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3章 33

我的书架

第33章 3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 郑雨薇绝对不会选择只裹着一条浴巾就跑出来。

池惟虽然一直对她有着占有欲,可却在男女之事这方面没有太多的逾矩,加上她拖了会儿时间才过来开的门, 怕他发疯着急之下才裹了浴巾出来, 没想到却遇到他真的发了疯。

室内的灯她只开着床头的, 灯光昏黄暧昧, 浴巾也在挣扎着被他扯掉了。

郑雨薇顾不上再去推开他, 胡乱地四下摸索着,将能扯住的布料都用力拽紧了来遮住自己的身体。

冬日天冷, 她卧室里的空调刚刚洗澡之前已经打开,这会儿关着的门窗让空调的暖风更加闷人, 让人头晕脑胀, 像是要窒息一样。

池惟却好像因为这些而更加激动, 眼里布满情欲,仿佛一头看见猎物的野兽,全然失去了理智,扯着她的双手压住,不让她去扯浴巾和被子。

“池惟,放开我……你放开我……”郑雨薇一开始还大声吼着, 到后面声音就渐渐小了,声音里带着哽咽。

她长得很白, 又才十八岁, 肌肤细腻光滑, 光是看着就让人心动, 池惟的手一碰到,就感觉心头一团火在烧着,那根绷着仅剩的理智的弦也快烧断了。

“薇薇……”他嘴唇微微颤抖着, 脑袋越低越近,直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不!”郑雨薇崩溃地大喊出声,使劲浑身的力气挣扎起来,却依旧撼动不了他半分。

池惟却好像上了瘾,不断地在她脸上亲吻着,不放过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下巴。

最后,落到她的唇畔。

郑雨薇眼泪落了满脸,被他一一亲吻干净。

“我是爱你的。”他说,双眼迷恋地盯着她娇艳欲滴却紧紧闭着的薄唇,“我会永远爱你。”

他的吻落了下来,像火一般。

郑雨薇心如死灰地瞪着他,眼里布满了极深的恨意,仿佛此刻只要能脱身,就会想尽办法将他碎尸万段的那种。

然而池惟却迷恋地吻着她,对她恨意之深的眼神视而不见。

今晚大概真的没了。

郑雨薇心里难过到麻木。

原本她想的是,准备一件防身的武器放在床头,再准备偷拍的东西,等他要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再偷偷拿出武器将他打晕。

可是现在,她毫无准备,就被他直接推倒。

男女力量本就悬殊,更何况池惟是练过的,被他这样控制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如果真的被他玷污了,那就拉着他一起下地狱,死也要拉上他垫背。

郑雨薇放弃了挣扎,整个人如同木头一般毫无感情地躺在那里,也不再做任何的反抗。

池惟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变化,还以为她是答应了与自己做那种事情,动作也变得温柔了些,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温声低语:“别怕。”

他将她被压住的手放开了,转而跟她十指相扣,“我会很温柔的。”

郑雨薇闭上了眼,心里已经在想如何找到机会将他给杀了再碎尸。

今晚过后,不是他杀了她,就是她杀了他。

就这样解脱,也挺好。

-

燕回一般都有专人开车,他工作太累或者太忙的时候,通常都是不愿意自己开车的。

但是此刻,夜色里,他却将那辆迈巴赫开出了火箭的气势,看着前方川流不息的车辆,恨不得可以直接腾空而起,直接飞过去。

一路也不知道超了多少车,闯了多少次红灯,打不通的电话固执地又重复拨打了多少次。

最后,终于进入了那条盘山公路。

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不断收紧,汽车的引擎声伴随着风的声音在黑夜里“轰轰”地响,说是赛车车速也不为过。

在距他不太远的地方,警灯不断闪烁着的几辆警车也飞速前行着,警铃声不停地响,周围的车礼貌地避让开,让警车先行。

燕回的眉头一直蹙着没敢松开,不敢想,若是自己没有在梧西市跟人谈合作,而是远在衡南,此刻又该如何。

等他真的乘着飞机赶过来,怕是一切都晚了。

别说是在衡南,就算是此刻身在梧西,已经到了池家所在的这片山的盘山公路上,他也仍旧不敢放心半分。

池惟那样的人,一旦失去理智,就什么都不会顾。

燕回紧紧抿着唇,踩着油门的脚更加往下,将本就超速了车开得更快、更快、

在路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未知的恐惧和折磨。

-

郑雨薇的房间里,池惟早已沉迷于眼前可以触及到的一切。

不再反抗的郑雨薇让他觉得很享受,她的肌肤是那么细腻光滑,比剥了壳的鸡蛋手感更好。

情到深处,他再难控制,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掉。

刚要再度压下去的时候,仿佛想到了什么,又探身到床尾去找自己的长裤,在兜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不再被池惟压着,本来心如死灰的郑雨薇仿佛又感到了一丝生机。

她看见池惟弯腰在床尾翻他自己的裤子,没有大声呼救,而是转过头,寻找着床头柜上是否有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

她房间里大多数东西都是钱之琳布置的,钱之琳有些富太太的审美,当初又为了要讨好她和池惟,所以给她的房间布置得很是富丽堂皇。

就比如,床头柜上的那一个装饰用的,用纯铜制作的复古电话。

郑雨薇慢慢摸索过去,池惟并没有注意到她,还在找他的衣服口袋。

他记得明明有准备套的,但不太记得放在了哪个口袋里。

郑雨薇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气,将那台纯铜制作的复古电话抱了起来,池惟还是背对着她。

就是此刻,就是现在,砸下去,不要犹豫,砸死了也是防卫过当,不是蓄意杀人。

郑雨薇给自己打着气,深呼吸,将那台电话高高举起,朝着池惟重重地砸下去。

然而却在同时,池惟找到了套,转过头来,要跟她继续刚刚的事。

见此情景,他反应十分迅速地偏头一躲,再顺势捏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动作。

“你?”池惟微微眯着眼抬头看她,似乎有些不解。

他以为,她刚刚不反抗,就是答应了,就是愿意和他做那种事。

而她一开始的反抗拒绝,也被他理解成了害羞和矜持。

他以为,她也是一样地爱她。

郑雨薇处于高处,而池惟坐在床上,属于防守方。

她不想再掩饰什么,反而更用力地想要将手里的电话砸下去。

“原来是这个意思。”池惟忽然笑了,用力地收紧了拽住她手腕的手,捏得她骨骼都泛着疼。

随即,笑容一敛,将她狠狠往前一拽,拽进了自己的怀里禁锢起来。

郑雨薇手腕被他捏得生疼,再也捧不住那台电话,一松,电话直接落下,要砸到池惟身上,池惟却抱着她一滚,躲开了那台电话。

“不是爱我吗?”池惟压着她问,“就是这样爱我的。”

-

燕回开着车,直冲上去,到了池家大门口,门卫还来不及叫他出示证明,他就直接冲断了防护栏进去。

刺耳的声响顿时引起了池家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跑出来看,就连钱之琳,也从楼上房间的窗户探出了头。

那辆迈巴赫冲进了池家大门后也没有停下来,直直地朝着客厅的方向冲过去。

随即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门打开,燕回从车上拖了根钢棍出来,将车门重重甩上,发出一声“砰”的声响。

他从没来过池家,但却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不需要任何人带领,便直接朝着楼上郑雨薇的房间闯过去。

他本来就不爱笑,平常就是个瞧着挺高冷的男人,此刻浑身更是透露出一股肃杀的气场,在夜色德龙赵志霞,更像是地狱修罗,让人只敢远远看着不敢靠近。

池家的佣人们瑟瑟发抖地围观着,煤矿有一个人上前拦住他。

门卫和保安们慢了一步在后面拿着武器追过来,燕回却已经拖着钢棍上了楼。

池有德今晚还没有回来,家里的主人只剩下钱之琳,她火急火燎地披着衣服冲过来要拦住燕回:“你干什么!这是我家,你给我——”

燕回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被他的眼神吓得愣了一瞬,随即想到这是在自己家,又大着胆子要冲过来拽住他的胳膊。

“滚。”燕回一声低吼,拽住她的手腕一丢,钱之琳就被甩到了几米远的地上。

她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苦,顿时疼得起不来,在地上对燕回破口大骂。

燕回对她置之不理,已经到了郑雨薇的房间门外,抬脚一踹,将房门猛地一下踹开。

凤眸一扫,便看见了床上正在挣扎的郑雨薇,以及刚抬起头看着他的池惟。

“你他妈滚出去!”池惟大骂,随即用被子将郑雨薇裹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燕回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好事眼看着就要成了,却突然被打断,当即怒火中烧,要爬起来跟燕回干一架。

不等他过来,燕回却已经提着钢棍朝着他过去。

他本来沉寂如同寒冰的双眸在看见床上那副画面的时候就如同刀剑浸了毒药,变得更为可怖冰冷。

面对池惟的破口大骂和愤怒的表情,燕回的表情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一个来执行任务的死士,没有任何人类的情感。

他什么话也不说,眼里也没有郑雨薇,只盯着池惟,走过去,手里的钢棍举起来,重重地落下。

一声闷哼响起,刚要站起来的池惟身体一缩,又重新跌坐回去。

但他却不是这么轻易就会倒下的,很快便忍着痛重新爬起来,要跟燕回来一场打斗。

然而他本来就先吃了一棍,燕回又是发了疯的力道,他多多少少有点不占上风。

燕回手里的钢棍不断地挥下去,有的落在床上,有的落在墙上,有的落在地板上,但是更多的,落在了池惟的身上。

池惟躲闪着回击,燕回却比他更能躲闪。

渐渐地,池惟体力不支地滚到一边,恰好看见了刚刚那台郑雨薇要用来砸他的纯铜电话。

他迅速地爬起来抱住那台电话,要砸向燕回。

郑雨薇看见了,立即双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放开!”池惟吼到。

郑雨薇却拼了命一般死死地抱住他的胳膊,丝毫不肯松开。

就在此时,燕回抬脚一踹,将池惟踹得飞出去一米远,手里的那台纯铜电话也瞬时落下,眼看着就要砸到郑雨薇的脸上,他手里的钢棍一挥,与那台电话碰撞着,发出金属碰撞的巨响。

随即,那台纯铜电话落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楼下响起了警铃声。

池惟被打得太狠,跌在地上一时半会地爬不起来。

燕回这才好像理智和意识统统回笼一般,低头去看郑雨薇。

郑雨薇跟他对视了一眼,随即迅速地别过脸去,不敢看他,眼泪顺着流下来,将被单都湿了一块。

“小鱼……”燕回开了口,喉头干涩,嗓音就像是被打磨的砂纸磨了一般,不再是平常的那种低沉悦耳。

郑雨薇不敢看他,也不敢应他,只愿他以后永远都忘记她。

燕回弯下腰,伸手要去抱她,手指刚刚轻触到她身上裹着的被子,她就瑟瑟发抖地哭喊着:“不要!”

燕回的手顿在半空中,不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是我。”他说,“我也不可以吗?”

“不要……”郑雨薇嗓音颤抖地重复到。

燕回垂眸一瞥,看见了她露出来的脖颈上大大小小的红痕,就像是被烫到了你一般,飞快地别开了眼,垂在一旁的手指颤抖着捏紧了。

怪不得,怪不得她这么害怕这么抗拒,原来……

“我带你走。”燕回喉头一哽,却仍旧耐心温柔地劝,“警察到了,你安全了。”

门外响起钱之琳的吼声:“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来的!这里是池家!不许进去!保安!保安!”

随即一群穿着警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有人报警这里有人犯罪,通通都不许动!”领头的警察这么吼了一声,随即大手一挥,示意手下的其他警察上前将房间里的几人控制起来。

有警察冲过来要控制郑雨薇和燕回的时候,燕回按住了郑雨薇的被子,抬头看向那个领队的警察:“是我报的警。”

“你报的警?”领队的警察说着朝燕回走了过来,看了眼床上被包裹起来的郑雨薇,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什么,“先做口供笔录,回警局,一起解释清楚,我们要查明后再做决断。”

随后他招手示意其中的一个女警过来:“给她换上衣服一起带回去。”

女警领命后,领队的警察让人把房间里的所有人全都带了出去,只剩下那个女警和郑雨薇。

“我帮你换衣服,你不要怕。”女警见多识广,这场面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语气极度温柔。

随后她在房间内的衣柜找到了郑雨薇平常穿的衣服,过来要给她换上。

郑雨薇抗拒着不让她碰,她也不生气,反而比刚刚更加温柔,就像哄女儿一样:“乖,你别怕好吗,我只是帮你换衣服,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她耐心劝了好半天,郑雨薇才答应让她换。

然而等她一掀开郑雨薇的被子,看见她身上大大小小的红痕,还是忍不住吓得手指一缩。

郑雨薇看见了她的反应,更加难过:“你也觉得很吓人,对吗?”

“没事儿,都会过去的。”女警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继续宽慰她,然而内心因为同为女性而产生的那股难过还是让她忍不住眼眶泛红。

郑雨薇忽然固执地解释:“没有,他……我……”

她急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张口就不成句子。

“我第一次还在!”她急得哭了,“他来了,他救了我!”

“好好好,别怕,我们会帮你讨回公道的。”女警给了她一个拥抱,开始替她换衣服。

给郑雨薇换衣服的女警是个很贴心的女警,本来给她拿的衣服是随便在衣柜里找的,后来看见她身上和脖颈上的红痕,就迅速换了高领的毛衣,将那些痕迹都遮挡住了。

-

警局内,三个人被分开审判着,池惟是最后被审判的那一个。

池有德被钱之琳打电话叫了回来,一同追到了警察局,见郑雨薇先出来了,忍不住就对她破口大骂起来。

“安静!”警察呵斥到。

钱之琳这才不满地瞪了瞪郑雨薇,闭上了破口大骂的嘴。

很快,宋清和陆君白跟边骁都赶了过来,他们三个跟着燕回一同来的梧西谈工作,顺便在这边玩几天,这会儿接到消息,自然是迅速赶了过来。

陆君白一看到郑雨薇就诧异道:“小美女,你——”

边骁眼疾手快地捂住了他的嘴,低声在他耳边提醒:“五哥,少说点。”

陆君白眨了眨眼,点点头,边骁才放开他。

紧跟着燕回也出来了,钱之琳见到他又忍不住要冲上去打他骂他,被警察吼着制止了。

燕回将池惟打成那样,原本是要被关的,但最后郑雨薇为他作证,他被认定为成见义勇为与正当防卫。

至于池惟,最后以强奸罪先行关押起来,等待进一步侦查。

这结果对于钱之琳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在警察局里哭得震耳欲聋,边哭边骂,然而除了池有德,再没有任何人安慰她。

燕回没有理宋清和他们三人的呼喊,而是直接走到了郑雨薇身边。

他朝着她伸出手,凤眸轻垂,落在她轻颤的眼睫上,声音在夜色里被风吹得很温柔:“跟我走吗?”

这是第三次,燕回问她要不要跟他走。

而前两次,她都跟他走了。

郑雨薇看着他伸出来的手掌心,很想将自己的手放上去,从此以后都跟他走。

跟他走,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都很好。

前尘尽忘。

但最后她摇了摇头,:“不。”

她不再敢再牵他的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迟到几分钟,这张写得有点停不下来

爬上来改下错别字,检查了一下,好像有点忍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