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亚伯拉罕的占卜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亚伯拉罕的占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唉,碰了一鼻子灰的威灵顿失望的坐在马车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至于什么命运的那一套,威灵顿心里可是嗤之以鼻的。

  但他又不可能勉强一位半神,看来自己只能另想办法了。

  实在是身为城主的他平时就对恒光烈阳教会多有照顾,亚伯拉罕大主教不理睬他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看着这位威灵顿城主走后,亚伯拉罕沧桑的眼底竟然罕见的闪烁出一丝狡黠,轻声笑道:

  “没想到索菲娅那小妮子的二儿子竟然还活着,看来我十二年前的占卜没有错。”

  说着,亚伯拉罕从桌子的抽屉里掏出一沓塔罗牌,然后闭上眼睛,根据灵性的指引,随机抽出了一张牌:

  是命运之轮!

  又称为“命运牌”!

  “看样,还真的与‘赌徒’有关,如果索菲娅的父亲在这里,估计很快就能知道那孩子的下落,可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情,唉。”说着,亚伯拉罕叹了一口气。

  关于威灵顿和他的第一任夫人索菲娅的事情,他作为见证者,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在19年前,在爱尔兰特的首都亚特兰斯,名门淑女索菲娅小姐在一次宴会上,见到了跟随老城主参加宴会的威灵顿·罗德里格斯。

  年轻的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就陷入爱河,但是索菲娅的父亲似乎看不上威灵顿的家世和为人,就拒绝了这门亲事。

  但他哪里想到,年轻任性的索菲娅竟然私自跟着威灵顿一起来到费得伦堡,在这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索菲娅的父亲当时十分生气,认为她丢了他们家族的脸面,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这个女儿,他们几乎就断绝了来往。

  很快,索菲娅就怀了第一个孩子,就是现在已经17岁的罗文·罗德里格斯。

  因为这个孩子的原因,索菲娅和她父亲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之后更是多次乘船回到亚特兰斯的家里。

  之后没过几年,索菲娅又怀了第二个孩子,当时取名哈里。

  和威灵顿自小信仰恒光烈阳教会不同,索菲娅夫人似乎会更加喜欢机械与智慧之神教会,再加上其“赌徒”途径非凡者的身份,所以那时索菲娅时常拜访亚伯拉罕大主教。

  后来在第二个儿子哈里生下来没多久,老城主就突然意外去世,威灵顿带着大儿子罗文,前往首都亚特兰斯参加继承爵位和城主的相关仪式和手续。

  然而在几天后威灵顿还没回到费得伦堡,就被通知自己的妻子索菲娅和小儿子,竟然被人残忍的杀害。

  在仆人的叙述中,妻子尸体当时就已经惨不忍睹,而自己小儿子哈里的尸体更是找都找不到。

  这场惨案在当时轰动一时,上层的各个圈子几乎炸了一样。

  暴怒的威灵顿伯爵出动所有的明卫和暗卫,再联合两大教会的“惩戒者”和“不灭者”,一起寻找杀人凶手。

  但是在经过了几个月时间的搜查和追捕后,依旧没有一点线索。

  很显然,对方不是普通的罪犯,能在杀人的同时做到反侦察和反占卜,凶手肯定不是一人。

  而且能够在事后逃脱亚伯拉罕和克雷吉两位大主教的视线,说明凶手的背后肯定也有一位半神的帮助。

  亚伯拉罕走到窗前,手里摩擦着那张塔罗牌,叹息了一声:

  “命运牌……果然是‘赌徒’途径吗?”

  他刚才对那个孩子占卜的结果竟然是“命运牌”并不很惊讶,毕竟索菲娅是一名“幸运士”,而“赌徒”途径的核心非凡能力就是与命运有关。

  这么说来,那孩子确实被他母亲遗传了一部分“赌徒”的非凡特性。

  其实亚伯拉罕还能占卜出更多的信息,比如那个孩子的相貌,以及目前的大概位置。

  如果抽出的是其他任何一张塔罗牌,他都会继续占卜,找到那个可怜的孩子。

  但是偏偏是“命运牌”,这说明对方命运的轨迹很难被外力干扰,而且他又与“赌徒”有关。

  一旦他强行占卜,对他这位半神自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对那个孩子就……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

  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手里捧着一个金属盒子走进来,轻声道:

  “哈里斯先生,这是沃德豪斯让我交给你的一件刚刚得到的封印物,请您鉴定一下。”

  说着,薇薇妮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冲着亚伯拉罕礼貌的点点头后就离开了。

  亚伯拉罕轻轻摇了摇头,沃德豪斯那小子还真懒,“惩戒者”的总部“黄金郁金香”离教堂可就几步路的距离,还要请这位灵界生物带过来,也不知道这位高等灵界生物当时是怎么看上的那小子。

  老者心里腹诽着,随手撤掉上面的灵性之墙,打开了桌子上的金属盒子。

  里面紧紧的躺着一只破旧的稻草人玩偶。

  在仔细的观察了几秒钟后,亚伯拉罕罕见的皱了皱眉头。

  “致幻和引诱,还有迷惑人心的力量。咦,竟然有‘疾病魔女’的气息……是‘冥府之门’吗?”

  仅仅是看了几眼,亚伯拉罕就迅速分析出这件封印物的非凡能力,甚至从中看出的东西比沃德豪斯还要多一些。

  “灾难魔女”因为喜爱散播瘟疫和疾病,因此又被称为“疾病魔女”。

  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亚伯拉罕的嘴角露出一抹和他睿智斯文气质极不相符的笑容:

  “看来最近沃德豪斯这小子又会有的忙了,哈哈,可怜的小家伙。”

  身为一手将沃德豪斯提拔上来的大主教,他自然清楚他与卡罗琳的一些事情。

  而卡罗琳,正是一位“女巫”途径的非凡者,而且也是“冥府之门”的一员。

  对于他们两人,亚伯拉罕是抱有一些遗憾的,因为他知道卡罗琳的内心其实一位温柔善良的,但是奈何当时选择了这个错误的途径。

  而且在后来,她身上也发生了一些复杂的事情,才让她决然加入了“冥府之门”这个比较邪恶的隐秘组织,从此她和沃德豪斯也就站在了对立面。

  通过教会的一些渠道,亚伯拉罕大主教自然知道:

  就在最近的这些年,这个隐秘组织似乎在爱尔兰特共和国极为活跃,很多犯罪案情的背后,似乎都有他们的身影。

  再加上前段时间,沃德豪斯上报的那件黑色羽毛的案子,背后也是“冥府之门”成员一手操控的。

  这件事情的恶劣和严重性,也让亚伯拉罕和沃德豪斯当天就到亚特兰斯里的教会总部,上报了这件事情。

  ……

  而此时在教会旁边“黄金郁金香”三楼的办公室内。

  身穿普通衬衣的扎克一本正经的坐在沃德豪斯的面前,沉声道:

  “城主刚才让我寻找有关‘赌徒’途径的非凡者,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序列途径,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消息吗?”

  “赌徒?”

  沃德豪斯用手摩擦着自己下巴上的棕色胡须,思考了几秒钟后,惊讶道:

  “你跟着威灵顿那么久的时间,也一直在追查有关那件案子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城主的第一任夫人就是‘赌徒’途径的非凡者吗?”

  扎克内心有些震惊,他确实对此一无所知,因为城主对那位夫人的事情,所说的甚少。

  “城主为什么现在寻找‘赌徒’的事情?”

  “应该是与那件事情有关吧。”沃德豪斯推测道,“可能是威灵顿最近得知了什么消息,才命你追查‘赌徒’途径的非凡者。”

  最近得知的消息?扎克想着,难道还真与今天他和克雷吉大主教会面的事情有关?

  “那件案子你现在查的怎么样了?”沃德豪斯问道。

  扎克伸手旁边的茶几上拿起茶杯,一点都没有其他“惩戒者”在这里的拘谨,回答道:

  “据我猜测,那件事情应该与莎莉夫人脱不开干系,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扮演着什么样的身份。”

  沃德豪斯也陷入沉默,确实,十四年前杀死莱恩的那伙匪徒死于“嗜血之刃”,莱恩又是身为威灵顿情妇的莎莉当时的情夫。

  十二年前索菲娅女士和她的小儿子又死于“嗜血之刃”,而当时莎莉明显已经有了威灵顿的私生子,也就是现在的城主二儿子列得。

  莎莉更是在几年后,正大光明的带着私生子嫁进了城主府。

  这在当时可是闹得沸沸扬扬,能让威灵顿不顾贵族的嘲笑,娶了毫无背景的平民莎莉,可见她的手段并不简单。

  这很难不让人怀疑,莎莉在那场惨剧中是否扮演着什么身份,毕竟她也是其中的获利者。

  只听扎克继续说道:

  “而莎莉夫人又是卡罗琳的姐姐,所以我想向你询问一些有关莎莉夫人的事情。” 

  沃德豪斯胡乱的翻着桌子上的卷宗,心不在焉道:

  “莎莉……我对她所知道的并不多。不过以前听过她对她的语气和态度,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她也是一名非凡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