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又见黑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送走了王富贵,李牧把信丢给白月初。

  “看看吧。”

  白月初低着头开始仔细阅读起来。

  “这,我选择拒绝。”

  “五彩棒+1。”

  “这不是一根五彩棒能解决的问题!”

  “两根,不能再多了。”

  李牧伸出两根手指头比画了一下,意思是再喊价就拉倒。

  “那,行吧,成交。”

  白月初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见到白月初答应,李牧也松了口气,开始检查起法宝店内的防御网。

  “奇怪,这个防御并没有失效啊。”

  另外一边,林婉儿带着苏苏和小凳子在玩鸽子大战。

  鸽子是利用法宝的思路制作的,只要向其中注入法力或者灵力,就会鸽鸽鸽地动起来。

  三只鸽子被放在一个圆盘上,相互推搡,目的是将对方挤下圆盘,最终还能留在边界内的就算胜利。

  白月初看了一会,觉得实在有些无聊,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他果然玩不来。

  在店内晃荡了一会,白月初发现了李牧工作台上的一本书。

  《霸道猫妖爱上我》。

  想不到啊,李牧大哥平时看着挺正常的一个人,居然喜欢看这种类型的书。

  就让我白月初来检查一下,能够让李牧沉沦的书,究竟具有怎样的力量吧!白月初取下书册,开始翻阅起来。

  。。。。。。

  在宫墙之内,白猫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只不过,这一次的他,仿佛彻底变了个人。

  “陛下,贾学士乃是儒门大贤,不能杀啊!陛下此举,是要违逆天下民心啊!”

  “杀。”

  龙椅上的皇帝用手指敲着扶手,似乎没有听见一般。

  “小山,今日的朝堂有些聒噪,帮我清净一下吧。”

  “是。”

  屏风后面,一个执剑侍卫拱手领命。

  “你,你要杀我?我家门三代执宰,为先皇基业立下不世之功,你居然要杀我!”

  先前进言的老者面露震惊,一柄剑从屏风后射出,直接刺中了老者的胸腔。

  “昏,昏君,祖宗基业,必亡你手。”

  他,是个昏君?

  白猫看见了一切,但它还是去见了那个男人。

  “你是,那只八尾猫?”

  年轻的男人有点惊讶,白猫藏起了尾巴,但男人还记得它的样子。

  轻轻抚摸着白猫身上柔顺的毛,男人露出了和在朝堂之上完全不同的表情。

  宫墙外,童谣传来。

  “大雨宫门内,乌云不见日,今日杀儒生,国家难久治。”

  白月初看的入了神,连李牧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察觉。

  “接下来,就是男人利用白猫的能力,掌控了皇权,白猫和男人逐渐决裂的剧情。”

  李牧瞅了一眼白月初正在看的章节,说道。

  白月初:剧透党不得horse。

  “不过这狗作者每次都喜欢断章,我正看的精彩呢,啪,没了!”

  听到李牧的话,白月初翻到书册最后的位置,那上面果然写着,本回完,下册发布时间不定,随缘更新。

  快乐,快乐全都没有了。

  “那个作者叫黑豆,我就是用这个名字给那只黑猫取名的。”

  听到他们的讨论,林婉儿也凑上前来,这本书她之前一直在追,不过后面的发展太虐了,她就放弃了。

  她果然还是喜欢甜宠狗粮文。

  大街上,一只全身漆黑的猫正漫无目的的散步,突然,它打了个喷嚏。

  “又有人在背后议论我。”

  这猫正是黑豆,明明已经确认了他就是那个人的转世,但就是开心不起来。

  黑豆感觉自己记忆里好像丢失了很重要的一块。

  啊啊啊,好烦。

  连《霸道猫妖爱上我》都不想更新了,完全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写,就和现在的两个人一样。

  黑豆用前爪子擦了擦脸,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很久很久很久了啊,可是那些画面不该忘记的啊,那些场景本该是永远刻在骨子里头的。

  忽然之间,黑豆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鬼使神差的,它又走到了李家法宝店的门口,该死,自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一个人渣,还有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坏女人,它黑豆可不受嗟来之食。

  “李牧,快看,那是黑豆。”

  一个女人飞快地向它跑来,不由分说的抱起了黑猫。

  诶,我怎么没有逃跑,黑豆很困惑,按照自己敏捷的身手,不应该啊,不应该被这个坏女人抓到的!

  林婉儿抱着黑豆回到了法宝店。

  李牧看了看黑猫,又用手把黑猫的脑袋掰过来掰过去。

  “嘿,居然还真是这只小偷猫,你看这眼睛,丑得这么有特色,确定了,就是它。”

  你眼睛才丑!你全家眼睛都丑!老娘这是深度美,凡人岂能理解。

  “对了,一直没确认,这猫到底是公是母来着。”

  李牧确实很好奇,这猫行为举止比别的宠物猫要聪明多了,比如家里那只,每天追着一个毛球团都能疯一天。

  可是眼前这只,似乎对猫猫普遍感兴趣的东西都没有多大兴趣。

  很有趣啊。

  李牧伸出罪恶的手,企图拉起黑猫的尾巴,看看它的屁股后面。

  “喵!”

  一只猫爪在李牧的视线里变大。

  “啊哟喂。”

  李牧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你这丑猫,居然偷袭我!”

  黑豆不屑地扬起脑袋,哼,渣男,活该,这就是来自命运的制裁。

  “谁叫你先去惹人家的。”

  林婉儿站在黑豆这一边,不过对于她而言,只要是萌的,软的,有毛的,嗯,地位都比李牧高。

  “黑豆,饿了吧,你都变瘦了,我妈妈做的便当,快来吃。”

  林婉儿摸着黑豆的毛,说道。

  李牧:这下连便当都没有了,我太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