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30章 30

我的书架

第30章 3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北市的冬天外面虽然很冷, 但是室内有暖气,是要比梧西和衡南冬天的室内暖和很多的。

封家给郑雨薇准备的房间是一楼,一看就是女孩子住的房间, 床头柜都雕刻着精细的花纹。

房间里暖气很足, 郑雨薇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 翻来覆去睡不着。

外面皎月无暇, 投射在雪地上, 泛起清冷的光辉,她就这么躺在床上看了好半天。

手机里刚刚发出去的信息还没有得到回应, 她干脆番神器来,坐到床边, 打开相机对着外面的夜景咔咔来了几张。

而后筛选裁剪一番后, 打开刚刚那个号码, 发了彩信过去。

她原本就只有燕回的电话号码,还是那张名片上的,大概是商用的号。

自从那天跟池惟走后,她就当着池惟的面删掉了燕回的联系方式,以表明自己跟他决裂的心。

但实际上,她早已经他的电话号码背了下来, 随后以10086的名义存好,以免引起池惟的注意。

事实上, 池惟并不是个愚蠢的人, 他很聪明, 所以就算这样, 郑雨薇发完信息以后还是会将记录全部都删掉。

之所以还要存下来他的号码,她是怕燕回会给她主动发些什么被池惟看见。

过了许久,久到郑雨薇都撑着脸要在窗边拽瞌睡的时候, 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一下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按开了手机屏幕,看见了燕回的回信。

她刚刚思来想去,琢磨不明白他们几人的关系,但是直接问的话,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

她时他什么人呢?

什么也不是。

不过是他心善,愿意帮助自己走出困境,那么他做了哪些事,只要不伤害到她,都与她无关,她有什么立场去质问他?

所以到最后,她也只是问了他:【先生,封行他……是您朋友吗?我感觉他对我有一些特殊。】

燕回的回信是:【是,他会帮你的,不用担心。】

看见这个回答,郑雨薇心里确实放心了一些,但好像有什么东西挠着她的心似的,痒痒的,让她忍不住又问:【您认识怀羽吗?】

过了会儿,燕回回她:【为什么这么问。】

郑雨薇深呼吸了口气,将早已想好的托词发出去:【怀羽是我的朋友,曾听她讲过,有一个叫封行的前男友,也是北方人,我只是好奇,她的前男友是不是就是封行,因为您说封行是您的朋友,所以就顺便问问您,认不认识怀羽。】

-

另一边,燕回撑手站在写字楼的顶层,俯瞰着衡南市的夜景。

这城市灯火万千,车水马龙,就算到了夜里,也人潮拥挤。

好一个不夜城。

想到刚刚郑雨薇发来的信息,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来,而后,斜靠在窗户上,单手持着手机轻轻点了几下,打趣似的回到:【这算是跟我分享好朋友的秘密吗?】

他甚至都能想到,这个答非所问似是而非的回答,让她小小慌乱的样子。

郑雨薇捧着手机一脸臊得慌,万一只是巧合呢,也许他们根本就不认识,那么自己刚刚那一出,岂不是就把怀羽的秘密泄露了?

这么一想着,赶紧放弃了继续打听的念头。

很快,燕回收到她的回信:【没有!我没问!好了我要睡了,晚安先生。】

他微微颔首,单手抵着额头,忍不住笑意更甚。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但太年轻,总容易显得有些慌乱,又因为没什么朋友,对朋友很是看重。

他这么轻轻一点,她自然就会放弃追问这样可能会泄露朋友隐私的问题。

-

在洛北市封家的第二天,封行早早去了公司一趟后就回了家。

郑雨薇醒得早,她以前又没怎么看过下雪,所以一大早起来就坐在窗边看落雪。

远远地,就看见封行从那边大门口进来,沿着石板路往客厅的方向走。

他长得很是高大,穿着一件很长的羽绒服,明明骨架也很大,穿着羽绒服却不会显得很臃肿,反而像个行走的衣架子,走起路来很是带感。

她就这么坐在窗边看着,不知是她目光太过灼热还是他的感觉太过敏锐,竟就这么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偷看就这样被抓包,郑雨薇有些脸热,想移开眼,却又强撑着没移开,假装没看见他,假装自己在看落雪。

而后,就见他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郑雨薇的心跳快了两拍,怕被他教训一顿。

但想起昨晚燕回说的话,她又淡定了一些,见他走到跟前了,便装作才看见他的样子,诧异地站起来,将窗户打开一面,“大哥?您怎么这么早从外面进来了?”

封行还是一贯地露着笑,微挑两道剑眉,心想这小丫头还挺会装,但面上不显,很和善地回应她的话:“去了趟公司,处理些事,这么早起来了?没睡好?认床?”

郑雨薇摇头:“不是认床,就是从前没见过这样的雪,所以一大早就起来看雪了。”

“噢……”封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白了,明天带你们去烤雪。”

“烤雪?”

“嗯哼,去郊区的久宁山,那儿赏雪好,还可以烤雪煮茶,吃火锅,烤肉,滑雪。”封行笑得半倚靠在她窗边,低头看她,“想去吗?”

郑雨薇点点头:“想,大哥说去我就去。”

“这么乖啊?”封行忽然恶趣味地上半身前倾,从她打开着的窗户探进一点,“跟燕三说的,不太一样么。”

郑雨薇吓得往后退了小半步,还在装:“燕……三?”

“没什么,一个臭商人罢了。”封行被她逗得一阵轻笑,又直起了上半身,退了回去,“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她说些什么,便直接转身要离开。

郑雨薇忙叫住他:“大哥。”

“嗯?”

“您认识……怀羽吗?”

郑雨薇心想,这样问的话,应该就不算泄露怀羽的秘密了吧?

封行身形一顿,笑意敛了些,眼睫微垂,而后,淡淡道:“不太认识。”

他转身走了。

郑雨薇便确定了,他认识怀羽,不仅认识,他还就是那个怀羽说绝对不会原谅的渣男前男友。

而且,燕回他们,确实就是宋清浅之前曾说过的,那些她的哥哥们。

兜兜绕绕这么一大圈,她从池家逃出来以后认识的人,居然全都是燕回的人。

这究竟是缘分,还是……

还是燕回刻意而为之呢?

-

郑雨薇住的房间里是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洗漱台的,她在里面收拾好了才出去。

封行已经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喝咖啡了,池惟才揉着额头晃悠着从另一边过来。

吃过早饭,封家的人就聚在一起,商量着要给池惟介绍些公司的业务熟悉熟悉。

老爷子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虽然还没明确地分割财产,但是名下的企业是有所分工的。

大头是老大家,也就是封行他爸妈这边在负责,而小头这边则是封之林他们在负责。

如今就商量着,让封之林带池惟熟悉熟悉一些业务。

封家旗下涉猎甚广,餐饮娱乐科技等许多大行业都有涉猎,分公司也很多,封之林负责的是娱乐业这一块。

封之林年少时爱玩,如今年纪大了也不是很靠谱,说着是让他负责娱乐业这一块,但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封行在操心。

封之林对谁主要负责并没有很大的感想,在他的眼里,这个家不管怎么样都有他的一份,他就算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老爷子不爽,也不能真的把他逐出家门。

他对于钱有野心,但对于事业却宛如咸鱼,毫无抱负。

但如今自然不一样了,他的儿子回来了,他没野心做事业,他儿子有,肯定得帮他争取一下。

徐友宁就是这么被封之林劝服的:“总不能全让老大一家占了去,虽然惟惟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但毕竟是我的儿子,以后不会不管我们,况且还有礼义廉耻在这里,他怎么敢真的不管?”

封行装得很有长孙样,在他们会谈期间,很是善解人意地开口:“公司里我都打点好了,池惟想什么时候去看看都成,没人敢说闲话。”

郑雨薇在一旁默默听着,她坐在池惟旁边,小声问:“我可以一起去吗,你不在,我没有认识的人,有些不自在。”

池惟很是喜欢她这样依赖他的感觉,欣然应允:“你肯定是跟我一起。”

郑雨薇嘴角微翘:“谢谢你。”

周围一圈长辈见他们这样偷偷咬耳朵说些悄悄话,只以为小年轻恩爱缠绵,都在那里打趣笑着。

郑雨薇做出害羞的表情,微微低下头,揪着自己的衣摆,看得池惟信以为真,心情更好了几分。

-

封家独占一栋写字楼,郑雨薇跟着池惟在封行他们的带领下进去,逐层参观。

她仔细而小心地观察着一切,又要装作只是好奇的样子,以免被池惟发现些什么。

但最终参观了半天,却毫无收获。

郑雨薇有些泄气,不过想到这是封行带他们过来的,封行那么聪明,又怎么会让她看出些什么。

但燕回说封行会帮她,她就有些疑惑:封行会怎么帮她?这是封家的产业,封行又怎么会做对自己家不好的事呢?

还没等她完全想明白,封行就说:“小叔名下管着一家娱乐传媒公司,我再带你们去看看。”

郑雨薇听见这话,便提起了精神。

封行说,这是他小叔,也就是封之林名下的公司,也就是说,跟封家关系其实不太大,大概就只是靠着封家乘凉罢了。

也许在那里,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

很快,他们就到了那家传媒公司。

郑雨薇跟在后面进去,小心仔细地观察着一切。

里面有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艺人和经纪人,还有一些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

暂时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但像他们这样大张旗鼓地进来参观,能看见或者听见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那才是真的奇怪。

郑雨薇想了想,正要借口肚子疼去上厕所,封行忽然转过头对她道:“小妹,我带池惟去谈点事,要么你去楼下公司餐厅喝点东西等我们?”

池惟眉头微蹙:“大哥,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都是咱们家的人,就在楼下公司的餐厅,一会儿咱们谈完了去找她就是了。”

郑雨薇正想找个借口溜走,封行这行为无异于雪中送炭。

“没事的,我正好有点口渴了,我下去等你们。”

说完,她便朝着他们挥挥手直接下楼。

一家公司,最可能诞生秘密和八卦的地方,除了食堂和办公室就是洗手间。

郑雨薇下楼后,先到餐厅里点了杯喝的坐着,见周围没什么人,便转身去了洗手间。

凑巧,她刚进了一个隔间把门关上,门外就进来两个女人,小声说着什么。

燕回曾和她说过,找证据的时候可能会用到录音,但偷偷录的音会因为获取手段不正确而无法成为证据。

因此,她不能直接打开录音软件录音。

但从她们的谈话中得知,确实是有什么秘密的,这个音必然要录,所以她便打开了录屏软件以及录取外界声音的麦克风,假装是在录屏,不小心将她们说话的声音录进去。

录屏的内容她早已经想好,就是假装给别人录一局游戏玩法教程。

这样,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将她们说的话录下来。

那两个女人小声谈论着:“听说这次对方花了五百万呢。”

“五百万算什么,对咱们佑宁传媒的封总来说,连根小手指都比不上。”

“那可不一定哦,之前就听说封家老爷子挺不满咱们封总这样贪玩的,控制了他的经济大权一段时间呢。”

“你怎么知道?”

“财务部那小灯你知道吧?她和我诉苦,说封总让她在账务上做手脚。”

“逃税漏税?”

“还能是什么?”

“啧啧……”

“那小灯答应了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过两天,我看她从封总办公室里出来,春风拂面满怀娇羞的样子,十有八九……”

“咦……不过话说回来,封总确实很帅啊,有颜又有钱,要是他追我的话,嘿嘿。”

“你可拉倒吧,人家早都结婚多少年了,还没有孩子,指定不太行。”

“那还是算了吧。”

“话说你刚刚说的那五百万是什么?”

“还是听小灯说的,好像是跟封家总公司那边有关,给封总五百万,让他帮忙行个方便。”

“真的假的?”

“这我哪知道,我不也是听说么。”

……

俩人又叽叽咕咕说了些话,随后一阵水声响起,俩人踩着高跟鞋走远了。

郑雨薇按了录屏结束键,将录屏的视频保存起来。

但刚刚听见的那些,仍旧是让她有些震惊。

封之林的问题,这么大吗?

为了确保没有失误,郑雨我将耳机从包里翻出来戴上,将录屏打开,试着听了一下,刚刚那两个女人说的悄悄话确实已经全都被录进去了。

她这才放心,建了个隐藏的文件夹,将录屏保存到那里面,收起耳机,理了理衣服,继续回到餐厅,重新叫了一杯热饮慢慢喝着。

一边等着池惟他们下来找她,一边想着,刚刚的那个录屏,是应该尽快发给燕回呢,还是先给封行看看?

封行刚刚到底是特意支开自己想给自己找这些证据的时间,还是单纯不想让她参与进公司的事情所以支开她,却被她误打误撞地听见的呢?

郑雨薇还没想好,池惟就和封行下来找她了。

“薇薇。”池惟还在门口就开始叫她。

她转过头去,对上封行略带笑意的一双眼。

封行无论何时,似乎总是笑着的,但内里确实让人揣摩不到的深意。

郑雨薇只敢看一眼,便将视线落到池惟身上:“我在这里。”

“等了这么久,无聊么?”池惟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自然而然地摸了一下她的手,“还行,不太凉。”

封行打趣到:“哎可别秀了,大哥我还是孤家寡人呢。”

郑雨薇忍着心里的不适才没有收回手,反而还挤出笑应到:“不无聊,也不冷,你们谈完了吗?”

“嗯,大哥带我见了几个负责人,聊了些事就下来了。”

“还不是他急着要来找你,不然我还得带他转转。”封行垂眸看着郑雨薇,笑得很有深意,“在这里待得还好吗?”

郑雨薇对上他的眼,总感觉他问的这话,似乎意有所指。

难道真是故意让她来到这一楼听八卦找证据的?

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凑巧,就在洗手间里听见了呢。

难不成,那两个人也是他有意安排的?

或者说,这家传媒公司,名义上是封之林的,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是封行的人,是他安插在这里的眼线?

作者有话要说:  封行也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所以呢……小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