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6章 26

我的书架

第26章 2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北市封家作为当地最大的家族之一, 财力不容小觑。

在这所北方的城市,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洛北市封家。

封家老爷子今年七十一岁,身体硬朗, 只是早已退居幕后, 过起了退休后的老年生活, 平日里不怎么过问公司的闲事, 但封家的一切东西, 目前还是归老爷子所有。

这家产虽然不是全靠老爷子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但当时他父母经营出了问题, 封家破败只在一念之间,全靠他站出来力挽狂澜, 才将封家发展到后来的样子。

封家老爷子共有两儿一女, 可惜小儿子家一直没出孩子, 大儿子又赶上了计划生育,只生了一个,所以总共就封行一个孙子。

封行又是个厉害的,生意场上如鱼得水,加上又是长子长孙,还是独孙, 封老爷子自然看重他。

眼看着封行开始接管公司事务,虽然封家的全部财产不可能归他一个人所有, 但就目前看来, 绝大部分肯定是归老大一家所有。

封之林想着实在坐不住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会派封行过去看池惟。

万一那小子怕人跟他争家产, 不让人回来封家呢?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封之林干脆拉上老婆徐友宁一起来到了梧西市。

-

池惟接到封之林电话的时候手都有些抖,他实在太想有一个强大的后盾了。

目前他还没有告诉池家人这件事, 是因为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

而后,挂断了跟封之林的电话后,他的心里一片平和,下了楼。

今天周日,他还在家里。

钱之琳说他在学校太过辛苦,所以正吩咐佣人给他炖补汤做美食。

池惟下楼来,找到了钱之琳,“妈,我有事要和你说。”

钱之琳正在欣赏自己新买的包,她有很多包,但这一个是刚到手的,也是最得宠的,一见到池惟过来,立马拉着他看:“惟惟你来得正好,看看我新买的包好看吗?”

池惟敷衍地看了一眼,应到:“好看。”

“是吧?我也觉得,太喜欢了。”钱之琳的审美得到了认可,笑眯眯的,“对了,你说有事要和说,什么事啊?”

池惟拉着她坐下来,只犹豫了一下就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什么……”钱之琳听完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会,她当然早就知道池惟是郑如意的儿子,但现在冒出来个封家又是什么意思。

池惟打量着她的反应,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怎么感觉钱之琳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也不是不惊讶,总之跟他预料中的反应有很大差别。

-

郑雨薇又有好几天没见到燕回。

他们之间的相遇,全都靠他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否则他们便会长长久久地不相见。

每天去西餐厅打发时间的事情又多了一件:看看餐厅大门那里,什么时候会出现燕回的身影。

天气冷了,天黑得早,郑雨薇早早出了门去上班。

她最近接了一些翻译的兼职,给别人翻译一些文件,活不算很多,也有点繁琐,但胜在价格还算可以。

这天晚上,西餐厅不算忙,趁着休息时间,她便抽空琢磨翻译。

门口进来个新的客人。

郑雨薇收起了心思,露出标准的服务行业微笑迎上去:“先生好,请问是几位?需要点什么呢?”

男人长得太高,她得仰视着才能对上他的视线。

浑身的气场很有侵略性,面相很是凌厉,瞧着不太像是本地人,更像是北方人。

郑雨薇在心里做了个简单的判断。

男人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半晌,挑眉开口:“要不你推荐推荐?”

大多数客人来更喜欢自己点餐,很抗拒他们侍应生的推荐,但作为餐厅的侍应生,做好餐品推荐也是分内事。

郑雨薇想了想,他是北方人的话,大概会喜欢面食,便推荐到:“我们后厨最近有研发一款新的意面,评价还不错,先生要试试吗?”

男人一直看着她,“可以,再推荐点别的?”

郑雨薇便又给他推荐了一些看起来他大概会喜欢的菜和汤品以及甜点,毫无例外地,他都点头说可以。

“那先生稍等,我们会尽快为您上餐。”

郑雨薇转身离开,心里总隐约觉得怪异。

这个男人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但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他好像一直盯着自己看,眼神里的探究有些明显,嘴角嗨总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如果说他是什么登徒浪子,却又算不上,因为他的眼神看起来不像是对她的样貌或者身材什么感兴趣的样子,反而像是……

郑雨薇摇摇头,她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

-

郑雨薇端着一道汤出来地时候,意外地,看见了燕回。

他好像是才进来,但却坐在了刚刚那个男人的对面。

郑雨薇脚下顿了顿,随即神色如常地端着汤走过去。

难道这个男人是燕回的朋友,所以才会那样打量自己,只为了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怕自己是个攀龙附凤妄想攀高枝的拜金女?

那这样好像就说得通了。

郑雨薇将汤放到桌上,又询问燕回需要什么。

燕回随意点了些,看起来胃口不佳的样子。

若是平常,郑雨薇会顺带关心一下,但今天毕竟有别的不认识的男人在,她便只好将关心的话咽了回去。

刚转身走了没两步,身后传来燕回的低声:“大姐知道吗?”

大姐?

郑雨薇眨了眨眼,心想这难道是他大姐夫?

再后面的,就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

-

“以前怀羽还和我说,怀疑你是个深柜。”封行说着笑起来,“没想到如今我不过前脚刚到这里,你后脚就跟了过来。”

“怎么?”封行挑起一边剑眉,“就这么担心我会做点什么?”

相比较封行,燕回的表情就正经很多。

封行一向是笑着坏,明明身上的气场就不像个什么好人,偏偏他还总是爱笑着,让人搞不清他暗地里想使什么坏。

“你没必要过来找她。”燕回说,“你想针对谁我知道,但那跟她没关系。”

“啧啧,真是……”封行摇了摇头,“我从前觉得你还挺聪明的,果然关心则乱吗?”

“我只是提醒,你大可不必多想。”燕回不理他的打趣,只坚持自己想说的。

毕竟,对待深爱的女朋友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又怎么会期待他对别的女孩子仁慈?

“得了。”封行卷起来几根意面优雅地喂进嘴里,看样子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你的小美女推荐的餐品,还不错。”

大概是“你的”这两个字让燕回心里有些舒适,他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一些,应到:“别打她的主意。”

郑雨薇过来上菜的时候,恰好就听到这句话。

什么主意?

她只听了个尾,没听到头,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等她到了跟前,他们俩却又一个字都不聊。

她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响了半天都想不明白。

-

郑雨薇快下班的时候,那个格子高高的男人就先走了,只剩下燕回还在那里慢悠悠地品尝甜品。

郑雨薇早就发现了,虽然燕回看着是个很成熟很正经很沉稳的男人,但他有个挺可爱的嗜好:喜欢吃甜品。

虽然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过来,最后的甜品他都是吃完了的。

等她收拾好下班的时候,燕回前脚就离开了。

郑雨薇手指抓着外套口袋上的纽扣轻轻地摩挲着,心里有点小小的期待:他该不会,这次也要送自己回学校吧?

果然,刚从餐厅门出来,就听见几声车喇叭响。

抬头看去,还是上次那辆宾利,停在她的右前方。

这次郑雨薇知道喇叭声是在叫自己了,便直接朝着那辆宾利走过去。

照例还是先到驾驶座那边的车门外,燕回的车窗是早就降下来的,见她过来,便直接歪头示意她:“上车。”

“送我回学校吗?”郑雨薇明知故问。

燕回凤眸扫过来,语气轻飘飘:“要么去别的地方?”

他把着方向盘的右手手指轻轻地敲着方向盘,就这么垂眸看着她,明明是很随意的样子,却让她无端感觉到一阵无形的压迫感。

郑雨薇脸上一热,微微低头错开眼神,手指抓紧了外套口袋的那颗扣子,小声道:“我想回学校。”

说完也不等燕回再说什么,小跑着调头跑到另一边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快速道:“麻烦您了燕先生。”

说完就把安全带系上,双眼看着前方,好像生怕他后悔似的。

在她没看见的时候,燕回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

-

依旧是一路无话。

燕回的话总是很少的,他不说话,郑雨薇也不好意思说。

当然,本身她的话也就不多。

到了地方,燕回停下车,郑雨薇道了声谢谢就要下车,被他叫住:“等等。”

郑雨薇抓着安全带回头看他,不解道:“怎么了?”

燕回忽然解开了安全带,上半身前倾过来。

郑雨薇吓得后背往后一靠,屏住了呼吸。

他这是、这是……

一双圆眼咕噜咕噜眨了眨,长睫忽闪忽闪的,瞧着像是懵懂的小鹿,可爱极了。

却见他又停住继续压过来的动作,转而长手伸到后车座,捞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是一个纸袋子,看着挺漂亮的,不知道装的什么。

他将那个纸袋放到她腿上,随口道:“客户送的礼品,好像是女孩子用的保温杯,我也用不上,家里没有别的女孩子,送你了。”

原来是要伸手到后车座拿东西。

郑雨薇松了口气,刚刚那样,她还以为、还以为……

视线落到腿上的纸袋子,想到他说的,她也就没有过多拒绝,而是大方收下,“谢谢您,那我先回去了,您开车小心。”

“嗯。”

郑雨薇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刚要关上车门,想了想,弯腰探进上半身,又加了一句:“晚安。”

说完自己又觉得难为情,迫不及待想溜走,被他叫住:“小鱼——”

“嗯?”这是他第二次叫她的名字,也是第二次叫她小鱼。

郑雨薇忽然在想,自己好像从没告诉过他自己叫什么名字,更没有告诉过他,自己的小名叫小鱼儿。

那么……

他为什么会叫自己小鱼呢?

不等她再多想什么,就见他唇角微弯,轻声回应:“晚安。”

郑雨薇就没办法思考他为什么叫自己小鱼这件事了。

心跳变得有些快,脑袋晕晕乎乎的。

她转身离开,心想,怎么会有人好看得这么犯规呢,明明只是唇角弯起来一点点的笑,就让人心跳加快。

像上次一样,走出去一段路,郑雨薇回过头,朝着他的宾利挥了挥手。

宾利车的车灯随着她挥手的动作闪烁起来。

郑雨薇轻咬下唇,转身小跑着回了宿舍。

-

而后,燕回调转车头离开。

晚上封行说的话犹在耳边响起:“我小叔可是已经见过池惟了,正在和池家沟通接他回封家的事。”

池惟时封家的人这件事确实是他没有预料过的,对于池惟的真正身世,他并没有过多关注。

但如今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就比他原先设想的要复杂得多。

当初放池惟回去,也是想让他带上池家的家底卷土重来,那样便可以直接将池家一网打尽,替她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现在卷进来一个封家,按照池家的性子,大概是不会轻易放池惟走。

可是封家不是池家惹得起的,加上池惟又是封之林的独子,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毕竟封之林没办法继续生育了,所以大概率也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

燕回眉头微蹙,手指轻轻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

很有可能到最后,池家会跟封之林联手。

怪不得封行会大费周章地跑到衡南来,那样贪心的人,又怎么会让池惟这个私生子分走半点财产呢。

现在,就静观其变。

池惟很聪明,但他聪明得不是地方,而且现在又钻进了一条死胡同。

像他那样的个性,现在大概是急于求成,迫不及待地想要利用封家的势力打压自己了。

燕回嘴角一勾。

要的就是他病急乱投医,年少轻狂,又是娇生惯养的,受不了挫折打击,被恨意冲昏了头脑,变成一个愚蠢的人。

至于封行所说的,要和他联手这件事,还得再观察观察。

燕回眉头舒展开来,刚刚没想明白的事情全想明白了。

不可否认的是,封行有一句话说得对:关心则乱。

且看接下来池惟会做出些什么事来,再接下一步棋。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开始搞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