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二年等待,再见索菲娅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二年等待,再见索菲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维克眼底闪过难以置信,喃喃道:

“索菲娅?!这怎么可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任何灵也该消失了……”

不知怎么的,在克里斯看到这位女士的一瞬间,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这种很久没有感受到的温暖,以及难以明说的锥心之痛。

貌美女士身穿一件华美的复古长裙,虽然她没有卡罗琳那种极度的美貌,但是在克里斯的眼里,她似乎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士。

“哈里……”

女士在看到克里斯的时候,眼睛从迷茫渐渐恢复了一些神智,脸上露出笑容,动作优雅的走向克里斯,温柔的将手伸向了克里斯的头顶。

克里斯迟疑了一下,就这么任由对方抚摸着自己的脑袋。

“我的小哈里竟然长这么大了。”索菲娅轻轻摸着克里斯的脑袋,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克里斯有些震惊和无语。

只见受索菲娅加重手中的力气,像撸猫一样胡乱的将克里斯深棕色头发揉的一团糟,同时抱怨道:

“都怪那该死的娘们,让老娘一直不能揉到小哈里这么柔软的头发。”索菲娅的弯眉皱起,嘴角却露出满足的笑容。

“您是……”克里斯胡乱的擦拭脸上的泪水,语气哽咽的问道。

“臭小子,我当然是你的妈妈了,快叫一声妈妈听听。”索菲娅蹲下身子,双手抚平克里斯的领口和身上衣服的褶皱,笑眯眯的说道。

“妈……妈妈。”克里斯不由自主的开口,第一次说出了这一世从没有叫做的单词。

“真乖,可比你的哥哥乖多了。”索菲娅满意的捏着克里斯的脸颊,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咳,姐姐。”维克假装咳嗽了一声,借此引起索菲娅的注意,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道,“你也不看看你可怜的弟弟。”

索菲娅这才站起身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里斯觉得她的身形似乎比刚才更加虚幻了一些。

“看你干什么?昨天你不是才过来吗,不过既然你找到了哈里,姐姐就给你一个奖励吧。”

说着,索菲娅步履优雅的走到维克的面前,给了他一个贴面吻,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弟弟,索菲娅轻声喃喃道:

“当年的楞头小子,如今已经是一位成熟的绅士了,时间过得真快,可惜……”

随即,索菲娅转身再次捏着克里斯的脸颊,微笑道:

“我的灵在这块非凡特性中沉睡了十二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看着小哈里如今健康自在的活着,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说着说着,索菲娅一手拉起克里斯的手,一手拉起维克的手,秀美的脸颊上已经沾满了泪水,冲着克里斯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温柔道:

“小哈里,你要记得妈妈的话,永远不要对这个世界失望,妈妈永远是爱你的……

“可惜,我没能陪伴着你长大,这么多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还有你的父亲,你也不要怨恨他,妈妈只希望你能宽容看待他人,微笑看待整个世界。”

此时克里斯只是下意识的点头,喉咙就像有东西堵住一样,说不出话来。

更让克里斯惊恐和悲伤的是,此时索菲娅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虚幻,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消散于天地间。

索菲娅紧握着克里斯的手掌,仿佛在用一生的力气去抓紧,去铭记这种感受。

女士深蓝色的眼神充满着不舍和留恋,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美好,轻声道:

“小哈里,妈妈不能继续陪着你了,对不起,我爱你。”

说完这一句话后,索菲娅美丽的身影在一片金光中彻底消散,只留下半空中悬浮的那枚金黄色宝石。

看到眼前的一幕,一股巨大的悲伤降临到克里斯的心头,克里斯跪倒在地,他很想苦,但似乎怎么都哭不出来。

最大的悲伤莫过于此,得到之后再失去。

尤其是克里斯一直希翼的亲情,虽然知道索菲娅女士应该是这具身体另外一个灵魂的母亲,但是克里斯却难以控制自己心头的真实感受,那种极度的失落和悲伤。

而一旁的维克则是叹息一声,早在索菲娅的身形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

没有人能够死而复生,除了神灵。

索菲娅用自身最后的那点非凡力量,以及临死前对小哈里极度的不舍和惦念,才让她最后的一点灵得以保留在非凡特性中,一直沉睡至今。

直到昨天维克的到来,才唤醒了墓碑下宝盒中非凡特性里的那点灵。

只不过因为灵一旦出世,只能在世间存活几分钟,所以昨天索菲娅才没有现身,选择了继续沉睡。

直到今天维克带着克里斯到来,凭借着冥冥中的血脉感应,索菲娅瞬间就知道克里斯就是自己的儿子,当年的哈里,于是才现身来见他最后一面。

维克走到克里斯的身边,蹲下身子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

“这下你该信我了吧,你的母亲是索菲娅·拉米瑞兹,我是你的舅舅,而你的父亲,就是威灵顿·罗德里格斯,你的原名叫做哈里·罗德里格斯。”

克里斯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此时他的眼睛已经从深蓝色恢复成深棕色,就这么跪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已经降落到他面前的金黄色宝石,已经完全没有了灵的非凡特性。

维克也不催促他,就这么安静的陪了他半个小时,克里斯才渐渐缓过神来,伸手捧着那块金黄色宝石,开口说道:

“维克……舅舅,您能跟我说说我母亲的事情吗?”

维克听到克里斯的称呼,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嘴角上扬微笑道:

“当然可以,你母亲小时候的事情啊,那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算了,我就不跟你说她以前是怎么欺负我的了……你的母亲索菲娅,虽然看起任性暴躁,其实内心是一位很温柔很善解人意的人。在我父亲,也就是你的外祖父四个孩子中,他最疼爱的也是这个唯一的女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