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42章 42

我的书架

第42章 4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没到冯家时天就已经黑了, 车窗外的盘山公路上的路灯全都亮起了起来,和从前看起来没什么分别。

自从上一次离开这里,已经好几个月都没再回来过, 郑雨薇不免有些感触。

从前每次晚上放学回家都会从这条路上路过, 那时候她总在想, 这条路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那时候她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在哪里, 也不知道那样的日子什么时候会结束, 而如今,那样的日子却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再次从这条路经过, 往事一幕幕重现在脑海里,她很难再带入进去, 反而觉得像是在看一部灰暗的旧电影。

再绕过一道弯上去, 就可以看见封家的别墅了。

大概今日冯家是特意宴请, 所以他们还没到就看见有人等在门口迎接他们。

她跟着燕回从车上下来,见燕回把车钥匙丢给了旁边的佣人,别人自然去替他把车停好了。

还没走进去,就见到一男一女走了出来,大概就是冯家的主人。

“燕总,可算来了, 里面请。”那男人满面带笑客客气气地迎着燕回,目光又落在郑雨薇身上, “这就是郑雨薇小姐吧?”

郑雨薇忙挤了个笑脸:“您好。”

“真是漂亮,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 是个可怜孩子, 我家媛媛跟你一般大,这会儿正在做点心,说是从前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要给你赔礼道歉。”

郑雨薇微楞,不太明白他这话里什么意思,但大概能猜得出来他嘴里的媛媛应该就是之前那个帮她逃出去的女生。

又寒暄了几句,几人一同进门去。

冯媛媛端着一个大托盘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里面放着几个盘子,装着几样甜品。

“来啦?”冯媛媛笑着加快了步伐,直直地冲着郑雨薇走了过来,“快尝尝,特意给你做的。”

郑雨薇没动,反而打量着她。

虽然她跟冯媛媛不熟,也只有去年那天晚上见过,但她记忆力好,因此就算冯媛媛换了发型,她也还是认得出来确实是她。

只不过,她们之间更像是陌生人吧?

特意给她做吃的,又说是赔礼道歉,她就不太懂什么意思。

冯媛媛看她一脸警惕又有些懵的样子,将托盘放下后理了理耳边碎发,也有了几分不自在:“是这样,从前我不懂事,做了些对不起你的事情,虽然你不知情,但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和你道歉,所以特意托我爸替我请了你们过来。”

见郑雨薇还是懵懵的,她又接着解释:“你还记得之前学校里摆的那个心吧?后来池惟还生气了,那个是我弄的,我还给你弄了个诅咒你永远不能跟池惟在一起的符放你书里……”

郑雨薇:“……”

这算什么诅咒,这不是祝福吗?

不过……

郑雨薇眉头微蹙,有些不解:“诅咒符?什么啊,我没看见啊。”

“嗨,可能是你没注意吧,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还挺灵验的,他被抓起来了,你们确实永远不能在一起了。”冯媛媛说着还点了点头自我肯定,“下次你要是有什么想求的,告诉我,我可以带你去。”

郑雨薇:“……”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好像对冯媛媛说的这些完全不懂,仿佛俩人不是一一个世界的。

对于她所说的那个诅咒符,她更是连影子都没见到,难道真是没注意?

“好了好了,该吃饭了,燕总忙了一天也累了饿了,咱们先开饭,吃完了你俩再好好说说话。”冯媛媛她爸冯总笑着打断了俩人的交谈,安排着上桌吃饭。

郑雨薇也不便多问什么,跟在燕回身旁一起过去。

-

冯家的家宴挺好的,郑雨薇从小在梧西长大,所以吃梧西的菜就有一点家乡情结,吃了挺多。

燕回一直默默注意着她,将她吃的比较多的几样菜都记了下来。

吃完饭以后,燕回和冯总上楼去谈事情,郑雨薇便被冯媛媛拉着过去说一些年轻女孩的话,当然,大多数都是和她道歉。

刚刚人多,冯媛媛倒是没什么顾虑,有什么说什么,郑雨薇却是没太好意思问,这会儿就只有她们两个人,郑雨薇就把自己想知道的全都问了。

原来冯媛媛是池惟的同班同学,从高一分班后就一直在一个班,那时候她觉得池惟长得帅,又很邪气,用她的话来说,就挺像个坏人。

不过那时候她年纪小,就喜欢那种坏坏的男生,再加上池惟长得挺帅,符合她的审美,所以她很喜欢他。

她又从小就是那种大小姐脾气,想要的就要得到,但经过她的观察发现池惟一直喜欢的都是郑雨薇,而郑雨薇对他百般迁就忍让,所以她才想要一直拆散他们。

那时候她以为,像郑雨薇这样要什么没什么,除了长得好学习好之外一无所有的人就算开始的时候一直抗拒,但是肯定最后还是会选择拖鞋跟池惟在一起,所以她就跑去求了道符。

说到这个,冯媛媛就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幼稚的?连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但我有什么办法,我那时候就疯狂地想破坏你们的关系,挺坏的吧,我没有考虑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只考虑了我自己。”

郑雨薇:“……是。”

“对不起嘛,不过后来我又慢慢发现,池惟这人挺没意思的,你知道吧,我特意跟他选了同一个大学诶,而且去年那段时间我一直陪着他天天厚着脸皮去他家,他都不为所动。”

“本来那时候我还觉得他这人挺痴情挺长情的,心想不愧是我看上的人,但是后来就发现,他这人很没用,就是从他亲爸来了之后,我感觉他就显露出他狗腿又窝囊的一面了,我不喜欢,就放弃了。”

“后来在学校,我才发现,比他好的男生多得是你知道吗,我就幡然醒悟了,然后我就谈了个恋爱,过得贼开心,那会儿才想起你了,觉得有几分愧疚。”

“不过话说回来,你一直都想离开池家离开池惟,我也算是帮了你吧,所以可以原谅我么?”

郑雨薇:“……”

说实话,冯媛媛不说这些,她压根儿就不会知道,现在这么说了,她似乎也没什么感觉。

生气倒也算不上,毕竟池惟从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总能找到理由让她不好受的,也不缺冯媛媛这一件两件的。

但不得不说,冯媛媛还真是个大小姐脾气,虽然可以看得出来这确实是在道歉,但这姿态真是大小姐才能有的。

算了,郑雨薇想,她都懒得计较这些破事,何况看起来燕回跟她家还有事在谈,她也不想闹得不愉快,干脆答应:“好,没事的,都过去了,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冯媛媛立即一拍手,很开心的样子:“那就好,总算把这件事解决了,这下我再没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事了。”

“嗯,谢谢你去年帮我离开。”

“嗨,不用啦,那也是为了我自己,算了算了,你也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我们都别提那些不开心的。”冯媛媛说着把托盘往她面前推了推,“你快尝尝,我亲手做的,好歹给点面子吧。”

郑雨薇伸手拿了一块小口品尝着,很给面子:“味道很好。”

她们的话说得差不多了,但是燕回好像还没结束。

郑雨薇有些无聊,她跟冯媛媛实在没有多少话题要说。

不过转瞬间,她忽然想到了冯元一,从前那个追求自己的班长。

从高中毕业后离开梧西,她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冯元一,也没有再见到他,更不知道当初高考结束那天晚上池惟出去将他打成了什么样子。

后来这几次回到梧西打官司,因为自己处境也不安全,所以也就没有去打听关于他的消息。

现在她没什么需要再去担心的了,难免会想关心一下。

虽然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总有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内疚感。

冯媛媛跟他们是同年级不同班的学生,又一直待在梧西,也许她会知道些什么,就算她不知道,也可以做打发时间之用。

“你认识冯元一吗?之前我们二十一班班长,他人员挺好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郑雨薇状似不经意地问到。

“哦,冯元一啊,我认识,那会儿他不是喜欢你吗,我就留意了一下,高考结束那天可是被池惟打得不像样子,一整个暑假好像都在养伤呢。”

郑雨薇心里叹气,果然,池惟下手永远不会轻。

“那他现在怎么样?”

“那我就不太了解了,不过学校红榜上有他名字,好像考了个普通的一本吧,当时恰好碰到他拄拐过去看榜来着,现在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冯媛媛说完,捏了块儿点心咬了一小口,试探她:“你现在突然这么关心他,难道你那时候其实跟他两情相悦?”

郑雨薇摇头摆手:“没有,只是池惟什么人你也知道,我就问问,毕业后我们就没联系了。”

“哦,我想也是,毕竟你现在这个男朋友可是优秀多了呢。”冯媛媛挑眉,“就是老……年纪大了点儿。”

郑雨薇:“……”

算了,懒得反驳什么。

还好的是,现在池惟池家再也不会对冯元一造成什么威胁,她只能为他祝福,希望他以后万事顺遂。

-

大概到了十点,燕回跟冯总从楼上下来,郑雨薇忙起身问他:“要走了吗?”

“嗯,走吧。”

“好。”

尽管冯家人一直在留他们住宿,希望他们在这里过一夜,燕回也没有答应。

迈凯伦从山上慢慢往下开着,燕回晚上是没喝酒的,这会儿看起来有些疲倦,开车速度很慢。

郑雨薇看着,不免想,如果自己会开车就好了,这时候就可以帮他开车,他就可以休息一下。

想着想着她就直接问了出来:“先生,您说我去读驾校怎么样?”

燕回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诧异:“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帮您开车了,感觉您好像很累。”

燕回忍不住笑:“挺好的,打算什么时候去学?”

“嗯……还没想好,等暑假看看,或者周末,不过我得先找到暑假工才行。”

要先把下一学年的学费准备好,才能去做别的事情。

“再等等。”

“嗯?等什么?”

燕回默了默,忽而开口:“刚刚和冯总在楼上聊了聊,大概过段时间,就能替你拿回一些东西。”

郑雨薇本来还有些犯困,一听这话直接全清醒了,困意消失无踪:“什么东西?”

她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无所有的啊。

“池家的财产,你不想要么?”郑雨薇抿了抿唇,在心底里思考着,这话的深层意思。

虽然她不经商,但是大概懂得这时候池家应该是出了经济危机的,但多严重还不太清楚。

难道说,燕回是要趁着这个时候搞一波?

“可是,先生,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拿回来。”

“买了就醒了,这会儿他们股票什么都跌了,收购就好,到时候改你的名字。”

燕回说得风轻云淡,仿佛像是在说要买两根萝卜送给她煲汤喝那么简单。

郑雨薇却觉得不可:“那先生收购了,就是属于您的,又怎么可以给我?”

“那本来就该是你的。”他说,“我只是替你拿回来。”

“可是也需要花很多钱,我不能白占您的便宜。”

燕回笑得有些深意:“占我的便宜?”

“对啊,那可不就是占您……”郑雨薇忽然差点咬了舌头,脸瞬间烧了起来,“我是说,您花了钱,我却坐收渔利,可不就是占便宜吗?”

好险,差点绕进去,怎么变成了别的意思。

“也行。”燕回似乎心情很愉悦,眉梢微挑,“那你不想占我的便宜,就让我入股就好了。”

哎呀,怎么还在纠结占他的便宜这件事!

郑雨薇干脆放弃了纠结这个问题:“我不太懂,先生您看着来就好了,需要我签字或者做什么,直说就好。”

“行。”

-

郑雨薇到了还是没改自己的名字,先把这事搁置了,回到学校去上学。

这段时间功课耽误了很多,但好在室友们都有笔记,她回到学校后加班加点学习了一下,就追上了老师的进度。

过了段时间,燕回那边的事情就办妥了。

池家正式宣布破产,房产等东西全都抵押,公司被燕回收购后改了名还给了郑雨薇。

郑雨薇顿时从一个一无所有的贫穷小女孩,一跃变身为拥有一家公司和若干不动产的的小富婆。

这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郑雨薇免不了先请室友们一起吃了顿饭,又请怀羽他们这些一直帮助她的人。

空闲之余,托燕回收下的人替她变卖了一些不动产,转而打算在衡南置办。

公司上的事情她都不懂,交给了燕回替她打理,她也很放心。

这么一晃眼,就到了暑假。

原本打算先去找个暑假工筹备学费,这会儿也不用了,就直接去报了驾校学车。

她的户口不在衡南,也没有社保之类的,暂时还在衡南买不了房,原本打算租一套,被怀羽拉过去陪她住了,她就只好作罢。

“小鱼儿。”怀羽一边帮她收拾空房间一边和她闲聊,“我听说你的户口可以独立出来了,那么可以迁到衡南这里吗?”

郑雨薇在收拾她的行李箱,听见这话摇了摇头:“不太清楚呢,不过感觉不可以吧?”

“不对不对,等我想想,好像读大学是可以迁户口的,你去问问你们老师,我平常没管这事儿不太清楚,你们辅导员应该清楚的。”

“迁户口吗?”

“对,是可以的好像,我们班那会儿好像就有人把户口迁过来了。”

郑雨薇顿时有些惊喜:“真的吗?那我等会儿问下我们辅导员,如果可以迁过来我就迁到这里来,做什么也都方便一些,而且梧西我不太想回去了。”

“小鱼儿。”怀羽忽然凑近了些,神秘兮兮的样子,“要不,你来当我妹妹吧?”

“嗯?什么意思啊?”

“做我爸妈的干女儿,我妈好像还挺喜欢你的,她就喜欢你这样的乖乖女,不喜欢我。”

“这……”郑雨薇从没想过这事儿,不免有些懵。

“嗨,我也就是随口一提,如果你愿意的话,到时候我问问我妈。你放心,你户口迁过来还是独立的,就算做我爸妈干女儿,也不用把户口迁进我们家的,以后你还是独立自由的小富婆。”

怀羽说着双手摸上她的脸轻轻捏了捏:“小富婆小富婆,以后我要是被赶出家门,记得收留我。”

作者有话要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