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空支配者 > 第十一章 自由马车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自由马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后还有水沉木、铁心木等制作的镶银手杖,一般要10哈索左右。如果是更好的木材和镶嵌黄金的,价格就会更高一些。

  不过商店里卖的虽然也是手工制作的,不过那些贵族用的都是名家工匠私人制作的,价格可以说非常昂贵,当然用料也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手拿镶金手杖的丹尼尔略带悲悯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说着,准备让身后的仆人拿出一哈索赏赐给他。

  丹尼尔虽然是商人,但有时候也自诩有那么一点善心,他认为当年给了老科尔那份工作就是存了同情心的,为此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个行为感动了一点。

  哼,他可不是那些只知道挣钱,而无休止压榨贫民的家伙。

  “不,我不要您的钱,善良的先生。”克里斯恭敬的向面前的丹尼尔鞠了一躬,表示感谢,然后问道:

  “我想问问,您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什么活计我都能做的。”

  听后顿了一下,看了看克里斯的小身板,礼貌的拒绝道:

  “非常抱歉,亲爱的,你太小了,我不收童工。”

  克里斯连忙说道:“我可以不要工钱的,先生,您发发慈悲,只要能包吃住就行。”

  说着,克里斯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丹尼尔,就像在看最后的救命稻草,而这种目光让丹尼尔很是受用。

  丹尼尔听到克里斯的话,有些心动了,自己有现成的员工宿舍,这么小的孩子能吃多少,又看到克里斯带着尊崇和希翼的目光,觉得自己的善心病又要发作了。

  “算了,算了。”丹尼尔右手拿着镶金手杖敲着地面,带着皮手套的左手摸了摸克里斯的脑袋,微笑道:

  “老科尔以前就是我最忠实能干的朋友,他的孩子的请求,我怎么也不能拒绝,可怜的孩子,来我这里工作吧。”

  “加里。”丹尼尔回头看向身后的仆人,“带着这个孩子去找管事,带他去工厂和车行那里转一下,看看哪个活可以干。”

  “好的,老爷。”仆人加里走向克里斯身边,带着后者去了别处。

  “哎,我又无私的帮助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小家伙。”丹尼尔站在原地感慨道,又为自己的善良又感动了一下。

  距离科尔.西蒙去世已经三年了。

  在一排排爱尔兰特梧桐树的阴影之间,一名少年驾着擦得干净的马车拉着过往的客人。

  少年十岁左右,头戴一顶棕色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几乎快遮住眼睛。这种帽子原本属于爱尔兰特共和国的罪犯,和亚蒂斯王国传统的猎鹿帽有一定区别。相比草帽,这种鸭舌帽很受爱尔兰特底层的年轻人喜欢。

  他身穿一件干净的灰色无领衬衫和黑色夹克,下身一件藏蓝色帆布背带裤,脚底一双廉价的罗橡胶靴。手里还拿着一根小皮鞭。

  马车上坐着一位穿着体面的绅士,在到达目的地后,随手给了克里斯半便士的小费。

  “谢谢先生,祝您愉快。”克里斯在后面喊道。

  在度过最艰难的一年后,克里斯就有了谈判的价码,虽然克里斯人小,但是眼光很是活络,专门在酒吧和妓院一类的地方巴巴守人,后来靠着干净的打扮和嘴甜,也能得到一些小姐、太太的选择。

  虽然一开始克里斯没有工资,但也得了一点小费,后来拉的人多了,给车马行带来了客观的收入,就跟老板丹尼尔签了合同,每天所得的二成归克里斯所有,小费除外。

  在这里的工作日,工作时长无论是漫长还是短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奔波在通勤的路上。家佣可能是唯一不需要在通勤上花时间的职业。

  随着阿诺德大帝开创的工业革命的发展,小型农场的利润越来越少,小规模的家庭作坊已经被工业化工厂所取代,更多的工人外出工作。

  无论是在乡下还是在城里,走路上班似乎都成了一种惯例。漫长的工作时间使大多数家庭尽可能希望住在靠近工作场所的地方,即便住得拥挤又邋。

  然而,有些人每天仍需走很远的路,因为他们的工作时间短。为此,搬家或租房,都极不划算。这类似于一出关于金钱、时间、便利、工作机会和家庭压力的博弈游戏。

  当然,对那些富裕的人来说,只要他们愿意,即使住得离工作场所远一点儿也没关系。他们可以用马和马车代步。

  因此,在费得伦堡有着马车公司,他们投资建立车马行,雇佣廉价的车夫。

  费得伦堡的交通工具大抵就是马车和火车。马车又分为政府投资建设的公共马车,富豪和贵族的私人马车,以及车马行的自由马车。

  政府的公共马车,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辆装饰华丽的二轮运货马车,或者说是移动缓慢的驿车。

  公共马车大多12英尺长,不到6英尺宽,各个边均设有一排长椅。上方是敞开的车顶,两排座椅背靠背地摆放在车顶中间,周围安装着低矮的护栏,以防止乘客跌落。若想通往车顶,乘客需利用公共马车后方的梯子。

  大多数公司在设计公共马车时都会将车厢的载客量设定为20人,而车顶为16人。

  这些公共交通工具是为中产阶级和富人服务,时刻表和线路也都是按照这群人的特定需求制定而成。每天上午10点,火车和马车就会搭载绅土们,驶向伦敦和各主要城镇的商业中心。

  但事实上他们并不觉得舒服,毕竟马车的座位很小,而且整个旅程也没有中途休息时间,这让乘客备受煎熬。

  克里斯在一本客人随手扔在在马车上的报纸—《费得伦堡晨报》上看到过,一位专栏作家的话:

  “当您上下车时,请务必保持冷静从容,先迈左脚,后迈右脚,再迈左脚,接着迈右脚。请在一只脚站稳后再移动另外一只。当您成功登上车顶或车厢时,请抓紧就近的扶手。如果您不这样做,马儿突然跑动或处在发情期,都可能会将您摔回地面。”

  然后旁边就会有一家车马行打的广告:

  “如果你只想坐坐车,寻求一种刺激,那公共马车非常适合你。坐在公共马车的车顶上,遇上塞车也算得上是一件刺激的事情了。不过,如果各位先生和小姐们选择我们家的马车,就完全不用担心这种问题。”

  “我们家的马车有华丽可遮挡风雨的车厢,不仅比公共马车安全很多,而且只有三个座位,一次只拉一次客人。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完全尊重各位先生和小姐太太们的隐私。当然,我们没有固定的路线,可以把你们送到任何指定地点。”

  自从这种自由马车的广泛投入,虽然价格比公共马车要贵一些,不过还是受到一些手头宽裕的中产阶级喜爱。

  因为公共马车拉着车厢的马很可能会脱缰或做出难以预测的行为,因此最明智的办法就是牢牢抓紧扶手。但如果在梯子上爬上爬下或紧抓扶手并不是你的风格,那可以挤在车厢里。

  但是先上车的乘客要坐在最后方,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所以如果你抢着坐在车厢中间,会被别人视为做出了侵占性的举动。

  如果你有机会选座位,那千万不要选在司机旁边,也不要选择最里面。

  因为在前一种情况下,你的脚会被进进出出的乘客来去。而在后一种情况下,你将很难让司机明白,你要在哪里下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