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20章 20

我的书架

第20章 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午刚停的雨又继续落了下来, 碎在树叶上、摔在地里,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除此之外,一切具静。

郑雨薇顺着池惟扯的方向往后仰, 以此减轻一些力量抗衡所带来的疼痛。

言秋从门外小跑着进来, 嘴里还嚷着:“嚯, 这雨怎么说下就……”

声音戛然而止, 他擦着衣服上雨水的手也停了下来, 视线落在池惟拽着郑雨薇的方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喂, 你这小变态,赶紧——”

他话还没说完, 就见燕回直直地往池惟的方向去了。

“燕……先生!”言秋在后面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连忙跟在后面。

池惟改为左手拽住郑雨薇的手腕, 而后右边胳膊从她后脖颈绕过去,将她圈在了自己怀里。

郑雨薇在他的禁锢之下不断挣扎呐喊着,然而却徒劳无功,反而被他捏住了下巴,导致只能发出不成句子的呼声。

“我说呢,”池惟阴恻恻地笑着, 面对朝着他走过来的燕回露出少年的年少轻狂,“她怎么会有本事离开池家, 原来有人兜底。”

年少轻狂不算太坏的事, 关键是他太过狂妄, 面对一个足够全面碾压他的男人都丝毫不知收敛。

燕回走至郑雨薇跟前停了下来, 那双凤眸微垂,凝视着她,看不出具体的情绪。

而后, 薄唇轻启,却是询问:“跟我走吗?”

是的,他又一次,直接忽视了池惟。

即使池惟这么嚣张狂妄,就像一只斗志昂扬的芦花鸡,也丝毫挑不起他的任何情绪。

他只关注他想关注的。

池惟暴怒,圈着郑雨薇的那只胳膊瞬间收得更紧,捏住她下巴的手也更加用力。

那双眸子里仿佛燃着一团熊熊烈火,即将烧出来,连他的眉都要一并烧着。

“我他妈在跟你说话呢!”

燕回仍旧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眸色深深,只看着郑雨薇的眼,极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跟我走吗?”

郑雨薇仰着头,脸颊两侧被池惟禁锢着,力道压得她脸颊生疼,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没有感到震惊,也没空感到震惊,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离开池惟!

她想答应,可是说不出话,想点头,却又没办法动弹。

燕回已经问了两遍,她怕他不再有耐心,也怕他马上转身离去,毕竟他们只是见第二面,总共说了不超过十句话的陌生人。

燕回是她唯一的选择,也是她唯一的救赎。

但这救赎近在眼前,她却抓不住。

一双圆圆的眼里渐渐迷蒙起水雾,她觉得自己好像没救了。

燕回却前所未有地有耐心,像是看出了她的困境,补充到:“如果跟我走,就眨眼。”

若不是还要控制住郑雨薇,池惟现在绝对已经冲上去将燕回揍一顿。

可惜他空不出手,只能狂怒狂吼:“你他妈聋了?老子跟你说话呢?”

燕回似乎终于发现了这里还有别的人,又好像是被他吵到了,眉头微皱,瞥了他一眼,“闭嘴。”

“闭你妈——”池惟还在咒骂,但在燕回耳中完全消音。

视线重新落回郑雨薇脸上,便看见她迫不及待地眨了眨眼,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燕回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

他说:“好,我带你走。”

“你他妈——”

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将人带走!

池惟彻底怒了,正打算不管不顾地松开郑雨薇上前去揍燕回,燕回却抢先一步捏住了他的手腕,“你很吵。”

“吵你妈——”池惟见状,便又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去打他。

燕回却早有防备似的,歪头躲过,随后捏着他的手腕一掰一折,“咔”响一声,给他手腕掰折了。

池惟一声本能的惨叫,完全松开了郑雨薇。

郑雨薇便趁机往燕回这边跑,言秋一把拉住她,将她拉到安全的地方叮嘱到:“你可以选择跑掉,也可以选择留下,我先不管你了。”

他说完跑回了燕回和池惟那边,郑雨薇回头一看,他们已经彻底地打了起来。

池惟向来打架又疯又不要命,所以出手特别狠,完全就不会管有什么后果。

即使他的手腕刚刚好像已经被燕回掰折了,但却影响不了他的那股不要命的劲头。

他打得很猛,燕回却不是。

燕回仿佛是个练家子,每个动作都游刃有余恰到好处,甚至还有点赏心悦目。

他不是疯狂的少年郎,也不是发了疯的野兽。

他更像是一个野兽驯养员,不会主动出击,但对于池惟的每一个动作都会了如指掌,从而在他出手出脚的瞬间做出最好的防备。

最后,言秋过去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虽然一直不会主动出击但明显占了上风的燕回突然停止了反击,池惟狠狠挥过来的那一拳就这么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可以躲,但是他没有。

“燕总!”

言秋一看,大事不好,赶紧冲上前去帮忙制服了发疯的池惟。

“来啊!叫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单挑啊!”池惟还在叫嚣着。

言秋实在受不了池惟的吵闹,从兜里掏了条手帕塞到他嘴里,怨念道:“新买的,便宜你了。”

池惟被堵住嘴,又被控制住双手双脚,只能闷闷地发出一点声响。

他确实打架很猛很厉害,但言秋比他更强。

言秋从小就学武术,后来跟了燕回,兼职助理和保镖。

燕回每次出行,只需要带他就足够了。

像池惟这样的,言秋轻松就可以拿捏。

-

燕回对池惟的叫嚣置之不理,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刚刚打斗时从臂弯落下来的衬衫袖口,转过身对郑雨薇道:“报警。”

郑雨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连忙掏出手机,颤抖地拨了报警电话。

她吓傻了,早该报警的。

这么些年活在池惟的阴影之下,她从没有把报警列入自己的求救方式里。

池惟对她所造成的的那些伤害,加上未成年的身份,以及郑如意的影响,就算她报了警,池惟也顶多是被教育几句。

但于她而言,则会换来变本加厉的伤害。

“谢谢您。”郑雨薇报完警,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机,心有余悸,眼眶里还蓄着一层迷蒙的水雾,声音也是颤抖的,带着一点哽咽。

“别哭。”燕回说,“哭是没有用的。”

郑雨薇便连忙眨了几下眼,将眼泪憋了回去。

池惟还在那边叫嚣着,言秋都有点按不住他。

这时间教学楼人是彻底走光了,根本没有人听见他的吵闹。

等警察来的间隙,燕回理了理刚刚打斗时弄乱的衣服,重新把那条红绳手链递到郑雨薇面前,“你的?”

“对。”郑雨薇手指还颤抖着,从他手里拿过那条手链,“我以为掉在积水里了,谢谢您。”

修长细嫩的指尖因为颤抖着而轻轻地从燕回手心里扫过,他收回手,垂在身侧,慢慢收紧了掌心。

“落我车里了,刚好路过,就拿来还给你。”燕回说着垂眸扫了她一眼,有些散漫的意味,“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不用谢。”

然后他便不说话了,门厅里就显得异常安静。

郑雨薇脚趾在鞋子里弯了弯,轻咬着下唇,微微低下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到刚刚燕回说的,要她跟他走,刚刚情况紧急她来不及多想,这会儿处于一种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她便不得不多想。

跟他走,是什么意思呢?

做他的……情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郑雨薇就忍不住将头埋得更低了。

这样想好像有些太自恋了,他那样优秀的人,怎么会需要自己这样的人做情人。

她更倾向于,他是个好人,只是为了要名正言顺出师有名地帮助自己才那样问。

-

警察来得很快,甚至郑雨薇都还没有胡思乱想出个名堂来,他们就到了。

言秋早已经将塞到池惟嘴里的手帕取了出来,把他扭送到警察面前,一脸好人相:“警察先生,这个臭小子欺负女孩子,我们家先生路过打算劝两句就被他一顿打。”

领队警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他未必认得言秋,却是认得燕回的。

这会儿一看燕回也在,嘴角还有一大块乌青,立即便道:“将人带回去!”

池惟吵吵嚷嚷的,无非就是说着什么胆敢抓他之类的话,又要对带他走的警察拳打脚踢,被警告:“我看你年轻可提醒你一下,袭警罪加一等。”

总之不管他怎么闹腾,都被警察带走了。

那个带队过来的警察跟燕回握了握手表示慰问:“燕先生这伤可得好好处理一下,人我先带回去审问,就是得麻烦你们配合做个口供笔录。”

燕回:“应该的。”

郑雨薇在一旁默默看着,看着别人对燕回的尊敬,心里更加明白,他的身份不一般,至少跟自己,那就是云泥之别。

-

走完了所有报警需要走的流程,已经是晚上十点。

池惟本来只是打个架而已,顶多算是纠纷,不用关起来,但他被带上车的时候袭警了,被以袭警罪处以拘留一个礼拜的处罚。

郑雨薇听到这个的时候心里隐隐有些激动,心跳都跟着变得又轻又快。

池惟他居然真的被关起来了!

这对于她来说,完全就跟做梦一样。

但一想到一周之后池惟就被放出来了,她又不免担心到时候会被他变本加厉地报复。

也许,都用不了一周。

今天只有池惟一个人过来的,池家人没在,如果池家人出面,她也不知道,池惟会什么时候出来。

她不太懂法律,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些什么算法。

-

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停了,郑雨薇跟在燕回身旁往车边走。

从池惟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她到现在也没明白燕回说的那句跟他走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不敢问。

她连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大概姓“yan”,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字。

晏?还是燕?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该怎么办。

要上他的车吗,他会带自己去哪儿?

犹豫之间她已经不知不觉地跟在燕回身旁走到了车前,言秋过来替他们打开车门,请他们上车。

燕回上了后车座坐好,抬眸朝她看过来,带着一点探究。

他没叫她上车,也没叫她离开,就只是这么看着她,就叫她生出一些心虚来,低头躲开他的眼神,自觉地上车坐好。

车门关上时发出一声轻响,她还是靠着车窗边坐着,不敢离他太近。

燕回收回了打量她的目光,对司机道:“去衡南大学。”

郑雨薇听见这话,抿了抿唇,心口一直吊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

他说去衡南大学,应该就是要送她回学校吧?

所以,他确实是她想的那样,是个好人,问她跟不跟他走,只是为了救她师出有名。

一想到这个,她心里就觉得庆幸又开心。

真好,从池家逃出来以后,她遇到的一直都是好人。

怀羽是,这位姓“yan”的先生也是。

-

一路上车内都很安静,没有任何人说话。

郑雨薇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宋清浅给她打来电话:“你怎么还没回来呀小鱼儿,刚刚辅导员过来查寝了。”

小鱼儿这个称呼还是下午在宿舍闲聊大家问起彼此有什么小名时她说的,宋清浅听了后就这么熟稔又亲密地叫她。

郑雨薇捂着手机偷偷看了眼燕回,见他在闭目养神,便将手机的声音调小了些,弯下腰凑到角落小声回应:“出了点事,马上回来。”

挂断电话后她又偷偷看了眼燕回,见他还和先前一样闭闭目养神没有变化,知道自己没有吵到他,心里才舒服了一点。

-

迈巴赫在夜色下驶进了衡南大学,一直到郑雨薇住的那栋学生公寓楼下才停。

郑雨薇搭上车把手,见燕回还在闭目养神,轻咬下唇,有些纠结要不要吵醒他对他道谢道别。

就在这时,燕回却突然睁开了眼。

郑雨薇便连忙趁机对他道:“我到了,谢谢您送我回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给我个联系方式,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谢谢您。”

那双深邃的凤眸淡淡地扫过来,明明他什么也没说,郑雨薇却忽然脸上一热。

完了,他是不是误会自己对他有所企图,所以才问他要联系方式。

郑雨薇微微错开些眼神,小声道:“如果不方便的话……”

她想说,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还没说完,燕回却开了口:“方便。”

郑雨薇诧异地抬眼看他,就见他朝着言秋的方向伸手:“言秋。”

接着便有一张卡片递到她跟前。

“我的名片。”他说,“如果有需要,打给我。”

郑雨薇错愕地低头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哪怕车内光线昏暗,也依旧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双手指修长、指骨好看、指甲齐整干净的手。

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的那句话。

有需要的话,打给他?

她不是……她不是为了要感谢他才要的联系方式吗?

看来他果然还是误会了吧,误会自己是想要攀高枝的丑小鸭。

郑雨薇的眼睛瞬时不争气地酸涩起来,心里也揪着,这种被误会是廉价又贪婪的劣质女的感觉让她感觉后背都热得出了一层汗。

但这联系方式毕竟是自己主动要的,这会儿因为“自尊”说不要,那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会报答您的。”

郑雨薇说完这句话,从他手里接过名片,头也不回地下了车。

一直到进了学生公寓上了楼梯,她才慢下脚步,将那张名片拿在手里端详。

名片上写着他的名字:燕回。

原来是这个“燕”字。

名字下面有他的电话号码,郑雨薇掏出手机将号码输进去存了备注,随后便打算将那张名片丢掉。

拿着名片的手都悬在了垃圾桶上方,犹豫了几秒,她还是将手收了回来。

毕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总不好就这样对待别人给的东西。

郑雨薇将名片收好,心里叹了口气,暗自琢磨,到底要怎么样做,才可以既感谢他,又不会让他误会自己看上了他的钱想要攀高枝呢?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有点晚

错别字我明天同一时间改

今天一直在看美女,所以更新有点晚了

我们先给池惟来个七天套餐

谢谢小心点不可耐、残阳浅黛、睡到自然醒送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