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2章 22

我的书架

第22章 2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雨薇从来就不是什么笨蛋, 她知道要走大路,小路不安全。

她知道要走有灯照着的路,太黑不安全。

她知道要走人多的地方, 人少不安全。

但是没有用。

她刚从笃行路拐进去, 池惟就像是行踪不定的阴魂, 就这么一路追着她, 忽然一下就挡在了她面前。

“啊——”

她吓得一声尖叫, 调头就要跑。

“回来。”池惟只是一伸手,就拽住她, 将她拽进了怀里禁锢起来。

“不!救——”

剩下的呼救声被他用手堵了回去。

他们站在人群热闹的笃行路里,周围都是从校外回校的人, 大家说着笑着, 因为她的尖叫而投过来打量的目光。

“看什么看, 情侣吵架没见过?”池惟瞪着他们吼到。

原来是情侣吵架。

大家大概觉得这种事司空见惯,那打量的目光就收了回去。

再没有任何人关心她,关心她是否被人挟持,只当她是闹了脾气的女孩子,被哄哄就好。

郑雨薇用力地掰着池惟的手,但她的力气根本不足以与他抗衡, 反而像是与他亲密接触,打情骂俏。

池惟半抱半拽地将她拖到了旁边的小路上, 那里有长椅, 有的时候会有人坐在那里, 但是今天没有。

“以前你也不这样。”池惟圈着她的后脖颈强迫她坐到了长椅上, 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凑近她的脸,贪婪地呼吸着她的气味。

“我好想你。”他说。

“救——”

趁着他松开捂在她嘴上的手, 她又想大声呼救,被池惟一下又给堵上了。

“你不乖。”他声音放得很低,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凑在她的耳朵边,喷洒出的气息让她的脖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为什么要叫呢。”

“我也不想捂住你的嘴,我更想用我的手来抱你。”

“如果你再叫的话,我就只能吻你了。”

郑雨薇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绝望地摇着头抗拒。

“乖乖的,我想好好和你说会儿话。”他说,“你不见的这三个月,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朝夕相处的十二年,你真以为我没有心。”

“你怎么可以背叛我的感情呢。”

他还是头一次说这样的话,更像是情侣吵架后男方认错时的耳语。

然而郑雨薇只觉得恶心和恐惧。

他或许确实喜欢她,但绝对不是平等的喜欢。

在他的眼里,她一直都是个宠物罢了。

她并不想听他说这些情话,只想离开,只想跟他死生不复相见。

她想拥有光明,而他却是无边黑暗的地狱。

他还在痴痴地说着他自以为是的情话,郑雨薇不想再听,只在一分一秒不断流失的时间里想着逃脱的办法。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不用看她也知道是宋清浅打来的。

每天晚上,算着她回宿舍的时间,如果太晚还没回去,宋清浅就会给她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怕她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

只响了几声,池惟就被吵得很不耐烦,本来还深情款款的脸上乌云一片,双眉紧蹙,要去摸她兜里的手机。

她紧紧地捂住,不想被他拿走手机,怕他直接扔掉或者砸坏,或者不再还给她。

“我不能看?”池惟咬牙切齿地说着,抢她手机的力度更大,“我还偏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遍遍地响过,最后直接停了不再响起,然而池惟抢她手机的动作却没有停。

-

另一边,宋清浅急得在宿舍里来回踱步,电话打了几遍都没有人接,想到开学那天晚上郑雨薇都闹到了警局,这事儿她怎么放心得了。

也不知道该找谁,干脆给她堂哥宋清和打了个电话过去寻求帮助。

“哥!我有事找你帮忙!”

这一边,宋清和跟燕回几人走在一起,正走到了那条小路上。

“没空。”宋清和言简意赅,将她的电话挂断了。

宋清浅气得吹眉瞪眼,又挨个给燕回他们打电话。

-

郑雨薇被池惟困住的那条小路里,燕回已经跟宋清和、陆君白、边骁还有言秋往她的位置靠近。

其实一直就不远,应该说,她一直在他们的视线范围里。

这边池惟没抢到手机,所有的耐心和温柔还有情谊全部消散,一把掐住她的下颌,逼得她抬头看着他。

“真要我对你凶一点是么?”他说着凑近她的脸,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眼神里带着深深浅浅的怒意,“可我忽然舍不得呢,我想——”

他寸寸逼近:“吻你。”

郑雨薇顿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双手不断推拒着他。

不可以、不可以……

“救命——”

她刚喊,又被池惟捂住了嘴。

随后他掐着她的脖颈,迫使她仰起头来,再掐住她的下颌,让她只能张着嘴,却不能再发出声音。

脖颈和下颌骨都传来强烈的痛感,她不断用手去捶打推拒池惟,但并不能换来他一丝一毫的心软。

他像是铁了心要吻他,呼吸越来越近,他的脸也越来越近。

他要亲上来了。

郑雨薇闭上眼,脸颊滑下一滴泪,她的内心绝望而又平静,仿佛心脏都不会再继续跳动。

就在空气都要被抽光的瞬间。

忽然,一阵风猛地冲了过来。

随后一声惨叫响起,那个侮辱的吻并没有落下来。

钳制她的那双手被抽离开,她重新获得自由,低下头猛地咳了几下。

下颌骨好像都快被掐得脱臼了,传来一阵又一阵隐隐的疼。

她脸上还带着一滴未干的泪,手握着被掐疼的脖子,抬起头来,茫然四顾,在斜前方看见了被人抓住的池惟。

他刚要骂出声,被身旁的言秋捂住了嘴。

而后他便手脚并用地挣脱着言秋给予他的束缚。

一旁还站着三个男人,有两个她不认得。

他们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却并没有上前,只有言秋一个人控制着池惟。

池惟实在太疯了,眼看着要挣脱了言秋的桎梏,一旁的男人才过去帮忙。

刚过去要抓池惟,就见池惟猛地挣脱开了言秋捂住他嘴的手低下头张嘴要咬他。

那男人眼疾手快地躲开了,嘴里还骂着:“你他妈属狗的啊?”

随后另一个男人便也跑过去帮忙,一同行动,才将池惟控制住。

“你们他妈的人多欺负……”后面的话池惟还没喊完,嘴又被言秋捂住了。

“谁乐意欺负你啊,一个小屁孩。”那个差点被他咬到的男人嫌弃地开了口,“这要换我年轻几岁,早就揍你一顿了,谁一天跟你似的就会打打骂骂的,幼稚死了。”

池惟还在挣扎着,那几个人只是将他控制起来,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郑雨薇握着自己的脖子又咳了好几下才算是缓过气来,嗓子眼里有股血腥味,就像是剧烈长跑后的那种感觉,让她有点想干呕。

等到嗓子终于不再干疼的时候,她睁大了眼开始找人。

他们都在,那燕回呢?

而后她的视线停留在一个方向,那路灯灯光照耀下,站着一个人。

他好像总是习惯性地穿一件白衬衫,将袖口挽至臂弯,带着一点严肃正经,又有一点随意的洒脱。

郑雨薇看不清背着光的他脸上的表情,但能感受到,他也在看着自己。

他站得远远的,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却又好像不是局外人——

他朝着她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

他在她面前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低头凝视着她,而后伸出一只手:“跟我走吗?”

和那天晚上一样的话,只不过那天晚上她正被池惟挟持,而如今她刚已脱离了池惟的掌控。

郑雨薇看着他伸出来的手,清瘦但却很有安全感,指节修长,指骨分明,手指微微向上弯着,形成了一个邀请的状态。

那伸出来的手好像有着什么魔力,诱惑着她伸手放上去。

要放上去吗,要跟他走吗?

郑雨薇屏着呼吸,缓缓地伸出颤抖的右手。

距离他的手还有一公分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犹豫着,眨了眨眼,抬眸看向他,眼睫轻微地抖动着。

她不懂这是不是一场交易,但却好像对他伸出来的手没办法抗拒。

恍惚之间,她觉得,自己应该抓住点什么。

随后,她破釜沉舟一般,将手放了上去。

然后就看见他慢慢收拢了手指,将她瘦瘦小小的手握在了手掌心里。

他的手掌心带着一点温热,却又好像在握紧她的手时瞬间升了温,变得灼热。

郑雨薇的心尖儿瞬间狠狠地、用力地、不受控制地颤动了一下。

“跟我走。”他说。

这一次,不再是询问,而是带着引导。

那就跟他走。

郑雨薇随着他拉着她手的力道站了起来,视线落到一旁的小树林里。

那里池惟被言秋一手压着胳膊一手捂住嘴,正在怒目看着她,视线落在她被池惟牵住的那只手上。

如果眼神也是一件武器,那么她想,现在她的手,不,连同燕回的手,应该已经被他剁成了肉馅儿。

她忽然想起,就在刚刚,池惟对着她说了那么多“情话”,想起他那疯狂却又痴情的表情,想起他想亲吻自己时灼热的呼吸。

鬼使神差一般,她拉着燕回的手走到了池惟面前,“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离我远一点。”

她说着话故意将她和燕回牵着的手展现在池惟面前,似乎想仗着这个刺激到池惟的情绪。

当然,如果池惟真的喜欢她的话。

然后她便看见池惟双眼一片猩红,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或者吼些什么,但他被捂住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从前那么狂傲放纵肆意妄为的一个人,如今竟也落到这样的地步。

这样的场面,如果被钱之琳和郑如意看到了,指不定会心疼成什么样子。

但看见她这样,郑雨薇忽然发现,自己的心里有一丝快感。

就在这时,她好像隐约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了一些变化。

从前,她只想逃离池家,逃离池惟的掌控,但就在刚刚,看见池惟那样的反应,她忽然有了别的想法。

她想看着池惟清醒地难过,比她从前更甚。

-

郑雨薇任由自己的右手被燕回牵着,跟他并肩慢慢地在学校里走着。

她不知道他会带自己去哪里,但内心却盲目地坚信他是一个好人。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快要到南校门的时候,一直沉默的他忽然开了口,像是提醒:“再往前,就出学校了。”

郑雨薇抬头一看,确实是马上就要出校门了。

但她不太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是在问他,要不要跟他出去,还是,给她一个反悔的机会?

“往左是回栀苑的路,”他忽然半侧过身,垂眸看她,“你选一个。”

栀苑就是她住的那栋学生公寓的名字,她明白了,他的确是在给自己反悔的机会。

燕回垂眸打量着她的反应:犹豫、纠结、迷茫、思虑……

大概她自己也没想好,到底是要依附于他,还是靠着自己去抗衡池家和池惟。

郑雨薇低着头,脑海里不断闪过很多想法。

而后,她清楚地明白,她不想再攀附任何一个人,不想依靠任何一个男人生存下去,她想自己是独立自由的个体。

她知道的,如果自己今天跟他走了,哪怕他是个好人,自己往后也是要在他的羽翼下生活。

那生活可能很安全、很安逸、很舒适,但却不是她所要追求的。

如果那样,她从池家逃出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就当她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好了。

郑雨薇闭了闭眼,左手忽地收紧了,不敢看他,转而小声却又坚定地开口:“我想回去。”

燕回没有回应。

郑雨薇怕自己惹怒了他,只好嗫喏着补充:“我室友很担心我,给我打了很多电话,她还在等我回去,我……”

“我送你。”

不等她说完,燕回便松开了她的手。

手上包裹着的温度骤然离去,郑雨薇感觉自己的心也空空的。

难道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吗?

但她好像并不后悔。

在她没有注意的地方,燕回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眼底有隐约的欣赏。

他没有猜错,也没有看错。

她是坚韧的蒲苇,而不是需要依附于人的藤蔓。

-

燕回一路送郑雨薇回宿舍,她在他的注视下进去,要上楼梯时,忽然转过头往外看了一眼。

他竟然还没走,在目送她上楼。

他们的视线,隔着夜晚十点的空气打了个照面。

郑雨薇心头一凛,飞快地转过身往楼上跑去。

刚到二楼,就碰上火急火燎下楼的宋清浅,俩人差点撞上。

宋清浅见到她一把抓住,上下查看了一遍,忍不住拍了她肩膀一下,语气里带着哽咽:“你怎么才回来啊!都快急死我了!”

抱怨完,她就一下抱着郑雨薇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以为你被抓走了呜呜呜。”

郑雨薇回抱住她,轻轻地在她背上拍打安慰着:“没事浅浅,我回来了。”

她一直迷信地认为,怀羽和宋清浅是她努力不计后果逃出池家后上天给她的奖励。

她们跟自己不过萍水相逢,却将她当成亲人一样关心。

哪怕从前的她并不幸福,但这人间依旧值得。

-

另一边。

燕回重新回到那条小路,小树林里言秋他们还抓着池惟,但看起来跟之前不同,好像打了一架。

见燕回过去,他还是狠狠瞪着他,以一种恨不得杀死他的眼神。

果然,他刚走过去,言秋就说:“燕总,这家伙真的疯,刚刚一不小心被他挣脱了,还逼得我跟他打了一架。

燕回垂眸看着池惟,他明明是被言秋打了一顿,但他只瞪着一双狗眼看着自己。

他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如果不是池惟三番两次疯了一样找存在感,这样十八岁的男生,幼稚得让他看都懒得看一眼,又何谈跟他动什么手。

“别只会瞪我。”他说,随后蹲下身掏出张名片,“看清楚了,我叫燕回,有事冲我来,随时奉陪。”

说完,他扯开池惟的衣领,将那张名片塞了进去。

而后,看着池惟因为牙齿狠狠咬紧而微微颤抖着的脸,微微蹙眉:“梧西市或许是你的地盘,衡南却不是法外之地。”

“言秋。”燕回嫌弃地拍了拍刚刚扯了池惟衣领的手,起身给了言秋个眼神,“送他回酒店。”

“啊?”言秋不解。

不是吧,还要送这个小变态回去啊?

“池家太太不是还在酒店等?”燕回很善解人意,“送他回去,对池太太说,让她好好教育儿子,不然下次遇到别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事了。”

言秋便明白过来:这是要给池家太太钱之琳一个类似于“下马威”的警告,让她管管她这疯狗儿子。

“好的燕总,我马上去。”

陆君白凑过来,有些不解:“三哥,干嘛不把他送进局子里呢,刚刚咱们不是都录下来了?”

“然后呢,等他过几天又出来兴风作浪吗?”燕回收回看着池惟的目光,胸中自由丘壑一般,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陆君白眨巴眨巴眼,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也对,这玩意儿没什么大的证据和犯罪,还真不能轻易送进去,否则出来还得祸害人。”

“可是,直接把他放走,岂不是放虎归山吗?”陆君白还是想不明白,“那难道不是更可怕?”

“你懂什么?”边骁都看不下去了,敲了敲陆君白的脑袋,“三哥这是放长线钓大鱼。”

宋清和刚从旁边回了宋清浅的电话回来,怨念道:“浅浅刚刚把我一顿骂,说还好她的室友平安回去了,否则跟我没完,什么玩意儿啊,她的室友有老三的人重要?”

说着他还带点鄙夷:“说是什么小鱼儿,哪有人叫小鱼儿的?”

燕回听见这个名字就向他看过去:“小鱼儿?”

“对啊,她室友,小鱼儿,说是遇到了什么变态,被人救了,怎么这学校变态这么多。”

燕回凝眸,若有所思。

“三哥,你还没说呢,什么放长线钓大鱼?”陆君白没搞明白不罢休,心里痒痒的就难受。

宋清和刚刚没听他们说什么,这会儿也跟着问:“什么钓大鱼?钓什么鱼?”

“哎呀,就是三哥刚刚不是把池惟放走了吗,我们就问为什么,三哥说是放长线钓大鱼。那玩意儿那么危险,跟个不定时的炸、弹似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炸开了,多恐怖啊!”

边骁若有所思:“恐怖的倒也不止他一个,按照三哥给的信息,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就算了。”

“所以是放什么钓什么?”

“放池惟。”燕回眸色深深,“钓池家。”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中午十二点准时更新的哦

大家为什么会觉得解决池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啊,这显然是不可能那么简单的

况且,不只要解决池惟

最主要的,得是小鱼儿亲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