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逃离荆棘 > 第18章 18

我的书架

第18章 1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惟一回到家就要看所有的监控, 不仅限于池家的,附近所有的监控,只要他能拿到的, 他都要看。

门卫们战战兢兢的, 如履薄冰, 站在一旁候着, 大气都不敢喘。

某种程度上来说, 人也算是他们放走的不是?

谁能想到那个平常看起来安安静静又乖巧,对少爷言听计从的小女孩会做这种事呢?

原本定于今天的出行也就此作罢, 池有德不参与这种乱局,已经早早去了公司。

钱之琳留在家里, 看着浑身散发着恐怖气场的池惟, 也不是很敢靠近。

天知道, 她昨晚对郑雨薇的警告,也只是让她自己找个耗时间滚出去,谁能想到,她竟然就找了这么个时间。

这里面最高兴的莫过于郑如意。

郑如意本人并不知道当年的真相已经被人知晓,还在庆幸郑雨薇这个碍眼的麻烦精终于从她的眼皮子低下滚了出去。

在她看来,郑雨薇离开了池家, 也就不会再让池有德觉得她长得眼熟,从而担心十八年前的真相被人发现, 也少了一个对池惟身份产生威胁的人。

池家的财产就该是池惟的, 别人休想抢走半分。

否则的话, 自己这么多年的母子分离, 岂不是白白受罪?

-

那些监控没有一个拍到郑雨薇的离开,这在池惟的预料之中。

他自然知道郑雨薇是个多么聪明的人,况且昨天他的生日会, 家里上上下下忙碌了一天,晚上自然就会有些松懈。

况且,在这之前,所有人,包括自己,也都从没想过,郑雨薇会有这个想逃离的想法和本事。

在池惟来来回回有针对性地看了三遍之后,他锁定了唯一的可能性。

冯家的那辆车。

昨晚的监控里,显示只有冯家的那辆车出去过,也就是今天早上他追出去时,在路上遇到的那辆。

冯媛媛,她为什么会帮郑雨薇离开呢?

冯媛媛是他的同班同学,跟郑雨薇根本没有什么交集,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认识。

而这样的一个人,却会在半夜郑雨薇逃走的时候,恰到好处地接应了她,帮她出去。

池惟丢了监控,皱眉道:“去冯家。”

-

池惟上门拜访的时候,冯媛媛正在抱着西瓜过夏天。

佣人说,池家少爷上门拜访,指明要找她。

冯媛媛笑着塞了一口西瓜到嘴里,摆摆手:“你让他进来吧。”

话刚说完,池惟已经到了她面前。

“说吧,冯小姐。”池惟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问,“昨晚你送她出去的吧?”

冯媛媛装傻:“嗯?你在说什么?哪个ta?男的女的?谁啊?我怎么听不懂。”

“别装了,”池惟冷笑,“昨晚就只有你们冯家的车出去。”

“哦,我什么时候出去,你也管?我半夜想坐车出去兜兜风,这有什么问题?”

“冯小姐,我们是同学,我不想跟你在这里搞那些弯弯绕绕东扯西扯的事情。”

“真奇怪耶,我在家里好好地啃着西瓜追剧,你自己要跑过来说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反过来,倒说得好像是我在找你的麻烦。”

冯媛媛说着夸张地叹了口气:“池惟,做人不是你这么做的吧?”

池惟客气生分地叫她冯小姐,她却直接叫他池惟,瞧着像是没把他当回事,实际上却是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把他放在了一个朋友的角度。

“你最好祈祷我找不到她。”池惟冷笑一声,起身离开。

冯媛媛自然知道池惟一时半会儿拿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办法,所以她悠闲地继续啃起了西瓜。

怎么说呢,她就喜欢看池惟这样,被她气得要死,却又拿她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

池惟从冯家出来,回家途中,眼睛一瞥,不小心瞥到了一旁被折断了丢在地上的树枝。

他停了下来,转而走到那树枝旁边。

树枝的断口处还是比较新鲜地,不像是折断了很久的样子,而且,高考那两天夜里下了雨,虽然白天晴了,但这几日天气都属于阴天的程度,所以地面依旧湿度比较高。

池惟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些浅浅的脚印,一看尺寸,只知道那是体重比较轻的女孩子留下的。

而留在这个地方,池惟半蹲在地上抬头看了眼,恰好看见了自家的监控摄像头。

他几乎是瞬间就断定了,这是昨晚半夜郑雨薇逃走时留下的。

池惟蹲在地上将所有的事串联起来:昨晚半夜郑雨薇从这里逃走,遇上了冯媛媛,冯媛媛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帮助她逃了出去,而在一中附近,有人接应她。

他想到早上追郑雨薇所坐的那辆车时,眼看着马上就要追上,半路就横空出现了一辆车撞上来,将他们的路挡住,等他们再要追的时候,郑雨薇手机上的监测器却突然失去了作用。

这一切,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

池惟不免也有几分困惑,这些年,郑雨薇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里生存活动,又怎么会有机会认识这样有能力瞒天过海将她带走的人。

-

郑雨薇到达衡南市时已是晚上。

夏季衡南天黑晚,司机师傅热情地将她带到了衡南市区后,问她要去什么地方。

郑雨薇想了想,说到:“去衡南大学附近吧。”

“好嘞。”

司机一路将她送到了衡南大学附近的小吃街,也就是大学城这片商业活动中心。

郑雨薇感激他,要请他吃完饭,被他拒绝了:“不了,我还得回去复……回去陪我女儿。”

“那我给您买些吃的,您路上吃,别再拒绝我来,否则我也过意不去。”

“那好吧。”

郑雨薇见他答应了,嘴角挂上了浅浅的笑,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食物和水,又到一旁的包子铺买了热气腾腾的包子给他:“谢谢您了师傅,回去路上开车小心。”

“好好好,你自己在这边也注意安全。”

-

告别了司机,郑雨薇先找了家小饭店吃了一碗面条,然后打算在附近找家便宜的不需要登记身份信息的旅馆住下。

她主要怕自己的开房信息被池惟查到从而让他找来,所以不敢随意入住。

附近的大小酒店旅馆都是需要身份证登记的,后来她顺着街道一直走,绕到了衡南大学的后街。

衡南大学还没放假,后街热热闹闹的,大多数都是大学生,郑雨薇走在里面,安全感十足,不用担心随时就遇到坏人。

沿路两旁都摆着满满当当的摊子,卖一些烧烤、小零食、小吃、冷饮、水果等,还有火锅店汤锅店之类的,香味能窜到人刚吃了饭又想吃的程度。

这种热闹是郑雨薇以前从没体会过的,而一旦想想,以后自己在这里读书,也可以过上这样的生活,她就变得无比开心。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先找个地方住下。

-

后街这一片算是有些年头的旧小区和商业街,楼房也都是不超过七层的,住着一些本地人,也有一些不住在这里的,就把房子租给附近大学的学生。

郑雨薇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正打算从一条小巷子出去。

刚钻进去,热闹的声响弱了一些,这边也亮着路灯,只是卖东西的人就少了,巷子也稍微狭窄一点。

这条巷子的房子更像是居民自建的老房子,还带着院落围墙,种着一些花花草草。

郑雨薇走了一半,想调头回去,怕不太安全。

一转身,就被院子里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一栋两层的小房子,带着前后院,她所看见的,是前院。

院墙不算高,院门是木头做的镂空门,从外面看进去,可以看见院子里摆着一架躺椅,边上亮着一盏院灯,再旁边,是土陶大鱼缸,养着睡莲。

躺椅上躺着一个披散着长头发的女人,她穿着宽松的棉麻长裙,光着脚踩在脚踏板上,一手拿着把蒲扇扇着风,正悠闲地摇晃着躺椅,长发垂散在空中,随着她晃动的姿势摆动着。

院落里种着许多花花草,一旁的圆石桌上摆着一架古老的音响,正放着悠悠的古典乐。

这神仙一样的画面让郑雨薇一时之间就羡慕得呆愣在那里。

不知是否因为她的视线太过灼热,引起了里面躺椅上女人的注意,导致那女人抬头朝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郑雨薇才察觉到自己有所冒犯,连忙弯腰致歉:“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了。”

女人嘴角微微翘起来,又重新躺下去,轻轻合上眼,开口道:“门没锁。”

郑雨薇微楞,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请她进去?

“进来坐坐?”那女人又道。

郑雨薇一开始有些担心,但很快,这种担心又消失了。

人与人之间应该也是有一种互相吸引的磁场的,郑雨薇心里隐约觉得,里面躺椅上的女人是个好人。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搭在了门上,下一秒,推开门走了进去。

“坐。”女人用手里的蒲扇点了点一旁的藤椅。

郑雨薇没有扭捏,将院门重新关好,过去坐下,开口道:“实在抱歉,我刚刚有些看呆了。”

女人轻笑了一声,那双美眸睁开了,含着淡淡笑意朝她看来。

院灯是暖黄色的,这样看着,女人原本清冷的面貌就多了几分温暖的意思。

“妹妹从哪里来?”她问。

郑雨薇道:“我是从梧西市过来的,九月份应该会在衡南大学读书。”

“噢。”女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刚高考完?”

“对的。”

“我也是衡南大学的。”女人说,“不过呢,我是那儿的老师。”

“您是老师?”郑雨薇有些惊讶,但这惊讶很短暂,因为女人的气质确实给人一种很高级的感觉。

“我教美术学院的。”女人忽然从躺椅上起身,进了房门,出来的时候,拿着工牌,“喏。”

郑雨薇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衡南大学美术学院怀羽。

后面的怀羽,应该就是她的名字了。

“我叫郑雨薇。”郑雨薇心想,她给自己看工牌,应该算是自我介绍的一种,所以她便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没想到,怀羽微微眯着眼,忽然笑了:“这用北方那边的方言读起来,好像蒸鱼尾,你小名是不是叫小鱼尾?”

“不是……我叫小鱼儿。”

“也对,梧西市不属于北方。”怀羽挑了挑细长的眉,给她倒了杯茶,“不过小鱼儿也蛮可爱的,你怎么一个人到了这里?”

郑雨薇犹豫着,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怀羽善解人意地岔开话题:“那就不说这个,这么晚了,你不回家,爸爸妈妈不会担心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吗?”

郑雨薇眼睫轻颤,垂眸看着刚刚怀羽给她倒的那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口,小声道:“我没有家人。”

“这样吗……”怀羽的声音很轻,又岔开了这个话题,“你不怕茶水里有东西啊,怎么傻乎乎地就喝了?”

“我……我没想过。”郑雨薇有些怅然,“不知为什么,就感觉老师是个好人。”

惹得怀羽笑出了声:“可可爱爱,我喜欢。”

郑雨薇局促地将茶杯重新放回圆石桌上,问她:“老师,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不用登记就入住的旅馆吗?”

怀羽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笑道:“有啊。”

“方便告诉我一下吗?”

“叫我声姐姐?”

郑雨薇有种她把自己当小孩儿逗的感觉,但她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觉得很亲近,便大方地开了口:“姐姐。”

“妹妹真甜。”怀羽轻轻晃了两下蒲扇,点了点身后自己的房子,“你觉得我这里怎么样?”

郑雨薇有些错愕,不敢置信地问到:“我可以住这里吗?”

“当然了。”怀羽有心逗她,“如果你不怕我是个坏人的话。”

郑雨薇心想,什么坏人呢,她出去找,也不一定就遇到好人。

“那我……谢谢老师,我可以付您房费的,明天我就去找房子。”

“嗯……”怀羽轻轻晃手里的蒲扇,“安心住着就好了,不过得替我打扫卫生做做饭,房费嘛……”

怀羽说着朝她笑意吟吟看过来:“你觉得我缺钱吗?”

郑雨薇:“……”

这么多年,她接触到的人,似乎每一个,都在对她说,他们不缺钱。

全世界只有她自己,是个穷人。

-

郑雨薇住在另一间空房,怀羽在自己的房间打电话。

“我说你怎么认识的这么一个小宝贝,瞧着像是个聪明的人,但感觉又很好骗的样子。”

“哪里好骗?我本来怕她觉得我是坏人,把我的工牌拿出来给她看,以为她会不相信,连我的教师聘请书都准备好了,结果她看了工牌就相信了。”

“我倒的茶,她也不怀疑有问题,端起来就喝。”

“我让她进来坐坐,她直接就进来了,也不怕我给她绑了卖掉。”

“我说让她住在我这里,她也不怀疑我有问题。”

“燕三,怪不得你为了她连我都要来打点,要换做是我,我也不放心呢。”

“行了,姐姐我知道了,赶紧跪安。”

怀羽说着啪一下挂了电话,不给对方再说话的机会。

-

另一边,陆君白正在燕回家里吃火锅。

他刚下了飞机,从机场出来就直奔燕回这里。

见燕回挂了电话,才忙里抽闲地问他:“三哥,你又去招惹大姐了?”

燕回睨了他一眼,应到:“找她帮了个忙。”

“我听着,像是你把那小姑娘塞她那儿去了。”

“嗯。”燕回没否认,“她那儿方便,地方也合适。”

“还真是。不过你怎么知道她一定就会去大姐那儿?”

“除了衡南大学附近,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倒也对。”陆君白点头,“不过你又怎么确定,她就一定会去大姐那里?”

燕回皱眉看了他一眼,他真的很讨厌跟笨蛋对话,每每这时,耐心总是变得很差。

但看在陆君白最近苦哈哈替他办事的份上,他就忍了,耐心解释:“她不敢住酒店,只能去找一些不需要身份登记的地方住。”

“那也不一定就找到大姐那里吧?”

陆君白说完这句话,半天没等到燕回的回应,抬头一看,他三哥正冷冷地看着他,他就马上明白了,自己似乎又问了个白痴问题。

那小姑娘找不到地方,可不就得围着衡南大学附近那一圈地方转悠吗?

自然而然不就会遇到大姐吗?

大姐再顺手,就把她招进去了。

“咳咳,那个……”陆君白喝了口啤酒,“三哥,那我还可以问你别的问题吗?”

燕回:“……嗯。”

“其实我就很好奇哦,为什么你会知道那小姑娘今天凌晨会从池家逃出来,而且会顺利地逃出来,还将时间地点都精确到早上四点到六的梧西市一中附近?还有还有,你怎么知道她手机里有监测器?”

陆君白一股脑地将自己心里的疑问全都问了出来,他就想知道,他三哥到底是会算命,还是太聪明会推理。

“池家原本今天一早要全家出去旅游,计划里没有她。”

“所以她就打算趁着这个时间跑了?”

“嗯。”

“那你怎么知道她会成功地逃出来呢?”

“池家有个新邻居,姓冯,冯家千金喜欢池惟,自然不会让她留在池惟身边。”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池惟啊?”

“还记得那个诅咒符吗?”

陆君白眨巴眨巴眼,想起来了,点点头:“记得,怎么了?”

燕回皱眉:“我让道观的道长帮忙看了一眼,是邪道教的一个诅咒别人感情不顺的符。”

“卧槽,这也太毒了吧?”陆君白啧啧两声,“对了三哥,当时你把那诅咒符揣兜里干嘛了后来?”

“……”燕回默了默,“烧了。”

陆君白:“……烧了是不是那个诅咒符就作废了?”

“嗯。”

“那冯家千金怎么知道她那个时候要跑?”

“你知道冯家千金是谁吗?”燕回反问道。

陆君白摇摇头:“还真不知道。”

“那个摆了两次爱心,又塞了诅咒符的女生。”

“啊?”陆君白瞬间瞪大了眼,“她啊?那就不奇怪了,小变态一个,又喜欢池惟的话,说不定搬过去就天天偷偷观察动静呢,刚好就遇上了。”

“嗯。”

“那为什么你会知道郑雨薇手机上有监测器?”

“不管她在什么地方,池惟总能找到她。”

“对哦,怪不得,原来是有监测器。”

“嗯。”

“那逃跑的时间你又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呢?”陆君白又问。

燕回垂眸睨着他,半晌,冷冷道:“你脑子不用的话,送去给大姐炖脑花。”

陆君白连忙捂住脑袋:“我不问了,我自己琢磨!”

-

郑雨薇当真在怀羽家住下了。

从当天晚上住进去,参观了怀羽的房子,她就坚定地相信了,怀羽确实是衡南大学的老师,也是个好人,更是个人美心善的姐姐。

她坚持要给怀羽房费,怀羽不要,还是像那天晚上说的,让她帮忙打扫卫生做做饭。

郑雨薇没办法,只好答应。

她在外面找了份家教的兼职,过了段时间,高考成绩出来,填了志愿,录取通知书的邮寄地址填了怀羽的住址。

日子是从未经历过的鲜活自由,每天早起做早饭,然后去工作,下班以后给怀羽做晚饭,打扫卫生,看怀羽画画,或者跟怀羽出去逛街,还去蹭了怀羽的课。

她忽然真正感受到了自己是正活着的一条生命,而不是被囚禁的宠物。

更值得庆幸的是,池惟没有找到她。

她不知道池惟时放弃了找她,还事一直在找却没有找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他找到,但是当下的生活对她来说,已经是她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

九月初,衡南大学新生报到,怀羽已经出差三天了,还没回家,特意打了电话给她,交代了她几句。

郑雨薇一一应了,说钥匙她先拿走,等她回来了再还给她。

她来衡南快三个月,添置了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买了个行李箱,一下就全部都装进去了。

从这里去学校不算太远,她就没打算坐车。

谁知道,到了半路上,大雨说来就来,越下越大,俨然就是一场暴雨。

天空乌云密布,惊雷阵阵,周围的光线瞬间就暗了下来。

明明是早上,一瞬间黑得如同夜幕将要来临。

郑雨薇没有带雨伞,瞬间就被淋湿了全身。

她正想到前面的商店去买把雨伞,行李箱的轮子却不知道怎么卡住了。

衡南大学后街这一片路面不算很平整,坑洼多一些,看起来排水系统也没做好,积了很多雨水,浑浊不堪,让人一时间也分不清楚那下面到底是个坑还是条路。

郑雨薇扯了半天,才将行李箱扯出来,却又不知被谁撞了一下,跌坐到浑浊的积水里。

惊雷轰鸣,大雨模糊双眼,她欲起身,远远有辆车开了过来。

那辆车不等她起身,“唰”地一下就从她身边开了过去。

车轮迅速地转动,溅了她一身的泥水。

郑雨薇又生气又狼狈,刚撑着地面爬起来,手机又掉到了地上,混进了污浊的积水里。

她不确定自己这便宜的手机一定防水,急忙蹲下去捞。

但人倒霉的时候好像喝口凉水都能塞牙缝,她的脚被行李箱藏在浑浊积水里的轮子一绊,又跌到了地上。

雨水一直从她额头滑落下来,眼睛都有些张不开。

这雨下得这么突然这么大,就好像是存心和她作对一般,一定要她入学第一天就这么狼狈不堪。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今天就不是什么好日子。

郑雨薇心里默默抱怨着,正要再次地上爬起来,一辆迈巴赫缓缓地滑过来,停在她脚边。

车门打开,下来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撑着一把大大的黑色雨伞,走到她身边,替她撑着伞,微微弯腰,轻声询问:“我们先生问您是否需要帮忙。”

郑雨薇抬头看去,连天雨幕被伞隔断,迈巴赫后座上男人的侧脸清晰可见,并未回头看她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太可爱了吧,为什么还有评论说三哥是重生的啦!

人家只是太聪明!!!

这章三哥终于真正出现在了小鱼儿的世界里了哦,对手戏来了来了

还是发红包哦

谢谢晓嘛姐姐送的两个地雷!谢谢sep2送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