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chapter 02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浑身发麻, 大脑一片空白,握着档案的指头蜷缩。

在校长看来,此时的宋景一点表情都没有, 实则他已经窒息了。

江宁犯病时双目空洞, 他终于能明白是什么原理。

内心的痛苦让人无法再操控多余的情绪。

好痛啊。

宋景想着, 他才领悟了一次, 而这样的情绪江宁又经历了多少次。

最后一点理智开始消散,他双眼绯红。

校长被宋景这么大的反应吓到:“宋……宋景?”

怎么离开办公室的,宋景已经全然不记得了。他丧失了所有斗志, 之前叫嚣着哪怕是不要命了也要弥补的勇气在了解事情真相后荡然无存。

他不敢面对江宁,懦弱和无能席卷着他的大脑,宋景逃命似得躲到了行政大楼的天台上。

天台没人, 太阳就挂在天边,午后燥热的风却吹出犹如寒冬腊月的凛冽寒风。

“啊——”

再也没控制住,宋景揪着自己头发靠着围栏蹲下来。

吼叫声越大, 他撕心裂肺的痛意却越强烈, 那些沉甸甸的情绪根本发泄不了, 它们化作游蛇在四肢百骸流窜,途径之地血肉模糊青筋暴起。

救命啊。

他当年为什么要这样, 他怎么能这么卑劣这么恶心。

膝盖一下着了地,宋景跪在被太阳烤炙得火辣辣的地上。

“我还真是……”痛楚让他这句话几乎哽咽:“有妈生没妈教。”

这句话是一个阀门,眼泪‘唰’得就掉了下来。

“妈, 你在天上看着对我很失望吧……”

“我做错了。”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啊啊啊——”

宋景无力地揪着头发, 这会儿连风都停止了,似乎他的母亲在天上看见了他的所作所为都不愿意搭理他。

颤着手摸出烟,接连吸完整包烟他的情绪也没有好转,只是想着江宁还在车里等着他, 宋景不敢耽搁太久,一手抓起地上的烟头就要下

楼。

然而一转身,宋景还来不及收拾自己的情绪,整个人就僵硬在了原地。

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氛围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来了人。

是江宁。

还有俞子言。

江宁漠然地看着他,表情又是昨夜的不屑一顾。

很显然的,宋景的情绪崩溃她都尽收眼底。

冷漠地撤走视线,江宁对俞子言说:“俞子言,看到没,我说三天内就必定是三天内。”

宋景浑身的僵硬还没得到缓解,听到江宁这句话,心跳顿时熄灭,连带着周身的血液都凉了下来。

昨天江宁故意让他沦为工具人,她和俞子言冷眼旁观。而今天似乎也是这样,江宁让他疯一次,所以先让他去探监,用宋林立与江成恩形成鲜明对比,再一步步地有条不紊地让他走入情绪崩溃的死胡同。

而这一切计划安排,重要的不是让宋景感同身受,江宁不稀罕也不需要。她是以宋景为活生生的例子,告诉在乎的重要的人自己对身边人的伤害。

俞子言没有接话,只说:“太阳大,先下去。”

江宁毫无眷恋转身便走。

又是一场安排好的局。

宋景像个木偶愣愣地站在原地。

天台下,江宁坐在俞子言的车里。

俞子言欲言又止,江宁说:“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没有。”否认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俞子言触及到江宁明显不信的神色,叹口气说:“我只是觉得没必要。”

江宁脸色沉下去,她不喜欢自己完美的计划得到这种评价。

俞子言赶紧解释:“我会离开,可我也想,能留在你身边的人是爱你的人。”

气氛一下凝固。

江宁忍了忍自己想要发火的冲动,但语气仍旧不佳:“俞子言,独立美丽不好吗?在我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精力有必要吗?”

又克制了一会儿,她说:“我真的欠你太多了。”

俞子言沉默,过了好久。

“知道了。”

俞子言拿出手机当着江宁的面定了机票,他的成绩

很好本该继续留在国外深造的。

江宁一直觉得是她耽误了俞子言。

现在俞子言的生活重新走向正轨,这让江宁躁郁消减了不少。

“行李收拾好了么?”江宁看见了航班信息,就是今晚的,“我送你。”

“不用了。”俞子言说:“太晚了,你回去我不放心。”

怕江宁产生自己是废物的想法,俞子言又补充:“如果你送我,我会舍不得走。”

在江宁身边待了这些年,俞子言知道怎么拿捏江宁。

果然,江宁没再坚持,只说:“一路顺风。”

“会的。”

江宁打开车门要回到自己的车里,在这之前,她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俞子言:“缺钱给我说。”

“……”俞子言失笑:“肯定的。”

“走吧。”

江宁关了车门,她也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的车里,而是站在原地目送俞子言驾车离开。

等车影消失,她还是保持着目送的站姿。

希望俞子言一切顺利,万事如意。

等江宁回过身时才发现宋景已经从天台下来了,他人很高身形宽阔所以身上的狼狈不用拿着放大镜去仔细寻找,就明显又清楚地挂在他身上犹如附骨之疽。

这还是江宁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宋景。

以前宋景犯了错,会被宋林立拿着皮带抽他,身上脸上都是抽痕,有一次连衣服都破出口子。

不过宋景骨头硬,他的倔和傲不会让自己露出弱者的姿态。

就连落魄后也总是不肯低头的。

但现在,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宋景的傲骨碎了。

这边江宁上下打量着宋景,宋景走上前打开车门,声音很哑很闷,嗓子眼里像是塞了棉花又塞了磨砂纸:“不怕热么?”

江宁没吭声,探究的目光一直落在宋景的身上。对于宋景来说,江宁这样的目光就像一个抛光机,将他已经剩的零星的棱角再次磨平搓圆。

“别中暑了。”宋景说。

江宁轻嗤一声收回视线。

回到车里后,宋景问:“去哪?”

“回酒店。”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江宁这才空出时间查看关于苏延洲斗殴的新闻所带来的舆论。

舆论比她想象的还要喧嚣,或许是对苏延洲有恨又或者觉得苏延洲翻不了身了,段敏在这个时候爆了料,称故意耽误泛悦广告拍摄进度是自己猪油蒙了心受了苏延洲的唆使,也是真心实意地向江宁道歉。

江宁退出手机程序打开日历,想看看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手机一直震动轰鸣,俞子言才离开两天,她的秘书团似乎就没了主心骨,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做点什么,只得斗胆来询问江宁。

“天上落了暴风雨,有人没撑伞淋了个透,无能狂怒只能埋怨天气。”江宁意兴阑珊:“骂完后‘人’才开始后怕报应,‘人’向‘天’道歉,‘天’需要回应吗?”

“小江总,我明白了。”

收了线,江宁看着车窗外。

汽车停在了一个红路灯路口,旁边车道停了辆跑车。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

江宁接起。

“小江总!”是路言的声音,而旁边的跑车也放下了车窗,露出了路言的面孔:“你回上海了?”

江宁降下车窗,冷气跑了一些出去,红灯倒计时,她看着路言:“有事?”

“卧槽,还真是你。”

路言兴奋地说:“今晚去不去玩玩。”

高中时期,江宁和路言的关系并不算好。是路言被家里发配到蓉城历练后才和江宁稍微好了些,路言经常叫江宁出去玩,江宁偶尔也会答应。

“去哪?”

“国色天香!”

一直没有作声的宋景在听到‘国色天香’四个字后,眉头拧了起来。

他怎么会不知道‘国色天香’,著名的灯红酒绿,著名的销金窟。

“好啊。”江宁应了。

宋景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不少。

红灯停绿灯行。

汽车延迟了好十几秒才重新发动,车身后响起催促的鸣笛。

江宁懒散地靠着真皮椅背,后颈舒舒服服地压在汽车颈枕上,她在等宋景开始那套‘你

怎么变成这样’‘别伤害自己’的恶心言论。

然而汽车驶过七八个路口,等了好几个红路灯宋景都没有开口。

江宁也不失望,她依旧有耐心地且好整以暇地通过后视镜注视着宋景的眉眼。

宋景的眼角还有残留的猩红,想到宋景痛哭流涕的模样,江宁心情大好,故而主动问:“宋景,我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去这种地方了,给我讲讲呗,这种地方好不好玩,酒好不好喝,情/色/生/意干不干净。”

在江宁提到‘情/色’两个字后,宋景声音沉了下来,眼角的绯红有了灼人的戾气。

“我不玩这个。”

“哦啊。”江宁又‘啧啧’两声:“宋大公子还挺洁身自好。”

见宋景隐忍着,她挑衅道:“你不会还是处吧?”

宋景:“是。”

“哈哈哈哈。”江宁笑起来,意味不明的笑声在车厢里飘来荡去,好不容易归于平静后,她才重新开口:“宋大公子可真‘干净’呢,既然你没有经历过性/爱/情/事,那我就给你讲讲。”

“做/爱这种事对方一定是要有丰富经验的,不然不爽。挑男人不能只看大小,还要看……”

刹——

车在回到酒店的最后一个路口猛地停了下来。

江宁收了话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宋景几番欲言而止,几次深呼吸,但都没有作用。

“阿宁,求你。”终于,宋景的字眼里有了‘求’字,他先是痛苦呢喃:“求你别说了。”

尔后似乎从江宁的话里脑补了很多,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的猩红重新烧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宁,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了。

之后就先一更啦,等存稿充足了再双更,么么么。、

怎么变成这样’‘别伤害自己’的恶心言论。

然而汽车驶过七八个路口,等了好几个红路灯宋景都没有开口。

江宁也不失望,她依旧有耐心地且好整以暇地通过后视镜注视着宋景的眉眼。

宋景的眼角还有残留的猩红,想到宋景痛哭流涕的模样,江宁心情大好,故而主动问:“宋景,我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去这种地方了,给我讲讲呗,这种地方好不好玩,酒好不好喝,情/色/生/意干不干净。”

在江宁提到‘情/色’两个字后,宋景声音沉了下来,眼角的绯红有了灼人的戾气。

“我不玩这个。”

“哦啊。”江宁又‘啧啧’两声:“宋大公子还挺洁身自好。”

见宋景隐忍着,她挑衅道:“你不会还是处吧?”

宋景:“是。”

“哈哈哈哈。”江宁笑起来,意味不明的笑声在车厢里飘来荡去,好不容易归于平静后,她才重新开口:“宋大公子可真‘干净’呢,既然你没有经历过性/爱/情/事,那我就给你讲讲。”

“做/爱这种事对方一定是要有丰富经验的,不然不爽。挑男人不能只看大小,还要看……”

刹——

车在回到酒店的最后一个路口猛地停了下来。

江宁收了话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宋景几番欲言而止,几次深呼吸,但都没有作用。

“阿宁,求你。”终于,宋景的字眼里有了‘求’字,他先是痛苦呢喃:“求你别说了。”

尔后似乎从江宁的话里脑补了很多,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的猩红重新烧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宁,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了。

之后就先一更啦,等存稿充足了再双更,么么么。、

怎么变成这样’‘别伤害自己’的恶心言论。

然而汽车驶过七八个路口,等了好几个红路灯宋景都没有开口。

江宁也不失望,她依旧有耐心地且好整以暇地通过后视镜注视着宋景的眉眼。

宋景的眼角还有残留的猩红,想到宋景痛哭流涕的模样,江宁心情大好,故而主动问:“宋景,我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去这种地方了,给我讲讲呗,这种地方好不好玩,酒好不好喝,情/色/生/意干不干净。”

在江宁提到‘情/色’两个字后,宋景声音沉了下来,眼角的绯红有了灼人的戾气。

“我不玩这个。”

“哦啊。”江宁又‘啧啧’两声:“宋大公子还挺洁身自好。”

见宋景隐忍着,她挑衅道:“你不会还是处吧?”

宋景:“是。”

“哈哈哈哈。”江宁笑起来,意味不明的笑声在车厢里飘来荡去,好不容易归于平静后,她才重新开口:“宋大公子可真‘干净’呢,既然你没有经历过性/爱/情/事,那我就给你讲讲。”

“做/爱这种事对方一定是要有丰富经验的,不然不爽。挑男人不能只看大小,还要看……”

刹——

车在回到酒店的最后一个路口猛地停了下来。

江宁收了话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宋景几番欲言而止,几次深呼吸,但都没有作用。

“阿宁,求你。”终于,宋景的字眼里有了‘求’字,他先是痛苦呢喃:“求你别说了。”

尔后似乎从江宁的话里脑补了很多,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的猩红重新烧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宁,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了。

之后就先一更啦,等存稿充足了再双更,么么么。、

怎么变成这样’‘别伤害自己’的恶心言论。

然而汽车驶过七八个路口,等了好几个红路灯宋景都没有开口。

江宁也不失望,她依旧有耐心地且好整以暇地通过后视镜注视着宋景的眉眼。

宋景的眼角还有残留的猩红,想到宋景痛哭流涕的模样,江宁心情大好,故而主动问:“宋景,我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去这种地方了,给我讲讲呗,这种地方好不好玩,酒好不好喝,情/色/生/意干不干净。”

在江宁提到‘情/色’两个字后,宋景声音沉了下来,眼角的绯红有了灼人的戾气。

“我不玩这个。”

“哦啊。”江宁又‘啧啧’两声:“宋大公子还挺洁身自好。”

见宋景隐忍着,她挑衅道:“你不会还是处吧?”

宋景:“是。”

“哈哈哈哈。”江宁笑起来,意味不明的笑声在车厢里飘来荡去,好不容易归于平静后,她才重新开口:“宋大公子可真‘干净’呢,既然你没有经历过性/爱/情/事,那我就给你讲讲。”

“做/爱这种事对方一定是要有丰富经验的,不然不爽。挑男人不能只看大小,还要看……”

刹——

车在回到酒店的最后一个路口猛地停了下来。

江宁收了话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宋景几番欲言而止,几次深呼吸,但都没有作用。

“阿宁,求你。”终于,宋景的字眼里有了‘求’字,他先是痛苦呢喃:“求你别说了。”

尔后似乎从江宁的话里脑补了很多,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的猩红重新烧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宁,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了。

之后就先一更啦,等存稿充足了再双更,么么么。、

怎么变成这样’‘别伤害自己’的恶心言论。

然而汽车驶过七八个路口,等了好几个红路灯宋景都没有开口。

江宁也不失望,她依旧有耐心地且好整以暇地通过后视镜注视着宋景的眉眼。

宋景的眼角还有残留的猩红,想到宋景痛哭流涕的模样,江宁心情大好,故而主动问:“宋景,我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去这种地方了,给我讲讲呗,这种地方好不好玩,酒好不好喝,情/色/生/意干不干净。”

在江宁提到‘情/色’两个字后,宋景声音沉了下来,眼角的绯红有了灼人的戾气。

“我不玩这个。”

“哦啊。”江宁又‘啧啧’两声:“宋大公子还挺洁身自好。”

见宋景隐忍着,她挑衅道:“你不会还是处吧?”

宋景:“是。”

“哈哈哈哈。”江宁笑起来,意味不明的笑声在车厢里飘来荡去,好不容易归于平静后,她才重新开口:“宋大公子可真‘干净’呢,既然你没有经历过性/爱/情/事,那我就给你讲讲。”

“做/爱这种事对方一定是要有丰富经验的,不然不爽。挑男人不能只看大小,还要看……”

刹——

车在回到酒店的最后一个路口猛地停了下来。

江宁收了话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宋景几番欲言而止,几次深呼吸,但都没有作用。

“阿宁,求你。”终于,宋景的字眼里有了‘求’字,他先是痛苦呢喃:“求你别说了。”

尔后似乎从江宁的话里脑补了很多,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的猩红重新烧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宁,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了。

之后就先一更啦,等存稿充足了再双更,么么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