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3章 23

我的书架

第23章 2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月下旬, 夏日的燥热渐渐远了,衡南市的气温逐渐开始降低。

今年的秋季来得早一些,在一场又一场的雨中, 悄悄就来了。

早晚温差很大, 一不小心就要冻感冒。

郑雨薇收拾了几样东西正要出门去工作, 宋清浅从床上探出头喊她:“带件外套, 雨伞带了吗?”

她举起手里的雨伞扯着身上的连帽卫衣回应到:“带了, 我还穿了卫衣,不会冷的。”

“那还行, 早点回来,雨下太大就坐车。”宋清浅见她确实准备齐全了就点了点头, 又指了指自己桌上的那盒牛奶, “带上喝。”

“不用啦!”郑雨薇笑着摆了摆手, “我是去餐厅工作,哪还能饿着自己呢。”

“好吧。”宋清浅撇了撇嘴,“如果回来校门口那家土豆泥没收摊的话帮我带一份。”

“好,我记着了。”

郑雨薇出了门。

距离上一次池惟来骚扰她,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在那之后, 他都没有再出现。

一开始她还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后来也就慢慢放下担心正常生活。

她觉得池惟那样狂傲的人, 那天晚上大概受了打击后有点接受不了, 所以短时间内, 他大概是去奋发图强, 争取下一次的报复强而有力。

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后面还挨着国庆节。

连续的两个假期,宿舍里的人早已兴奋地谈论着要去哪里玩, 要怎么度过。

但她只想赚钱。

算了算,之前卖掉袖扣的钱加上暑假赚的,扣除掉执意要给怀羽的生活费和开学时交的学费以及其他花销,剩下的已经不算很多了。

混吃等死的话,顶多撑过这个学期,下个学期就得喝西北风。

要不趁着中秋和国庆加个班,看能不能多赚点?

郑雨薇边走边思考着,很快就到了西餐厅。

今天的西餐厅不是很忙,客人不算很多,她就趁着空闲时间去问了问领班,这里法定节假日可不可以加班赚钱。

刚咨询完出来,就看见燕回进了门。

距离上一次见他也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了,从那后都没再见到他。

本来她心里还因为自己上次的出尔反尔有些愧疚,不太想过去招呼他,但同事们都在忙,她便只好过去。

-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她微微弯下腰来礼貌客气地询问,把他当成普通的客人。

燕回本来在低头摆弄着手机,听见她声音,就抬眸看向她。

好像觉得很诧异似的:“是你啊。”

郑雨薇觉得这话有点怪异的感觉,他应该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才对。

但他也没多想,而是拿着点餐牌问他:“今天您是一个人吗?需要点什么?”

“嗯,一个人。”燕回随便点了些东西,“好像快放假了。”

“对,中秋放完过几天就是国庆,我室友们都快开心坏了。”郑雨薇将他点的餐记好,又笑了笑道:“提前祝您中秋国庆双节快乐。”

“你不开心?”他问。

不知为什么,他今天似乎很有闲聊的心思,虽然在这之前也没见过几次面,但每次他话都是很少的,很高冷的样子。

“开心啊,放假都开心。”

“有什么安排?”

郑雨薇有些愣,他今天话似乎格外多。

但她也并不反感他这样问,反而认真回答:“应该会留在这里加班。”

见他微微挑眉若有所思的样子,她又问到:“先生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先给您上餐。”

“辛苦。”

“应该的。”

-

雨又下来了,跟天气预报里说的不一样,不是小雨,是雷雨。

透明的落地窗外,雨水被城市的霓虹灯照耀着,变成各种彩色,摔在地上,就像后厨里煎牛排时发出的声响,

店里的客流量受了这场大雨的影响,比晴天时少了很多。

郑雨薇落得个清闲,便在一旁偷偷观察坐在落地窗旁优雅进餐的燕回。

他的家教应该是很好很好的,即使只是坐在那里吃饭,脊背也挺得笔直,微微颔首,一手刀一手叉,细嚼慢咽。

郑雨薇总觉得,他这样专心地进餐,心无旁骛地看着牛排的样子,深情得很。

端起酒杯轻轻晃晃,低头轻啜一口,放下酒杯,吃一点小菜,再品尝一下别的菜品。

每一个动作姿态都优雅到了极致,她不得不承认,看他吃饭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韩伊在宿舍里就喜欢看吃播,郑雨薇之前还不觉得吃播有什么好看的,不太能get到看别人吃饭的那个点。

但是现在,看燕回吃饭,她又觉得很有意思。

人类本质上,就是双标的动物。

过了会儿,他吃好了,双手拿起一张纸巾,轻轻按压在嘴上,一点一点的擦嘴。

不像大多数男生擦嘴那样一手扯张纸随便糊弄两下就完了,他擦嘴都很认真的样子。

但是想了想,这个擦嘴的动作换在其他男生身上,她大概会觉得有点点……娘,但由燕回做出来,她只觉得优雅。

郑雨薇看得入了迷,然后,看见他转过头来,隔着西餐厅的桌椅、灯光、空气,她的偷窥,被他逮了个正着。

怎么会这样……

郑雨薇脸上一热,抿了抿嘴,硬着头皮过去。

“您好先生,请问是需要什么服务吗?”她装傻问到,好像那个偷窥的人不是自己。

就看见他眼里隐隐有些笑意,在灯光的照耀下眸光闪闪的,少了几分平常的冷,多了几分柔和。

“结账了。”他说。

“好的。”郑雨薇轻轻呼出一口气,真怕他直接问她偷窥完了吗,还好他没有。

他今天的确是一个人来的,言秋都不在身边,郑雨薇送他到门口,忽然想起来他喝了酒,便好心提醒:“需要帮您叫代驾吗?”

燕回侧过身看她。

门外是夜里落下的大雨,白噪音让人觉得内心宁静,偶有冷风起,吹得人露在外面的皮肤就泛起一阵凉意。

然后,郑雨薇看见他往她面前站了站。

门外的风雨都被他挡住了大半。

“你会开车吗?”他忽然问。

这个问题郑雨薇始料未及,愣了一下后如实回答:“不会,还没学过。”

“嗯。”他挑了挑眉,似乎意料之中,“有机会的话可以学一下,以后做什么都方便。”

“好,谢谢您的建议。”

郑雨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跟自己说这些,总觉得他们前几次的见面情况都很尴尬,如今应该没什么话说才对。

今天他是前来用餐的尊贵客人,而她是餐厅里的侍应生,对于他地一切问题和要求,她都应该认真倾听。

郑雨薇这样告诉自己,才压下心头那股怪异的感觉。

他今日仍旧是穿着一件白衬衫,只不过和往日不同,袖口是规规矩矩放下来的,在手腕处用袖扣扣得整整齐齐。

很正经的样子。

下一秒,他大概实在不太憋得住,垂眸看她,长长的睫毛挡住一点眼里的光。

“你喜欢看吃播?”他说。

郑雨薇顿时感觉浑身上下有小虫虫在爬来爬去,微微偏过头,眼神躲开他的注视。

救命,她以为他不会提这件事,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这么问。

郑雨薇藏在鞋子里的脚趾弯了弯,手指也随之收紧了,小声道:“好看的话,就还行。”

“嗯……”燕回眼皮掀了掀,没再说什么。

郑雨薇等了等,见他不说话了,又问:“需要帮您叫代驾吗,您刚刚喝了酒,还是不要开车比较好。”

“不用。。”

刚说着,言秋就撑着伞跑了过来:“燕总。”

郑雨薇看向他背后,见到言秋,也就明白过来,他有人接的

“那提前祝您双节快乐,我先进去了。”郑雨薇说完,对言秋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便转身进去。

-

言秋撑着伞到了燕回跟前,替他挡好风雨,轻声道:“我们走吧燕总。”

“嗯。”

燕回跟着他往停车的地方走,侧头往餐厅里看了一眼。

透明的玻璃窗里,刚进去一对情侣客人,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女孩子正微微弯腰微笑着询问他们要点些什么。

不用当面听,他也能想象出来,她的声音柔柔的,又糯糯的,询问时一定是用的“您们”这样的尊称。

她的身上会有一点淡淡的栀子花香,弯腰下来的那瞬间,那香味就淡淡的,若有似无地袅袅钻进人鼻尖。

以前听人讲奇异的故事,上京赶考的书生,抵抗不了妖精的诱惑,他只觉得书生定力不行。

如今,他好像又突然从其中明白出三两分别的东西来。

言秋将伞倾斜大半过来,忽然叫他:“燕总。”

“嗯?”

“如果真的喜欢的话,为什么那天晚上牵了她的手又放了她走呢?”

燕回收回了看向西餐厅里的目光,没有否认他说的“喜欢”。

一开始,这应该谈不上喜欢。

第一次在致远楼撞到从楼下抱着高高一摞作业埋头跑的她,只注意到了她手腕上的红绳手链。

第二次,还是那天,从博学楼下来,在楼梯间偶遇被池惟挡住的她,仍旧是注意到那条红绳手链。

从没有任何人知道,那条手链,很像他自己做的那一条。

他小时候养的金鱼死掉了,为了怀念那条小金鱼,他做了一条小鱼儿的红绳手链,。一直戴在手腕上。

十三岁那一年,他被一个只有六岁的小女孩儿救了性命。

一个叫“小鱼儿”的六岁小女孩,她过得并不幸福,但却勇敢、善良、爱笑。

随后,他将那条手链送给了她。

还记得当时他说:“真巧,你叫小鱼儿,这也是小鱼儿,送给你。”

她很开心的样子,说那是第一次有人送她礼物,还说:“谢谢你大哥哥,你要跑快一点,别人问我,我会说我没看见的。”

他曾对她说,等他回到家以后会去找她谢谢她,还会给她带好多好多漂亮的礼物。

但等他找回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了。

周围的人说她跟她妈妈搬走了,去了别的地方,但却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什么地方。

而后,他们便一直失去联络。

经年再遇,一次两次,他不知道她长大后的样子,但却可以一眼认出那条红绳手链。

一叠又一叠的资料被人送到他的面前,每一页都显示着,她过得并不幸福,比从前更甚。

一开始只是出于一种报恩的心理,他想帮她。

感觉到她的勇敢,感觉到她的委屈,感觉到她的悲惨。

他觉得她应该逃离出来。

喜欢吗?

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许是那天在楼梯间撞到抱着作业的她的那一刻,也许是看见那些关于她这些年资料显示的悲惨遭遇的那一刻。

也有可能是高考前梧西市一中的成人礼那天晚上,她穿着裙子,披散着头发的样子,乖乖巧巧的,让他记在了心里。

或许,是她勇敢地从池家逃出来的那一刻。

还是,她坐在他的车里,小心翼翼地缩在座椅角落,怕弄脏了他的衣服。

再或者,是她被池惟挟持,大声对他喊出“救我”的那一刻。

但在她手搭上他的手掌心之前,他应该已经喜欢她了。

为什么牵了她的手,还要放她走?

燕回嘴角微翘。

因为他只是想明白,她是想要靠自己变强来对抗池惟和池家,还是想借着他的手来完成这一切。

“燕总?”言秋半天没听到回答,忍不住又喊了一声,“到了。”

燕回从神思里回过神,原来已经到了车旁,言秋替他打开了车门,请他上车。

“言秋。”他忽然喊他。

“我在呢燕总。”

“算了。”他忽然又说。

何必向别人说什么。

想起刚刚西餐厅里她的偷看,燕回忍不住心里变得愉悦起来。

再等等,等她来牵他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池惟的一章!

过渡章!

马上就收拾池惟了

今天吃到一个瓜,毁三观,差点影响我的更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