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盗贼小公主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八章 盗贼小公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卡罗琳的关系,沃德豪斯对莎莉的消息也了解一点。

  “至于是什么途径的,她没说过,我也不知道。估计就连威灵顿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夫人是一名非凡者。”

  扎克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口中的第一个她是谁,对于卡罗琳这个单词,沃德豪斯能不说就不说,像极了分手后的情侣。

  “那她隐瞒的可真够深的。”扎克有些揶揄道,也不知道这个“她”说的是谁。

  “‘赌徒’途径的非凡者特别稀少,因为他们似乎与命运有关,而据我所知,他们前期的非凡能力也多与好运和厄运相关。”

  沃德豪斯没好气的看着扎克,接着说道:

  “你怎么不去你们教会查查相关的资料,就想着跑我这里,干脆你直接加入我们教会好了。” 

  扎克直接忽略后半句,只是苦笑道:

  “我在恒光烈阳只是一名序列8的‘火焰行者’,并没有那么高的权限随意查阅资料,所以我才先来询问你,看看能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好吧,有时间我帮你留意一下‘赌徒’相关的资料。”

  “还有一件事情,阿西娜夫人的尸体在医院里失踪了。”扎克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男士,“而且根据我查的一些线索,我怀疑阿西娜夫人可能和‘冥府之门’有关。”

  他查的线索就是阿西娜夫人这些年大笔资产移动的莫名,有一些间接指向那个神秘组织。

  而且很多她生前在费得伦堡投资建设的工厂现在已经变成了空壳子,这让一直追查这条线的扎克有些怀疑。

  在突然听到这个组织的名称后,沃德豪斯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一些。

  只见扎克紧紧的注视着沃德豪斯的神情:

  “你知道的,卡罗琳也属于这个组织。而阿西娜夫人生前又和莎莉夫人走的很近,她们经常一起参加贵妇间的下午茶。卡罗琳和莎莉夫人又是姐妹,所以我怀疑……”

  “你怀疑莎莉也是‘冥府之门’的?”沃德豪斯的眼神有些锐利,问道。

  “是的。”

  沃德豪斯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重新露出一抹痞笑,无奈道:

  “看样子,我该去拜访一下这位老朋友了,等过些天我就跟莎莉约一下时间。”

  扎克点点头,然后开始聊着其他的一些事情……

  在今天晚上吃过晚饭以后,詹姆斯直接就去了警局值夜,而剩下的几人就开始在家里各忙各的。

  克里斯依旧坐在自己卧室的书桌前,在图纸上勾勾画画,计算着热力学公式,他想要尽快的将奥数和魔法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试图创造出新的魔法招式。

  波特则在自己的卧室里,用从杰弗瑞他们仓库里拿来的一堆灵性材料,开始实验新的仪式魔法。

  自从这段时间伯特对几种仪式魔法的研究成功,他觉得自己的魔药已经消化了很多。

  而当自己觉醒了“倾听”心声的能力时,他甚至觉得自己体内的魔药瞬间消化了一半。

  估计再研究出一两种新的仪式魔法,他就能完全的消化“倾听者”的全部魔药了。

  至于邦妮则耐着性子,开始在卧室里调配各种药剂,看的是克里斯帮她挑选收集的几本与药品有关的书籍。

  与此同时,远在几千里外的古尔波特王国内。

  在绯红之月的照耀下,已经没有多少行人的灰色街道上,一个身穿黑色纱裙的小姑娘正在隐秘的街道上快速的走着。

  只见她头上戴着纱帽,遮住了大半个脸庞,身上背着一个颇显沉重的包裹,伴随着走动里面叮当作响。

  而在她的身后,有一群身穿甲胄的士兵正在紧急追敢。

  然而小姑娘对此丝毫不以为意,在走到一个巷子的尽头后,只见她将白皙的右手放在那面灰色的墙壁上。

  然后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几秒钟的时间后,那面墙壁上就出现了一扇发光的小门。

  然后小姑娘不慌不忙的走进去,瞬间就消失了身影。

  而就在她穿过光门之后,这扇门就自动消失了,再次恢复成那面灰色的墙壁。

  一分钟后,那群追赶的士兵才急忙追到了这里,然而却找不到这名女盗贼的身影。

  就这样连续制造了几扇门后,小姑娘顺利的避开了那群士兵的追缉。

  大概在半个小时后,小姑娘就步履轻快的来到了自己今晚的目的地:

  一个里面充满凶恶壮汉,都是佣兵和冒险者的酒吧。

  在轻车熟路的窜进酒吧,里面的几个汉子跟她打着招呼,却没人主动的阻拦,就这样小姑娘很快走到最里面老板的房间内。

  这间房间和外面的喧闹相比这里显得很安静,只有一个男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在看着账本之类的东西。

  小姑娘将身后的包裹随意扔向桌子上。

  砰!咣!

  听到金属物品撞击的声音后,老板抬起脑袋,看到蒙着面纱的小姑娘后,微笑道:

  “安卡,你又来了,这次带的是什么?”

  安卡没好气的瘪嘴道:

  “哼,老头子你自己打开看呗。”

  其实老板并不老,只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性,模样一般,和外面的那些穿着随意的佣兵不一样,酒吧老板穿着体面的绅士服装。

  对于小姑娘失礼的称呼,酒吧老板丝毫不以为意,毕竟这位盗贼小姑娘可是他的摇钱树。

  随手打开包裹后,只见里面都是一些值钱的器皿和黄金首饰之类的。

  看着比上个月还要“丰盛”的金银器具,老板惊讶道:

  “安卡,你这是打劫了多少个贵族家庭?算了,老规矩,我替你销赃,佣金我拿五成。”

  然后酒吧老板开始一件一件的拿出来,估算其中的价值。

  这间酒吧是亚特兰斯首都的一所黑色酒吧,顾名思义,所有佣兵和盗贼都可以来这里售卖来历不明的物品。

  能够做到买卖大量赃物,还能毫发无伤的在亚特兰斯存活到现在,很明显这间酒吧的背后,肯定有着大贵族,甚至是王室的身影。

  因为可以迅速结账,以及承担赃物的全部责任,因此才会收取五成的高昂佣金。

  在快速的估算了一遍后,酒吧老板笑道:

  “这批货应该有1100金镑左右,这样吧,看在你最近缺钱的份上,就给你算作600金镑吧。”

  随即,酒吧老板好不避讳的转身打开角落里的密码箱,从中数出了一沓钞票交给安卡,嘴上笑道:

  “不得不说,你偷盗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如果哪天你来我这里光顾,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安卡没有理会男子的玩笑话,接过钞票,数都没数就塞进口袋里,潇洒的挥挥手,回道:

  “走了,老头子,下个月见。”

  安卡跟老板订的规矩,每个月只来一次,日期随心情而定,对此酒吧老板没有意见。

  感受着口袋鼓鼓的安卡,心情愉快的走出了酒吧。

  酒吧老板可不会对她产生别的想法,想要黑吃黑什么的,毕竟作为商人,他可不会做出杀鸡取卵的傻事。

  至于酒吧的那些糙汉子,他都提前打了招呼,不让他们骚扰这位浑身黑纱的小姑娘。

  虽然他不是非凡者,但是因为自己背后的势力,也知道一些关于非凡者和神秘学的事情。

  能都轻松的盗取这些值钱的物件,事后还不被警察和士兵抓住,对方肯定是一位非凡者。

  他可是不止一次见识过那些拥有着诡异能力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如果酒吧里那些佣兵和冒险者有人骚扰这位小姑娘,他敢肯定前者的下场不会多好。

  在走出酒吧,只见小姑娘熟练的七拐八拐后,很快就远离了这片混乱的区域。

  然后在路上迅速的将身上的黑色衣衫脱掉,扔在路边的垃圾桶,在黑纱的里面,是一套做工精致的衣裙,一点都不符合她盗贼的身份。

  在黑夜的掩护中,安卡将脸上的修饰品撕掉,再将自己的发型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就这样走到了亚特兰斯皇宫一面比较隐秘的墙边。

  再次制造一扇光门,快速的进入后,安卡就不敢再在这里使用这种非凡能力了。

  毕竟皇宫里有很多非凡者在监视着,保证这里的安全,她可不敢在这里随意暴露自己的非凡者的身份,也幸好那些看门护院的非凡者实力大多不高。

  然后安卡神态自若的走在皇宫的一条小道上,自小生活在这里,已经熟悉所有路线的安卡很快就来到自己的寝宫面前。

  路上经过的仆人见到她后,都纷纷低头行礼。

  原来,她就是古尔波特王国最得宠的小公主,安德利亚·卡斯蒂亚。

  在贴身女仆的服侍下,安德莉亚换下了身上的衣裙,重新换上了一件干净清香的粉色古典长裙。

  至于刚刚“挣得”的那600金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被她藏在自己的一个据点内,她可不会傻到还带着钞票回皇宫。

  虽然她每个月的零花钱不少,但那些都是明面上明确的数字,而且也不是能够随意挥霍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