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虐白月光千百遍 > 第14章 chapter 014

我的书架

第14章 chapter 01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景撂下这句径直离开了修车店。

工人们面面相觑,俞子言开口:“做自己的事。”

等工人们开始干活,俞子言才转身看着江宁。

“小江总。”语气里裹着担忧。

“我本来就是疯子。”江宁嗤了声,她神色毫无变化,见俞子言一直盯着自己看,这才改了口:“没控制住,对他也不想控制。”

俞子言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开口:“我是担心他会伤到您。”

江宁无话对答,话锋一转:“药呢?”

俞子言见工人们做的差不多了,就让他们回去。等人群散去,他才去车上取药。

药箱里的药几乎都要塞满了。按照江宁的要求,药瓶的标签都被摘了,为了区分俞子言还是留了记号,他耐心给江宁讲解,而在这种事上江宁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数字‘4’是奥氮平片,它伤肝,实在是控制不住再吃,不能超过4片。”俞子言手指敲了敲瓶身的数字,数字代表着剂量,因为副作用大,颜色是红色。

“数字‘2’是氯/硝/西/泮。”俞子言拿起瓶子的时候药片相击,听得出来药瓶里的分量很少,颜色也是红色,“产生幻觉才能吃,不能超过两片,吃了就去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奥氮平片和氯/硝/西/泮都是快速帮助江宁镇静的药物,之后俞子言才说需要长期服用的药,是用蓝色的笔做记号的。

舒思,俞子言写着英文‘quetiapinefumarate’。

碳酸锂片,俞子言写着英文‘lithiuablets’

拉莫三嗪片,俞子言也用了英文注明。

至于俞子言为什么用了英文,宋景英语差看不懂,也是为了江宁更好的区分。

江宁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这10天我不会去公司。”

“好。”俞子言避开药瓶拍了几张照片,随后问:“需要向媒体透露您的状态吗?”

江宁:“过两天再说。”

俞子言应下:“知道了。”

俞子言走后,江宁便去小隔间。她把凳子上宋景给她兑的感冒药尽数倒掉,随后想去接水。

但没有饮水机,只有一个锈迹斑斑的电热水壶。

她端起水壶往杯子里倒水,尔后拧开药瓶十分自如地取出药片。正要喝水,头顶传来宋景的声音:“水是冷的。”

江宁抬眸,宋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提着饭菜。

她理也没理,喝着凉水把药吃了。吃过后,药瓶丢进药箱,这才抬眸朝宋景看过去,满眼写着‘关你什么事’。

宋景见她已经喝了,什么话都没说。他走到办公桌旁,把饭菜取出来:“时间晚了,只有这些,先将就吃。”

视线下滑,江宁看着饭菜。

两菜一汤,用塑料盒装着。

她说:“宋公子每天就吃这些?”

宋景迎上她的讥讽目光,不过他什么都没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欣赏完宋景的表情,江宁笑起来,她撕开筷子的包裹,是要打算尝一口的,但劣质木筷的木刺扎进她娇嫩的皮肤里。

“嘶——”疼痛让江宁的情绪忽然跌到谷底,她一个不注意,冲动战胜理智,发了两秒钟的疯,将这些饭菜全都推了。

油水撒到四处,一片狼藉。

宋景下意识去查看江宁伤口的动作停住,因为挨得近,他那一直在受伤的手溅了油。烫和疼纠缠着伤口,宋景站在原地好半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妥协了江宁已经变了的事实,他出声:“你想吃什么?”

江宁本就烦躁,看到宋景那死灰般的眼神心里更是难以言说的暴躁。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宋景却总是能轻易将她的情绪恶劣化。

她怕自己真的拿着榔头一锤砸死宋景,江宁说:“滚远点。”

再不看宋景,她掀开药箱把写着数字‘2’‘4’的药瓶取出来,按着剂量吞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隔间走,转身关门时才说:“别烦我。”

氯/硝/西/泮有强劲的安眠效果,江宁躺上床把被子捂过头顶。被子上也有洗衣皂的味道,和宋景身上的味道一样,她被闷得透不过气。把被子又掀开,她将被子视作宋景,狠狠地丢到脚边。

继而药效上来,她整个人蜷起来,慢慢阖上眼。

第二天江宁醒来,和以前一样她睡得不是很好。拉开小隔间的门,这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门店外边张晟正拉开一张折叠小桌,宋景半蹲着,把一个轮胎浸入不锈钢的大盆里,以检查轮胎的划破口。

因为保时捷占了店面唯一的修车区,今日上门检修的汽车横停在门店外。一个女生挨着宋景站着,笑意盈盈地说:“景哥,要不先吃饭吧,反正我没事,下午再换轮胎也是一样。”

“将就手脏。”宋景语气平平,确认新的轮胎没有口子后,转身要去拿千斤顶。他转身回来,看见了江宁,他旁边的女生也看到了江宁。

江宁双手环抱语气明媚然而脸色却没有什么表情:“中午好埃”

张晟听见了江宁这声,他没想到像江宁这种身份的人还会向他们这些底层阶级问好,顿时受宠若惊地说:“小江总……”

宋景睨他一眼。

张晟接收到宋景的讯号,立即改口:“协…小江中午好。”

宋景这才收回视线。他没吭声,走到江宁身边拿过她脚边的小型千斤顶。江宁一直打量着宋景,等他重新回到原处时,江宁听见女生小声地问宋景:“景哥,这位是?”

宋景没有吭声,是不准备解答。

江宁似笑非笑:“宋景的朋友。”

“朋友?”女生紧张地看向宋景:“是景哥的女朋友吗?”

宋景动作没有停顿,他开口:“不是。”

女生松了口气,这才看向江宁,笑着说:“你好,我也是景哥和晟哥的朋友,我叫陈恬曼。”

江宁也笑:“情敌,你好。”

陈恬曼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张晟被江宁这句话惊到,宋景换轮胎的动作也因为江宁这句话暂时冻祝

江宁看着三人的表现,愉悦感让她眼梢弯了弯。既然占了上风,江宁不再逗留,转而去厕所洗漱。

等她洗漱回来,他们三个人围在折叠桌边,似乎是准备吃午饭。江宁看了一眼,只有三根凳子,没有她的份。

她在原地站着打量,宋景不动声色踢了张晟一脚,张晟这才想起来宋景交代的事,他站起身,手里还捏着筷子:“小江,景哥专门给你准备……”

宋景叹了口气,拉过张晟,随后迎上江宁的目光:“还没到。”

昨晚上江宁发这么大的火,第二天早上宋景便去了五星级食府给江宁端早餐,不过江宁一直没有起。

他不知道江宁要睡到什么时候,也是江宁刚刚醒了他才给食府打了电话,让送一份午餐过来。

江宁没说话,去衣柜取了衣服,回去隔间。

等她换上衣服,再出来,外边三个人已经吃上了。

江宁瞥了其中宋景一眼:“有水吗?”

宋景站起来,他早上买了一箱矿泉水,划破箱子取了一瓶给她。

“谢谢。”江宁面无表情地说,她把矿泉水放在一边。这才去药箱里把写着英文的几个药瓶取出来,正从药瓶里倒药,余光瞥见一直站在跟前的宋景。

“怎么?”江宁停下倒药的动作。

宋景眼神微闪,他只当江宁是渴了,本来是想问江宁需不需拧瓶盖的,没想到江宁是又要吃药。

短短十个小时里,他看见江宁从药箱里取了两次药了。

宋景本来也不信江宁吃的是维c,他说:“一天几次?”

江宁继续手里的动作,等她把药都倒出来,要去拧矿泉水的时候,宋景已经给她拧好了。

看在这份上,江宁开恩般地回答:“两次。”

宋景眸色沉了沉。

每天都要遵医嘱按时吃药,很容易联想到江宁身上是有什么疾玻

他指尖动了一下,出声问:“怎么回事?”

江宁吞下药,又灌了几口水直到唇齿间药片的苦涩退去后才面无表情地说:“减肥药。”

宋景皱了下眉。

“你管的太宽了。”江宁坐进真皮椅子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办公,在这之前,她不客气地说:“吃你的饭。”

宋景扫了眼瓶身,想要记下瓶身的英文时,药瓶已经被江宁丢回药箱里了,她语气不佳:“记住,别碰我的东西。”

至此,陈恬曼对江宁的印象差极了,她转过身对宋景道:“景哥,女生吃减肥药很正常的,我平时也吃的,除了减肥药还有美白丸。”

宋景看了看江宁,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继续吃他的饭了。

江宁懒洋洋地坐在老板椅上,手里一边动着鼠标,一边拿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电视机对江宁唯一的作用就是看股票走势。

她先是看了看盛宁的股票,然后又去看苏阳房地产的股票。

今天没有跌,甚至隐隐有上涨的趋势。

她嗤了声。

而这一声落到了吃饭三人耳中,彼时陈恬曼正在给宋景科普减肥药,听到江宁这一声后,瞬间感觉自己被冒犯。

陈恬曼憋着火,面上露出局促不安的表情:“景哥,小江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把你当哥哥,没有其他意思的。”

声音不大不小,陈恬曼也是故意让江宁听见的。

江宁偏头过来:“情敌小姐,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陈恬曼眼圈一下红了,委屈兮兮地看着宋景。

江宁皮笑肉不笑:“宋景,你绿茶妹妹受委屈了,你不帮她……”

话还没说完,宋景把筷子丢开。

他站起身大步朝江宁过来,尔后拽着江宁往隔间走。

砰——

隔间的门被大力攘上。

震耳欲聋。

宋景把江宁扔在窄床上,他漠然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江宁,闹够了吗?”
sitemap