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狐妖从转世续缘开始 > 25 前线风云(感谢各位的打赏)

我的书架

25 前线风云(感谢各位的打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从黑河出发后,雷公的队伍很快抵达了南国边界上的一个阵地。几万妖怪列阵扎营,声势十分浩大。

  南国,皇宫,年迈的南国之王坐在正中间,而他的旁边,是一只熊猫?

  熊猫用手中的竹杖敲了一下地板。

  “陛下,黑河的妖怪跑来我们的地盘,我们如何应对?”

  南国之王,一个矮个子长胡须,苗疆打扮的老头,阴着脸。

  “虽然他们的目的不是我南国,但是,我们未必不可以从其中分一波蛋糕。

  南国如今的势力被沙狐和涂山逼迫,天下人,大概觉得我南国,没有威严了吧。

  这一次,这么大张旗鼓来我南国边境,连一封信也没有,当真欺我南国无人耶。”

  “陛下,涂,涂山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

  另外一只熊猫小兵,急匆匆地跑进来,将一封署名都没有的信件呈上。

  南国之王展开信,阅读起来:

  欢都擎天,这是我涂山的事情,你若是敢插手,我就灭了你们南国,涂山雅雅留。

  “可气,当真可气,一个五百年的小丫头,口气如此狂妄!”

  欢都擎天,也就是南国之王,气的胡须都翘了起来,他的巫蛊之毒,可是连当年的涂山红红,也不敢硬接的,当然,这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

  “那我们还要不要插手?”

  熊猫长老问道,插手的话,那可是涂山,涂山雅雅又是目前公认的最强妖皇,陛下打的过吗,不对,陛下能跑掉吗?

  “涂山如此欺压我们,当然,不参加了啊!”

  欢都擎天泄气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唉,这把老骨头,待在南国上千年了,早就已经被时间磨平棱角。可惜,自己那个女儿,忙着谈情说爱,压根不想管南国的事情,自己当真是后继无人啊!

  涂山怎么这么强呢?

  一个涂山红红,当年天下无双,如今又来了一个涂山雅雅,南国无人能敌。

  唉,南国,难过啊!

  。。。。。。

  “雷公,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仪式开始了。”

  黑河军阵营中间的大帐篷,雷公听着手下的报告,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到现在为止,道盟还没有派队伍过来阻止,看来已经没有人能影响到仪式进行了。

  只不过,那个朱忘川,他到底想干嘛呢,居然需要这数万妖怪的庞大妖力。

  没错,这就是雷公答应朱忘川的事情,为他提供数万妖怪的妖力。

  他们到达的这个位置,拥有一个上古遗留下来的阵法,这个阵法,具有储存妖力的功能。

  阵法由十二块巨大石柱组成,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妖怪将妖力输送给四大神兽,再由神兽反馈到柱子中间,每一根柱子能够容纳的妖力都是十分庞大的,普天之下,只有这个地方,可以储存数万妖怪,如此庞大的妖力。

  只不过,连寿命无比漫长的妖怪都不知道,这个柱子组成的阵法,到底有何作用。

  之前有无数过前辈试验过,只不过,没有人能从阵法中取回妖力。

  除非,朱忘川,有能够从中取出妖力的手段,那么他需要这么多妖力的目的是。

  雷公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想这么多干什么,无论如何,自己只有一个目的,复活她,张听雪,那个改写了妖族命运的女人。

  朱忘川无论要做什么,都和他无关了,虽然这样,有些助纣为虐的嫌疑,但雷公都不在乎了。

  他和朱忘川约定的时间是在明天正午,雷公忽然有些疲倦,于是眯着眼睛,睡了过去。

  梦中,他看见那个不算好看,却笑得很迷人的女孩,就在他的眼前。

  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道义贯彻始终,而负重前行,唯有一人除外。

  王大少爷,王富贵。

  “可恶!”

  王大少的表情极其难看,嫉妒让他面容发生了扭曲。

  “凭什么白月初就可以帮上忙,我就不行,太可恶了李牧这厮,他分明就是瞧不起我。”

  王富贵把眼前的一块石头想象成李牧的样子,拔剑,用力一挥。

  哐当一声。

  剑断了,石头还完好无损的待在原地。

  “哼,什么破剑,只要我能有一把最强的法宝,我也可以像白月初那样,一瞬间就变成天下无敌的道士。”

  王富贵随意的将断剑甩向一边,剑身触碰到石板地面,发出嗡嗡的剑鸣声。

  王富贵并不知道,一个剑客,若是没有嗜剑如命的剑心,即便拥有天下最强的宝剑,亦不能成为天下最强的剑客。

  “爸,富贵,他,路好像走歪了,我们要提醒一下他吗。”

  一个大耳朵的中年人问道。

  他是王富贵的爹,也是王家的家主,在他的旁边,是王富贵的爷爷。带着咸蛋超人面具的道盟盟主。

  “外人没有办法帮他的,他必须要靠自己去找自己的剑心,作为那个人的转世,一旦能够找回剑心,他的实力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他要怎么找回剑心?”

  大耳朵问道。

  “嘿嘿,这就要靠我们王家的小孙媳妇了。”

  王盟主露出一副不太对劲的表情,作为道盟最顶级的肿瘤救治大师,他的终极目的,就是治好,自家孙媳妇的肿瘤。

  看到自己老爸的表情,大耳朵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太不正经了,难道他们王家,除了他,都是如此不正常的人吗?

  “对了,朱忘川那边到什么位置了?”

  王盟主对自己儿子问道。

  “根据杨家探测的结果,现在还待在朱家的朱忘川,只是个替身,他们体内的气息完全不同,应该是用了易容一类的道术。”

  “朱家呢?”

  “朱家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看起来运作还是和以前一样。”

  “哦?这倒是挺奇怪的,这样说来,对于朱忘川的事情,朱家并不知情?我之前还以为朱忘川会靠着朱家带动一些商业争端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呢。”

  “是的,就目前返回的结果来看,朱家应该是不知道朱忘川的事情的。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现在朱家的朱忘川,是个假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