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富贵送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李牧。”

  林婉儿有些羞涩的看着李牧,吞吞吐吐地说道。

  李牧对她抛去一个赞赏的表情。

  “干的不错,这招假恋爱以退为进,效果拔群。”

  林婉儿:???

  “啊哟。”

  李牧一声惨叫,是了,是熟悉的配方,林婉儿必杀技--掐腰术。

  “对了,你是不是很多天没去店里面了?”

  林婉儿问道。

  “自从上去去涂山到回来就没去过了,不过法宝的客户大多数都是用微聊下单的,

  现代人除了王富贵,谁还会亲自去店里面买东西啊,开和不开门,区别不大的。”

  李牧解释道。

  “不过这几天呆在家里确实有些闲了,要不一起去店里玩玩吧。”

  李牧思考了一下,之前还说过要加强防御网的,后面就忘记了。

  吃过午饭,李牧便骑着小棉羊,带着林婉儿和小凳子到达了李家法宝店。

  法宝店门口正聚集了一帮人,在四处打量。李牧将小棉羊停好,走进一看,发现居然是王富贵,白月初和苏苏。

  至于王富贵的两个跟班,不重要,不必当人介绍。

  “你们来这干嘛?”

  李牧问道。见到李牧,王富贵明显很是兴奋:

  “老板,你终于回来了。”

  而小凳子和苏苏则是开心的走到一起。

  “苏苏,好久不见啦。”

  “是哒,好久不见啦。我终于当上红线仙了呢。”

  “真的吗,那恭喜你啊。”

  然后,苏苏就讲述了自己的第一个转世续缘任务,不出李牧所料,果然是月啼暇和尾生的事。

  月啼暇是一棵树,尾生是个砍树的,砍树的爱上了一棵树。

  对于这两的爱情故事,李牧没有太多兴趣,不过月啼暇身边有头驴子,李牧倒是很感兴趣。

  那驴子至少有妖王水平,但是迟迟没有化形,这就很奇怪了,总想把那驴子借过来研究一下。

  “道士哥哥帮了我很多忙哒。”

  苏苏讲完了自己的经历,指着身旁的白月初说道。

  “我只是看在五彩棒的面子上,才会帮你的,可别想多了。”

  白丶红红附体丶傲娇丶月初如是说道。

  这一对倒是有趣,上辈子,傲娇红红让二货道士追妻火葬场,这辈子,傲娇的一方换成了白月初。

  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吗?

  “都进来吧。”

  李牧打开了法宝店的大门,众人一拥而入,让本就不大的法宝店显得十分拥挤。

  “老板,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朱家的事情。”

  “朱家,朱家不是搞商业的吗,和我们这些道士有啥关系。”

  “这是王家现任家主给您李家家主的信。”

  王富贵恭敬的递上一封信,他现在的身份是王家的代表人。

  李牧这才想起了自己那个坑儿子的爹好像把李家家主的身份传给自己了,之前看群聊天还以为他说着玩的,没想到真的这么做了。

  信封面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字:李牧小子收。

  这风格,让李牧一下子就想起了王家现任家主,那个带着咸蛋超人面具的老头。

  打开信件读起来,李牧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他们的目的居然是这个!”

  李牧看到信中的内容是真的震惊了,不对,他们怎么可能做到,不过显然雷公应该是被蒙在鼓里。

  。。。。。。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个封闭的房间里面,一只黑猫居然用人声开口说道。

  朱忘川摸了摸手上的板指。

  “我想要的啊,从来都很简单,有些东西,存在得太久了,就只好毁掉了。”

  “你疯了!”

  黑猫声音颤抖,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可怕得让她觉得陌生。

  “你根本不是他!他绝对不会像你一样,这么冷血。”

  “但你依然会帮我,不是吗,你虽然口口生生说我不是他,但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朱忘川微笑着,伸手试图再次抚摸一下眼前的黑猫。

  可是后者用爪子将他的手掌拍飞。

  “别碰我,帮你做完这件事情,我们就两清了,过往的一切,从此烟消云散。”

  黑猫眼里满是纠结的神色,但最后,它终于下定了决心,目光变得绝决。

  。。。。。。

  “这事你们知道了吗?”

  李牧读完信,将之放在一边,转身对王富贵问道。

  “不知道。”

  王富贵诚实的摇了摇头,爷爷让自己把信交给李牧,不过并没有告诉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过那会儿爷爷的表情是少见的严肃。

  “那他们两个呢?”

  李牧有指了指白月初和苏苏。

  “他们只是在路上碰到的,当然也不知道。”

  王富贵又回答道。

  “哦,这样啊,那就没什么事情了,你可以走了,苏苏和白月初可以留下。”

  李牧回答道。

  “你不准备带上我?”

  王富贵不开心了。

  “我可是王家大少,天赋惊人,绝对能够帮上你的忙。”

  不,李牧很想说,你来的话估计只会越帮越忙,毕竟他可不是容容那种水平的,强行带一车拖油瓶还能压着大反派打。

  苏苏有绝缘之爪。

  白月初有红红的全部妖力和虚空之泪。

  这些技能在关键时候可是有大用的。

  没觉醒记忆的王富贵有啥,啥也没有,啥也不是。

  “婉儿,送客。”

  “你是自己走,还是我送你出去?”

  林婉儿捏了捏拳头,问道。

  王富贵挺起胸膛,周身散发出不屈的气势,正色道:

  “我自己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