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狐妖从转世续缘开始 > 14 召唤雷电的鸟(求推荐票,月票)

我的书架

14 召唤雷电的鸟(求推荐票,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雷公当然不是那个传说中的神明,这货本体就是一只鸟。因为修炼成型以后,擅长雷电妖术,自己管自己叫雷公。

  他是成名已久的妖怪,实力大概相当于妖王水平,不过,比一般的妖王要强很多。

  当年,雷公与一个执政者合谋,想要推翻一气道盟的控制,组织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妖族进攻人族的战争。

  当时李牧才五岁,战争再惨烈,也轮不到一个孩子参战,不过李牧的爷爷,牺牲在那场战争之中。

  老前辈用生命为代价,催动李家的大阵,一举灭杀半个军团的妖族,也终于扭转了道盟在正面战场的劣势。

  之后,原本观望的四大圣地,涂山,西西域,南国以及北山,才介入调停了这一次的冲突。

  至于傲来,傲来一贯奉行绝不插手圈内事务的宗旨,无论道盟灭亡还是雷公率领的妖族全灭,都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

  这段历史并没有出现在漫画之中,甚至李牧自己也不确定,这算不算是自己穿越而导致的蝴蝶效应。

  不过,真实的狐妖世界,一定比漫画中描述的要更加残酷,没有两个种族能维持永久的和平,冲突是必然的,在冲突中相互调和,才是历史的主流。

  对于自己这个便宜爷爷,李牧倒是没有太多印象,记忆中,应该是一个非常严肃,不苟言笑的老头。

  其实作为一个穿越者,李牧有时候也不太能想明白,这个原世界的人,究竟是抱着一种怎样的信仰在战斗。

  为守护道盟,这老头可以放弃自己的性命,这种热血,李牧并没有太多共鸣,不过,至少比博燃吧。

  退一万步来说,这毕竟是自己的爷爷,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

  当年雷公最终审判是永久的牢狱,不过,大部分李家道士,都并不认可这个决定,但为了人族和妖族的和平,李家人只能放弃击杀雷公。

  这是道盟的妥协,亦是李家之耻。

  既然雷公逃狱了,那便提供给李家后人一个机会,一个亲手杀死这个导致李家上任家主陨命的罪魁祸首。

  王大海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在电话另一端说道:

  “李牧,道盟的意见是,全权交给你们李家处理,当年的事情,道盟受到了西西域,北山和南国三大势力的威胁,

  如果不是涂山站在我们这一边,恐怕雷公最后都要无罪释放。”

  说道这里,王大海情绪有些激动,相比于妖族,人类自然是十分弱小,可是,人类依然能够成为一方势力,凭借的是风骨。

  雷公审判,就是戳在人类脊梁骨上的一道伤痕。

  “放心,大海叔,这一次,他跑不了了。”

  李牧沉声回答。

  “李牧,据我们道盟了解到的消息,雷公这些年的修为,又有了增进,原因尚不明确,

  因此他才能从涂山之主手上逃脱,你一定要小心,无论发生什么,优先以保证自己安全为主。”

  王大海将自己掌握的情报说出。

  “嗯,我有分寸。”

  挂断电话,李牧陷入了思考,雷公自己应该是知道,一旦越狱,必定会遭到李家全体修炼者的围攻。

  就算雷公这些年的确有所顿悟,但既然只是选择从雅雅手底下逃跑,那必然还没有达到妖皇的地步。

  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妖怪多了能拖垮石宽。

  只要还没有达到妖皇,不能调用天地之力,那李家慢慢打消耗,一定能够最终将他杀死。这一点,雷公又不是傻子,他自己应该非常清楚。

  能让他即便冒着这么大风险,也要出来,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

  或者说,他至少有暂时抵抗李家修炼者的手段。

  。。。。。。

  微聊,李家家族聊天群,在线人数75,此刻非常热闹。

  道家小师尊:听说了吗,雷公越狱了。

  去李家当方丈:这不干一波?我和你们说,这先锋之位,谁也别和我抢,二伯的仇,我来报!

  我的大雅雅:就你?你甚至还打不过一个普通李家三代弟子。

  普通李家三代弟子:我作证,上次族内大比,三叔确实没打过我弟弟。

  去李家当方丈:那也算普通?你见过法宝不要钱往外丢的吗,我当时还以为是王家人在和我战斗。说起来,家主,你家那小子很有钱啊。

  一点也不怕老婆:不可说,不可说,那小子的钱藏的比我私房钱还要隐蔽,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

  砍刀小石头:哥,嫂子也在这个群。

  再逛TB就剁手:原来你还有私房钱?

  一点也不怕老婆:老婆我错了,我马上就给你,男人怎么能藏私房钱呢!都是那小子怂勇我的,我也是一时糊涂。

  道家小师尊:真怂。

  我的大雅雅:+1。

  去李家当方丈:+2。

  普通李家三代弟子:+3。

  砍刀小石头:破坏队形。

  吃瓜了各位:难道不是在讨论雷公的事情吗?怎么这楼没几句就歪了。

  一点也不怕老婆:家主的位置我准备传给那小子了,这个事情听他安排就行了,这事没这么简单。

  李牧:。。。。。。

  就感觉他家里这些人,多少有点问题吧。

  李牧翻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对面就显示已经接通。

  “唉,你小子居然会给我打电话了,钱花光了?”

  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声音传来。

  没错,这就是李牧这一世的老爹,号称一点也不怕老婆的李家现任家主。

  整个李家的风气,都在这个男人的带领下,向着奇奇怪怪的方向发展了,不知道以前严肃正经的爷爷在底下听说这事,会不会直接气到原地出棺。

  “你只交了一半的私房钱。”

  李牧回答道。

  “你不是不水群的吗,没办法,你妈的脾气你也知道,我只能找个挡箭牌出来啊,不然今晚估计进不去房门了。”

  “剩下的,我要一半。”

  “一半,你怎么不去抢,最多两成!”

  “抢钱哪有这个来钱快,少于一半,就鱼死网破。”

  “等你以后结婚了,你会遭报应的,成交!”

  李牧他爹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成交,可恶啊,最后到手的,连酒都买不起了。

  而李牧,则是心情舒畅,结婚,怎么可能,只有傻子才会结婚的吧。

  “这段时间,你叮嘱一下李家的人,不要出手。”

  “怎么,你有什么计划了?”

  “只是想先去看一看,确认一下,贸然全员出动,容易打草惊蛇。”

  “那你自己小心,有情况,立刻通知,我组织人手过去支援。”

  “嗯。”

  看着都有些积灰的道服,李牧不由得叹了口气,明明只想当一个咸鱼,这些妖怪偏偏喜欢搞事。

  有这时间,陪监狱母妖跳个舞,陪狱管下个棋,不好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