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19章 19

我的书架

第19章 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辆豪车上的男人不一定就身价不菲, 但如果他能安然坐于车内,让其他人下车替他办事,那么他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郑雨薇自然懂这个道理, 也可以从迈巴赫后座上男人身上的穿着、气质等判断出来, 他一定非富即贵。

这样的人, 却出现在这里, 对一个深陷困境, 浑身污水,狼狈不堪的她伸出了如此珍贵的援手。

郑雨薇不敢想他有什么目的, 也不知道他是谁。

“不、不用……”郑雨薇擦了擦脸上残留的雨水,微微错开了眼神, “我身上都是湿的, 怕弄脏了你们先生的车。”

“这个没关系的, 我们先生的车本来今天就要送去清洗。”

“我……”郑雨薇张了张嘴,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没吐出来。

她再度看向车后座的男人,他手里拿着张报纸,正微微颔首阅读着。

只能看见他大半侧脸,但从眉眼和轮廓中, 隐约可以辨认出,这是一个长相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男人。

再低头看看自己, 跌坐在一滩浑浊的雨水里, 浑身湿透, 又脏兮兮的, 还一穷二白。

不论是从样貌,还是从财富,还是气质, 她都找不到自己有一丝一毫可以被他图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

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郑雨薇心想,自己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也就答应了。

她从地上起来,要去拉行李箱,一旁的男人已经抢先替她拉了起来,“我来吧,您先上车。”

那男人替她撑着伞,顺手拉开了后面的车门,示意她先上车。

郑雨薇先是看了眼车里坐着的男人,他依旧没有给她任何眼神,仿佛根本就没看见她,也仿佛那个向她伸出援手的人不是他。

别人还替自己撑着伞,郑雨薇也就不好意思扭扭捏捏地不上车,道了句谢谢后就坐在了座位边上。

她不敢靠近旁边的男人,那人身上穿的戴的一看就是高级定制,透着满满的“尊贵”两个字,她怕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就是后面很多个零追着跑。

车门被从外面关上,刚刚那个替她撑伞的男人将她的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后就绕回了前面副驾,“走吧程哥,去……”

他说着顿了顿,转过头来,视线先是落到旁边男人的身上,而后又看向她,询问到:“您是要去哪里呢,要不要先找个地方换身衣服?”

“劳烦您送我去衡南大学,我今天大一入学报到。”

“好的,程哥开车吧。”

-

一路上郑雨薇都目不斜视,不敢东张西望,生怕自己的存在感强烈一点点。

不过身旁男人的存在感却是强到让人无法忽视,尽管他一路上一直都在看报纸,除了翻动报纸时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车内的空气里弥漫着些许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某个牌子的男士香水,这香水池惟也曾经买过,所以郑雨薇认得。

好在这里本来就属于衡南大学的后街区域,离衡南大学不算很远,所以她并没有在这样的空间里待太久。

迈巴赫开进衡南大学后,副驾上的男人转过头来问她:“您是哪个学院的?”

郑雨薇忙道:“金融学院。”

随后迈巴赫便停在了一栋教学楼旁边,里面排着长长的两条队伍,门口竖着块牌子,写着:衡南大学金融学院。

前面副驾上的男人体贴地替她将行李箱拿了下来,又问她:“您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方便办手续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我可以的,已经很麻烦你们了。”

“现在人多,要不您先找个卫生间换套衣服,今天下着大雨,小心感冒。”

这关怀很得体,不会逾矩,恰到好处,郑雨薇对他感激涕零,不停道谢:“谢谢,也劳烦您帮我谢谢先生。”

那男人就笑了笑:“您不亲自说吗?”

郑雨薇轻轻咬了咬下唇,偷偷看向车里。

她其实想亲自道谢的,但怕别人觉得自己想攀高枝才去故意搭讪,所以就想拜托这个人帮自己说一下。

不过现在这个人已经这样问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车窗缓缓落下,那人微微侧过头,露出一张让人一见就会心跳漏一拍的脸。

一双凤眸凝视过来,长睫轻扫,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意味。

郑雨薇微微弯下腰,保持自己的视线水平比他低一点的样子,抬眸与他对视,真诚地道谢:“谢谢您送我来学校。”

“不用。”他说。

原来他的声音是这样的,低沉中带着一点微微的磁性,却又不是那种做作的气泡音,总之听起来,跟他的样貌完全匹配,是让人一听就会自动脑补出一张帅脸的水平。

郑雨薇尽量保持自己的表情真诚又淡定,实际上他这样从容疏离,无形之中的压迫感让她只想赶紧转身跑掉。

“总之还是谢谢您了,如……”郑雨薇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祝您万事胜意。”

本来她下意识想说的是“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您的”,但想了想,自己这样的,有什么机会报答他,就干脆作罢。

然后就看见他眉头微挑,似乎觉得很有趣,开口时语气里透着点愉悦:“谢谢。”

怎么还反倒让他对自己说谢谢了,郑雨薇一阵脸热,仓皇地丢下一句“我先进去了”就逃开了。

言秋重新回到车里,转过身就看见他那不苟言笑的燕总嘴角噙着一点淡淡的笑意,他心想完蛋啊完蛋,面上却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问到:“燕总,我们现在去洗车吗?”

燕回将车窗升了上去,那抹淡淡的笑意瞬间就没了。

他说:“去公司。”

他这副瞬间冷淡的样子,言秋后背冒上来一股冷汗,知道自己刚刚说错话了,便噤了声,再不敢乱说什么。

-

郑雨薇拖着行李箱在一楼转了一圈,奈何人太多根本没什么空位,她只好跑到二楼去。

找了个稍微人少一点的卫生间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又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将湿发披散下来,转身拉着行李箱下楼去办入学手续。

倒是没多麻烦,就是排队很费时间,一套流程走下来她头发都快干了。

最后一个手续就是去学生公寓办入住,她刚从教学楼出来,雨已经小了很多,变成了蒙蒙细雨。

有个男生跟她走了面对面,见她拖着个行李箱,热情地凑上来问:“是大一的师妹吗?”

郑雨薇点点头:“是。”

“噢,我是负责今天迎新生的,我大二,是你师兄,你是要去学生公寓吧?我带你过去。”

那男生说着就要伸手过来帮她拖行李箱。

郑雨薇不好意思麻烦他:“没事,我自己也可以的。”

“嗨,都是一个学院的,再说了,我们今天本来就是做这些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我吧。”

那男生说着直接将她的行李箱“抢”了过去,带着她往学生公寓走,一路上还给她介绍:“这是美术学院,这是半夏湖,那边是第一运动场……”

因为有这个大二的师兄帮忙,郑雨薇的宿舍入住手续很快就办好了。

师兄很热心,见她一个人,又帮她去统一领床上用品的地方领了东西搬回宿舍,随后才离开去帮别的人。

-

郑雨薇到的时间不算很早,轮到她时刚好卡在宿舍最后一个位置,其他三人都安顿好了。

这是郑雨薇十八年一来第一次住宿,跟三个同龄女孩字住在一起,对于她来说,似乎感觉还不赖。

几人帮她把书桌都擦干净了,又在她铺床的时候站下面帮她递东西,顺便和她闲聊。

郑雨薇将自己的床铺和书桌衣柜全都安置好了,这时候也就认识了宿舍里的其他三个室友。

栗棕色长卷发的女孩子叫宋清浅,黑长直发的女孩子叫韩伊,短发及肩的女孩子叫邹青。

宋清浅跟她的床位是挨着的,见她收拾好了,就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

郑雨薇原本不想去,她想留下来把早上换下来的那套衣服和那双鞋子刷一刷。

但大家毕竟第一次见,以后还要一起相处四年,而且宋清浅足够热情,她便只好答应。

食堂开着门,但是她们还没有饭卡,宋清浅就提议去商业街那边找一家餐厅,就当大家第一次见面聚餐。

自然没有人反对。

随后又回到宿舍,几人闲聊着高中和高考的趣事,郑雨薇就趁机去卫生间将衣服和鞋子都刷了。

晚上六点,几人一同去教学楼那边报道,开了个简短的班会,结束后其他三人说要去买夜宵,郑雨薇找了个借口没去。

她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勤工俭学的事情,所以留在后面耽搁了一会儿,下楼的时候,整栋教学楼很安静,都没什么人。

刚下到一楼,旁边忽地窜出来一个人,拽着她往旁边拖了几步,再用力一甩,抵到墙上。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后背撞到墙上,又往前弹了一下,后脑勺也在上面磕了一下。

天旋地转的,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郑雨薇就被狠狠地压在了墙上。

鼻端传来上午闻过的那个香水味,郑雨薇一阵心悸,心里下意识想到一个可能。

睁开双眼时,她看见了那个三月不见的噩梦。

她连忙眨了几下眼,以为这是一场幻觉。

然而那张脸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在她面前凑近、放大。

“真以为你能躲得了我。”

“天涯海角,除非你不再存在于这世上,否则,我将永远能找到你。”

“好久不见啊,我的薇薇。”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笑、熟悉的恐惧……

郑雨薇后背上的汗瞬间就聚集在一起,顺着脊骨往下,湿了大片衣服。

“你……”她张了张嘴,然而却连声音都难以发出,像是瞬间哑了声,只能睁大双眼,瑟瑟发抖。

氧气瞬间变得稀薄,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周遭的空气像是被人抽光了,她一边推着靠近的池惟,一边想呼救。

然而根本发不出来声音,她尝试了好几次,都只能张开嘴,剩下的就像是忘光了,忘记了如何说话。

一双原本清澈的圆眼睛里瞬间变得迷蒙,泪水盈盈,聚了满眶。

为什么,为什么三个月过去了,池惟带给她的恐惧和压迫,还是这样清晰,而且,只增不减。

一滴泪落了下来,郑雨薇心里难过得像是要炸裂开。

她好像不会说话了,也不会发声了。

她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吗,为什么,还在他的囚笼里。

这种给了她生的希望,却又给她绝望的感觉,比让她一直绝望更难受。

池惟的手慢慢覆到她脸上,替她擦去落下来的那滴泪,声音里居然带了几分柔和:“你哭什么,我这次又没对你做什么。”

郑雨薇偏过头躲开他的手,抗拒着他的亲密动作。

“你别让我生气。”池惟说着将她的脸掰了过来,正面对着她,“听点话不好吗?”

“我是这样的喜欢你,只想要你属于我一个人,给你写了信,为什么不回我还跑掉?我会对你好的,只要你乖乖听话。”

他难得这样有耐心地近似于痴迷地说着一些像是情话的话,然而郑雨薇只觉得恐惧,只觉得难受,只想逃离。

她一直都知道,只要顺着他,听他的话,她确实会有“好日子”,可一旦他不开心,那就是世界末日。

她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她只想要自由。

“f……”郑雨薇再次试着张开嘴,想叫他放过自己,然而却只能发出一个“f”的音,别的根本就说不出来。

“跟我在一起,这一次,我就当没发生过。”池惟还在继续说,身体也越来越靠近,仿佛要叠到她身上,将她涌入怀里。

郑雨薇猛地摇头,眼泪不停地往下落。

她多想有人可以出现帮帮她,然而开完班会的大家早就走光了,而且这栋教学楼不止这一个出口,而这个出口下来的人特别少,路过时也只是简单看他们一眼,单纯以为情侣吵了架。

没有任何人走过来看看她,看看她痛苦不堪的表情,看看她满脸的汗与泪。

更没有人会拯救她。

“薇薇……”池惟痴迷地喊着她的名字,双手覆上她的肩头,想要抱她。

郑雨薇不停地摇头抗拒,双手推据着他的身体,然而力量悬殊,于事无补。

她惊恐而绝望地流下更多的泪,将双眼模糊。

在这让人绝望的世界里,没有人会是她的救赎。

忽然,几步之遥的地方,空荡安静的一楼门厅里,传来一声喊:“小鱼?”

郑雨薇猛地睁开双眼,她的视线前方,门口路灯投过来的光影下,站着早上那辆迈巴赫车后座的那个男人。

第一次看见他站着,竟然是这样的高大,身影将光线都挡去大半。

不知为什么,这明明只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她却将他当成了救命稻草,那颗绝望的心忽然又活了过来。

“你的?”

“救我!”

他们同时开了口,郑雨薇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她刚刚居然发出了声音!

大概是她的呼救吵到了池惟,导致他停下了要拥抱她的动作,继而转过身。

然后,就看见了光影下站着的燕回。

男人长得极其高大,目测在一米八五以上,穿着一件剪裁考究得体的白衬衫,袖口松松地挽至臂弯。

他摊开的右手手掌心里,躺着一条红绳手链。

而他就这么安静地站在那里,垂眸投过来探究的眼神。

池惟只想了三秒,就记起来这个“嚣张”的男人。

这不就是那个对他视而不见的男人?

就是他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郑雨薇趁着池惟打量燕回的功夫,一把推开他,猛地朝燕回的方向跑去。

刚跑了两步,就被池惟拽住手腕扯了回去。

“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去他的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三个人正式见面了

谢谢sep2投的地雷!谢谢残阳浅黛、孟笺、小心点不耐投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