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7章 27

我的书架

第27章 2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已过了立冬, 转眼已是小雪。

洛北市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空气里都带着冰冷的雪花味道。

天空是灰蒙蒙的,就像是黑芝麻雪糕最外面蒙着冰霜的那一层, 暗中又带着一点白。

封家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池惟第一次回到了这里。

这里面最高兴的当属封之林, 毕竟这么多年因为没有孩子, 他总感觉自己多多少少有点被人看不起的意思, 虽然从没人当他面说过,但自己心理上就不太过得去这一关。

如今他自己的亲儿子出现了, 还不得开心开心吗?

除了他之外,别人的笑就多少显得有点刻意了。

特别是徐友宁。

没有女人会喜欢自己老公跟小三生的孩子, 况且这个小三还是个这么龌龊的女人。

但有的时候利益总是大于很多所谓的“原则”的, 他们确实需要一个人来帮助他们在老爷子百年后分得一笔可观的财产。

封行扯了扯领带, 翘着腿才沙发上坐下,端起佣人倒好的茶水喝了一口,才笑着对老爷子道:“爷爷,人我可是给您带回来了,您瞅瞅怎么样?”

“好好坐着。”老爷子看了眼他的坐姿,露出了一丝不赞成的表情, 但很快注意力就放到了池惟身上。

池惟自然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卖乖, 当即就主动迎上前去, 乖巧地喊了声:“爷爷。”

他这个度把握得很好, 不会让人觉得很谄媚, 反而让人觉得,他在克制着自己的想念和亲密。

就连一抬头的眼神,都仿佛在诉说着自己对他老人家的感情。

老爷子本来还不太看好他, 但他装得毫无痕迹,就不免对他的态度好转几分,笑容里带着点慈善,对他嘘寒问暖起来,又说这么多年委屈了他之类的。

封行在一边听着,端着手里的茶杯挑了挑眉,好险才忍住笑。

就池惟这么厉害的演技,这个家里大概也就他不会被迷惑。

哦,不止,应该说,他和他爸妈,这样一个跟小叔封之林他们家行程一个竞争关系的存在,都不会喜欢池惟。

但人家毕竟才被接回家,大家怎么也得给他点面子,装都要装出几分和善来。

前几天封之林他们终于跟池家谈妥了,以后池惟就作为他们跟池家两家的孩子,两家长辈都帮助他,至于那个郑如意,自然是不可能扶正的。

但郑如意毕竟是池惟的生母,再让她做佣人似乎也不太好,就给了些钱,让她自己去买套房子养老,以后池惟时不时去探望一下就好。

况且池惟作为一个半路回家的私生子,就这么跟封行竞争,似乎不太有把握,因此池家也帮忙,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封之林他们跟池家以及池惟商量了这么多天才商量出来的结果,大家达成了一致,而池惟则作为一个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担起了这份跟封行竞争的责任。

-

冬至。

天气是阴冷的,呼呼刮着寒风,叫人出门都得拿围巾半遮住脸,免得刮得嘴唇裂开。

郑雨薇将围巾裹上最后一圈,遮住下面的小半张脸,头发扎成丸子头,只留下额前和两侧的一些小碎发。

在镜子前照了照,好像没有什么不妥了,她才拿上那个红色的刻有小鲤鱼的保温杯打算出门。

这个保温杯就是之前燕回说是客户送的礼品,家里没有别的女孩子可以用就送给她的那一个。

除此之外,那个纸袋里还有一条围巾,也就是她现在正戴着的这一条。

上个周她帮同事顶了班,这个周末同事说要还回来,因此她就放了个假。

正好冬至,怀羽邀请她去喝羊肉汤。

距离上一次见面也过去了许久,而且那次怀羽还喝醉了,瞧着情绪不太好的样子,所以这次郑雨薇就欣然应允了,打算过去好好陪陪她。

宋清浅叫住她:“小鱼儿,干嘛去?”

郑雨薇抓着门把手回头道:“朋友邀请我去喝羊肉汤。”

“哪个朋友呀?男的女的?”宋清浅很好奇的样子,“如果是男的可要小心别被骗了,你还小,不要谈恋爱,要谈也得找个好人。”

郑雨薇忍不住笑:“哪有谈恋爱,是个女孩子,大美女,之前我过来这边的时候认识的。”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

“等等!”

郑雨薇刚要开门,又被宋清浅叫住,她转过身好奇道:“怎么啦?”

“你那朋友住哪里啊,到时候太晚了我接你去,或者你告诉我个地址,万一有什么事儿呢,我好找人帮忙,不然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出事了怎么办。”

“不用担心啦,就在学校后街,不远的,我吃了饭玩会儿就回来,不会很晚的。”

“那还行,你去吧,注意保护小脸蛋儿,别被刮伤了。”

“好,那我走啦?”

“拜拜拜拜。”

-

郑雨薇一路步行到了怀羽家,上次给她买的那个烤红薯她第二天才热了吃上,说是味道还不错,所以这次过去她又给她带上了两个。

还是像之前一样,她到的时候怀羽已经都架好了锅,走到门口就闻见一股浓郁的羊肉汤香味。

不过这次看起来,怀羽的情绪比上次好一些,没再吵着要喝酒,而是热了几瓶豆奶,跟她一人一瓶地拿着喝。

郑雨薇一直偷偷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她上次醉酒后说的那个什么渣男,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跟怀羽可以说是朋友,但毕竟这种事,太八卦了她怕怀羽不开心。

吃饱喝足,怀羽拉着她要看电影。

郑雨薇看了眼时间,晚上七点半。

好像不太晚,还是可以看的。

怀羽拿了许多零食出来,还有各样饮料,跟她窝在沙发上一边看一边讨论里面的帅哥和美女。

看完电影,已经是晚上九点过。

她告别了怀羽回学校,拒绝了怀羽要开车送她的提议:“这里回去很近的,我自己回去就好啦,你早点休息。”

“那你路上要注意安全哦。”怀羽送她到门口,一直注视着她出了巷子才进门。

这世间还不算晚,后街上一片灯火通明,处处都可见衡南大学的学生。

小吃摊还是一样热闹,水果点心铺子也依旧人来人往,空气里弥漫着各种混合的香味。

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除了今天,宋清浅和怀羽不约而同地提醒她叫她注意安全之外,一切如常。

郑雨薇路过一个烧烤摊,想起室友们前两天还念叨着想要出门吃烧烤,奈何天太冷了,总是不想出门,她便过去打算买一些给她们带回去。

烧烤摊人多,她等了好一会儿才买到。

提着一大盒烧烤往回走,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

刚从后校门进去,郑雨薇心里盘算着元旦假的安排,还没转个弯,一不小心迎面就撞上个人。

“对——”

对不起还没说出口,郑雨薇就看清了来人的样子,吓得立即后退了两步。

池惟!

已经三个多月了,他在这三个多月里,从没出现,她以为他不会再这么突然出现,怎么突然之间,又冒了出来?

“好久不见,薇薇。”

池惟就这么站在那里说着话,面上带着一点笑,明明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样子,但郑雨薇却觉得,恐怖极了。

他总是这样,突然在夜里出现,就像一个阴魂不散的鬼。

“我不想看见你!”郑雨薇朝他吼到,“你别再来找我了。”

说着她就要跑,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

郑雨薇这几个月一直做兼职,每天走来走去的,体力比从前好了一点,一开始竟然还真的挣脱了池惟的手。

“力气变大了。”池惟说着,重新抓住了她,用了比之前更大的力气,“没注意竟还真的让你差点跑掉。”

“你放开我!”郑雨薇说着踹了他几脚,然而却毫无作用。

周围的人被这动静吸引了目光,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池惟淡定地朝他们笑着:“吵架呢,见笑了。”

路人便不再朝他们看过来。

郑雨薇怎么叫都没用,被池惟拖拽着到了附近的一栋教学楼,按到了一楼花园的石凳上坐着。

“你怎么一见到我就这样?”池惟弯腰站着,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眼里满是不甘,“从前你都会乖乖的。”

“因为我讨厌你。”郑雨薇说,“我恨不得从来都没认识过你。”

“为什么呢,我是这么喜欢你。”池惟竟然也没动怒,不知道他这三个月都经历了什么,好像跟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郑雨薇狠狠地提起那袋子烧烤,趁他不备,猛地甩到他身上。

烧烤袋子破了,里面的烧烤盒子也因为这个动作裂开,里面的签子和油汁全部都溅到了他身上。

顿时,一股浓浓的孜然味散开,混合着油汁和各种食材的香味,让人恍惚间以为这里开了个烧烤铺子。

“你不配!”郑雨薇竟然没有惊慌地手抖,只是说着话,下巴也不知道是冷得还是太过激动而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池惟低头看了眼自己被弄脏的衣服,愣了愣,而后淡定地看向她,笑着道:“看来你不止力气比从前大,脾气也大了些呢。”

“你放开我!”郑雨薇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控制。

“我若不放呢?”池惟说着上半身往下,与她的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像是要亲上去,“你在我手里,我不是想做什么做什么?”

“你休想!”

纠缠之间,郑雨薇的手机响了起来。

池惟不顾她的反对和拒绝,从她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了她的手机。

“浅浅。”他看着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忽然笑出声,“你怕是都不知道这个浅浅是谁吧?”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池惟挑眉笑得更加肆意,叹了口气,似乎很替她惋惜的样子,“你当她是朋友,还是最好的朋友,可她到底是谁,你却不清楚。”

说着,池惟直接划到了接听键。

电话里宋清浅关心的声音传来:“小鱼儿,怎么还没回来呀,在路上了吗?一会儿要查寝了。”

“浅浅——”

“她还要等一会儿哦。”池惟笑着应到,“现在没空呢,属于我。”

池惟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混蛋!”郑雨薇骂他。

池惟丝毫不在意,而是以一种很平和的语气对她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池家的孩子。”

郑雨薇当然知道,她早就知道,因为她才是。

“我是,”他笑得眼睛亮晶晶的,“洛北市封家的孩子。”

他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愉悦又得意,仿佛这是一件很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情。

这当然是郑雨薇不知道的,她也不知道什么洛北市封家,更不知道洛北市封家有多厉害,她也不关心。

“跟我无关。”郑雨薇冷冷地开口,“放开我,否则——”

她顿了顿,鼓起勇气说完:“否则燕回不会放过你的。”

她努力忍着心虚才将这句话说完,只是想吓到池惟。

对于她来说,搬出燕回是唯一可以吓到池惟的事,但是她没把握燕回会为她做些什么,毕竟像他那样尊贵的人,想要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普通平凡而且又不识抬举的自己做什么呢。

“燕回啊,就是那个牵你手的男人吧。”池惟忽然松开了抓住她肩膀的手,“那我放你走,你去找他。”

郑雨薇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他竟然就这么轻易地放自己走了?

“怎么,不想走?”池惟笑着看过来,“要不跟我走?”

“你做梦!”郑雨薇说着猛地退了他一把,飞快地逃离开。

她不敢回头,就这么一直跑,直到跑出去好远,才回头看了一眼,见池惟没有追上来,才稍微慢了脚步,不断喘着粗气。

她仍旧是不明白池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放她走,难道真的被她刚刚说的燕回不会放过他吓到了?

跑得有些热,郑雨薇将围巾扯了下来,脑海里不断想着,如果池惟发现自己跟燕回其实没什么,会不会又来为难自己。

该怎么办,难道要趁现在努力跟燕回有些什么吗?

实在有些跑不动了,郑雨薇停了下来,弯腰半蹲着平缓呼吸。

一双皮鞋进入了她的视线。

她喘着气抬头看去,是言秋。

“我们先生问您是否需要帮忙。”他说,和初见时一样的话。

郑雨薇站直了身体,四下寻找着,旁边的树下停着一辆迈巴赫。

那是燕回的车。

她走过去,车窗半开着,燕回坐在车后座,微微颔首,垂眸摆弄着手机。

她只能看见他的侧脸,跟初见时一样,英俊到无可挑剔。

同样的,他仍旧是没回头看她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啥脖子好疼,所以晚了几分钟,码字只能断断续续地,一会儿就要揉揉脖子,难道昨晚睡觉姿势不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