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5章 35

我的书架

第35章 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天晚上郑雨薇人生头一次崩溃又肆意的大哭, 好像把十八年来的委屈一次哭尽,眼泪流干。

燕回一直抱着她安慰,直到她哭到没力气, 在他怀里睡过去。

衣服就像是水洗过, 湿透了, 从车里出来, 被外面冬夜的冷风一吹, 变得冰冰凉凉的。

从车头前绕过去,来到副驾驶, 将她从车里打横抱出来。

平常故作坚强的她此刻比小朋友还要脆弱,明明已经睡着了, 却又睡得不太安稳, 一感觉到他的触碰, 双手立即将他的衣服抓紧了。

燕回低头一看,她脸上的泪痕未干,睫毛上还可怜兮兮地挂着一滴泪,要落不落的。

尽管知道她在池家的这十二年过得很不如意,也完全没办法想象,他们第一次见面时, 那个爱笑的小女孩会变成这样。

那时候她身上穿着并不合身的破旧衣服,头发一看就没有人替她搭理, 像是她自己扎的两个小辫, 松松垮垮的, 但那双眸子晶莹透彻, 笑得就像是小太阳一般。

他以为,她会贫穷但快乐地长大。

只是人间阴差阳错,她被上帝遗漏了, 被人藏在了光照不到的地方。

燕回没有将她带回自己原本在酒店里住的房间,而是另外开了一间房,将她送进去以后打算走,但见她眉头紧锁,看起来像是又在做噩梦。

他犹豫了一瞬,转而留下来,坐在了她的床边。

而后,他将灯关上,房间里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家酒店的窗帘遮光性极好,燕回回头看了眼床上睡得并不安稳的郑雨薇,总觉得,她会怕黑。

但将灯打开,似乎有点影响睡眠。

燕回沉思了几秒,转而拿过一旁的遥控器,将一整面落地窗的窗帘打开了。

窗外有月色,有这个城市的霓虹散发出来的光线,房间便不会黑得什么也看不见。

他就这么坐在她的窗边,开始了一个晚上的沉思。

-

梧西的冬日半夜三点,郑雨薇醒了。

偌大的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一片,但因为窗户的窗帘没有关上,又隐约看得见一些东西。

比如,趴在她床边,似乎已经睡着的燕回。

睁眼的一瞬间,她是有些懵的,而后睡着前的那些记忆一同涌进脑海里,她便一下清醒。

看着黑暗里燕回已经睡着的眉眼,她心里有些莫名的安心。

在这一刻,空气安静,只有她一个人清醒,那些燕回是不是一步一步诱导着她去衡南的疑问似乎就不再需要答案了。

他是这样的懂礼节知进退,会跟她保持在一个让她觉得安全的距离,不会强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会保护她救她。

郑雨薇就这么侧身躺着看着他的脸想了好多,她想不到自己可以对他不动心的理由。

如果他喜欢自己,不只是出于小时候她救了他的那件事就好了。

她看向他的眼神这么眷念,充满了温度,燕回似乎能感知到,那双凤眸就这么突兀地一下睁开了。

郑雨薇吓得心脏猛烈地颤抖了一下。

她也不太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偷看被他抓包,但她故作镇定地没有躲开他的眼神,就这么跟他对视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安静的空气里流淌着,俩人却仿佛静止了。

半晌,燕回唇角一弯,“你在看我吗?”

“嗯。”郑雨薇手指抓着自己散落的头发丝轻轻揉搓着,“你真好看,比小时候还好看。”

如此大胆的发言,换做从前,郑雨薇绝对不敢。

但她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晚上那个拥抱,还是因为这样近的距离,或者是因为这样半夜三点暧昧的时刻,她忽然就敢了。

这显然出乎了燕回的预料,以至于他竟一时也没想好该怎么回应。

过了一会儿,他像开玩笑似的:“我那时候都十几岁了,不是小时候。”

“那就我的小时候。”郑雨薇想了想,好像也不太对,干脆放弃了这个话题,“几点了啊?”

燕回直起身,抬起手腕看了眼,“凌晨三点过一刻。”

“三点十五了。”郑雨薇小声念叨一遍,“你快睡觉吧。”

燕回沉默着看她,过了会儿,站了起来,“那我回去睡觉了?”

“啊?”郑雨薇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慌张的样子,“去哪儿?”

“你不是叫我去睡觉吗?”

“那……”郑雨薇微微低着头,轻咬下唇,有些犹豫,最后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他,“远吗?”

“在楼上。”

“哦。”郑雨薇抓着被子无措地揪来揪去,“好像有点远。”

黑暗里,燕回轻佻眉梢,没回应,等着她接下去说的话。

“我有点害怕,你、您、您可以稍微近一点吗?”郑雨薇不太敢看他了,声音越来越小。

“这一层没有空的房间了。”燕回说着在她床头半蹲下来,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害怕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种像安抚小猫一样的动作,郑雨薇更是抵挡不了。

一颗心变得火热,跳动加速,她豁出去了,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询问:“您可以睡在这里吗?我可以去睡沙发的。”

燕回忍不住莞尔:“这家酒店剩的空房并不多,你这间房只有两个单人沙发椅,怎么睡?”

这样吗……

郑雨薇有些脸热,室内没开灯,她也没看清楚,以为会配一个沙发的。

“那我送送您。”

她说着要掀开被子下床。

燕回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她,被子紧紧裹上,将她放下去躺好:“别折腾了,我就趴你这边上睡会儿,反正也过不了多久就天亮。”

郑雨薇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又重新躺回去了,还有些懵,正要再说些什么,燕回的手掌盖到了她的眼睛上。

她在他的手掌心的遮挡下眨了眨眼,什么都看不清。

他好像凑了过来,声音变得很近,就像在她耳边,很轻很轻,像是气声,哄睡的耳语一般:“再说下去,天就要亮了。”

“我……”

“乖乖睡觉。”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晚安。”

“晚、晚安……”

郑雨薇闭上了眼睛,然而除了眼睛,其他地方好像全打开了,一切感知都变得鲜活起来。

脸这么烫,他会不会发现她脸红了呀?

离得这么近,会听见她加速的心跳吗?

他这样做,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啊?

……

-

第二日一早,陆君白跟宋清和边骁三人早早醒了,跑去敲燕回房间的门,敲了半天,无果。

“三哥这一大早的,怎么睡得这么沉啊?”陆君白说着打了个哈欠,又敲了两下。

边骁忽然拉住他,皱眉道:“可能里面没人。”

“哈,这一大早,就出门了?”陆君白说着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哎,天都还没完全亮开呢,这么早,出门偷人啊?”

宋清和摇摇头,一副很理解的样子:“也许压根儿就没回来呢?”

“啊?”陆君白诧异,半晌后好像又明白了,“也对啊,小美女难过成那样。”

几人说说笑笑地进了电梯,打算先下楼去餐厅吃个早饭。

刚下了一层楼,电梯忽然停了,门一打开,外面燕跟郑雨薇并肩而立。

陆君白瞪大了一双桃花眼,倒吸一口凉气。

还真是啊,俩人这一整个晚上都在一起?

他跟宋清和边骁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没有多说什么,笑着道:“早啊三哥。”

又看向郑雨薇:“小美女早啊。”

郑雨薇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勉强笑着打招呼:“早。”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巧啊!

本来睡了一个晚上后醒来情绪恢复了大半就觉得自己昨晚在燕回勉强哭成那样子很丢人很尴尬,正打算偷偷溜走,燕回就醒了。

撞上他刚睡醒的眼神时,她真恨不得自己昨晚睡的是大马路上!

怎么可以不要脸地拉着一个男人不让走,非要让人跟自己睡在一个房间里!

好不容易尴尬地收拾洗漱完毕打算去吃个早饭,居然在电梯里还能偶遇他的朋友!

呜呜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完事一同出门还被他朋友撞见,怎么可以这么惨。

郑雨薇真想地上有个洞可以钻进去。

艰难地一起去酒店的餐厅池丸早饭,她就迫不及待地打了个招呼回房间收拾东西。

眼看着快过年了,得赶紧准备举报信,举报池家和封家。

池家还好说,封家麻烦些,还得去趟洛北市。

郑雨薇忽然想到封行,知道他跟燕回是朋友,但又不太清楚这里面具体是怎样的。

举报封家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和他们商量一下?

至于池惟,封之林和池家肯定会想尽一些办法捞他出来的,自己得抓紧时间,赶紧让他的罪名坐实,让他再没有翻身之地。

郑雨薇打开了电脑,这就开始着手准备,再也顾不上刚刚那些尴尬害羞的事情。

-

餐厅里,燕回被陆君白抓着好一顿洗刷:“三哥,你看,你的小胡茬都冒出来了,怎么,顾不上刮胡子了?”

“哦,可能是没有刮胡刀哦?”

燕回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随后冷冷扫了一眼陆君白,丢下一句“我吃好了”便先行离开。

他先回了趟自己的房间刮了胡子又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看收拾妥帖了才下楼去找郑雨薇。

郑雨薇将他从门口迎进去后就开门见山地将自己刚刚的疑问和顾虑全都问了出来,燕回拖了张椅子坐到她旁边,见她在写举报信,一边替她检查一边回答她的问题。

“封之林那边有人去举报,这个你不用担心,至于封行,那就是个六亲不认的混蛋,不用考虑他,到时候他们家老爷子自然会保人,只是财产得落封行手里了。”

“嗯?也就是说大哥他是有预谋的?”

燕回瞥了她一眼:“大哥?”

“噢,就是封行,他让我叫大哥的。”

“他就是个奸商,从来不做没有利益的事,肯定有预谋,不然你怎么可能那么顺利就拿到证据?”

郑雨薇咋舌,原来还真是啊?

她就说怎么会那么凑巧,那过程过分顺利,甚至都有点像是个陷阱。

“那池惟那里,封之林肯定会过来帮忙捞人的。”郑雨薇有些担心,“万一他们将黑的说成白的怎么办?”

燕回顿了顿,似乎不是很愿意提起:“昨晚……那个女警留证据了吗?”

他问得这么犹疑,郑雨薇瞬间就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留了。”

昨晚警察到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拍照取证,后来他们全部出去以后,只留下女警和她,女警给她换衣服那会儿,就拍照取证了她身体上的痕迹。

“不用担心。”燕回宽慰她,“他出不来。”

听燕回这样说,郑雨薇算是彻底放心了。

他总能够给她一种安全感,有些事她就算知道答案也不放心,但只要他宽慰一句,她便会笃定,事情真的会变得很好。

一个上午,郑雨薇就将东西全部冻好了。

举报信是她写的,燕回做了些修改,连同证据一起,交了上去。

做完这些,郑雨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一大截。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回复以及盯着池惟那边就好了。

-

转眼就是除夕前夜,郑雨薇终于收到了回复,税务局已经开始核查池家企业的账务。

但池家做了这么多年,又不是什么小企业,做账自然精密,又岂是三五日就可以查清楚的。

郑雨薇原本一直留在梧西,想尽快等到结果,也好自己可以随时配合,但眼看着马上除夕事情也没有个结果,在怀羽的邀请下,她便去了衡南过年。

燕回他们几人已经先行回去了,不过顾及她的安全事宜,留了两个人保护她。

留在梧西的这期间,郑如意来找过她好几次,都被她拒绝了见面。

最后这天,打算离开梧西去衡南的下午,刚从酒店房门出来,郑如意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抓住她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被燕回留下来照顾她的那两个人,已经先提着行李下楼去开车了,她留在后面准备去办退房手续的。

“你这个蛇蝎女人!下贱!惟惟喜欢你那是给你脸了,你还敢报警把他抓起来,你算什么东西!”

“早知道你是这么个东西,老娘当初就该直接把你丢到荒郊野岭去喂狗,省得养你这么大,就来恶心人!”

“你可别忘了,你户口本还在我手上!只要我不同意,你休想跟任何一个男人结婚!”

“只要我还是你妈一天,你就要负责养老娘一天,别以为就可以这样断干净了,信不信老娘马上把你告上法院!”

作者有话要说:  来送人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