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白月初暴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欢迎大家来到最最最受欢迎的大型相亲节目,非你不嫁的节目现场。”

  主持人举着麦克风大声说道。

  “现在,节目正式开始,让我们欢迎今天的第一位男嘉宾!”

  后台房间里,白月初正穿着和自己明显不搭的西装,思绪翩翩,那是那场持续很久的大雨结束后的一个下午。

  “什么人?”

  白月初正在道盟某个封闭的小房间看小说《狐妖之明雅恋》,就察觉到有两股庞大的妖气进入。

  大门被轰的一下打开,光线处,是一只紫发御姐狐妖,和一只绿发萝莉狐妖。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两只臭。。。。。。”

  白月初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将他狠狠压在水泥地板上,涂山雅雅,脚踩白月初成就已达成。

  “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哦,不然姐姐生起气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一个好听的声音在白月初耳边响起,这回说话的是绿头发的小狐妖,涂山容容。

  “啧啧,真想不到,道盟居然会把你关起来,混的也太惨了吧。”

  “蟑螂就该住在蟑螂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适合他。”

  雅雅踩着白月初的背,冷冷的说道。

  白月初试图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那只脚上传来一股寒冷的气息,让他完全无法调动起身体的妖力。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

  雅雅有些好笑的看了看白月初,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又变得更加阴沉了。

  “偷袭,打你个弱鸡还需要偷袭吗?记住了,我叫涂山雅雅。”

  “涂山,我和涂山应该没什么瓜葛吧?”白月初很是不解,从出生起,他就被道盟各种限制人生自由,他倒是想去涂山吃喝玩乐,那也没有机会呀。

  “当然有啦。”

  容容笑眯眯地说道。

  “你可是我们涂山未来的姑爷,童养夫,你看,从你出生的第一天起,你就被你爸爸,白裘恩,卖给我们涂山了。”

  容容取出一张卖身契给白月初看了一眼,上面果然有自己老爸的签名,真是坑儿啊!

  “不行,我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去你们那什么涂山,当童养夫的!

  小爷我可是有大把的人生还没有体验呢,怎么能葬送在你们手里。”

  白月初大喊道,他的愿望就是捡到一大笔钱,然后体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至于老婆,当然是越多越好拉。

  “哼,你就算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弱鸡就是弱鸡,

  和那个小家伙一样,你们只要乖乖听大人安排就行了。”

  雅雅不屑的回道,随即长袖一挥,和容容瞬间消失不见,只不过,白月初所在的这个房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冰室。

  等着吧,小爷我忍辱负重就是等的今天,只要找到一个小姐姐结婚,涂山就拿自己没有办法了。

  到时候,再把李牧大哥从腹黑萝莉涂山容容手中解救出来,他们两,就是荣耀战场,最靓的仔。

  白月初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

  “朱万山,到你了。别笑了,赶紧准备一下。”

  一个工作人员指着白月初喊道。

  朱万山?白月初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现身份是朱万山了,刚刚换身份,还有点不习惯。

  “好的。”

  白月初比画了一个OK的手势,随工作人员一起进入到选手等待登场的传送通道。

  “好的,我们下一位要上场的男嘉宾,名叫朱万山。”

  在聚光灯中,嘉宾台换换升起,带着希望与梦想,白月初闪亮登场。

  “他不是朱万山,我手上的才是。”

  还没等白月初享受一下女嘉宾暧昧的目光,一个他十分熟悉,又极度厌恶的声音在会场内响起。

  “王富贵!又是你!”

  白月初已经出离愤怒了,他是挖了王家的祖坟吗,为什么要一直纠缠自己呢。而舞台另外一侧的王富贵,同样陷入了暴走状态。

  光是在一个人面前说自己的名字就让王少爷难以忍受,何况白月初是在全场数千个观众面前喊自己名字。

  战斗一触即发!

  眼见王富贵果然掏出了那把装样子的天地一剑,李牧已经有些不忍的闭上眼,自求多福吧,少年。

  白月初一拳将举着巨大发光长剑的王富贵打飞,后者倒飞出去,宝剑打翻了场地内各种各样的设备。

  “老大,好像出直播事故了,怎么办。”

  一个工作人员对身边的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说道。

  “没办法了,只能联系一下朱总了,看看怎么解决吧。”

  另外一个看起来是负责人的工作人员回答道。

  而舞台上,王富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眼面前的白月初,当初大家一起当吊车尾,没想到你偷偷加了油。

  “王富贵,没想到吧,白爷爷我隐藏实力,就是为了这一天。

  今天,就让你看看这世间,最强大的妖力吧。”

  白月初的语气突然变得低沉,让旁边还在看小孩子打架热闹的李牧心里一惊。

  奇怪,白月初的状态有点不太对。之前的打斗,白月初只是利用妖力强化身体,教训一下王富贵。

  但是现在,他分明已经运转了全部的妖力,连带着整个会场的东西都被吸附过去。

  “无关人员马上离开!”

  李牧大喊道,见到李牧的样子,林婉儿也意识到了不对,赶忙和工作人员一起疏散观众。

  “我只是想要自由,为什么每个人都在针对我?”

  白月初睁开眼镜,令人感到惊悚的是,他的眼白变得一片漆黑,仿佛一个无底洞一样。

  红色的妖力逐渐聚集,变化成了一只爪子,只是轻轻的一挥,会场的一边天花板就被完全击穿了。

  “这是什么情况?”

  王富贵呆呆地站在原地,事情好像脱离自己掌控了啊。

  “快闪开。”

  王富贵听到李牧焦急的朝着自己大声呼喊,本能的就像一边躲开,然后,一道红色光刃就将他之前位置的地面生生撕开。

  “卧槽,白月初你来真的。”

  王富贵大喊道。

  李牧脑海飞速运转,白月初的状态明显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十有八九,就是黑狐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黑狐。

  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林婉儿,把法力借我点。”

  李牧对林婉儿喊道。

  “可是。”

  “别可是了,情况危机,我自己法力不够。”

  李牧虽然在法宝一道非常有天赋,但是天生的法力值很低,和林婉儿刚好相反,林婉儿那个女人,身体内法力数量十分庞大,可惜不会使用。

  “好,好吧。”

  林婉儿好像下定了决心,抱着李牧的脸,嘴巴贴了上去。

  李牧:???我只是要点法力啊!

  但很快,李牧就感觉到,体内的法力肉眼可见的增长起来,一张黄符出现在李牧手中,在法力的催动下,猛烈燃烧起来。

  “李氏驱魔符,十三式,净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