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41章 41

我的书架

第41章 4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雨薇从来没有真正欣赏过梧西的夜景, 从前没机会,现在没时间。

从离开这里后,每次再回来都有事, 让她无暇放松, 无暇去看看这座城市的景色。

但是今天晚上, 她从楼下餐厅上来后, 就坐在阳台上看夜景。

夜晚的风吹得人心里很舒适, 而这城市的霓虹闪烁,车辆穿梭, 行人如织,在这一刻也显得很美。

郑雨薇也是这时候才体会到, 原来悠闲地坐在高楼的阳台吹着晚风欣赏夜景是这样的感觉。

她现在住的酒店是燕回参股的, 吃住都记在他的账上, 她什么也不用担心。

当然,这都是他的要求。

郑雨薇本来也不太好意思一直花他的钱,但是燕回当时的理由很充分:“反正那房间一年四季都是留着的,不会有别人住,空着也是浪费。”

这么一说之后,好像她花钱去住别的酒店才是浪费钱。

明天就是钱之琳庭审的日子了, 这几个月,郑如意和池惟相继被判刑入狱, 而池家公司也严重受损, 现在钱之琳也要迎来她的报应。

梧西这里从前十八年给予她的阴影, 终于要在明天做一个了结。

从此后, 她不愿再回梧西,就算再回到这里,也不用再担心随时会有人要将自己抓走或者杀害。

这广袤的世界, 她可以像一个普通的正常人那样,在每一个城市都可以来去自如。

一想到这些,郑雨薇就舒服地闭上眼,任由晚风拂面。

刚刚在楼下餐厅因为池有德而产生的烦闷感也随之散去。

什么亲生父亲母亲的,她没有,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

第二天的庭审,法庭之上的钱之琳大概是因为最近接二连三遭遇到的麻烦事太多,受到的打击太过沉重,导致她看起来有些颓丧,跟从前的精神奕奕相差甚大。

她耷拉着脑袋,眼皮也下拉着,双目无神,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被人强迫着拉到这里。

面对法庭之上任何人的问话,她都闭口不言,直愣在那里。

到了最后,出人意料地,她居然认罪伏法,很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交代清楚了犯罪事实。

这是一场时间很短的庭审,快到让郑雨薇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以为,钱之琳那样的人,应该会咬死不肯承认是她买凶要杀害自己,或者不断狡辩,至少还会整出个二审。

只是没有人想到,钱之琳这么配合,让所有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些惊讶。

也许,她是心灰意冷真的觉得她无力回天了吧。

最终审判结果出来,钱之琳以教唆杀人未遂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她被带走的时候,看了郑雨薇最后一眼。

这一眼很漫长,也很认真,从她起身,一直到再也看不见郑雨薇。

郑雨薇回望着她,没有在她的眼里找到悔恨的表现,也没有找到她对自己的恨意。

那眼里仿佛什么感情都不带有,只是这么看着她,单纯地看着她而而已。

郑雨薇也说不上来自己什么感觉,这一刻她对钱之琳的恨意好像并没有减少,但对上她的双眼时,内心变得很矛盾。

她想永远恨她,又想忘了她。

说到底,钱之琳于她而言,除了血缘关系之外,甚至比她跟郑如意之间的感情都还要浅。

算了吧,既然她已经判处了无期徒刑,往后自己就当从没认识过这个人,所有的恨意也就随着她进去而散去。

活在恨意里,对自己也是一种无形的折磨。

-

这一次的案件比之前郑如意和池惟引起的关注度更大,毕竟有句古话叫“虎毒不食子”,而这其中的“虎”又特指母虎,意思就是说,再恶毒的人,都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尤其是作为母亲的女人。

可钱之琳这样一个要钱有钱要相貌有相貌的女人,不缺什么东西,也不为什么困境所困扰,却对自己的亲女儿下了毒手,买凶杀害她。

这一刻,人性又被拿出来探讨。

所有的平台上,这件事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一直位于前几。

就连之前不了解郑雨薇的那些人,也将最近的郑如意和池惟的两件案子跟这件事一同联系了起来,串联起了一整个完整的事件。

有许多的人说,这件事一开始就要怪池有德和封之林,是他们年轻时风流成性不负责才造成了钱之琳后来的性情大变,从而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归根究底,这件事还是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色心和下半身。

也有另一部分人说,主要还是怪钱之琳和郑如意。

既然选择了生下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只管生不管养,或者往歪了养,都是一种极其不负责的表现。

总之这批人扯着扯着就扯到孩子教育去了,扯得太远,反而倒忘记了关注这事件的本身。

这事件的本身,是郑雨薇作为一个受害者,从出生那一刻,不,从在母胎里形成那一刻,就遭受到了来自她生母的不公平待遇。

而自出生后,这不公的待遇更甚。

苟活于世的十八年,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一个处处帮她护她教导她指引她的燕回,又该如何替自己将这过往的阴影全部铲除。

她只不过是一个缩影,是万千不被发现无力替自己翻身的困苦女孩的缩影。

她们都是残留恶习下的受害者,是所有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委屈却又无力反抗的那一个。

-

这次庭审结束得很快,快到郑雨薇出来的时候那些记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她内心的激动减少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郑如意庭审结束时那样,感觉雀跃地都想跳起来。

这一次她的内心很平静,就像只是交完了一份答卷而已。

她不可避免地觉得自己很可悲,因为世人都说,只有父母是这个世界上会无条件爱你的人。

可是,她没有。

人生天地间,来有根,她没有,她就像一颗浮萍。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她自己好像在这个很大很大的世界里,是一个孤独无依的存在,是一个渺小的存在。

但好在,那些欺负她的、亏欠她的人都已经被法律所惩治,他们会在冰冷的监狱里度过漫长岁月。

而这一切,都是由她自己亲手促成。

这真是很好很好的事情。

所以,以后梧西不必再来。

-

郑雨薇接受完采访,暮春的太阳已经照在了她的身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内心那股悲凉感随之散去。

她知道的,没有了郑如意池惟和钱之琳,她往后的日子,将会像今日暮春的太阳一样,明亮耀眼。

郑雨薇从台阶下来,打算过马路。

忽而想到之前出庭后过马路时那辆横空冲出来的车辆,随之脚步慢了下来,抬头四下环顾,以免又出什么意外。

她的视线忽然顿住。

马路对面,停着燕回新买的那辆迈凯伦,而他这一次没有坐在车里,而是慵懒地靠着车身,目光沉沉地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不是绿灯,来往车辆迅猛不停歇地不断从他们之间横着的这条马路穿过,模糊着他的身影。

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没有同她招手,也没有同她打一通电话。

过了会儿,绿灯亮了,他的身影变得清晰。

郑雨薇犹豫了一秒,脚下一动,打算朝着马路对面的他走过去。

而后却看见,他竟直起身朝着她的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很大,虽然不至于急促,却也很快地就来到了她的身边。

“总觉得有了阴影。”他说,随后很自然地抓住了她的手,“怕随时会冲出一辆车来将你带走。”

不等她说些什么,抓住她的手带她走完了这条斑马线。

郑雨薇忽然之间发现,好像每一次,庭审的时候他都很忙,不在她的身边。

但是每一次,庭审结束后,她开心,或者是感觉心里有些空的时候,从法院的大门出来,他总是等在外面。

“您不是说很忙吗?”郑雨薇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没有挣扎,“先生,您说过,最近都会很忙的,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是。”燕回应到,“但我得吃午饭。”

说着抬起手腕到她眼前给她看:“看看时间。”

“可您不是在衡南吗?”

怎么这么快,又到了梧西呢?

难不成来吃顿午饭?

“工作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最近两天可能都得留在梧西了,你的户口手续办好了吗?要不趁这两天一起办了?”

郑雨薇眨了眨眼,这才想起自己的户口手续确实还没弄好。

当时太忙,手续也麻烦,她就一直没有办妥。

“好。”郑雨薇低头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忽而轻声问:“先生,上次我去问的时候,我有一次可以改名的机会,甚至连姓氏都可以改,您有什么建议吗?”

这一次,她的名字,让他一起参与。

正好走到车边,燕回停了下来,却没松开她的手。

似乎有些错愕,他低头看着她:“我替你取这名字?”

“对啊。”郑雨薇笑着点点头,“这个名字代表了新的生活,也是新生,先生有文化,又比我年长,阅历比我丰富,取的名字一定比我有内涵。”

燕回眉头微蹙,很认真地思考了半晌,“那得好好想想,不能随意。”

“我听先生的。”

“先去吃饭?”

“好。”

-

吃过午饭,郑雨薇就被燕回送回了酒店。

他的房间在她隔壁,进去修整一番后就又出门了,瞧着好像很忙的样子。

郑雨薇看了眼时间,睡了午觉,下午本来想去派出所弄自己的户口,但想起自己的名字还没想好只能作罢。

事情忙完了,她在酒店里待着就显得有些无聊,干脆打开房间电脑搜索燕回的资料。

百度百科对于他的介绍可谓十分介绍,对于他的评价也很高。

郑雨薇当看八卦新闻一般看了一下午,看得她都觉得燕回身上带了点传奇色彩。

到了晚饭时间,燕回就回来了,打电话让她下楼要带她出去吃饭。

郑雨薇收拾了一番,下楼时燕回的车还停在外面,打着双闪。

“先生,我们去哪儿吃饭?”郑雨薇一边问着一边系上安全带。

“去冯家。”

“冯家?”郑雨薇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个冯家?”

“还记得当时你从池家跑出来,有个女生带你离开么,就是她家。”

郑雨薇一下记起来了:“他们家啊?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去呢?”

燕回将车开上了大路,唇角微勾:“秘密。”

郑雨薇:“……”

这还能有什么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  想必大家也看得出来,快要完结了

大概就这几天,还有几章的样子正文就完结了

过两天给大家放怀羽的预收,早就开了只是被我锁起来了,因为文案还想改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