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狐妖从转世续缘开始 > 2 小偷原来是只猫

我的书架

2 小偷原来是只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注意你很久了!“

  李牧表情严肃,真是的,当他李家法宝店是什么,是那么容易偷东西的地方吗?

  且不说那各个通道处装满的探测符咒。

  还有各种暗角处摆放的报警装置。

  李家法宝店的防护线,YYDS。

  “喵?”

  一只浑身漆黑的流浪猫侧头叫了一声,大眼睛睁得圆圆的,显得很无辜的样子。

  所以,入侵李家法宝店的犯罪分子。

  是一只猫,一只猫,只猫,猫。

  “别以为你装出无辜的样子,我就不知道,林婉儿她老妈给我做的饭菜,是被你吃的!

  我这一周都没有吃上香喷喷的饭菜,

  一周啊,你知道我这一周是怎么过的吗?“

  一想到此,李牧就不由得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黑猫对此很不同意,不满的喵了一声,似乎是想说自己不是凶手。

  “别解释了!真相只有一个,你嘴巴边上的饭粒还没有擦干净呢!”

  李牧给出了强有力的证据,直接锁定了凶手的身份。

  黑猫扭扭捏捏地用爪子把嘴角边上的残渣清理干净,露出了一个人性化的不好意思的表情。

  “如今知道错了?晚了,接受命运的审判吧。”

  李牧伸出罪恶的双手,黑猫在恐惧中瑟瑟发抖,二者不断接近。

  此处被点娘河蟹30W字。

  。。。。。。

  林婉儿提着饭盒进入法宝店的时候,李牧正在继续翻阅那本《霸道猫妖爱上我》,他绝对不是觉得这本书写的不错。

  作为现代社会下的五好青年,他很有必要帮广大的妇女同袍检查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李牧,你养猫了啊!”

  林婉儿惊喜的说道。

  在柜台一角,原先摆放招财猫的地方,换成了一只浑身漆黑的天朝猫,猫咪满不在乎的瞅了林婉儿一眼,然后伸了个懒腰。

  这样子,这风格,倒是和李牧格外相似。

  林婉儿对柔软的东西一直都没什么抵抗力。

  飞快的冲到猫咪面前,林婉儿将之一把抱起,狠狠的蹂躏起来,只要lu不死,就往死里lu,这就是合格的猫奴。

  猫咪的表情变得无比惊恐,卧槽,这个女人,她有问题啊,那个猥琐男人,赶紧救猫啊!

  “它不是我养的。”

  李牧放下话本,淡定的说道。

  “它就是偷吃便当的罪魁祸首,现在正在帮我打工还债。”

  打工就打工,不是说好了,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吗?这个男人,他不讲信用。

  “最近生意怎么样。”

  林婉儿终于玩够了,于是将嘴角溢出透明液体,一脸被玩坏表情的猫咪放回招财猫的位置。

  听到林婉儿的问题,李牧随意的回道:

  “还行吧,毕竟有王富贵这个傻有钱,收益还是过的去的,

  不过这店里的防御设备是该优化一下了,连一只猫都挡不住。”

  确实如此,从古代到现代,道盟的实力肉眼可见的下滑,难道是因为灵气衰弱?

  李牧转头专心研究起现在的保护法宝网,并没有注意到,柜子角落,那本容容的天书,正散发出微弱的红光。

  。。。。。。

  “那老怪物又回来了?”

  涂山,苦情树下,雅雅依旧冷冷地说道。

  而她不远处的大树正下方站着的,就是涂山的智囊,涂山容容。

  还是和姐姐一个样子,都喜欢站在这破树下面。雅雅看着眼前的画面,被冰封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丝松动。

  姐姐喜欢瞒着自己,臭蟑螂也喜欢瞒着自己,现在连容容也是,明明雅雅是可以帮忙的啊!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她可不是老怪物哦,明明已经拥有了神位,却甘愿放弃神位也要和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建立转世续缘。

  如果是傲来那位三少的话,想必不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选择吧。”

  容容笑着说道。

  “那只猴子只会从理性的角度思考,还有,容容,不许在我面前提那只猴子的事情!

  苦情树是绝对不会承认和死人的转世续缘的,即便是她用神位作为媒介。”

  雅雅的声音越来越低,充满了寒冷的气息。

  又一个,这些妖难道疯了吗,为了一个弱小的人类,什么都可以放弃。

  弱小的人类,臭蟑螂,东方,月初!

  “姐姐,只要是上了天书,就是被苦情树承认的转世续缘,这是红线仙手册的第一守则,

  而当缘分到来的时候,就一定要全力去帮助完成续缘任务,这也是我们涂山一族存在的意义,不是吗?”

  容容正色道。

  “难道你指望那个小子能够完成这种等级的红线任务?”

  雅雅看着容容,她需要一个答案,要不是容容那天拦着自己,她早就把天书从李牧手上抢回来了。

  “姐姐,容容一直都是理性的样子,这一次,容容没有理由,也给不出答案,

  能请姐姐,让容容任性一次吗?”

  容容拉起雅雅的手,将之放在自己的胸口,这是她们三姐妹从前最喜欢的动作。

  “说好了,我们三个,总有一天,要成为涂山最强的狐妖。”

  “没错,我雅雅专门设计了一款招牌动作,嗯,就是献出心脏的意思,

  我们三姐妹,要成为最好的姐妹,能为对方献出生命,嗯,就是这个意思!”

  “好,好的。”

  第三个声音有些怯懦,柔软。

  雅雅突然一惊,打断了回忆,曾几何时,那个胆小的,喜欢跟在姐姐身后的绿毛小狐狸,变成了现在眼前这个腹黑军师。

  这些年来,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雅雅忽然露出一个微笑,温柔到几百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样子。

  “嗯,去做你想做的吧,不论有什么事,姐姐给你兜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