热,如入幻境,不知身在何处。

他还不放过她,手也开始不安分。

郑雨薇觉得自己上大当了,这个老狐狸,装得正人君子,实际上是个流氓!

“唔……”感觉到他作乱的手,郑雨薇不安分地要去推挡,却被他按住了手。

她急了,第一次不要在地上啊!

狗急了还咬人呢,她急了就咬燕回。

她没什么技巧,是真咬,咬得燕回嘴上破了皮,瞬间松开了她。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来,郑雨薇恍惚间似乎还听见他骂了句脏话。

她一边喘气一边偷偷看他,发现他嘴上居然在冒血。

这下她慌了,急忙问他:“你没事吧?”

燕回中指摸了摸嘴唇,指尖上瞬间染了血。

“没事。”他说,“再来一口都行。”

郑雨薇伸手要去替他擦嘴,被他一把捉住了手腕。

“我就想替你擦擦……”她小声说,生怕他生气,弱弱地抬眸看他,水润的大眼睛看起来楚楚可怜,“我会轻轻地,对不起嘛。”

没成想燕回这么低头看着她,嘴角一翘,笑了起来。

他抓住她的手腕又凑近了些,声音里带了一点沙哑:“小猫一样的胆子,偏偏会招人,只管招,又不管帮的,小没良心。”

郑雨薇臊得慌,别过脸,小声嘟囔:“你才是……”

“好,我是。”他也不计较,替她理了理被他刚刚弄乱的衣服,伸手去抱她,“起来了。”

郑雨薇刚张开胳膊,就被他的双手从腋下穿过抱了起来。

他身高腿长的,被他抱着,比她自己站着还要高。

偏偏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真的不会抱女孩子,就这么从腋下穿过去抱着,也不懂兜着她点儿,她直往下掉。

郑雨薇想叫他抱紧点免得自己掉下来了,又觉得难以启齿,干脆自己来,双腿往上一抬,环住他的腰。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腰好像瞬间收紧了。

但她懒得想那么多,双手将他脖颈环住,小声问:“去哪里?”

“洗洗干净吃掉。”

“……”

“洗澡睡觉。”

“……”

“各睡各的,我不动你。”

“噢。”

-

最后还是留在他家没回去,睡了他的房间,满满的全是他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一觉好眠到天亮。

醒来时燕回已经做好了早饭,让她洗漱吃饭。

她穿着他的短袖当睡衣,睡觉那会儿还好,这会儿又觉得不太自在。

昨晚气氛到位了,她放得开,直接真空穿的,这会儿醒了,就不太好意思。

但是那衣服在浴室里全湿了,这会儿也穿不了,她就只好干巴巴地站在那里不动。

燕回将牛奶端出来放到桌上,看她还站在那儿,好奇道:“怎么了?”

“我……”郑雨薇双手遮住自己上面就算隔着衣服也看得清轮廓的地方,剩下的话没说完。

燕回一挑眉,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到了洗衣房,出来的时候手指上勾着她的内衣内裤,一脸坦然:“洗干净了。”

郑雨薇瞬间脸红得像是煮熟的虾子,飞快地从他手上抢过来衣服钻进房间。

她背靠着门板,脸红心跳,满脑子都是他云淡风轻地勾着她的内衣内裤的样子。

正经里面又带着一点点淡淡的,说不出的,无法形容的风流痞气。

这让她想起昨晚,他抱她去洗澡,最后竟然还问她:“要我帮你吗?”

偏偏他一副很坦荡的样子,让人想骂他流氓都骂不出口,后来还是她开口拒绝他才走的。

从前他在她眼里就是一个不近女色的高冷男人,这会儿近距离接触了,才发现男人本色这句话真没错。

郑雨薇磨蹭了半晌才出去,吃饭的时候,燕回不经意间提起昨晚的问题:“你原本打算叫我爸爸的?”

郑雨薇埋头吃饭不敢看他,闷闷地开口:“我叫不出口。”

“是因为从来没叫过?”

“嗯。”

燕回顿了顿,循循善诱的语气:“那试试?”

“你又没帮我想名字。”

“想了。”

连夜想的。

郑雨薇一口煎蛋憋在嘴里,嚼了嚼,还有些愣:“啊?”

“时初,你觉得如何?”燕回忽然起身离开,回来的时候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时初”两个字。

“有什么含义吗?”

“有。”

“是什么?”

“时岁更迭,爱你如初。”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

燕回也真是煞费苦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