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泽成立新 > 34章 造化弄人

我的书架

34章 造化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程很顺利,如同白泽所想,石距根本想不到,也从未想过,失去了契约妖怪的四弟居然有着如此的速度,因此他大意了,没有闪。

  在被白泽的木刀架在脖子上时,就代表着他输了,彻底输了,不仅输了少族长的位置,也输了一切。

  石距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会场,白泽则是在一群族人震惊的目光中被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拉去私谈了。

  震惊,那是肯定的。

  并非是指白泽赢了,出乎他们意料才让他们震惊,而是白泽所展现出的力量。

  事实上,桐生家驭使妖怪的最高境界是人神合一,也就是指人与妖怪的合体,但这个境界在家族的史记中也只有先祖大人达到过。

  想要达到这个境界,需要与契约妖怪有着相当高的羁绊,也就是心心相印。

  而在他们的认知中,白泽没有召唤出契约妖怪,却有着那么离谱的速度,也就只有人神合一了,想必是在他来之前已经与妖怪合体。

  内堂中,桐生慈恩一脸刚毅,身形有些壮硕,他面向墙壁背负双手,似乎在酝酿着接下来要说的话。

  白泽安静地站在他的旁边,等待着父亲问话,场面有些安静。

  过了好一会儿,慈恩叹了一声,欲言又止。

  看见父亲犹豫的模样,白泽明白了,接下来或许会听到很重要的事情。

  他打败了大哥桐生石距,也就是说他成为了桐生家的少族长,未来将会是族长的接班人。

  如今看父亲欲言又止的模样,莫非是要……

  应该不会吧,不,但也是极有可能的,毕竟父亲当桐生家的族长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也许他也感到累了,想要卸任。

  但如果说,现在就让他直接当族长,管理桐生这个大家族,他准备好了吗?能够做到吗?

  答案已经有了,能否做到尚且不说,因为要试过才知道,但如果说是否准备好了,白泽能很自信地回答,已经准备好了。因为这些年他的目标就是成为桐生家的族长,并且为此而努力着。

  因此白泽这么说了:“父亲,有话直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与此同时,他的心跳也开始加速。没想到梦想这么快就实现了,原本还以为在成为少族长后还要等待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有可能继位。

  人生,真是颇为梦幻呢。

  慈恩转身看了白泽一眼:“泽儿,在这里我不得不先对你说一声抱歉。”

  “???”

  白泽有些愣,是说,因为要将这个管理家族的重任交给自己,所以感到很抱歉吗?

  他很想说,不需要道歉,全部交给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白泽看向了慈恩,以坚定的眼神来表达自己的决心。

  慈恩有些歉意地说:“泽儿,虽然你战胜了你的大哥石距,但是,你真的不能当少族长啊。”

  “???”

  白泽怀疑他听错了,但他确实听清楚了慈恩的话。

  “父亲,为什么?”

  “唉。”

  慈恩长叹一声。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在你表现出天赋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了,后来听到你失去了契约妖怪的能力我虽然有些心痛,却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白泽从未想过,那个一向认真严肃的父亲也开始打起哑谜来。

  慈恩所说的每字每句他都听懂了,但加起来就不懂了。

  “父亲,有话请直说。”

  “好吧,泽儿,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对你来说打击或许有些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泽点了点头。

  “事实上,泽儿你并非是我的亲生儿子,你的身体中也没有流淌着桐生家的血脉。虽然不知道你是因何故能够和妖怪签订契约,但却无法保证你的下一代也有这样的能力。如果说你成为了族长,而你的后代却无法契约妖怪,如此发展下去桐生家将会没落。”

  白泽感觉天快要塌下来了,慈恩的话对他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他居然不是亲生的,这样的话他不就当不成族长了吗?

  在这个瞬间,白泽能感到命运女神对他的深深的恶意。

  十几年的梦想,就这么破灭,十几年来的努力,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泽儿,泽儿,泽儿……”

  慈恩的喊叫声将白泽唤醒。

  “泽儿你先不要难过,虽然说不能让你当少族长,但在你出去经营支族的时候,除了族里的那一笔援助资金外,我会额外从我的个人财产中再补贴你一笔资金。”

  听到有额外的补贴,白泽眼睛亮了一下,也从那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中回归到现实。

  事实上,桐生家的人在建立新支族的时候都会得到一笔援助资金,大概有几十万円。

  对于普通的人家来说,几十万円或许很多,要花费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才有可能赚到,但对于桐生家的人来说,几十万円就显得很少了。

  要建立新支族,这笔钱犹如杯水车薪,仅仅能保证不饿死的程度。

  如今,因为血脉的原因,少族长是肯定当不成了。

  也因此对于慈恩的这笔额外的补贴,白泽反倒是开始期待起来。

  “父亲,这笔额外的补贴,大概会有多少呢?”

  因为关乎于人生大计问题,白泽不得不谨慎询问。

  “500万円吧。”

  “才500万円?5000万还差不多。”

  “泽儿,我想你应该是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这笔额外的资金可不是指家族的,而是我个人的,你觉得我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那就,4000万円?”

  “4000万?你没开玩笑吧?最多给你600万円。”

  “太抠了吧父亲,怎么也得3000万円,这可是用少族长换的啊。”

  “3000万?你是想榨干我吗?”

  ……

  最终,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白泽成功拿到了1000万円的额外资金,再加上族里原本的60万円,这样一来就有1060万円。

  1060万円,按照这个世界的消费水平,如果不大手大脚乱花钱的话,很好地过完一生应该都没有问题了。

  这么一想,感觉还挺划算的。

  从和父亲的对话中就可以知道,父亲的个人财产似乎是3000万円左右?而且是他当了这么多年族长才有的存款。

  做族长其实并不简单,不只需要武力,还要考虑很多东西,比如如何去经营和管理一个家族,需要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非常辛苦。

  白泽想当上族长的初衷并非是热衷权利,仅仅只是想要少些奋斗罢了。老实说,他对于族长所要做的事情没有半点儿兴趣,不如说有些厌恶。

  操劳半辈子才3000万円,如今他用少族长的位置就换来了1000万円,实在是太赚了。

  当然了,也不排除慈恩在说谎,他的个人财产其实不止3000万円,他还在暗中捞了不少油水?

  白泽连忙将这个想法抛开,怎么能够这样想自己的父亲呢,父亲肯定是清正廉明的啊。

  还有就是,如今他也算是一个身揣巨款的男人了,而且仔细想想他并非是桐生家的血脉,也就没有建立支族这种说法了,将来需要考虑的也仅仅是个人的生存问题。

  老实说,在接下来的人生中依靠着这笔钱优哉游哉地生活也是可以的,但白泽却不想这么咸鱼度日。

  这样实在是太空虚了,人只有做点事情才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以后做什么,怎么去做,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需要经过慎重的考虑。

  不过好在,他有了1060万円,不管做什么都已经站在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这就是他现在的优势。

  在白泽考虑将来的时候,慈恩那边也开始着手宣布,由于白泽放弃了少族长的位置,桐生石距成为了新的少族长。

  对于白泽放弃少族长这件事情,除了白泽和慈恩外,也只有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大概猜到了原因,慈恩并没有说出白泽不是他亲生儿子这件事。

  要说白泽放弃了少族长,谁的心情最复杂,当然是桐生石距。

  大起大落,这就是石距此时的内心写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