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4章 34

我的书架

第34章 3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已经夜深了, 半夜的街头人少了许多,只剩下来往不停的车辆。

一行人就这么立在警察局门外,谁也不走。

现场一度僵持, 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

郑雨薇拒绝了燕回, 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哪里。

她的东西都还留在池家, 现在身无分文, 就算想回去拿都没办法。

池有德扶着哭哭啼啼的钱之琳出来了,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脚步顿了下, 但没停下来跟她说什么话。

过了会儿,他把钱之琳扶到了车上, 又掉头回来, 踌躇地看她好半晌, 最后靠近了,欲言又止。

“薇薇。”池有德喊完她的名字后叹了口气,“对不起,你受苦了。”

郑雨薇抬头看他,眼神平静无波,只犹豫了一下, 便问:“麻烦您,可以将我的东西送出来一下吗?”

池有德是个不太爱管家事的男人, 大多数时候, 对家里的事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郑雨薇来说, 他就是一个不太负责的父亲, 不管是对于她还是对于池惟。

当然,他对池惟好得多。

那个家里就没有什么好人,池有德相比之下还不算是人性全无。

他想了想, 点头道:“好,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说着他掏出一些钱给她:“你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手机带了吗,怎么联系你?”

郑雨薇怎么可能带手机出来呢,平常用的那个已经不知道被池惟摔到了什么地方,燕回送她的那一个藏在浴室里,她也没机会去拿。

“哎,联系我吧。”陆君白说着凑上来,“我是她朋友,一会儿我送她过去,我电话你记一下。”

池有德这才打量了他一番,又看了眼燕回他们几人,虽然不太清楚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最后还是答应了,记下了陆君白呃电话号码。

转身离开时,他又问:“有什么需要特别带的东西吗?或者,还缺不缺钱?”

“我房间地上有个手机,麻烦帮忙找一下,跟我的行李箱和墙上挂着的那个包一并带过来,其他的没有特别要拿的东西,麻烦了。”

重要的证件之类的东西都放在包里了,其他东西,都可有可无。

“好。”池有德点点头,想起了什么,“要不你跟我回去一趟,自己收你的东西,到时候我让人送你出来。”

郑雨薇皱眉,有些不情愿。

她不想看见发疯的钱之琳,更害怕被她留下来不让走。

那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在那里多待。

陆君白被燕回推了一下,回头对上他的眼神,立刻会过意来:“可以啊,我们陪她回去拿,您前面先走吧,我们后面就开车过来。”

“也好。”

池有德便不再多说什么话,直接走了。

-

“喂,小美女,别傻站了,走吧,陪你回家拿东西。”陆君白说着轻轻点了下郑雨薇的胳膊,却没想到被她肩膀一缩 ,猛地躲开了。

“不是吧,你至于……”

“小五。”

陆君白又对上了燕回警告似的眼神,只好闭了嘴。

但他还是不太懂这什么意思嘛需要那么大反应?他顾着三哥的面子,所以都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而已,怕三哥吃醋,结果她搞得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郑雨薇这次到没有再继续拒绝他们要陪她回池家拿东西的提议,跟他们上了车,到了池家后,钱之琳坐在沙发上,一看她进来就要冲上啦打她骂她,结果一看后面跟着的几个人,顿时又偃旗息鼓了。

“保安呢!还不快把这些人赶出去!”她只能冲着其他人发脾气,但是保安们也不敢来啊。

郑雨薇没有搭理钱之琳,直直地朝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跑过去,快速地将自己的行李箱和包都收拾好,又到浴室拿了手机,并且把地上池惟摔的那个手机也捡了起来。

做完这些,她片刻也不愿意在这里耽搁,快速地拖着自己的东西下楼来,对着燕回他们的方向道:“好了。”

“那咱们赶紧走吧。”陆君白说着在鼻子面前挥了挥,十分嫌弃,“这破地方,比猪圈还不如。”

钱之琳立刻又气得要跳脚:“你!”

陆君白却直接将她无视,转身往外走:“走咯走咯。”

郑雨薇视线落在燕回身上,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走吧。”他说。

郑雨薇点头:“嗯。”

说完拖着行李箱要往他的方向走,却见他直接大步跨过来,将她的行李箱接了过去。

“咱们也走吧。”宋清和一手搭上边骁的肩膀,“我也觉得这破地方比猪圈还不如。”

边骁笑道:“附议。”

几人便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池家,只气得钱之琳疯狂跳脚,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们每个人脸都挠花。

“行了!”池有德难得在她面前硬气一回,“还闹什么?还不去睡觉,明天想办法再通知一下封之林吧。”

“好啊你,对我发什么火,我看你……”

……

-

从池家再出来,燕回便直接将郑雨薇的行李箱放到了他的那俩伤痕累累的迈巴赫上,眼见着郑雨薇要溜走去坐陆君白的车,直接喊她:“过来。”

陆君白笑嘻嘻的:“对啊小美女,你去坐三哥的车呗,我这车没他那车好。”

说完也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调头开走,连车尾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郑雨薇无奈,只好坐上了燕回的车。

这不是她第一次坐燕回的车,也不是她第一次跟燕回两个人单独相处,但却是第一次这么尴尬。

车上安静到连根针落下都听得见,郑雨薇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让他忽然想起旁边还坐了个自己。

“放首歌听。”燕回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郑雨薇探身,将他的车载音乐打开,随即播放了一首歌。

车内好歹没那么安静尴尬了,但她仍旧是不发一语。

燕回平常话很少,这会儿却像是很有兴致说话,又主动开口问她:“刚刚为什么拒绝跟我走?你怕我?”

这么直白吗?

郑雨薇略微有些不自在,随便找了个借口:“我还要留在梧西。”

“打官司?”

“嗯。”

“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

“不要逞强。”

“……”

郑雨薇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燕回要帮她忙了,因为对他,她发现自己完全说不出来诸如“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之类的话。

不仅说不出,她怀疑自己很有可能也做不到真的完全不需要他帮忙。

那就当他是报恩。

郑雨薇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

反正如果他真的是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大哥哥,那自己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她至今都还记得,当年他被关在那个破房子里,被捆起来,恰好那周围没什么人住,大概绑匪因此减少了一些戒心,一同去吃饭,竟没有留下一个人来看守他。

她向来没人管,那天刚好跑到附近玩,将他的绳子解开,放了他走。

他自己说的:“小妹妹,谢谢你救我一命,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来报答你。”

那就当他现在是在报答她。

郑雨薇想通了,也就不再纠结什么,靠在座椅上慢慢昏睡过去。

-

车上睡觉并不舒服,郑雨薇睡得半梦半醒,又做了噩梦。

梦里池惟不知怎么从警局逃了出来,又找到了她,将她用绳子捆住,囚禁起来,用鞭子抽她,还要强迫她。

燕回已经将车停在了酒店外面,陆君白他们三人都已经先上去了,只有他还留在车里等郑雨薇醒过来。

他没有关掉车内的空调,也没发出别的声响,只是这么侧过身安静地看着她。

女孩头微微歪着,头发还有些凌乱,高领毛衣将她的脖颈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

渐渐地,她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嘴巴也抿着,忽然,开始摆头,手指伸到空中挥舞,胡乱念叨着:“不要……不……别……我不要……”

看起来,应该是做了个噩梦。

燕回慢慢伸出手,想去抚平她眉间的皱褶,却又在靠近时停下,没敢真的摸上去。

修长的手指逐渐弯曲着收紧,在她眼睑处投下淡淡阴影。

如果当初,强硬地将她圈在自己身边,不给她留有选择的余地,而是自作主张地替她将一切麻烦事都摆平,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燕回闭了闭眼,手指轻揉太阳穴。

他从小就聪明,也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根据已知的东西来推测事情的正确发展发现,却没想到,在这件上,他似乎……

失手了。

活了二十几年,他自认为没什么后悔的事情,有的时候走错路,也觉得是自己应得的,从来不会觉得后悔。

但是对于她,他好像一直都在遇到意料之外的状况,也忽然间,有点后悔。

特别是,在池家,看见她瑟瑟发抖不愿看他,又惊恐地躲开他的触碰时,他忽然懂得,后悔是什么感觉。

没有人可以算无遗策,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从未想过,那个遗策是这样的让人难受。

“不要!”郑雨薇猛地一声尖叫,直接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她睁开眼,双眸水雾迷蒙,似乎只要一眨眼,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燕回敛了情绪,温声安慰:“别怕,我在。”

郑雨薇胸口不停起伏地喘着气,带着一些惊魂未定的茫然转过头看向他。

下一秒,忽然好像是委屈找到了缺口,眼睛一眨,一吸气,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哭得无声,就只是这样双眼委屈地看着他不停流泪,就让他的心软成了一片。

“小鱼……”燕回忽然附身将她圈进自己怀里,一手在她后脑勺轻轻抚摸,一手轻拍她的背,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

他的声音这样温柔,他说:“别怕,大哥哥在这儿呢。”

“呜呜……”

郑雨薇再也忍不住,埋在他怀里肆意地哭出了声。

这么多年的委屈和难过,从没有一个人将她抱在怀里,给她安慰和依靠,也没有人对她说“别怕,我在”。

“我没有、没有被他……”

“他掐我,我、我的腰、我的背、我、我好疼,他一直掐我……”

“他掐得我浑身都是伤,我、我……”郑雨薇一边哭得喘不上来气,还要一边哭诉委屈,断断续续的,“还好你、你来了。”

“我来了,以后也在你身边。”燕回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都被她的泪水湿透了一块儿,低头闭着眼轻吻了一下她的头顶。

“呜呜……”郑雨薇忽然哭得更伤心了,“但是我再也不干净了,他亲了我的脸,还咬了我的脖子,我不干净了……不干净了……”

大概是难过到了临界点,又忽然有人抱着安慰,郑雨薇本来要坚守的那些坚强忽然就坚守不住了,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和家长告状一般,什么都说了出来。

她本来觉得这些话很难以启齿,也不打算说出来给他听。

他不知道他对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怕自己是一厢情愿地偷偷对他动了心,怕自己说出这些是自取其辱,只打算解决完池家和池惟后就再也不跟他联系。

但是现在,她就像是赤脚走在冰天雪地里,原本脚已经习惯了这冰冷,还可以坚持走一段路,但忽然有人拿了一双毛绒鞋给她穿。

她脱不下来了,她只想什么也不顾地将这一点温暖抓住。

经历过寒冷又触碰到温暖的人,很难再回得去了。

她不想再去思考燕回对自己是什么感觉,也不愿去想他有没有也喜欢自己。

她只想要他温暖的怀抱,想要他温柔的安慰。

燕回忽地将她抱得更紧,“要不要以后都留在我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想码字

哎,本来这张就要搞池家的,实在不想码字了,先写到这里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