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十三章 盥洗室与酒吧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盥洗室与酒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政府规定住户的私人厕所必须雇佣厕所工人定期帮他们清理,转移废物。但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严格按照规定来办事。

  毕竟厕所工每打扫一间厕所,就要收取1哈索的费用,对于那些贫困家庭,这笔费用可是要了他们的老命!

  曾经有专家在报纸上指出:

  “大多数的城市污水坑都是砖翻的,大约一米见方。然而,它们大多没有做过内衬,甚至砖块之间都没有抹灰泥。这样一来,污水就会渗进士壤里。最终,被厕所工清理出来的只是固态的度物,而污水则早已入土内部……”

  随着城镇扩大,人口增长,这个环境污染问题变得越发棘手。

  在那些请不起人清理粪坑的区域,私人龚池里溢出的污水肆意流淌着,在地面上汇集成个个随处可见的小水注。

  同样,吝啬的房东们也不愿为这些处在贫民区的房产花费太多。共享的如厕设施使这一问题愈演愈烈。

  阿诺德大帝曾经发明过一种抽水马桶,不过因为造型复杂且价格不菲,并没有在基础群众开展开来。

  随着技术的革新,几种不同形状的马桶出现在了市场上。都是在阿诺德大帝马桶的基础上做出简化。

  当然,不只是工程设计上有所不同,其针对的社会群体也不尽相同。

  虽然能快速清理废物,但这种简单的抽水马桶仍有许多不足。许多抽水马桶只是简单地把排泄物导入以前的污水坑,有些甚至直接通向路边的水沟。

  因为这种抽水马桶主要是利用一些不同规格的阀门和管道,将排泄物从便池中导出,然后再用清水冲洗。

  这意味着,水和排泄物是直接从马桶通入下水道,这也造成了下水道的污染。

  其中最麻烦的是,便池的下边没办法清理。冲厕所的水流根本碰不到那里,如果想要人工去打扫,就得把整个装置都拆下来。

  所以,很多人认为这种新型的抽水马桶还不如建在花园旁边的公共厕所干净。

  而对于那些贵族则不存在这些问题,他们大多用着那种阿诺德牌的昂贵马桶,每天更是定时有仆人来打扫,盥洗室更是摆放着不同季节的插花和香氛。

  坐在盥洗室简便抽水马桶上的克里斯思索着现状。

  老板丹尼尔所承诺的包吃,就是每天早晚可以在管事那里领一根黑麦面包和一碗蔬菜粥,至于其他的,就只能自己掏钱买了。

  自己正在长身体的重要阶段,克里斯即便再节省,每天的蔬菜和水果都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他的主要消费。

  立马回到房间,爬到上铺,小心的拿出书籍翻看。

  几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室友平时要么在打牌,要么在外面的酒吧喝酒鬼混,当然,是最便宜的啤酒。

  克里斯曾经被他们拉着去了一次附近的酒吧。

  那间酒吧开在某个房子的前厅里,配有简单的家具和烧得旺盛的炉火。

  酒吧公共区域的地面是由石头铺成的,其中一面墙上嵌入了一块高约6英尺、被漆成白色的木板。房间的边缘有一个内嵌式的木制长椅,前面摆着几张简单的木桌和椅子,可以容纳十几个人。

  啤酒和杜松子酒从仓库的小门或储藏室里,被酒吧的老板或者雇佣的侍者端出来。

  在漫长的工作日结束之后,满身泥泞的衣民们会一边喝着酒,一边瘫倒在长椅上。

  男人们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常在那里喝酒的人来选择哪个酒吧的,从本质上来说,每个酒吧都是一个小型俱乐部……

  劳累了一天的工人们在这里开始他们一天的社交活动,因此每家酒吧的人们彼此之间非常了解。

  虽然这种酒吧的规模很小,但数量众多。人阶级的聚居区,几乎每30栋房子里就有一家这样的酒吧。

  这是一种必要的精神需求,因为极度拥挤的家庭住房就会将酒吧变成一个极受欢迎的放松场所。

  劳累一天的人们得以远离家中哭闹、喧叫的孩子,离开冰冷的房间,暂时从家务中逃离出来,在这里放松已经疲惫不敢的身心。

  毕竟,他们是没有机会去其他的社交场所和娱乐活动。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酒吧都是这样的朴素。

  克里斯在中产阶级密布的南区和东区拉客人时,就见过不少酒吧从外观看上去就宏伟而壮观,堪称民间的宫殿。

  这些酒吧金碧辉煌、瓷砖精美、配备奢华。

  因为那些有钱投资的酿酒厂会竭尽所能地让自己的酒吧看上去奢华和体面,由此来吸引那些有钱的潜在性客户。

  他们的酒吧不仅铺着色彩鲜艳的瓷砖,还配备着大大的窗户、明亮的灯光、闪闪发光的金属装饰和高度抛光的木制品。

  本制的吧台在房间的中心,周围分布着一系列小隔间,每间隔间里都有一个便利的大壁炉。

  酒吧本身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墙边设有几个小型窗口,饮料就是从那里送进来的。

  除了纯粹的饮酒,这种酒吧还有许多社会功能:

  它是体育爱好者的俱乐部,是文学辩论社团的根据地,是园艺爱好者的会议室,是富豪们合作签约后的休闲地,是政府要员放松的娱乐地,甚至是各种储蓄计划的发源地。

  这种酒吧到处都是华丽的装饰:磨砂的玻璃、精致的瓷砖图案、各种颜色的水晶吊灯。

  一些较大的酒吧甚至配备台球室,酒后喝茶的房间,打牌的房间,以及打扮艳丽的姑娘们聚集的地方。

  当然,根据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这里的单间也有普通房间,白银房间,黄金黄金和钻石房间。大小不同,待遇也不一样。

  在钻石房间内,不仅有美貌的仆人在一旁伺候,甚至使用着黄金制成的酒杯。自然,一晚的消费,可能比得上平民一年甚至几年的工资。

  相较之下,那些非正式的、以家庭为基础的酒吧则分布在较为贫困的工人所在的西区。

  因为只有南区和东区酒吧里出来的客人,才会舍得花钱乘坐克里斯的马车,因此他经常在冷风中蹲守在酒吧附近,一看到醉醺醺的客人出来,就跑去询问是否需要马车。

  因为东区离克里斯所在的西区较远,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都在南区拉客。

  至于贵族居住的北区,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私人马车,因此对这种自由马车并不需要。

  这里的底层人民大多都不看书的,这里的书指的是正经书籍。就连每天的费得伦堡晨报和晚报也是富裕些的工人和中产阶级才会消费得起的。

  这也是贫民大多粗鄙的最大原因,没有知识和文化,只能盲目的信仰神灵的保佑。

  因此不仅穿衣打扮,只看一个人的语言和神态,就能看出他所在的生活环境和哪个阶级。

  对于克里斯闲暇时间用来看书的这件事情,其他的几位室友也只是啧啧称奇,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此时,费得伦堡东区的城主伯爵府,一个建筑奢华的府邸内。

  在一楼装饰典雅的餐厅中,地面铺满雕满繁复花纹的华丽石板,屋顶吊着一盏盏明亮的水晶吊灯。

  在一张摆放着食物和酒水的长条桌上,有香煎红酒鹅肝、黑胡椒烤小牛排、煎鳎鱼、煎龙骨鱼、奶油芝士焗奥拉维大龙虾和奶油浓汤等美味的食物。

  另外,还有来自卡洛德酒庄的香槟和奥尔米尔葡萄酒,它们在灯光照耀下散发出诱人的色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