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狐妖从转世续缘开始 > 11 挨打也是一种学习

我的书架

11 挨打也是一种学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的保命手段倒是挺多,不过攻击手段相比就弱了不少,

  剑法可以算一个,所以我准备教你的是一种攻击类法术,

  望月掌。”

  望月掌,本名忘约掌,是涂山容容成名的招式之一。威力强大,攻击模式简单粗暴。

  这可是个好技能啊,颜如玉凭借这一招,就可以把赤须火龙打的不能反抗。

  “可以,快点把秘籍交给我吧,我一定认真参悟。”

  “秘籍?没有那种东西哦。”

  “那我要怎么学啊。”

  “方法很简单的,那就是,挨打。”

  ???

  李牧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听明白,问道:

  “你说的是,找个人打?”

  容容抿嘴笑道:

  “不是哦,是你来挨打。妖使用妖力的方式和人类使用灵力的方式有很大区别,我没有办法直接告诉你怎么用,

  只能由你自己来感受了,这掌法中妖力的行进路线,通过挨打,是领悟最快的方式呢。”

  李牧有点怀疑这小狐狸是在公报私仇,但是他拿不出证据。

  “那我不学了。”

  “现在反悔,晚了哦,而且,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容容眼神一凝,让李牧感觉到一种黑化的气息,他本能的就往旁边一滚。

  尽管李牧的反应已经非常迅速,但是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妖力手掌就拍在他的后背。

  “卧槽,你居然用这么多妖力。”

  李牧被打的哇哇乱叫,四处闪避,不过用妖力化成的手掌更加敏捷,总能及时出现在李牧的闪避路线上。

  “等会,唉哟,别打脸,卧槽,屁股也不行。。。。。。”

  三个小时后,李牧认命的躺在草地上,一个绿色的手掌有规律的一下一下的抽击他的身体。

  容容在一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你怎么,不躲了?”

  “能躲开的话我早就躲了。”

  李牧尝试了各种手段,甚至还使用了防护法宝,将自己身体彻底包裹住,但是容容的掌法总是能够无视他的一切小动作,实现精准打击。

  实力差距太大,反抗无效。

  “今天就到这吧,毕竟,这需要很长时间的重复呢。”

  “你不是说‘这是领悟最快的方式吗’?怎么又需要很长的时间了啊!”

  李牧闻言大惊失色,慌忙问道。

  “的确是最快的啊,但是你的最快,也需要很长时间啊。如果是东方月初的话,大概一两天就学会了吧。”

  容容歪着头,说道,按照李牧的天赋,自然需要更长时间了,她没说错啊。

  一股妖力输入,李牧身上的伤痕迅速愈合,这是水蛭一族的秘术,对伤势的治疗效果很好。

  然而,李牧双眼依然无神,身上的伤可以治疗,心理的伤疤却无法治疗,一想到之后的日子,李牧只觉得生活充满了绝望。

  。。。。。。

  另外一边,受容容之托,雅雅同样开始指导林婉儿,不过相比李牧这边的教学方式,林婉儿的就温柔多了。

  “雅雅姐。”

  林婉儿托腮,看着夕阳落到苦情巨树后面,散发出黄昏的色泽,开口打破了沉寂。

  “干嘛。”

  虽然很冷淡,但涂山雅雅还是回应了林婉儿,她讨厌的是李牧,并不讨厌林婉儿。

  “你说,我是不是很弱,我什么忙也帮不上,所有事情都听李牧安排的,而他总是喜欢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从来不告诉我。”

  听到林婉儿的话,涂山雅雅陷入了沉默,对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他就是这样的人,和姐姐一样。”

  “咦,雅雅姐不是涂山大当家吗,还有姐姐呀。”

  林婉儿有些吃惊的问道。

  雅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小丫头说这件事,大概是因为共鸣吧。

  “嗯,只有当上一个大当家不在了,才会出现下一个大当家。”

  雅雅回答道,语气听不出悲喜。

  林婉儿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伸手抓住了雅雅的手。

  “我也好想有一个姐姐,我是独生女儿,不知道有一个姐姐是什么感觉呢。”

  “大概就是,你心里知道,不管你闯出什么祸,都会有一个人能够帮你解决吧。”

  雅雅思考了一会,回答道。

  “其实雅雅姐,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林婉儿看着面前表现一贯强势的涂山之主,认真的说道。

  “你看错了。我只是一个没有感情,冷血无情的涂山之主罢了。”

  雅雅冷淡的辩解道,虽然语气冷淡,但她明显的羞恼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林婉儿噗嗤一笑,原来外表冷酷的雅雅姐居然能这么可爱。

  “雅雅姐,哪有妖会用别人背后议论自己的话来评价自己啊。”

  说罢,林婉儿挽起了雅雅的手臂,将头埋在后者胸前。雅雅虽然露出一副很是嫌弃的面孔,但并没有将林婉儿从怀中扯出去。

  “你,想不想变强?”

  听到雅雅的问话,林婉儿吃惊道:

  “雅雅姐愿意教我?”

  “是容容嘱托我的,我只是帮她完成心愿,没有别的意思。”

  雅雅解释道,看到林婉儿有些不信的眼神,雅雅又补充了一句:

  “是真的。”

  “嗯,我想要跟雅雅姐学习,我不想再在旁边看着李牧一个人战斗了,我也想成为他的帮手。”

  林婉儿坚定地说道。

  哼,真是不知道那个叛徒有什么好的,还有那个臭蟑螂,雅雅在心里想着。

  李牧和白月初并不知道,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原因,现任涂山之主,涂山雅雅,对他们的仇恨值,又上升了一大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