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林婉儿的变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婉儿虽然有注意到辛巴的动向,但正如辛巴所猜测的那样,林婉儿,同样也不擅长速度,尽管林婉儿第一时间就已经向李牧跑去,试图合二人之力一起对抗这个狮王。

  但林婉儿与辛巴的距离很快就拉的很近。

  在狮子前爪就要碰到林婉儿的下一秒,后者运转法力,同样一拳轰向爪子。两者相碰,发出一声巨响。

  但是辛巴的实力明显更高,林婉儿在空中倒飞出去,而狮子虽然同样被击退,但其后脚跟着地后,再次发力,一跃而起,继续扑向空中无法控制身形的林婉儿。

  遭了,林婉儿是人类,自然没办法做到狮子那样精巧的身体控制。

  已经尽力了啊,可是,自己好弱,想要帮李牧的忙,却只能成为拖后腿的,如果自己直接逃跑的话,可能事情不会发展成这样子吧。

  可是,不想逃,不想看着李牧在战斗,自己只能转身逃跑。

  但,终究是到此为止了。

  林婉儿闭上眼睛,但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睁开眼,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

  “伤她,我不允许。”

  李牧手臂低着血,低沉着声音说道,正面承受一个妖王的全力一击,李牧的手臂基本已经完全报废。

  三年前,林婉儿因为自己受伤,现在自己为了林婉儿受伤,一换一,算是扯平了吧,可是,真的扯平了吗,这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小子,我倒是有点欣赏你了。”

  辛巴停下攻击,说道。

  “可是,你的力量太弱了,凭借现在的你,能保护你重视的东西吗?这个世界可比你想象的更加危险,从来不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

  按照容老板的指示,辛巴开启说教模式,但他并没有注意到,李牧的身后,林婉儿似乎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她原本银白色的头发变得火红,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一股不同于人类法力的妖力逐步攀升。

  不过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已经达到和辛巴不相上下的地步。

  “说他,你也配?”

  红发林婉儿开口说话,声音却和之间完全不同,倒是让李牧想起了,之前在梦境之中林婉儿安慰自己的那个声音。

  “你是什么人。”

  狮王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还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一个人类,居然突然之间变成了妖,这个完全超出了自己修炼这么多年的理解范畴。

  “死妖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红发冷漠的回道,当这她的面,打伤她的人,现在的她,可是非常生气的啊。

  两团火焰从林婉儿的脚下升起,一团包裹住受伤的李牧,一股温暖的气息将他手臂上的伤痕快速愈合。

  而另外一个团,火势则变得相当狂暴,火焰变成了一条巨龙,扑向辛巴的法相天地,只不过一秒,狮子的法相就直接破碎。

  而火焰威力不减,继续攻向辛巴的本体,辛巴只感觉自己来到了黄泉族的老家一样,周围全是炎热的岩浆,不,这温度,比黄泉族的岩浆温度还要更高。

  下一刻,狮王辛巴就全身焦黑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哼,这个身体能承受的力量,真是太弱了啊,这一击,居然没有直接杀了他。”

  红发林婉儿有些不满意的甩了甩背后鲜红的长发。

  “你不是林婉儿,你是谁,从她的身体离开!”

  李牧看着眼前的女人,严肃的说道,林婉儿身上的变化他也摸不着头脑,但有一点他很清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林婉儿。

  “我,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红发女人的眼神同样变得很困惑,是啊,它是谁呢?

  是林婉儿?不,不是,那是五百年前那个女人?不对,也不是,它谁都不是,它是。

  “我,我是。。。。。。汐!”

  “你说的太多了,该回去了。”

  容容娇小的身体突然出现在李牧和红发林婉儿的中间,她伸出双手,一边对着李牧,一边对着林婉儿。

  好,好困,一股强烈的疲惫感冲上李牧的脑袋,抗不住了,李牧眼前一黑,倒在路边,进入了梦乡。

  左手抱着林婉儿,右手提着李牧,容容腾空而起,向涂山深处飞去。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算了,不管了。”

  容容歪着头想了一会,但什么也没想起来,现在,还是办正事要紧。

  。。。。。。

  李牧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小木床上,被子上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有点像,月季的香味。

  而旁边,容容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细细一看,原来是李牧之前看的那本猫妖话本。

  “你醒了啊,这本书倒是很有趣呢。”

  见到李牧起身,容容说道。

  “林婉儿呢?”

  “她很好哦,不过她这会儿应该还没醒过来,毕竟累了呢。”

  “你不准备和我解释一下吗?”

  李牧听到林婉儿没事,松了一口气,随即盯着容容,追问道。

  “解释什么?”

  绿发小萝莉眯着眼睛,歪头问道。

  “别装了。这些事情都是你安排的吧。”

  李牧的语气有些生气。

  “你看出来了啊。”

  “当时事情发生的突然,来不及多想,但这会仔细一想,漏洞太多了。

  且不说本身和天书能够感应这种设定科不科学,但选在涂山山道动手就很不合理了,

  就算那里不属于涂山境内,但是没道理你们这么久还没有任何反应,

  最关键的是,我当时往那破令牌输了不知道多少法力,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总不会是你涂山二当家打造的传训工具出了问题吧?”

  “对不起。”

  一双手抱住了李牧,将还在喋喋不休的李牧打断,李牧只感觉全身都僵硬了一样。这,这,这,犯规了吧。

  “本来只是想让辛巴稍微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性的,不过后面的事情,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期。”

  容容抱着李牧,轻声在他耳边解释道。

  不过现在李牧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听不进去就是了。

  鬼迷心窍的,李牧用手摸了一下眼前的狐狸耳朵,怀中娇小的躯体虽然轻微的抖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反抗。

  “看在惹你生气了这件事情上,这次就不打你了,不过,没有下次了。”

  容容松开李牧,说道。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生气,想通了这些事情,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意思,只是突然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有点难以接受罢了。”

  李牧苦笑着说道,有一点辛巴没有说错,凭借自己现在的力量,真的能保护重视的人吗,比如,林婉儿?

  想到林婉儿,李牧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林婉儿身上突如其来的,非常诡异的变化。

  这个问题,容老板肯定知道点什么,无论如何,一定要问出一个答案来才行。

  “容容姐,林婉儿她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