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话本与王富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传说,有一种猫,每帮人实现一个愿望,就会长出一条尾巴。

  而当它长出九条尾巴,就会得道成仙。

  于是为了限制它成为仙人,

  天上的神,会在它长出第九条尾巴的时候,将之斩断,

  无论多少年,它永远只能拥有八条尾巴。

  该睡觉了,殿下,明日就是您的继任典礼。”

  年迈的奶娘给床榻上的小男孩盖上华丽的锦被,一直到看着后者沉沉睡去,才起身离开了宫门。

  “唉,在这样的世道继承帝位,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幽深的院墙传来老人家的叹息,皇城,就像是吃人的妖怪,在这夜里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

  竹林小道,日头西斜。

  “吁!”

  车夫用力的拉扯着马绳,将一辆雕琢精致,用料讲究的马车逼停。

  车轮卷起大量的尘土,过了半响才完全散去。

  “何事?”

  一个温柔的男声从车架内传出,君子温润如玉,说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回陛下的话,有妖物挡路,因而不甚惊扰了陛下,望陛下恕罪。”

  车门帘拉起,一个年轻的男人从车厢内走出,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像是大病尚未痊愈的样子。

  小道上,挡在马车前方的妖物,是一只纯白色的猫。

  这猫生着蓝色的眼睛,折耳长毛,最令人惊异的,是它身后的八条尾巴。

  八条尾巴的最旁边,还有一截断尾,正在向外淌血,应该是刚刚才被斩断。

  “恭喜陛下,这是能帮人达成心愿的八尾猫,只要得到了它,陛下就可以,杀了那些蛀虫!”

  年轻男人身边一个戎装侍卫认出了妖物的身份,说到杀字的时候,他的眼神充满了愤恨。

  猫听懂了侍卫的话,挣扎着想要逃走。

  可是它伤的太重了,立起来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又倒了下去。

  它看见那个病怏怏的男人朝着自己走来。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男人从怀中取出药瓶,将血红色的药液小心翼翼地涂抹在白猫断尾的伤口处,并用衣角的布条将伤口包扎好。

  将这些事情做完,男人抱起白猫,放在了路旁的草丛里。

  “我们走吧。”

  年轻的皇帝如是说。

  “陛下,这是匡复朝政的最佳机会啊!怎么能就这么放弃。”

  侍卫劝道。

  “被斩断尾巴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用别人的难受,治愈自己的难受,非君子所为。”

  那一天,白猫哭了,即便被神砍下第九条尾巴的时候,她也没哭。

  。。。。。。

  “老板,出来接客了!”

  一个声音将李牧拉回现实。

  将手中的话本合上,李牧看向李家法宝店的大门口,来者是一个戴着土气眼镜的道袍少年。

  道袍是道盟定制的,李牧也有一件,穿着可以享受道盟的诸多便利。

  “原来是王大少爷,这次来是要买些什么啊。”

  李牧搓了搓手,这可是大客户,王富贵,王家大少,人傻钱多,承担了整个李家一半的销售额。

  “咦,你也会喜欢看这类女频话本,这可挺让人意外的。”

  王少爷瞥见了李牧随手丢在桌子上的话本,上面标题写着《霸道猫妖爱上我》,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无法吐槽的味道。

  “这是林婉儿昨天落在这的,实在太无聊了,就捡起来看咯,

  听她说,好像在女生中间,还挺受欢迎的,按她的说法是,这是女强男弱流的崛起。”

  李牧无奈的摊手,前几天店铺后面一个闲置的院子,一棵百年老树被雷劈中,连带着把整个李家店铺的网络和电线都给烧了。

  现代人失去网络和电,等于脑死亡!

  “你今天是来买法宝的?”

  李牧问道,虽然这个问题有些多余,王富贵来法宝店不买法宝,难道还能是来找他的?

  “不,我是来找你的。”

  打脸来的太快,让李牧错愕不已。

  “找我,我能帮你做什么事情?”

  “我想找你私人帮我打造一件法宝。”

  得,合着还是来买法宝的,只不过需求变高了,店铺里面的普通货色已经不能满足王大少的需求了。

  “没什么问题,说吧,有什么要求,我都尽量满足,不过先说明,我私人定制的东西,收费可不低。”

  李牧算得上是李家数一数二的天才,平日里也常常帮助一些道盟的前辈打造定制的法宝。

  凭借着各种奇葩的脑洞,李牧打造了不少具有特殊功能的独特法宝,李牧出品,必属精品这句话也在道盟广为流传。

  “首先,必须是一把剑。”

  王富贵提了提眼镜,开始描述他的需求。

  嗯,用剑,很合理,剑乃百兵之首,虽然不一定是最强的,但肯定是最帅的。

  天朝各类网游中,凡和剑有关的消费都比别的高出一大截,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然后,要能够随心所欲变大变小。”

  李牧听着听着,感觉有点不太对,这个描述,他好像在哪见过。

  “最后,这剑要能发光,强不强,不重要,但是光效一定要拉满!”

  得,李牧一拍脑袋,他总算知道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

  这剑不就是漫画中,王富贵用来耍帅的法宝吗,而且还真骗过了几个小妖怪。

  合着这剑是自己打造的?李牧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但他很快就释然了。

  大概,之前这剑是由李家别的什么前辈打造的吧,不过,随着自己穿越,一定程度影响到了现有的剧本。

  “行吧,收您两千块,三天后过来取货。”

  李牧想了一会,定下一个价格,这个价格比他别的定制法宝要高很多,不过他并没有坑王富贵。

  要实现上面的功能,需要很多种特殊材料,而且材料间相互融合的冲突还要通过实验解决。

  好吧,其实李牧还是坑了的,毕竟,这么有钱的少爷不坑,难道去坑路边的流浪猫吗?

  “没问题。”

  王富贵毫不在意的答应了李牧的报价,他王家,穷的只剩钱了。

  唉,王富贵无奈的叹了口气,改日还是买些字画放在家里,冲淡一下这浓浓的土豪气息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