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8章 38

我的书架

第38章 3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孩子就应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只要笑着,就让人觉得世界美好。

燕回看着郑雨薇这样开心地朝着他跑过来,恍惚间觉得, 她跟小时候的样子重叠了。

内心有一丝让人觉得舒适的欢愉, 他打开车门下来, 不打算一直坐在车里等。

郑雨薇正跑到斑马线一半的位置, 见他下车了, 似乎更加开心,跑得速度都变快了。

这条路很宽, 斑马线似乎也很长,绿灯的通行时间也不短。

燕回本来是不担心的。

但他这么多年, 什么感觉都变得很敏锐。

忽地, 好像余光里有个什么东西闯了进来。

燕回眉头一蹙, 注意力转过去。

一辆银灰色面包车不顾红绿灯直直地冲了过来,速度极快。

他的方向是……

“小鱼!”

燕回拔腿冲了过去。

-

郑雨薇只听见一声喊,看见燕回好像跑了过来,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被扑倒在地。

身体跟地面的撞击瞬间带来让人难以言喻的疼痛,但似乎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好像被人用手紧紧托着, 未伤及分毫。

也不知道接连翻滚了多少圈,终于停了下来, 然而下一刻, 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又朝着她的方向碾了过来。

还来不及惊呼或者躲避, 就感觉腰上一紧, 一阵力道将她从地上又捞了起来。

世界停止旋转的时候,她被甩到了一辆车的车头上坐着。

就像什么谍战片似的,她还没坐稳, 整个人都不像是自己的,就感觉到一阵猛烈的撞击感传来,身下的车头被人撞得凹进去一个大洞。

她被这撞击的力道带来的惯性弄得往前一甩,眼看着就要甩飞出去,有个人又搂着她的腰将她捞了下来。

她的双脚落到地上,整个人依旧还没回过味来,就听耳边有人冲她喊:“跑!”

郑雨薇这才如梦初醒,看清了混乱之中那些天旋地转的瞬间一直在她身旁的人是谁。

是燕回。

那辆银灰色的车还冲着他的方向撞击着,而他一个翻身,从另一辆车的车头翻过,那辆银灰色的面包车瞬间又撞到了那辆车。

郑雨薇赶紧跑到了人行道上,打了报警电话。

绿灯早已结束,除了那几辆被撞到的车辆早已躲避着这场混轮开走了。

那辆面包车忽然不再追着燕回,转而冲着郑雨薇的方向又冲了过来。

他竟然!

要直接冲上人行道!

郑雨薇这会再傻也明白这车就是冲着她来的,不再傻愣着,调头就跑。

路边停放着许多的共享车辆,她直接往那个地方跑过去,顺手推倒几辆,以此来给那辆面包车制造一些路障。

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在车辆的选择上格外用心,选择了一辆抗造的面包车,那些推倒的共享车虽然可以给他制造一时的阻碍,却不能完全阻挡他。

他竟然还是追了过来!

郑雨薇忍受着手臂上和屁股上刚刚擦伤的疼痛,不敢停留地一直跑着,头也不敢回。

拜托,警察快一点到吧。

她在内心不停祈祷着,忽然感觉手腕一把被人捏住,她心里一惊,正要摆脱那手,耳旁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就像深陷沼泽时,忽然有人甩了条绳子进来。

郑雨薇仿佛看见小黑屋的门忽然打开了,阳光照射进来。

她突然不怕了。

有了燕回的带领,她跑得更轻松一些,只是没想到他却拉着她忽然转了个弯,又开始朝回跑。

郑雨薇闪过一瞬犹疑,而后立即反应过来:那车调头不如他们人调头容易,势必需要一点点时间。

一点点,一点点也够了。

很快,他们跑到了那辆迈巴赫旁边。

“安全带系好。”燕回直接将她甩进了车后座。

她爬起来迅速系好安全带,燕回也到驾驶座坐好了。

一阵引擎声响起,燕回启动了车。

郑雨薇回头一看,那辆面包车竟然已经追了过来。

她不敢和燕回说一个字,怕影响他开车。

她相信,有他在,他们今天一定可以平安离开这里。

然而却没想到,下一秒,一阵猛力传来,她被惯性甩得要往前摔,又被安全带拽了回来。

郑雨薇赶紧紧紧拉住车门上的扶手,以此来保证自己不会出什么意外,以免给燕回增加负担。

等她刚抓住扶手,又是一阵旋转,燕回他竟然直接在这里调头,然后迅速往前冲撞,跟那面包车的车头冲撞上去。

“砰”一声响,郑雨薇差点被甩得从座椅上飞起来。

紧接着,感觉车身退后,随即迅猛加速,又是一声响,他们跟那辆面包车再次撞上。

安全气囊弹了出来。

郑雨薇被甩得晕头转向,所幸在后座,又有安全带和安全气囊护着,她才未伤及分毫。

一阵警铃声响起。

郑雨薇抓着扶手转头一看,那边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开了过来。

她想喊一声“警察来了”,但到底是没开口。

不管燕回做什么,她都不想影响他的判断。

-

警车很快将那辆面包车拦停下来,里面就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大约四十岁左右。

郑雨薇见安全了,便马上询问燕回:“先生!您还好吗?”

“没事。”

警察很快过来将他们带出来了解情况,连同那个男人一起带回了警局。

“我喝得有点多,忽然感觉产生了一些幻觉。”那个猥琐的男人狡辩着,“什么故意杀人,我真的没有。”

“为什么追她?她长得像我前妻,那个不要脸的老娘们,我恨她,当然就追她了。”

“真是喝醉了,不信查查。”

“什么啊,我现在这不是酒醒了吗,这都过去多久了,而且那男的开车撞我,我当然清醒了。”

“不是吧,他开车撞我,我也是受害者啊,你们科室人民警察,要为我做主。”

“什么自卫?我又没追他,他就是想杀我,你看我车,那么抗造的车都被造成那样。”

“不是吧警察先生,凭什么说徐蓄意杀人啊,我都说了我喝醉了产生了幻觉,怎么就认定我是故意杀人呢,说话要讲证据好吧?”

……

审讯室内,男人一直狡辩着,坚决不承认他是故意要开车撞郑雨薇的。

外面。

郑雨薇坐在椅子上,小心地替燕回处理脸上和手上的擦伤。

虽然燕回说没事,但郑雨薇还是免不了心疼和担心。

这些伤看起来不是很严重,但却很多,而且这还是看得见的,也不知道他看不见的地方有没有受伤。

“先生。”郑雨薇睁着没小声喊他,“要不等会这里结束后,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燕回垂眸看着她,她低眉顺眼的样子看起来过分柔弱,这样小心翼翼又自责的表现,让他也很难说“不”。

“好。”他说。

就看见她微微抬起脸看他,眸子亮晶晶的,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想和他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别开了眼。

“先生,您说,为什么那辆车会追我呢?”郑雨薇很是不解,一边轻轻地替他上药,凑上去吹了吹,“我也没有什么仇人。”

燕回收回看着她的目光,细细思量,想到个可能,眉头紧锁。

那是一个他从没想过的可能,也是他不愿意去想的可能。

又一次的失算,是因为从来就没有去算。

没有去算,她的亲生母亲,会恨她到这种地步,要买凶杀她的地步。

“也许是酒驾。”他说。

想想,燕回还是没有将这个猜测说出来。

首先,他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是钱之琳找人做的。

其次,是不愿她难过。

没有人会想听见自己的亲生母亲要买凶杀自己,哪怕一直都知道她不喜欢自己。

-

某家酒店。

钱之琳气得双手颤抖,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挥到地上。

她恨,恨那个要价那么高的男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郑雨薇都搞不定。

她恨,恨燕回为了郑雨薇那个贱人做到这种份上。

她恨,恨郑茹慧骗她她怀的是个子以至于有了郑雨薇的出现。

她恨,恨郑雨薇长了张跟她小姑子一样的勾人脸蛋,勾引了男人帮她。

她恨,恨自己不能再生育。

她蹉跎这小半辈子,全部的希望和爱意都寄托在池惟身上,到头来池惟现在被关在监狱里,连除夕都要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度过。

她恨池有德,恨他花心,恨他让她失望变成这个样子,恨他在外面拈花惹柳,恨他不是个好男人,恨自己眼瞎,看上了他。

她恨这世间的一切,忙碌一场,计较一场,蹉跎一场,到头来,好像什么都抓不住。

池惟是她唯一的子,是她余生的希望和信仰,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自己进去换他。

哪怕他不是自己亲生的。

那又怎么样呢?

所有人都会背叛她抛弃她,但是在知道池惟不是自己的亲生子之前,她坚定地认为自己的骨血是不会背叛自己抛弃自己的。

后来知道他不是自己亲生的,她也依旧这么认为。

他们朝夕相处的十八年,他在一声一声地喊她“妈妈”中长大,他们早已经是亲如一体的母子。

钱之琳滑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

可是她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将他捞出来。

郑如意进去了,公司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娘家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她那早已不问世事的不中用的公公婆婆也没有好的办法。

一夕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

这一切,都是郑雨薇那个女人造成的。

送死这么多年都没事,又怎么会突然被举报被查呢?

除了郑雨薇,她想不到别的可能。

怪不得她刚回来的时候装出一副乖顺的样子,怕不是早就跟燕回那个狗男人计划好了要回来报复他们池家。

钱之琳在绝望中忽然想明白了,对郑雨薇和燕回就更恨。

她抓紧了手指,握成了拳头,眼里再也没有一点人性:那个拿钱办事的男人最好嘴巴紧一点,否则她不介意让他的软肋也一样痛苦。

反正大不了就鱼死网破,就这样大家都死了也好,死了就解脱了。

-

郑雨薇和燕回从警局出来,还有些不可置信地感叹:“不是吧,这么巧的吗,还真是酒驾?我还恰好长得像他前妻?”

“一面之词不可信。”

“也对,刚刚警察说了,这事还要查,我就是觉得那男人这样说挺瞎扯的。”

“嗯?”燕回似乎有点兴趣,想听听她的见解,“怎么说。”

郑雨薇咬了咬唇,扯了扯嘴角:“我是觉得,他长得好猥琐,正常女孩子都很难喜欢他吧,又怎么会跟他结婚呢?”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说,会不会被燕回当成颜控。

燕回唇角微翘:“有道理。”

“好了我们不说他了先生,我陪您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嗯。”

燕回这次大概是临时决定要来的,而且还只有他一个人,言秋都没跟着,迈巴赫也被装成那样,得送去报修。

郑雨薇打算带他去打车,而这里看起来目前打不到车,就只好带着他沿着街边慢慢走着。

燕回走在她身侧,身影高大,将阳光挡住了一些。

他没有说话,郑雨薇也没说。

明明之前还那么激烈地打斗,这会忽然又岁月静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他在。

郑雨薇忍不住偷偷看他。

这么看,只能看见他的侧脸。

他的脸很立体,侧脸一点不会扁平,下颌线流畅又完美,眉骨跟鼻梁骨的曲线连接起来,造就了一张完美的侧脸。

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他长得很好看。

就是有点可惜。

郑雨薇收回偷看的目光,心里有些难受。

可惜他这张完美的侧脸上,现在添了几道伤痕,在他的眉骨,在他的眼尾,在他的唇角。

希望不要留疤才好。

最最主要的,是希望他身上没有别的伤口。

郑雨薇一路忐忑地想着,陪着燕回到了医院。

他很配合地做了全身检查,一切都好,除了看得见的那几道伤之外,没有别的伤。

郑雨薇这才放心。

-

燕回似乎确实很忙,当天打电话将那辆迈巴赫送去报修后陪她吃了顿饭就搭飞机回了衡南。

他没有和她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只说有事就打电话给她。

似乎经过白天的那件事他有些不放心,又找了两个人过来保护她。

郑雨薇没打算就这么快回衡南,现在她还搞不定池家,但是池惟却是可以的。

池惟一直被关着,但因为池家的关系,罪名罪罚没有定下来,他现在属于一个可以上诉翻身的状态,而池家也一直在积极捞人。

这一次,她要再将池惟告上法院,让他罪名坐实,让池家再也无法上诉。

作者有话要说:  先写到这里,下章再搞池惟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