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2章 32

我的书架

第32章 3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雨薇从来就不相信, 像池家这样的家庭会做什么干净的事。

从那天被池惟要求跟他一起做事的时候,她就准备好了,要仔细搜寻一切有关的证据, 而这证据, 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财务。

有池惟在旁边一直看着, 他又是个聪明的, 还会随时观察她的动向, 这让她不得不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虽然她现在回到池家,也被池家承认了是亲女儿, 但是公司的事务还是交由池惟来打理的,她根本摸不到重要的关键的东西。

但她也慢慢知道, 公司不止一个账本。

财务那边会做一个明面上的账本, 私底下还有另外一个。

池家为了逃税漏税, 注册了好些空壳子的小型企业,利用国家对于小微企业的税务减免政策来进行一个避税。

同时,池家在没有购买实际货品的情况下,利用支付手续费这一方式取得了虚开的专用增值税□□,利用虚假□□计入生产成本,以此逃避的税额高达几千万。

这还是近一两年的, 之前的郑雨薇还没有接触到。

但很奇怪的是,这么大的数额, 池家居然逃过了审计。

郑雨薇压着心底的震惊, 慢慢寻找着机会, 将这些做好了证据记录。

如果这一切可以成功举报, 池家被查,那么少则也可以判几年并且罚款,够他们喝上一壶的了。

只是池惟毕竟不算是正是接管公司的事情, 而且各项代表也都不是池惟的名字,如果要用这个来搞池惟,似乎有点难度。

郑雨薇将房门反锁上,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手间,躲在里面悄悄将自己搜集到的证据发给燕回。

对于这些事情,她只知道个大概,半知不解的,还得看燕回怎么做。

发完后,她将手机放到一边,打开了水龙头,一边洗澡一边想着:该怎么搞池惟呢?

从前池惟做了那么多变态的事,但是时间过去太久,她早已没有证据,况且那时他还是未成年。

目前池惟所做的事,好像又不足以让他被关个几年受个教训。

如果最后不能掰倒池惟,那么她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

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下,郑雨薇伸手捞过来,是燕回给她的回信:【差不多了,不管是对于池家还是封之林,但对于池惟的影响不大,你决定回来了吗?】

郑雨薇擦了擦手回到:【不,再等等。】

等了一会儿,才收到燕回的回信:【不要做傻事。】

郑雨薇抱着手机缓慢地眨了眨眼,有些呆滞。

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

刚刚那瞬间,她确实有想过,要不要以自己做诱饵,诱惑池惟对自己实施犯罪行为,最后再报案将他抓起来。

但这个方法太过冒险,很有可能将自己也搭进去,所以她有些犹豫。

燕回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

另一边,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燕回盯着手机屏幕正在走神。

陆君白忽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圈:“三哥?魂儿呢?”

宋清和在一边搭话:“多半又在想那个小美女呗,这还用问。”

边骁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给燕回放到面前:“三哥,别想了,喝酒。”

燕回眉骨微抬,换了个姿势坐着,淡淡应到:“好。”

随即又开始神游。

陆君白摇摇头:“三哥没救了没救了啊。”

话音刚落,身旁的燕回忽地起身,一阵风猛烈刮过,燕回没了踪影。

陆君白抓着沙发靠背左看右看,见鬼一样:“三哥呢?”

宋清和:“被勾走了。”

边骁:“被你气走了。”

陆君白喃喃:“不是吧,我也没说错什么气人的话呀……”

-

燕回从酒吧跑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喝酒,一把拽开车门就上去将车开走了,同时给郑雨薇打电话。

响了几声才被接起来,那边传来阵阵水声,夹杂着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喂?先生?”

“你在做什么?”

“洗澡啊,怎么了?”郑雨薇的声音忽然放得很低,近乎是气声,“是不是证据有什么问题?”

“没。”燕回呼了口气,车速慢了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我……”她的声音顿了很久,“您是怎么猜到的?”

“这不是很难。”燕回显然不打算细说,眉头微微蹙着,像是一团乌云散不开,“你别做傻事,池惟有多变态,你比我更清楚。”

那边忽然安静了好一阵,郑雨薇的声音小小的,不答反问:“先生,您是在担心我吗?”

燕回失神了一瞬,随即快速转动方向盘,才没跟别人的车撞上。

那辆差点被他撞上的车的司机降下车窗正要探出头来骂,看见车型和车牌又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

-

郑雨薇蹲在地上,冰冷的洗手间里因为开了浴霸又打开了热水,稍微显得不那么冷。

她将手机紧紧贴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听着那边燕回传来的呼吸声。

头发还没洗,但是洗澡的时候被打湿了,这会儿正往下滴着水。

水从脸颊往下落,又从耳畔滑过,她也分不清是手上的水还是头上的水,总之,手机似乎也快要打湿了。

但她却没在意这个问题,只是大着胆子,鼓起勇气,又很执着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自己不幸被池惟拉入了地狱,她只想在这之前知道,可曾有人真的为她动过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像空旷的山谷里传来回音,他说:“是。”

郑雨薇翘起唇角,小声问:“为什么呀?”

“因为。”燕回顿了顿,像是在回忆些什么,“十几年前,有个叫小鱼儿的小女孩儿对我说——”

郑雨薇嘴角的笑忽然凝固了,她抓紧了手机,眼神里有一些茫然。

十几年前……

小鱼儿?

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却又记不太真切。

“她和你说什么了?”她问。

“她说,大哥哥,你要好好活着,然后把这些坏人都抓起来。”

大哥哥。

这句话,怎么好像那么熟悉。

太小的时候,那些记忆都好像消失了,而后来在池家,她认识的男生少之又少,所以这个大哥哥,可以算是她这些年记忆里比较清楚的一个男生了。

但是时间太久,总归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郑雨薇皱着眉,努力地回想着。

她忽然低头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那条红绳手链,猛地记起了什么:“你有没有送过她什么东西?”

“送过。”

“是什么?”

“一条有小鱼儿吊坠的红绳手链。”

那不就是……

郑雨薇盯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条有小鱼儿吊坠的红绳手链,呆滞地眨了眨眼。

她抓住那个小鱼儿吊坠,仍旧是不敢置信,喃喃到:“就是你吗。”

“是我。”

“所以。”郑雨薇喉咙忽然变得有些干涩,努力咽了咽口水才能继续发出声音,“你是早就认出我来了吧。”

不知为什么,本来应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一想到,也许他早就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告诉她,让她有那么多的迷惑和那么多的幻想,她就有些难受。

燕回没有回应,郑雨薇有些崩溃地追问:“是什么时候认出来我的呢,是开学那天,我的手链掉在你车上的时候吗?”

沉默着的燕回开了口:“不是。”

“那是什么时候?”郑雨薇想不到还有什么时候更合适了。

“你还记得,五月份的一天早上,你去致远楼交作业撞到人了吗?”燕回很认真地做着解释,“就是那天早上,我看见了你手腕上的手链,但当时的我,并不敢确认你就是小鱼儿。”

是那天……

郑雨薇想起来了,那天早上她确实撞到了人,但是她赶时间,只是道了歉,却没仔细看自己撞到的是谁。

“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学校,是故意……”

“不是,陈锦林是我师兄。”

数学老师是他师兄。

郑雨薇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想起来那支笔帽上有个“燕”字的钢笔,她将它妥帖地收好,细心地安放,随时准备着等它的主人来要回它。

所以,其实那支钢笔,是他的吧。

她想着一切可能会跟他有关系的事情,那支钢笔,那些莫名其妙的花,那场学妹莫名其妙的加油,那对无缘无故出现的袖扣,那个将她送到临市又送到衡南的司机。

一切奇怪的事,都是从那天早上在致远楼撞到他后而开始,所以,一切都是他做的局吗。

郑雨薇心里乱糟糟的,她不知道此刻该怎么样去面对燕回突如其来的身份上的转变,从一个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成功人士,忽然变成了小时候被她救过的那个大哥哥。

她太久不说话,燕回便开了口:“我之所以现在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

他还没说完,忽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郑雨薇吓得手一抖,也顾不上他要说些什么,直接将电话挂断。

这样的敲门声只可能是池惟,她刚刚将门反锁了,池惟打不开她的房门时就会这么急躁地敲门。

“等等!”郑雨薇扯着颤抖的嗓子应了一声,胡乱地将那个手机关了机,随后扯了条浴巾裹上,又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和眼神,这才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开门。

“怎么这么久。”

门一打开,一股酒气迎面而来,池惟的声音里满是不满。

“我在洗澡,你喝酒了?”郑雨薇打量着他的神色,看起来好像喝得还不少。

“嗯。”池惟一手撑着她的门框,一手就直接要伸过来揽住她,“妈刚刚说她心情不好,让我陪她喝会儿酒,我就喝了几杯。”

几杯?

郑雨薇眉头微蹙,池惟的酒量虽然还算不上多好,但也不至于喝了几杯就成这样。

肩膀上他伸过来的手很是滚烫,郑雨薇躲了躲,却换来他更加用力的握紧。

怎么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郑雨薇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太对,但看池惟这样子,没打算让他进去,就想着在门口这样哄哄他让他回去洗澡睡觉。

还没开口,池惟忽地一用力,直接拽着她,一把将房门甩上,双手都搂过来,埋在她的脖颈处喘气。

他的浑身都是滚烫的,就连呼出的气也是。

郑雨薇心跳突突的,莫名感觉到一丝危险。

她是打算要诱惑池惟犯罪,可是她还没做好准备,至少,还没做好留下证据的工具。

“薇薇。”他喃喃低语,“我好爱你啊。”

郑雨薇抗拒被他抱着,但却不敢真的将他推开,怕他在醉酒的情况下发起酒疯不受控制。

池惟说了爱她,却没得到回应,就有些不满:“你怎么不说爱我。”

郑雨薇小心翼翼地回应:“你听话,我就爱你。”

“凭什么要我听话,你爱我,应该你听话!”池惟一下就着抱住她的姿势收了力道,让她跟他贴得更近。

郑雨薇皱着眉,这姿势和力度都让她极度不舒服,正要再说些话让池惟松开她时,却被他一下打横抱起来。

“你干嘛!”郑雨薇一阵惊呼。

池惟低头看着她,眼里有深深的侵略意味:“借酒行凶。”

“不!”郑雨薇瞬间冒起一阵冷汗,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控制,仍旧想用洗脑的方式让他放开自己,“你这样是不对的,如果你爱我——”

“如果我爱你,我应该完全占有你。”池惟却不像平时那样好骗,直接将她甩到了床上。

他压了下来,将正要翻身逃走的郑雨薇拽回来,举起她的双手按在头顶上方,压住她不停乱蹬的双腿,如同恶魔低语一般开了口:“别怕,我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的。”

-

燕回刚刚是有隐约听见电话那边有敲门声响起,还没听得太清楚,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

他再打过去,电话就已经显示关了机。

应该不是没电了,燕回不放心地又打了几遍,想到那有些急促的敲门声,他的心跳也变得有些快。

刚刚车开出来,他并不清楚自己要往哪里开,但是此刻却清晰明了地变了方向,直直地往池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不是手机没电了,而她选择直接挂掉电话,显然那边敲门的人是池惟。

燕回又打了一遍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池惟这么久都没离开……

燕回眉头紧蹙,换了另一个号码打过去,通了。

床头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着,埋头要亲吻的池惟原本不打算例会,但那噪音实在烦人,他只好一边按住乱动的郑雨薇一边跑过去将那手机拿起来,也没看是谁打来的,接通以后直接骂到:“打尼玛!”

随即将手机直接甩了出去。

手机里传来“嘟”的一声,就像是什么东西在燕回的心头开了一枪。

那句池惟的骂声里,他好像听见了郑雨薇轻微的呜咽声。

再打过去,电话已显示关机。

燕回再顾不得许多,直接报了警,随即踩上油门加速,直直地往池家的方向冲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的“池家为了逃税漏税,注册了好些空壳子的小型企业,利用国家对于小微企业的税务减免政策来进行一个避税。

同时,池家在没有购买实际货品的情况下,利用支付手续费这一方式取得了虚开的专用增值税□□,利用虚假□□计入生产成本,以此逃避的税额高达几千万。”这一段参考引用改编自网络的逃税漏税案例

接下来就收网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