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chapter 02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滨江。

开放厨房, 昔日的宋大公子把烹饪好的菜装盘。

江宁已经坐在餐厅等着了,三菜一汤出现在她眼前,一素一荤还有一条清蒸的鲈鱼, 汤是青菜豆腐汤, 上面没有葱花, 江宁不吃葱。

宋景紧接着又把盛着米饭的瓷碗落在她跟前, 递上去一双象牙筷。

江宁看着眼前小山一样的米饭,抬眸盯着宋景:“我是猪吗?”

宋景说:“吃不完给我。”

江宁嗤笑:“我以为你要说倒了。”

说着接过宋景递来的筷子,“宋大公子也会吃别人的剩饭?”

“嗯。”宋景说:“掉在地上的馒头也会吃。”

他没有开玩笑, 松立刚破产那会儿,他把能卖的物件都卖了,仍旧无法填补宋林立留给他的大窟漏。

那时他浑身上下只剩下八块六毛二。

买了一袋泡面, 买了一包五块钱的烟,剩下两块一毛二。

而要买他手里股权的人还要过两天才会飞来上海,也就是说, 宋景要靠着剩下的两块一毛二过两天。

这两天他买了馒头, 那时候他身上的少爷脾气还在, 一想到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都要被卖掉,于是发气地扔了手里的食物。

但最后还是捡了起来。

吞下沾了灰尘的馒头, 宋景认命了。

江宁拿着筷子去尝宋景的厨艺,宋景则是走到了客厅捣鼓这台新入手的电脑。

买了电脑后,江宁就让人告诉宋景, 需要下一些什么办公软件, 并让人教宋景操作。

宋景正在学。

他上手很快,助理便通过内部软件发了一份江宁的工作行程给他。

【linda】:小江总今晚有饭局哦,记得提醒小江总。

【宋景】:好。

江宁看他在电脑上敲着,口齿间的饭菜虽然比不上她平时吃的东西, 但也不算难吃。

她抬眸看向宋景:“好用吗?”

宋景说:“很流畅。”

江宁还要说什么,

宋景朝着她看过来:“今晚要和苏延洲吃饭。”

江宁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她答应冠名林至的车队后,异娱传媒便对江宁的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她的人在匿名爆料区爆了段敏的料,内容就是段敏的一切行为其实都是受苏延洲指示,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撕逼,而是商业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苏延洲或许是得到了提醒,这才察觉矛头指向了苏阳房地产,连忙想请江宁吃饭,不光是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是希望江宁能够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和盛宁合作搞垮泛悦。

“嗯。”江宁懒散地应了声,见宋景表情平淡,启唇道:“宋景,打个赌。”

宋景动作顿了下,“……要赌什么?”

“赌我多久搞垮苏阳房地产。”

宋景没吭声了。

江宁笑了下:“怎么?可以和他赌,不能和我赌?”

“江宁。”宋景看着她,有些犹豫地问:“‘一起’和‘光羽’也是你的手笔么。”

宋景说的‘一起’‘光羽’是七年前大火的软件,软件价值在当时算得上天价。

‘一起’是旅游类app,用户可以在软件上发布旅游攻略,也可以用其订出行的车票以及旅游景点的门票,它本身还有官方的旅行团供用户挑选。

‘光羽’则是一款女生向换装小游戏,它之所以声名大噪,是因为游戏内的衣服可以定制成衣。

不过它们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江宁想了想:“我搞垮的公司太多了,应该吧不记得了。”

瞧着宋景的表情,她手肘置在餐桌上,托着腮:“要讨伐我吗?”

宋景说:“‘一起’是张家的产业,张钤是挑拨其他人对你……”隐下让自己生气的话,他继续说:“‘光羽’是王雨玉家里的产业,王雨玉在学校散布过你的谣言。”

说到这里,他声音募地沉了下去:“苏延洲呢,他对你做过什么。”

江宁嘲讽的笑容霎时凝固在唇边,目光冰冷。



景一直看着她,眼底的冷意比她还要强上千百倍。不过,不是针对江宁,而是苏延洲。

在宋景的记忆里,苏延洲不着调。

除了扒出江宁的博客外,宋景不知道苏延洲还做了什么,以至于让今天的江宁宁可自损八百也要伤人一千。

“告诉我。”宋景一字一句说:“他对你做了什么?”

江宁肯乖乖回答,她就不是江宁了。

宋景在记忆里地毯式搜寻,他想到江宁委婉地劝自己和苏延洲不要走得太近,在江宁劝他的前几天,江宁告诉过他,她被人跟踪。

答案似乎明了了。

宋景说:“跟踪你的人,是苏延洲。”

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裹了恼怒,对苏延洲的,对自己的。随着周身翻腾的怒意,藏在骨子里的天生的压迫感透了出来:“是吗?”

江宁也算是唯一一个丝毫不受他压迫感的人了,她看着宋景,忽然好笑:“七年了啊宋景,才反应过来吗?”

“现在这副表情算怎么回事?”她继续托着腮,好整以暇地注视着宋景:“让我差点失身的人可不就是你宋景最好的兄弟。”

她热衷于看到别人愤怒的表情,于是决定再添把火。

“张钤不止是挑拨别人排挤我,还记得费雪吗?我不能弹琴也有张钤的一份力。至于王雨玉嘛……”

江宁站起身,轻巧地掀开后腰的衣裳,把疤痕露出来给宋景看。

笑意盈盈地说:“那把伞头可真尖啊……”

宋景视线在触及江宁后腰的疤痕后,骤然一缩。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这道疤痕了,从来没觉得犹如现在触目心惊。

江宁曾告诉过他,这伤是抢男人被打的。

王雨玉确实喜欢过宋景。

江宁放下衣服,脸色的笑容越来越盛:“宋景,我报复松立不理亏吧,我所有的苦难,都是你带来的。”

“这也就是你的……”她收了笑:“喜欢。”

江宁知道自己要犯病了。

她没有忍耐

,因为她不在乎自己会伤害到宋景,这也是第一次她这么坦然地接受犯病。

“让我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疯子!是你所谓的喜欢!”她音量陡然暴涨,冲到客厅,拿过药箱那些瓶瓶罐罐,一个一个地砸向宋景,宋景不躲她就越生气:“你不是质问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这不都因为你吗?”

“你让我变成这样,现在给我谈什么弥补。”江宁大笑着:“松立破产又有什么用?你一句对不起,我就能变成正常人吗?我就能不发疯了吗?”

笑着笑着,江宁将药箱也砸到了宋景脚边:“很多喜欢,非常喜欢?”

她忽然就想验证一下。

随手拿过茶几上的工具刀,江宁睨了宋景一眼。

宋景站在原地,没有挪一寸位置。

纵然看到她举起了工具刀,他也没有要躲的意思。

江宁残存的一丝清明告诉她,哪怕她这一刀正中宋景心脏,宋景也只会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不少。

想得美。

江宁一刀划在自己的手臂上。

“江宁!”

宋景目眦欲裂,猛地朝着她奔过来。

江宁还要划第二刀,刀片被宋景紧紧握在了手里。到底她和宋景的力量悬殊,手中的刀被宋景抢走。

她受伤的手臂被宋景托起,宋景表情又急又乱。

鲜血滴落在地上,她手臂上鲜血淋漓,有她的血也有宋景的血。

工具刀被宋景扔开,江宁不让宋景碰自己,然而她紧紧地被桎梏,宋景的力气让她动弹不得。

“滚。”

“滚开!”

“我让你滚!”

“别动!”

见江宁挣扎,手臂上的伤口二次裂开。宋景终于被点燃了,他一把横抱起江宁,再将人放进沙发里。

顺手从新买的衣服里抽出一件短袖,牢牢地捆住江宁的手腕,不让她乱动。

不止如此,他连江宁的双腿都绑住了。

继而才去找医药箱。

里面有不少消毒药水,看样子江宁不止一次伤害过自己。这些药

物都是俞子言准备的。

取出药水,宋景半蹲在沙发跟前。

江宁漠然地说:“滚。”

从被捆着到现在,江宁只是重复‘滚’这个字。

宋景没管她,拧开药水瓶盖,尔后小心地用棉签沾了药水。

“有点疼。”宋景支过去一只手臂到江宁唇边:“疼就咬着。”

“滚。”

宋景眼底暗沉,纵然知道江宁意识涣散,他还是回应道:“不是恨我吗?咬着我,让我一起疼不好吗?”

刚说完,手臂吃痛。

宋景眼皮都没掀一下,空余的手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涂抹江宁的伤口。

等他涂抹完了,目光落向江宁。

江宁没有松口,额头出了冷汗。

他又抽出一件衣服,直接一把抓在手里替江宁擦去额前的细汗。

过了好一会儿,江宁松了口。

看样子是累了。

宋景心疼地看着她:“阿宁,好点了吗?”

江宁闭上眼:“……滚啊。”

好歹是没有再挣扎了。

怕人从沙发上滚下来,宋景把人往里轻攘。

然后起身拾起地上的瓶瓶罐罐,他倒出几个药片,又去掺了杯温热水。

之后回到江宁身边,“阿宁,吃药。”

看得出来,江宁理智恢复了些,她说:“你绑着我,我怎么吃?”

“别伤害自己。”宋景喉结一滚:“我就解开。”

江宁:“我要报警。”

宋景一时又好气又好笑,把心底的疼惜敛了些,这才说:“听到没?”

“解开。”江宁睁眼瞪着他,眼底又蓄起了怒意。

宋景不打算解开了。

他洗了手上的血,把药片放在自己手心里,尔后扶起江宁,把手心置于她眼底。

“不解开,就滚开。”江宁说。

“不吃药,就不解。”宋景答。

作者有话要说:  注:千万别学江宁!

还有两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