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1章 21

我的书架

第21章 2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雨薇回到宿舍, 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烧烤味。

“小鱼儿,总算回来了,烧烤都冷了。”宋清浅已经洗漱完躺上床了, 正在用平板追剧, 听到开门的动静从床上探了个脑袋出来指了指郑雨薇的书桌上那盒烧烤。

郑雨薇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就见到自己的书桌上放着一个一次性打包盒, 还有长长的烧烤签子露在外面。

想起之前班会散场那会儿她们几个就说要去买夜宵, 原来是去吃烧烤了。

不仅吃了,还给没去的她也带了一份回来。

这种被人惦记着的感觉真的让人心里暖暖的, 晚上那阵被池惟恐吓所带来的的不安也跟着消散了一点。

郑雨薇朝她露出笑,感激道:“谢谢你啊浅浅。”

然后又朝着韩伊和邹青说:“谢谢你们。”

韩伊是个很注重养生的女生, 正在泡脚, 听见她喊, 就转过头来笑着说:“鸡中翅是我挑的。”

邹青在阳台晾衣服,也趴在门框上喊:“那个烤鲫鱼是我挑的,不过现在愣了,估计会有点腥,如果吃不下的话就丢掉哦,我也怕你吃了冷的会拉肚子。”

宋清浅忽然从床上爬了下来, 凑到她座位上帮她打开那个烧烤盒子:“剩下的就都是我挑的,我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就用了个保温的打包袋, 但你回来的还是太晚, 这会儿大概全都冷了。”

郑雨薇连忙道:“没关系的。”

她已经很感激了。

大家今天只是第一天认识, 就对她这么好,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盒烧烤,但这份被人放在心上的情谊, 却不只是一份烧烤那么简单就能概括的。

“哎?好像还是温热的!”宋清浅举起那条烤鱼凑到郑雨薇面前,双眼亮晶晶的,很惊喜的样子,“你快吃吃看,我们吃着觉得还不错。”

郑雨薇便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虽然鱼肉只有一点温热了,但却是入口鲜香,不像大多数烧烤那样,只剩下各种烧烤的调料味。

趁着她吃烧烤的时间,宋清浅就拉了椅子过来跟她坐在一起,关心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做什么去了?”

郑雨薇低头咬着鱼肉,眨了眨眼,有些犹豫该不该和她说刚刚发生的事。

“就是遇到个疯子。”她想了想,简短地概括了一下,“不过没关系,已经送到警察局了。”

“警察局?”宋清浅瞪大了眼,一把抓住郑雨薇的手腕,“你没事吧?我看看,受伤了吗?”

郑雨薇随着她看自己的胳膊,“没事的,有人救了我。”

“那还好有人救了你,如果只有你一个人该怎么办啊,你这么瘦瘦小小的一个女生,太容易被欺负了。”

邹青和韩伊也凑过来关心她,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同时享受几个人的关心,免不了就一时觉得很委屈,将事情全部说了。

几人关切地问了她具体的情况,又安慰她:“没关系,以后跟我们走一起吧,这样我们可以保护你。”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保护她。

郑雨薇埋着头,努力眨巴着眼,将要溢出来的泪水憋了回去。

宋清浅气得吹眉瞪眼,一巴掌拍到她的书桌上:“气死我了,下次他再来,我就告诉我堂哥!我叫我堂哥找人收拾他!”

“你堂哥是谁呀,厉害吗?”韩伊好奇道。

“我堂哥叫宋清和!”宋清浅一脸与有荣焉的样子,“他可厉害了,很会赚钱,长得好看,以前那会儿打架也很厉害,不过现在他稍微成熟了那么一丢丢,就不会轻易打架了。”

“宋清和……那不就是宋家接班人吗?”韩伊一脸吃惊的表情,“你是他妹妹啊?我听说他还有几个很要好的兄弟,好像几家都是世交什么的,这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宋清浅说着忍不住笑,“他还有我燕三哥、边四哥、陆小五哥哥,以及我最喜欢的怀姐姐早就认识了,后来他们就成了好兄弟,他们都很厉害的。”

说到这个宋清浅就有些骄傲:“他们都是这个大学毕业的,我怀姐姐还在这里教书呢,不过她喜欢清净,不喜欢被别人打扰,所以我一般很少打扰她。”

“嗨,那等找你堂哥来不就晚了吗?这样,小鱼儿你跟着我,我带你跑步健身,你太瘦了,这样谁都可以欺负你,等你身体变强壮一些,就算有人欺负你,也不那么容易。”

邹青是个很喜欢运动的女生,基本上每天都会去健身,还会跆拳道,如果真要论起来,一半的男生都不一定打得过她。

郑雨薇本来因为刚刚将过去的事情回忆起了很多难过的东西心里还有些憋闷,这会儿听她们三个这么热闹地闲聊着,又为自己这么出谋划策,心头那一块冰封的地方就慢慢消融了。

她再一次觉得,自己从池家逃出来,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

哪怕有一天,会被池惟逮回去,会疯狂地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她也永远永远都不会后悔,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做出来的逃离的决定。

-

入学这几天时间都比较宽裕,大多是听一些入学教育的讲座、被带着参观学校的各处建筑以及领教科书、班委竞选这样的杂事。

郑雨薇在怀羽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图书馆整理图书的勤工俭学,每周只需要一三五抽时间去将大家归还的图书归回到原本放置的位置就好,很清闲,时间也很自由,一个月就给她饭卡打四百块。

但这对于她来说还远远不够,所以她打算再找一份兼职。

她年轻又漂亮,又是衡南大学这样的名校的学生,不管最后招不招她,别人对她说话都是客气又温柔的。

后来她权衡之下,定下了一份西餐厅服务员的兼职。

原本别人是不招兼职的,只招长工,但她当时没看清楚,只看见别人写着要求英语好的,就进去试了试,过了两天,别人就通知她可以过去上班。

这份兼职对于她来说是一份很棒的工作,每天晚上七点上班,到晚上九点下班,一个月有一千五的工资。

最主要的是,离学校很近,她走路过去也只需要十五分钟。

原本还有给学生做家教的工作,每天只需要教两个小时,一天就有一百五。

但大多数都离学校有点远,而且要在别人家里教,又是晚上,她就不太想去,怕牵扯进一些家庭纠葛里。

不过不管怎样,有这样的两份工作她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可以一边学习一边自给自足。

-

生活忙碌而充实,郑雨薇差点忘了,一周时间已到,池惟被放了出来。

开始那两天她还担心着池惟会被提前放出来,不过见他一直没出现,又太忙了,就将这件事情渐渐抛诸脑后。

池家人确实很努力地想将池惟提前捞出来,特别是钱之琳。

池惟哪怕不是她亲生的,也是她这么多年心肝宝贝一样哄着长大的,当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哪里受得了看着池惟在拘留所里面吃苦受罪呢?

但不知道为什么,将池惟关起来的警方态度很强硬,任凭他们想什么办法,都是于事无补。

钱之琳恨恨地等了一周,对郑雨薇比之前更恨之入骨。

池惟出来那天,钱之琳冲上去迎接,还没走近,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下来了,好像被关起来的是她自己。

“怎么瘦了这么多啊……”钱之琳拉着池惟上下仔仔细细地检查,哭得伤心极了,“在里面受苦了,是不是很多人欺负你?”

池惟就那么站着让她检查自己,对她的问话置之不理。

他确实比进去之前瘦了很多,而且因为在里面一直没有修理胡子,这会儿胡子拉碴的,看着比之前潦草又颓废。

但他眼里仍旧却不是颓废而没有生机的,反而很清晰地透露出一股恨意。

一股很坚定的恨意。

那股恨意被钱之琳忽视了,她只当他是在里面太难受,所以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

“妈妈,带我去吃饭吧。”他说。

“哎!好!我们去吃饭!”钱之琳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应声。

她就怕池惟在里面受了打击不想吃饭,现在他亲自开口说要吃饭,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钱之琳带着池惟上了车,很快就开走了。

此时一旁停着的车里有个男人拿着手机发出条信息:【池惟出来了。】

-

衡南大学的军训跟大多数的大学都不同,不是入学后就军训,而是安排在第二学期的四月份,统一到军训基地去军训,所以第一学期是没有军训的。

此时郑雨薇已经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每天吃过晚饭后就会去附近的西餐厅做兼职。

至于那天记录下来的燕回的电话号码,她一次也没联络过。

现在她还没有能力报答别人什么,自然就没必要主动联系别人让别人误会自己上赶着找他。

这天下午放了学,郑雨薇和几个室友一起去食堂吃了晚饭,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出了学校去西餐厅上班。

跟往常一样,她提前出发,步行过去。

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心慌意乱,感觉很惶恐不安。

郑雨薇心里胡乱地想着自己有什么事没做完或者没做好,最后才忽然惊觉,按照池惟之前的拘留天数来算,今天应该已经是他出来的第二天了!

第二天……

郑雨薇立即条件反射地出了一身汗,当即停下了前行的步伐,四下查看着有没有池惟的身影。

没有。

她擦了擦汗,缓缓呼出一口长气。

快要到西餐厅了,她却忽然想返回学校。

回学校去,待在宿舍里不出来,那样就安全了,池惟就找不到她。

但是不可以,她还要去上班,总不可能不做了,难道以后一直躲在宿舍里吗?

更何况,池惟他不一定知道自己在西餐厅上班,所以那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郑雨薇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这样才克制着没有回头。

-

西餐厅里,此时正是客流量多的时候,郑雨薇一进去就换了工作服准备开始工作。

她在这里已经工作了有三天了,今天是她在这里上班的第四天,目前来说,体验还不错。

一般来的都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以及周围的白领之类的,交流通常都是用中文,也有很少的时候会来一些外国人,就用英文交流。

郑雨薇照常地先看有没有新的客人进来,没有的话就去后厨。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她刚从更衣间出来,就看见了燕回。

除了他之外,还有应该是他助理的言秋,以及另一个长着双桃花眼的男人。

那桃花眼的男人她隐约觉得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不过她也不敢想太多,依照一个侍者的本分,前去询问他们需要点什么餐。

“几位先生好,请问几位需要点什么餐呢?”郑雨薇手里拿着点餐牌,微微弯下腰客气地询问着。

“哎?”那个长着桃花眼的男人率先开了口,笑得眼睛都闪闪的,“怎么是你啊小美女?”

郑雨薇回应到:“我是这里的侍应生,先生需要点什么?”

“啊,这样哦,那你问他。”那人说着指了指燕回。

郑雨薇便只好将视线落到燕回身上,温声询问:“请问需要点什么呢先生?”

他们在一周前见过,还是在同一天见过两次,他还为了帮她打了架,还一起进了警察局,还给了她联系方式,但时此刻,他却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只淡淡地扫了一眼便开始点餐。

郑雨薇心里没有什么落差,只是在庆幸还好自己那天没有得到他的联系方式后就主动联系他,否则看他这会儿的反应,如果自己真的联系他了,怕是会被他暗地里鄙夷。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郑雨薇招呼好了他们,又去招呼别的客人。

只不过他们几个待得很久,中途又来了两个男人,叫她过去加了餐。

一直到她下班前没多久,他们才出门离开。

-

忙碌了两个小时,郑雨薇回到更衣室脱下了工作服换回了自己的衣服,除了西餐厅回学校。

她来的那会儿天还没完全黑,这会儿已经夜色深深,霓虹灯全都亮了起来。

天晚了,她就在外面搭了一辆公交车回去。

不知为什么,越靠近学校,内心的那股惶恐不安就越来越明显了。

之前忙着招呼客人,没空东想西想,这会儿闲了下来,池惟就不受控制地钻进脑海。

特别是现在天黑,那种不安的感觉就像是趁着夜色行凶,变本加厉。

郑雨薇惴惴不安地下了车进了学校大门,实在太过害怕,便直接小跑起来。

忽然,一道人影窜到了她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中午更新下一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