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故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个君主的国家已经彻底的腐烂了。

  朝中大臣,狼狈为奸,相互勾结,这样的国家,无论皇帝颁布怎样的政策,都无法下达人民。

  想要救这个国家,只有杀,把所有蛀虫通通杀光,这棵名为皇权的大树才能重新焕发生机。

  那一天,他遇见了一只猫,是他曾经在小竹林里救下的白猫。

  年轻的皇帝忽然想到,自己和白猫的命运何其相似,他们都在挣扎着抵抗早已经安排的结局,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抱着白猫,第一次,他产生了一种名为共鸣的情绪。

  他开始花时间和白猫呆在一起,他们一起看星空,看月亮,看满山繁花,看小桥流水。

  终于有一天,他听到白猫问他说:“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原来这猫会说话,他还一直以为这猫是个哑巴呢。

  那一天,他给白猫讲了很多,讲了何为朝堂,何为君王之道。

  他给白猫讲他小时候的故事,他说,当他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听奶娘讲过九尾猫的传说。

  “你为什么不对我许愿,这样,你就能拥有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

  这是白猫的第二句话,也是第二个问题。

  他沉默了片刻,回答道:

  “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不劳而获的东西,得到什么,就意味着失去什么,依靠许愿富强的国家,真的还是现在的这个国家吗?

  而且,无论如何,我都想要靠自己救这个国,我只是想要证明,无论哪一种命运都是可以改变的,就如同这个腐朽的国家一样,也可以重获新生。”

  皇帝隐去了很重要的一点没有说,那就是,他不想再看到白猫被斩断尾巴时候那种痛苦的模样。

  相比于自己的命运,他同样想改变的,是九尾猫的命运。

  白猫闻言才告诉他,原来,以前许愿的那些人,在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以后,同样也会失去他们重要的东西。

  传说不过是人们对美好愿望的夸张幻想,九尾猫做的事情从来不是赠与,而是交换。

  这是白猫第一次和人类说这么多话,它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大概是因为,它对这个救过自己的男人也有好感吧。

  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长,感情也慢慢从知己升华。

  男人觉得有些好笑,难道说,他喜欢上了一只猫?

  他有问过白猫为什么不会变化成人形,迎接他的只有白猫的一爪子。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

  白猫并没有告诉他,九尾猫只有在拥有第九条尾巴以后,才能化成人形。

  而朝堂之上,却没有君主与猫相处的那般,那么平静,此时的朝堂,暗流涌动,任何人稍有不甚,就会卷入其中。

  “相国大人,如今陛下昏聩,整日里与一只猫呆在一起,沉迷享乐,残害忠良。我等实在是惶恐,还望相国大人救救我等。”

  相国府,三品以上的大官跪倒了一片。

  “好一个,沉迷享乐,残害忠良。你等不过是怕贪赃枉法的证据落在陛下的手上罢。”

  肥胖的相国并没有理会门口的官员,只身返回内院,并让管家关闭了大门,谢绝见客。

  老管家关好门,转身随着相国大人进来,弓身问道:

  “老爷,我们不救那些人吗?”

  相国哈哈一笑。

  “救他们?他们不过是这碗粥里的米虫罢了,我图谋的,是这碗粥,而不是带着米虫的粥。”

  那一天,皇帝下令斩杀三品以上大员一百七十三人,血流满了皇宫后的荒山,举国震惊。

  流言开始在民间传播,说这个皇帝天生弑杀,是个暴君。

  无知的百姓对这些流言深信不疑,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粮库终于有了节余,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当初欺压他们的官员已经不复存在。

  好日子是应该的,不好,那便是君主昏聩。

  “所以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这样愚昧的国家,并不值得你这么做,你做的一切,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一个声音在大殿响起,胖胖的相国大人举着宝剑走上了殿堂。

  “老师,你来了。”

  君主向相国行了礼,一日为师,礼不可废。

  “你早就知道我要来?”

  见到椅子上那个平淡的面容,相国很是诧异,他以为,他所作的一切应该是天衣无缝,没曾想到,一切都已经被人发现。

  “老师的话,一定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的,而我也证明了,即便是烂到如此彻底的国家,也是可以改变的。”

  年轻君主淡然一笑,忽然对着怀中的白猫说道。

  “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我想看你,长出第九条尾巴。”

  “不要!”

  白猫着急的大喊,它和他都知道,能够给九尾猫第九条尾巴的唯一等价物,只有年轻君主的生命和灵魂。

  唯有挚爱的永久献祭,才能帮助它长出第九条尾巴,成为她!

  契约已成!

  白猫长出了第九条尾巴,出落成了一个女子,容貌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而他,却已经失去了生机,甚至灵魂。

  涂山,苦情树下,一只苍老的狐狸开口:

  “死人是没有办法续缘的,老身陪伴这树千年了,从未见过它违背规则。

  何况,因为助你成神,他已经没有了灵魂,失去灵魂,他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白猫笑了一下,自己剪断了尾巴。

  狐狸老婆婆震惊道:

  “即便你放弃神位,也只能换回他的灵魂和三天寿命,这样他就白死了,值得吗?”

  “爱,从来没有等价一说。”

  那三天,是白猫与男人最开心的三天,只不过它永远也没法变成她,但,这样就够了。

  他们在苦情树的见证下完成了转世续缘。

  “让我们,来生相见吧!”

  来生,我一定要改变你的命运,白猫不知道,死前的男人,留下了这样一个誓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