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四十六章 五个月后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五个月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克里斯接着看到:

  “如果没有意外,再过半年的时间,大概你就会消化完体内‘学者’的全部魔药,而在这期间,你就可以打听所需要的非凡材料。

  “如果遇到困难的事情,你可以去非尔兰街的‘黄金郁金香’律师侦探事务所,那里的老板叫做沃德豪斯.霍克,将下面这张魔药配方交给他,他自然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可以给给你提供帮助。”

  而第二张信纸明显不是老师规整的字迹,上面的字母潦草狂狷,而内容正是“学者”途径序列8“奥术师”的魔药配方:

  “主材料:梦幻水晶蜥蜴的完整大脑一份,完整的五彩食人花一颗。

  “辅助材料:蒸馏水100毫升,烈焰藤一根,水滴枯石10克,沼泽黑木5克。

  “非凡能力: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仪式魔法,会随机觉醒一种魔法元素,可以粗线的使用该元素的低级魔法,以火元素和水元素较常见。”

  克里斯仿佛看着两张信纸的内容,心里想道:

  “看样子老师肯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问题,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匆匆写下这封信。‘奥术师’的魔药配方可能是跟那张‘学者’的扮演守则是同一人写的,只不过老师本打算半年后才交给我。以后不让我去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应该是那里已经被什么人知道了,怕我遇到危险。”

  克里斯从睡衣的口袋里掏出那张塔罗牌,“命运牌”。

  “这张塔罗牌到底是留给我的,还是留给那位可能到来的人?从老师的态度,很可能是很厉害的非凡者啊,而且还是敌人……看样子接下来要和伯特他们仔细的隐藏起来,不能随意暴露非凡者的身份,看来那种野生非凡者的聚会暂时也不能参加了。”

  克里斯靠在床上的枕头上分析着事情的脉络,心想道:

  “那位律师侦探事务所的老板,应该就是老师所说的多年好友,估计也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老者吧。老师让我将这张魔药配方交给他,应该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

  “这说明‘学者’的扮演守则和‘奥术师’的魔药配方都是这位老先生写的。不过自己和老师遇到麻烦,敌人还不清晰,还是不要去给对方添麻烦了。”

  在大致理清今天这件突发事件的脉络以及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后,克里斯才真正平静下来,起身小心的将信件和命运牌收好,克里斯才重新关上煤气灯,钻进被窝,很快进入熟睡中。

  而在费得伦堡的南区,一间装修豪华的卧室,悬吊的水晶灯依旧明亮。

  穿着丝绸保暖睡衣的沃德豪斯翘着二郎腿随意的坐在柔软沙发上,手中拿着一张信封,一边读着好友的来信,一边用手摩擦着英俊下巴上的棕色胡渣。

  “他是又被那个人盯上了?看样子接下来的几年不会见到他喽。”

  沃德豪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丝毫不见为好友的担忧,随即眉头一皱,“他还收了一名小弟子?还要我照顾他?”

  沃德豪斯随手将信件向前一扔,只见红色的火光突然一闪,薄薄的信纸连带着信封一起在火光中烧毁,空气中只剩下焦糊的一点气味。

  “开什么玩笑?如果那小子敢来麻烦我,我会让他后悔出生的。”

  说着,这位“炼金术士”打个清脆的响指,只见明亮的水晶灯瞬间熄灭,爬上宽敞柔软的红木床铺,此时的他并没有将这位好友的弟子放在心上,也没有想起扎克那天谈话内容出现的某个名字。

  这些天他为了追查那宗旧案,可是耗尽了心神,毕竟那宗旧案的犯人再次残害了一位“惩戒者”,身为总队长必须要给自己的队员一个交代。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现在就去寻找克里斯的话,说不定就能让这个极其复杂的连环案提前两年解决,也能避免以后那件发生在费得伦堡更大的惨案。

  说来都是命运的戏弄与摆布。

  第二天的清晨,考虑清楚的克里斯将奥利弗的信件交给伯特和邦妮观看,并大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对于小心的隐藏非凡者的身份,三人达成一致,兄妹二人也从成为非凡者的兴奋中一下子冷静下来。

  毕竟一位序列5的非凡者大佬都要躲避潜在的敌人,那么他们更是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对方发现,相信敌人对与奥利弗关系紧密的他们,不会可能邀请他们轻松的吃下午茶,最大的可能就是随手要了他们的命。

  时间就这样静悄悄的溜过,他们三人一起共同度过了第一个新年,这是造物主诞生的日子。

  随后过了五个月,离奥利弗离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半年,在这期间,克里斯就是整日在教室和图书馆奔波,努力的大量阅读各种书籍,借此消化体内“学者”的魔药。

  “也不知道‘读者’是不是要读更多的书籍才行。”克里斯想道。

  “老师说过,‘学者’和‘读者’都代表知识本身。只不过‘学者’偏向现实科学知识,‘读者’更偏向神秘学知识,两者分别代表知识两面。看样他们的侧重点不一样,需要了解的知识也不一样。”

  而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伯特就从公立学校毕业,在拿到优异的公学成绩后就能跟克里斯一起去费得伦堡大学,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至于邦妮……还需要三年。

  因为克里斯是在第一学年中特批进入的,所以还要一年半,他就能从三年制的费得伦堡大学毕业了。

  在这半年的时间内,奥利弗再也没来什么信件,仿佛就像是神秘消失了一样。费得伦堡大学的图书馆也来了一位新馆长,克里斯也只是正常的借书,谨慎的没有前去搭讪。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是不知名敌人的诱饵就遭了。

  邦妮在空余时间就会去附近艾蒂安街上的社区医院内当一位志愿者,为了更好的消化“医师”的魔药,克里斯从大学图书馆内陆续借阅了很多书籍,比如《疾病的产生》《流感病的预防与诊断》《萨克斯瘟疫论》……

  克里斯每次借书都是精挑细选的,因为他发现这里有一半的医学书籍都是不正确的,甚至有一些还与神学挂上钩。

  毕竟穿越前那些生理生化诊断内外妇儿还是记得的,那些从根本上就错误的书籍克里斯直接从排除了,给邦妮的书籍都是大致方向正确,有一些可取之处的。

  这让金发小姑娘感觉一点都不好,不仅要挤出很多时间阅读克里斯借来的书籍,还要去社区医院实践,克里斯跟着去了几次,虽然有一些医师的技术不敢恭维,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生物和化学还在这个世界不断发展。

  而且贫穷让大部分的底层人民并不能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在遇到疾病时,贫民区的百姓更多的还是通过祈祷他们信仰的神灵,来缓解他们的疾病和痛苦。

  令人可笑的是,制约医学与科技发展的,正是这些伟大的神灵,毕竟这个世界神灵是真的存在的。

  不由的,克里斯想到了前世的那位艾萨克·牛顿先生。

  而对于已经是“倾听者”的伯特,虽然再也没有发生刚成为非凡者那天的情况,但克里斯还是觉得他越来越沉默,独自待在卧室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经常用一些灵性材料摆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仪式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